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1章:无形有声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章:无形有声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11章:无形有声

  顼妍衣忍不住笑出声,正用同情的表情看着小虎,刚想要安.抚他,手被人拉住,身子一轻,便跟随那人离开。

  小虎哀嚎:“公子,这要收拾到什么时候?公子!你们别走!”

  人早已没了踪影,小虎无奈,乖乖地蹲下身子,开始收拾地上的一大片花瓣,眼前出现一双脚,娇小玲珑,小虎抬起头,看到落儿安静地站在面前,慢慢蹲下,捡起落花,放到他手边的竹篮里。

  小虎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你真好!”

  落儿也不理他,在一旁安静地做着事。

  不成想突然眼前落英缤纷,花瓣散落在她的身上,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花..雨,落儿被吓得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看到小虎来到身后,扬起手臂,又捧着一大堆落花撒到她的身上,她仰着头,忍不住看着那些花瓣,目光被吸引了去,微微一笑,看着那沁着香气正浓的花瓣,扑面迎下,好像整个人的心也一下子被填满一般。落儿不由自主地被眼前的一切感染,将自己置身在这花.海中,这么多天,第一次露出舒心欢畅的表情,笑得明媚动人。

  小虎不由地看得呆住,两个人,如花一般的年纪,眼神交融,落儿反应过来,正要低头后退,被小虎再次拉入花瓣雨里,小虎凑近她,笑得洒脱,语气霸道张扬,“你长得真好看!”

  顼妍衣被欧阳勰带到落雨阁的后院,那片池塘边,她一下子就呆住了。

  往日里便有一朵她培植很久才在今年开花的并蒂莲,此刻,在一旁又开出十几朵来,本就不大的池塘,此刻溢满成双成对的莲花,而且颜色各异,叫人目不暇接。

  顼妍衣惊喜的走到池前,伸手去触碰莲叶,爱不释手。

  “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像一夜之间就开了花,真是神奇!”

  一双手从身后轻轻将她揽住,抱入怀里。

  “喜欢吗?”

  顼妍衣柔声笑道:“最近你那边应该很忙,还要做这些,真是辛苦你了.....”

  欧阳勰低声笑道:“那些事都不及你......”

  顼妍衣内心感动,回转身,踮起脚尖,闭上眼睛,仰首捧过他的脸,在他的唇瓣上轻轻一啄,那人又岂会放过她,顺势抱着她,将她的脖子一勾,两个人影重叠,犹如池里成双成对的并蒂,花叶交缠,绵连不绝,情意交融,此时无声胜有声......

  顼妍衣几天来心口里的郁结,不知不觉间便被化为绕指柔,如一汪泉水直流,飞泄千里,有些心事,有一人懂,便足矣......

  正阳宫里,百花热热闹闹地争先绽放着,一簇簇一丛丛,蜂蝶流舞,绚丽又张扬,但是这却是太子殿下宫里最明媚的一角。

  翠柳细叶之下,正走来一群美人,每个人都笑得春风满面,游走在百花间,那画面十分的和谐唯美。

  众位美人一边闻着花香,一边围在一个衣衫更加珠玉闪亮的美人身前,一个个笑得婉转和煦。

  “今儿个这花儿开的好像比我上次来这里要鲜艳夺目的多呢,许是这花儿们也知道,今儿个是个什么日子,咱们的太子妃娘娘的生辰,群芳争艳,倒是更为今天增色不少呢。”一个粉衣少女一脸的笑意,讨好地看着站在众人中间的许文佩。

  “可不是嘛,今儿个难得是娘娘的生辰,咱们姐妹才能聚在一处,还多亏了娘娘呢......”

  “就是就是,今儿个娘娘也是有心了呢,把这么重要的日子,留给了咱们,那可不要辜负这大好的美景和娘娘的一番苦心呀。”

  ......

  许文佩笑了笑,柔声道:“难得今天姐妹几个聚在一起,便四处看看,一会子咱们好好说一说话,我也好久没有这样热闹了......”

  这宫里的奇花众多,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家纷纷一边谈笑,一边去欣赏花。

  顼妍衣也受邀在列,她第一次来到正阳宫,刚刚走进这片后花园,便被一处景致所吸引,中间有一片池塘,里面除了一些水草,皆是粉色的并蒂莲花,看起来十分讨喜可爱,而且莲花枝叶相连,紧紧相依,一眼望去,在整个花园中,竟是安静地圆满。

  最重要的是她忽然发现,看着池塘及周遭,竟是与落雨阁的后院有一些相似。

  此番美景也吸引了其他美人前往,有一些曾经来过这里的好奇问一旁伺候的下人,说道这里以前没有池塘,宫人们纷纷启禀,说这片池塘是殿下在数月前找人特意挖来的,这附近的一草一木都是根据殿下的吩咐而建成。

  顼妍衣低首不语,沉默地看着眼前的风景。

  许文佩走到她身旁,笑道:“妍衣妹妹,近来可好,自从上次在玉府见过你,之后再到我与殿下成婚,便一直没有见过了。”

  顼妍衣急忙福身揖礼,柔声道:“参见太子妃娘娘,妍衣挺好的,牢娘娘还记挂着,今日见娘娘,气色很好,容颜更胜从前了。”

  许文佩笑道:“妍衣妹妹,不要见外,今儿个难得诸位姐妹见面,我很是欢喜,你不知道,在宫里,我啊都没有一个人陪我说说知心话,现在看到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倒是让我想起不少咱们从前和清灵她们一起逛庙会,还一同赏山间美景的那些往事了,唉,现在想想,真是怀念。”

  顼妍衣见许文佩神情有一丝忧伤,急忙上前安抚道:“娘娘千金贵体,切勿忧思,以后姐妹们有时间就会来看娘娘,何况,殿下也定不忍心让娘娘孤单的。”

  许文佩趁势握住顼妍衣的手,浅笑道:“妹妹,没有外人时,就不要见外,还是像从前那样叫我姐姐,娘娘这个称呼,反倒让你我疏远了。”

  顼妍衣颔首回应,却听对方低声道:“殿下进来公事繁忙,已经好几天都是半夜回来,然后又再书房忙上很晚,我见他都很难......”

  顼妍衣道:“近来时局动荡,殿下身为太子,难免要替皇上分一些忧,若是娘娘......姐姐不嫌弃,咱们姐妹几个以后有时间就来这里陪你,可好?”

  许文佩微微一笑,感激地看她,“嗯,不过说到这,今儿个怎么不见清灵那丫头?”

  顼妍衣道:“她最近一直跟在欧阳......公子身旁,跟随他们,却也有了不少助益,她一向好动,反正也是闲不下来。”脑海里浮现清灵跟在陆冥身后,两人近来愈发的亲密,却也慢慢默契起来,想到这,顼妍衣笑意渐浓。

  一抬头,看到玉红莲,坐在廊下,一只手抚..弄一朵蔷薇花,旁边有个女孩与她谈笑着什么,她侧首倾听,一双眼仿佛不经意瞥过来,嘴角微勾,与以往完全不同,满眼疏离。

  顼妍衣心里叹惋,那个曾经老实纯美的小女孩,如今平添阴郁,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只因为爱而不得?

  远处有人惊呼出声,众人回头,太子上官凌正风姿翩翩地站在那。

  所有人跪首请安,许文佩走到他身边,福了福身,见他身上落满花瓣,想是奔走匆忙,她温柔地为他拂去肩头的花瓣,莞尔一笑。

  上官凌微微颔首,目光直直看向顼妍衣,笑意深深。

  身后的沐泽匆忙来报,称有事待理,上官凌不得不马上离开处理,临走时吩咐宫人们备好佳肴在前厅,供众人享用。

  他走后,众人纷纷上前,一脸兴奋地形容殿下的风姿,还有一些更是艳羡不已,说果然新婚燕尔,殿下对娘娘真是体贴,百忙中还要来看一眼娘娘,真是让人羡慕。

  晚宴开始,众人纷纷入座,许文佩将顼妍衣拉到身边,很是亲密。

  而顼妍衣也觉得今日太子妃有点反常,却也乖乖顺从。

  身上始终感觉有一道视线黏在自己的身上,让她很是不舒服。

  酒过三巡,众人纷纷退去,许文佩拉着顼妍衣,来到后花园里,沿途花香满园,闻着香味,整个人的心情也清爽起来。

  许文佩笑道:“再过不久妹妹也要嫁人了,欧阳公子才貌双全,为人风骨绝傲,又对你情有独钟,这一段良缘真是羡煞旁人呢。”

  顼妍衣面色一红,道:“姐姐与殿下也是一对璧人,您不知道,方才我听到其他姐妹还说起殿下对姐姐的关怀呢,很是细心体贴呢......”

  “妹妹,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不怕你笑话我,我喜欢他喜欢很久了,以前啊我每次都在他出现的地方盛装出席,只为让他对我有一点印象,他那么好,那么好,可是每次他都好像看不到我,不过印象里有几次他居然对着我笑,我都会意足好些天,你知道当初我知道他选我为妃时的心情吗,我高兴的好几天都没有合眼,我就想着啊,和自己喜欢的人以后就要结为夫妻,白首不相离,这真的是天底下最让人幸福的事情,我嫁给他了,可是等我嫁过来,他却还是那么忙,忙到我几天也见上面,好像除了关系改变了,和从前见上一面的次数,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比今天......”

  “姐姐,男儿志在四方,何况姐姐的夫君是当朝太子,更是肩负北溟的未来,何况姐姐也该知道,现如今这朝局暗流涌动,他们自然是要分心去应对,我们女人虽然也帮不到什么,但在一旁陪着他们,对他们而言也是一种无言的鼓励......而且在我看来,姐姐这么好,殿下以后也定不会辜负姐姐的一片深情......”

  深情,

  许文佩想到新婚之夜,无声又孤冷的晚上,她一个人独自坐在床沿前,看着他沉睡的脸,第二天她手抚着床边,身上披着他的外衫,人早已经离开。

  那是她的洞房花烛,满室的红烛红纱,灼痛了她的眼睛,想起昨夜他睡梦中呓语的名字,连探寻的勇气都没有了。

  现在过往对那个人的孤勇相守,一下子涌入脑海里,是了,他为数不多对自己笑的画面,好像身边总有顼妍衣,原来如此,妍衣在自己的旁边,自己才会距离那个人更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