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2章:情意深浓执手两相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2章:情意深浓执手两相爱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12章:情意深浓执手两相爱

  现在过往对那个人的孤勇相守,一下子涌入脑海里,是了,他为数不多对自己笑的画面,好像身边总有顼妍衣,原来如此,妍衣在自己的旁边,自己才会距离那个人更近一点......

  许文佩目光深深地看着眼前略施粉黛的绝美容颜,心里的苦涩蔓延......

  顼妍衣见她略有愁容,上前伸手温柔相抚,想要安慰。

  这时,前面有轻微的脚步声隐约传来,细若不闻。

  忽然,眼前闪现一个黑影,又瞬间消失,速度快到,让顼妍衣以为,刚刚是自己的错觉。

  身边的许文佩并没有留意,顼妍衣也不想让她恐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牵过她的手向廊下走去,那许文佩心中有些心事,便安静地随着她走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不多时,外面走来一群官兵,见到许文佩和顼妍衣两个人,急忙跪下,其中一个年岁较大的粗眉男子,道:“启禀娘娘,正阳宫里今夜闯入了一名刺客,有人瞧见说是那个刺客往这个方向逃来,此事关乎娘娘的安全,属下奉命来查,还请娘娘赎罪。”

  许文佩满脸惊讶:“刺客?什么时候?我和妍衣妹妹一直在这里,也没有看到过什么人,那殿下呢,可知道此事?”

  那人恭谨道:“回娘娘,已经派人去通知殿下,稍后殿下就到,娘娘不要怕,殿下已经吩咐属下来保护您,其他人现在也要马上去搜查此刻的下落。”

  “嗯,那你们快去吧,千万不要耽误正事。”

  不多时,又来了一批官兵,将此地里外包围个水泄不通。

  顼妍衣看了看正在指挥官兵的那个粗眉男子,开口问道:“怎么会有刺客?那人是来行窃还是伤人?可有得手?”

  那人认得顼妍衣,一脸的恭谨,压低低声道:“回姑娘,实不相瞒,近些天以来坊间总有一些流民在城中闹..事,他们大多数都是攻击官员,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得到他们的行程,大部分文武官员都在半路被流民兹.扰,殿下最近也在忙此事,这些路数倒极像是有人幕后策划,前几日就有一些官员家里被盗,如今那些人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闯入这正阳宫,他们无非是兹扰犯上,却实在可恶......”

  顼妍衣凝神聆听,“既然如此,倒是辛苦诸位了。”

  顼妍衣思量片刻,眉目微蹙,看来能派出这些人,这幕后人的居心可见一斑。

  一低头,忽然看到地上隐约有一滴血迹,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顺着那摊血迹,走到一个角落,是一片草丛,伸手撩开,那后面此刻正倒着一人,一身黑衣,蒙着面,身形娇小,脸色极其惨白,胸前微微起伏,还有长长的睫毛,确定眼前的是一个女人。

  她几乎已经昏迷,睫毛微颤,想必她正在极度挣扎,不想睡去。

  顼妍衣上前,揭开她的面巾,呆愣在原地,这张小脸,如此熟悉,她都可以想象到,这双眼睛睁开,是怎样迷蒙胆怯。

  翠竹,哦不,应该是黎陌,原来她还活着!

  可是她怎么如此打扮,又变成了刺客?

  想到这,她急忙将草摆正,继续掩藏好,她不动声色地擦掉地上的血迹。

  那个粗眉的官兵还在尽职尽责地四处搜索,顼妍衣时不时上前与他攀谈,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正说着,就见上官凌匆忙赶到,走到顼妍衣身旁,才暗暗地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顼妍衣微笑点头,示意无事,他随即来到许文佩身边,询问关怀,许文佩温柔软语,面上浮现一抹红晕。

  上官凌看一眼顼妍衣,笑道:“不光我,估计欧阳那小子,马上也要到了......知道你们今天都在宫里,现在又出了这档事,我们岂会安然坐住?”

  果然他话音未落,就见欧阳勰一脸严肃地从远处走来,上官凌朝他挥手。

  “知道你一定会着急,所以第一时间派了人去通知你,而我就在附近,来的也快,定不会有事,何况这又是在我的正阳宫里,我更是不会让她在我这里出事,你瞧你,一脸的不乐意......”上官凌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调侃道。

  顼妍衣微笑,看到欧阳勰面无表情地走过来,脚步微浮,有一丝不易察觉却又匆忙的意味。

  看到他的脸上隐约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顼妍衣走过去,牵住他的手,瞬间手被他紧紧握住,顼妍衣心中无奈,乖顺的与他一同走到上官凌和许文佩身前,四人相视一笑。

  顼妍衣笑道:“殿下,现在这里有您二位坐镇,想来没有人再敢造次了,不如先让他们下去吧。”

  上官凌点头,但还是吩咐其他人,今夜起打起精神,严防宫内外,切勿出什么事,还有添加兵马,保护好皇上。

  待众人领命离去,四下安静,顼妍衣才将他们几人领到方才那片草丛前,打开,道:“你们瞧着这是谁?”

  见他们露出迷茫的表情,她面露凝重,道:“是翠竹,也是黎府的黎陌小姐。”

  当晚,几人商量来去,最后还是决定把黎陌先带回顼府,欧阳勰不放心,派陆冥和小虎守着。

  所有人都认为黎陌已经死在那片江里,黎家人更加失去爱女的伤痛转为恨意,全部移到顼妍衣身上,可他们肯定想不到,黎陌不但没死,如今竟然还在顼妍衣的房间。

  黎陌身上只有肩上中的箭伤,此刻也只是失血过多,陷入昏迷,并没有生命危险。

  欧阳勰带着陆冥和小虎安静地坐在房间一角,品着顼妍衣为他泡好的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背影。

  顼妍衣正在为黎陌施针,黎陌躺在床上,最后一针下去,她的眉头忽然动了动。

  曾经与黎陌有过患难情谊的落儿,此刻,双手微搅,一脸焦急地看着,忽然肩膀一沉,小虎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她,一张阳光的小脸狰狞扭曲,极其逗趣可爱,落儿看到后,有片刻的怔忪,却也不自觉地笑了笑,焦虑一下子便缓解了不少。

  欧阳勰看到床上的人动了一下,他放下茶盏,走到顼妍衣身后,

  黎陌睁开眼睛,可以看到眼睛里一片漆黑,她坐起身,伸手就向顼妍衣身上抓来,电光火石之间,欧阳勰轻轻地将顼妍衣揽进怀里,保护住她的头,迎面反击回去,却不想这黎陌竟然有几分功力,不惧任何,劈头继续砍过来。

  陆冥和小虎立刻冲上来,欧阳勰带着顼妍衣后退。

  纵使黎陌武功了得,却也是打不过小虎和陆冥的联手对抗。

  陆冥稳准狠地砍向她的后颈,她再次晕倒。

  欧阳勰眉目微蹙,冷锐的声音响起,“竟然是毒人?她竟然被做成了毒人!”

  顼妍衣大惊,“原来真的是这样,刚才看到她的眼神,还有她身上不正常的软,派了毒人进攻,更加不怕被抓,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活人的意识,只可怜这丫头还这么小,就要承受这么痛苦的折磨......”

  欧阳勰道:“而且你没发现方才,她出手的招式,根本就是不要命的,这种攻击力很强,却也很容易被对方找出破绽,直接击杀,不过她方才竟然可以连续接陆冥和小虎两个人数招,也算厉害了。”

  小虎一脸的疑惑,上前问道:’“妍衣姐姐,什么是毒人?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啊。”

  顼妍衣凝眉,“做这毒人最好的利器便是毫无武功根底的柔弱体质的人,尤其是深受重伤,奄奄一息,几乎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的那种,用九九八十一种毒草,融成药汁,将人浸泡里面二十个时辰,将她的意识一点一点的吞没,然后再浸泡二十个时辰,之后便是金刚不坏之体,因为已经百毒不侵,而且还有了毒门的武功,杀伤力极强,只是......”

  小虎好奇,问道:“只是什么?”

  顼妍衣也不回答,看向欧阳勰,两人面面相觑,心下了然,默契地不再说话,只是面色都有一些沉重。

  小虎还想追问,被陆冥拎着衣领,拉出了房门。

  这种毒人破坏力极强,在数十年前,先皇在战场上曾经用过此法,当时将已经注定战败的局势,瞬间扭转乾坤,当时大部分动用的都是身负重伤的官兵,他们为了家国,甘愿将自己变成毒人,厮杀现场一派惨烈,血流成河,始皇心中仁慈,不忍自己的臣子遭此折磨,当年还有很多其他国也想借用此法,四处求却无果,始皇更加下定了决心,之后下令彻底封锁了这个毒人的使用之法,自此该法失传。

  而造毒人的这个方法自然不会是出自民间,也只有皇家才会有零星的传送。

  欧阳勰低声道:“你有几分把握?”

  顼妍衣道:“前几年偶然间确实读到一本关于毒人的一些史集,上面记载要想清理毒人身上的毒,也不是没有办法,用与那些毒草相对应的药草也同样融成药汁,将毒人浸泡三天,方可恢复其意识,只是她的身体从此会因此会彻底损伤,这个把握,倒是让我有点难过.....”

  欧阳勰抱住她,轻轻安.抚道:“这几日,我会陪着你,不过,如今她还活着,倒是意外的收获。”

  顼妍衣心下默然,不管怎么样,人还活着,到时候安全的交到黎家人手里,这当朝护国总督黎敬堂自然感激,到时候再做事来,恐怕也更顺手轻松一些。

  顼妍衣道:“你这几日,我看着都瘦了一圈,一定要记得吃东西,一定要保重身体,上次我让小胡带回去给你喝的燕窝,你有没有喝?”

  欧阳勰低声笑道:“嗯,都喝了,最近的确很忙,不过还算顺利,只是现在上官豪也已经开始动手,近些天兹扰官.员,就是为了引起朝廷的恐慌,不过他也一下子将刘府推上了风口浪尖,兹扰的官..员里没有一个是刘府派系的,这在无形之中已经让其他人不满,除了我和太子极少数人,知道这些都是出自上官豪的杰作,其他人还不清楚,想来他是要将刘府推出来,扰乱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