梦小说网 第108章:铁证昭昭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铁证昭昭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08章:铁证昭昭

  顼容莹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为我做下的那些事?哪一件做好了?当年让你了解妍衣那丫头,都已经上马劫走了,还能让晕过去的人给半路跑掉......还有上次你派杀手扮成车夫劫走了妍衣那丫头,倒是的确没有被发现,却没想到那人那么没用,轻易被人杀死,要不是后来遇到的是另一批清若那丫头的杀手,替咱们蒙住真相,恐怕早就被起疑了......还有这此,你找的那个孔叔更是酒囊饭袋,让一个中了毒的丫头轻易的就逃脱,要不是这么多年,你的确在我身边做这些,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别人派来的奸细......你是不是故意的......”

  男人道:“我承认这些事情都没有做好,但是小爷我对你的感情可是真格的,这么多年,我待你如何?在你亲手杀死白威那个没用的男人后,是谁帮你埋尸,隐瞒至今?这么些年,我一直任由你胡闹,你想做什么,我从来都是帮着你,所以,你休想有什么旁的心思,更别想着要把我甩开......”

  顼容莹急忙捂住他的嘴,低声斥道:“你住嘴,好好好,我都知道了,你放心好了,你现在赶快去把秋萍给我找回来,必要的时候,那个春桃也一起,一个不留!”

  “好的,我这就去......不过,你过来......”

  接着传来耳鬓.厮.磨的声音,好像还有凌乱的脚步声,似乎顼容莹很不情愿,却又拗不过那个男人,听到这个声音,顼妍衣面上一热,怕自己喊出声,手一直捂着嘴,一动也不敢动。

  这时候,感觉脚下痒痒的,顼妍衣一低头,看到方才自己追来的那只野猫正在自己的脚下,嘴巴咬着自己的鞋子,瞬间冷汗淋漓,她更加不敢动,只得身子僵硬的躲在假山里,就期待那两个人赶紧离开。

  “喵!”

  那猫儿突然歪着脑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顼妍衣,轻轻叫了一声。

  “什么人!”男人大喝道。

  顼妍衣几乎崩溃,她闭上眼睛,屏住呼吸,用手驱赶那只猫,奈何它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直直地盯着她手里的玻璃珠。

  突然,猫儿飞起来,扑到她的怀里。

  “啊!”

  顼妍衣惊吓弹起,摔倒在地,一把冰冷的利剑横在眼前,那两人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没有走!”顼容莹的声音有些慌张,她的头发和衣服有些凌乱,急忙背过身去整理。

  顼妍衣随着那个男人的剑开始落在她的身上,慢慢抬头,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她心中惊讶不已,这个男人和佟子宁长得极其相似,顼妍衣仔细搜寻记忆,似乎上次在狩猎场上,与这个人匆匆见过一面,她之前在佟子宁的描述里似乎面冷心冷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佟子成,他对待佟子宁那个弟弟极其冷漠,上次在狩猎场上看到,他也是看起冷冰冰,似乎对一切事物都很冰冷,无所谓的样子,如今却是如此的表里不一,而且更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一直跟在顼容莹背后的男人,想她这么多年深沉不露,背后却有人与她里应外合,而这个男人更是握有顼容莹杀人的罪证,手里有这个把柄,更是因此牵扯住她......

  顼容莹整理好自己,转过身,神色凶狠,道:“好你,竟然偷听,今儿个我看还有谁来救你!子成,杀了她!”

  佟子成提着剑,划过顼妍衣的脖颈,她感到一阵痛意,鼻间闻到淡淡的血腥气,她的脖子上被瞬间划出血痕。

  顼妍衣故作镇定,“想不到姐姐真是好计谋,之前做着挑拨的事情,陷害他人,如今竟然要做下这残..害手足的事情......”她感觉那把剑快要刺穿她的皮肤,正在一点点的渗入,她几乎有些透不过气来,她瞄了一眼顼容莹,继续道:“上次你说你不屑当太子妃,只想要嫁给欧阳,你爱他,谁都不可以,除了他,而且你已经爱了他三年多,甚至会一辈子,不是吗?那么,眼前这个人又是什么呢?”

  顼容莹冲过去,狠狠地给她一个巴掌,随即邪邪一笑,“你很聪明,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拖延时间是吗?本来我还想着大费周章一些,去要你的命,却不想你自己送上门来,子成,这个女人,可是和你弟弟走的很近,你弟弟现在可是大红人,可给你爹爹长了不少脸面,这最近在府里是不是也比你更吃香一些?而且他已经知道,那些事是你做的了,你还要留吗?”

  顼妍衣一动不动,佟子成拿起剑,用剑尖在她的领出划了划,手里稍微有些迟疑,看着这张脸,觉得真是可惜极了,也不怪佟子宁那小子,进来对上门说媒的人各种推脱,之前一直往顼府跑,竟不想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其他人自然是瞧不上的。

  顼容莹见他犹豫,上前夺过那把剑,就要刺向顼妍衣,

  突然,“叮!”的一声响,不知从哪里来的一块石子飞过来,正好打在她拿着的剑柄上,瞬间脱手掉下,一个红影,落在眼前,速度极其快,快到还来不及看清那人长相,眼前一阵风声,顼妍衣肩膀被人提起,瞬间与那两人拉开距离。

  佟子成捡起地上的长剑,直刺过去,奈何那人轻功了得,皆被闪避而过。

  顼容莹看清来人,是岳清灵,暗叫不好。

  岳清灵扶起顼妍衣,看了看她脖子上的伤口,大骂道:“顼容莹,真是想不到,你这个当姐姐的,居然如此狠毒,连亲妹妹都不放过,真是恶毒!”

  低头看了看顼妍衣,“幸亏我及时赶到,你未来夫君托我给你送一些他从其他地方淘来的小东西,给你解闷,谁知老半天没有看到你,我和蜜儿,四处找你也没有找到,担心你会出事,已经告诉了顼将军,估计他一会就能找到。”

  顼容莹示意让佟子成赶紧走,却已经晚了。

  顼承煌带着家丁赶到,意外的看到顼容莹和佟子成。

  蜜儿随后也找到这里,看到顼妍衣终于松了一口气,顼妍衣悄悄附耳过去,让他去找刘紫娇,把她带过来吗,蜜儿立刻跑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佟子成,你怎么在这里?”顼承煌面色严肃。

  “伯父,我,我......”那佟子成素来惧怕一向威名赫赫的顼承煌,现在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他一时慌乱到不知道如何辩解。

  顼妍衣道:“父亲,清若中毒一案已经大白,我已经派蜜儿去找三姨娘了......”

  顼容莹忙道:“爹,我想这里一定有误会,还请您听我解释。”

  顼承煌目光移到顼妍衣脖子上的伤,而此刻佟子成手里拿着的剑尖上正滴着血,二话不说,他一个健步走过去,一脚踹飞佟子宁,“好你个小子,竟敢伤我儿,看老夫怎么收拾你......”佟子成被打的满地找牙,瞬间起不来。

  顼妍衣手里捂住脖子,除了仍然隐隐作痛,上面的血现在已经不流了。

  门外走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小厮手里押着一个人,跪到顼承煌身前,“将军,方才在后院看到这个人疑神疑鬼的,她说是大小姐的丫鬟。”

  鸳儿跪下,吓得哆哆嗦嗦,看到地上的男人,更是神色惊慌,急忙磕头,“老爷将军,不关奴婢的事,是大小姐指示奴婢做的,奴婢方才只是奉命行事,去找逃跑的秋萍......”

  “胡说!我养你这个白眼狼,由得你在这里诬陷我?父亲,她说的不是真的!”顼容莹大声呵斥,扑通跪倒在地。

  顼承煌震惊地看着顼容莹,怒道:“说,小姐让你做的所有事情,都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鸳儿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想着保命要紧,也不管那么多,全盘说出了这么多年顼容莹吩咐她做的事情,竟然交代的一干二净。

  越听越心惊,顼容莹在一旁早已经绝望地闭上眼睛,此刻忽然面色沉静。

  “什么?竟是你这个臭丫头,要害我女儿?”

  门口刘紫娇闻声赶到,正好听到鸳儿交代收押秋萍,借春桃之手毒杀顼清若陷害顼妍衣的经过......

  刘紫娇冲到顼容莹面前当场一个响亮的耳光,被顼承煌制止。

  顼承煌悲痛欲绝地看着顼容莹,想不到一向沉稳的大女儿,竟然背后做下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唤人将她关起来,等候发落。

  至于佟子成之前牵扯厥越的案子,需要从长计议,顼妍衣提议将他交给太子殿下,再加上他的身份,此事已经不是他能解决的了。

  顼容莹从鸳儿跪下说的第一句话开始,便失去了辩解的力气,听着鸳儿,将那些过往再次以另一种形式展现出来,她兀自笑了笑,走到顼妍衣面前,她昂起头,头也不回的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