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6章:呼之欲出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6章:呼之欲出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16章:呼之欲出

  刘婷雪道:“难道您忘记当年的丧夫之痛了吗?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与自己的骨肉不能相见,只能独守在这深宫内苑,而王爷这么多年要一个人承受所有人的嘲讽和冷眼,难道太妃您都不记得了吗?现在就是去改变这一切的时机,将本属于你们的东西夺回来!”

  程云莲转身,眼神清幽,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女子,

  “你待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我记得也不过是今年才与你谈及亲事,而你却愿意一起陪他如此,想来也算是这孩子的福气,只是纵使你在我这再耗费多少口舌,我都还是那句话,与我无关。”

  刘婷雪道:“我十岁便认识王爷,他不过比我大一岁,却透着一股难得的通透和不符合他年纪的稳重,印象最深刻的便是当他看到别的孩子还在承欢在父母双亲膝下,撒娇任性,他脸上失落的表情我至今难忘,好像那也是他为数不多的一次示于人前的软弱,在之后,除了将自己伪装起来,很少能见到他真正的情绪,这么多年他一心想着和您团聚,一心想着完成心中的那件大事,现在就差那一步,他也是最需要您的支持呀!”

  程云莲低声呵斥道:“雪婷,我念在这么多年,你时常进宫陪我的情分上,我不会将你方才说的那些话说出去,但是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来我这里,还有也转告他,他的母亲早已经死了,现在不过是一副躯壳,你们说我无能,说我胆小怕事,都可以,我无所谓,只盼着从此青灯古佛,了此残生,还有让他趁早死了心,不要再无畏挣扎,与皇上为敌,否则有他哭的那一天!”

  “太妃,您怎么能这么说......难道当年.....”

  “滚!你给我滚!是不是我叫了人来请你你才会走?”程云莲怒指对方,大喝道。

  刘雪婷无奈,揖了一礼,咬着唇瓣,一脸的委屈,欲言又止,无奈转身退下。

  刚要走出门,听到程云莲虚弱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以后你都不要再来了!告诉他,就当他的母亲,已经死了!”

  刘雪婷踏出门去,再也没有回头。

  程云莲一脸的苍白,几乎站立不住,身后的帘幔浮动,从里面走出一人,是一个丫鬟,脸上很平静的表情,她手里拖着杯盏,走到她的面前,眼睛不经意地看了看门外还未走远的背影,她低下头,一脸的恭敬,道:“太妃,该吃药了。”

  程云莲坐下,手轻.抚心口,面色逐渐平稳下来,面无表情,低声道:“这副身子已经废了,吃再多药又能怎么样?”

  二十多年前的那次命运翻转,让她失去夫君,家族横遭巨大变故,带着这般绝望的心情怀胎十月,生下了上官豪,从无上荣光到看尽世人冷眼,家中妾世们的背叛和出走,让她几近崩溃,拖着身心俱疲的身体,抚养孩子不到五岁,她又被接到宫里,说是宫内适合滋养她的病体,可是她心里却清楚的很,这不过是为了将她从此软禁在这个繁华的牢笼里,从此断了她及上官豪的任何念想。

  代价却是母子分离,就连那奢侈的几次她得以出宫回府,也不过是上官豪动用人脉,暗自上奏,宽宥臣子,诸如此类,才有了那几次出宫母子团聚的机会,但是两个人相对无言,更加刺痛了她的心,从此,她便再也没有出宫。

  如今年岁已高,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她自己的身子她自己再清楚不过。

  那丫鬟叫紫兰,她恭顺道:“这碗药里有皇上亲赐的千年人参,对太妃的身子滋补也大有助益,还请太妃不要辜负圣意......”

  “嗯,知道了。”程云莲眉眼淡淡,拿起碗也不管里面苦不苦,直接喝了下去。

  紫兰低首,轻声道:“太妃,这青灯古佛之下,心要沉静,绝不能有任何杂念,何况有些人有些事,都不过是凡尘一遭的某场缘分,缘尽缘散,各安天命,本该如此,不是吗?”

  程云莲沉默不语,放下药碗,缓步走到佛像面前,跪下,闭眼,低声念着经文,不再理会身后任何......

  刘雪婷如实转达,上官豪听后,神态无异,却面色森冷。

  “上官哥哥,太妃毕竟已经在宫里这么多年,每日念经诵佛,兴许对过往的执念也已经淡了不少,你不好怪她,她毕竟是你的生母,这天下哪有不心疼自己骨肉的母亲呢。”

  上官豪道:“不要再说了!也许她忘记了,可是我却不能,她在我身边的那四五年,日日对我说要报仇的话,每天每时每刻的鞭策,当时我还那么小......还有那些年我遭受的屈辱还不够吗?如今她大概是在这繁华的皇宫,享受了无尽的荣华,早已安枕无忧,恐怕早就忘记了当初是谁给我灌输的这一切,上官询用她牵制我这么多年,我一直隐忍至今,而如今......卓风,进来!”

  卓风走进来,躬身道:“公子!”

  “告诉底下的兄弟,即日启程,按照原来的计划,现如今大部分人马早已经出了城门吧,剩下的该怎么做你该知道吧?”

  “是,公子,属下这就去办。”说完领命离去。

  上官豪紧握成拳,而如今,我真的只剩下自己了,她只是生了我,点燃了我的怒火,却无情地离我而去,这么多年,他的伪装掩饰,现在想来却极为讽刺。

  他自嘲地笑了笑,刘婷雪走上前,温柔地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上官哥哥,你还有我,还有我们整个刘家,我们都在陪着你,支持你,还有天上的采薇姐姐,我们都在.....”

  上官豪低头,看了看满脸通红却一脸心疼看着自己的刘婷雪,他面色一软,“嗯,谢谢你。”

  上官豪已经将自己储备多年的兵马用数月的时间,悄悄迁移出了京都城,欧阳勰和上官凌也敏锐地察觉到那些七拐八拐看似与上官豪没有任何关系却实打实的一些虽然不是身兼要职的亲信,近日纷纷上奏,将他们帮助过的数百名百姓的联名信,猝不及防地在朝上拿出来,并上禀皇帝,甚至当场提出让上官豪参政,欧阳询当场凝眉,却无法反驳,十几名大臣跪在堂前,让上官询隐隐愠怒,却久久无言。

  最后欧阳勰为首的数十名臣子跪下,要求皇上三思,又提出了一些当局的实局,便解了当场的上官询的无奈。

  而上官豪私下仍然没有闲下来,他也从没打算上官询会接受群臣的提议,不过是为了让他有多的准备。

  他又利用半月的时间制造了十多个毒人,连夜造访一些反对他的臣子家门,一时间,朝野上下,人心慌乱,

  欧阳勰之前就察觉出了有人马迁移的嫌疑,只是上官豪他们做的太过隐秘,又是分批行动,根本无从下手,或许他们太过着急,也或许几次三番没有被察觉,底下的人开始大胆狂妄起来,有一批人马被陆冥带领的人当场围.剿......

  太子上官凌多日搜查,终于在城南一个破庙里发现了制作毒人的基地,抓获一批人,那些人屈打成招,终于供出了幕后老大是上官豪。

  接着,上官凌趁乱将上官豪制作毒人的事公之于众,一下子引起群臣强烈抵触,大部分人上奏弹劾上官豪,一时间他摇身一变成了过街老鼠,

  而上官豪也丝毫不惧怕,刘起那边在多处制造乱子,声东击西,帮助上官豪连夜逃走京都,哪只欧阳勰与上官凌早已将城门两侧必走的路给堵死了,他们两个人分别把守两侧,一时间上官豪被困在城中。

  两边兵马慢慢围住,范围也越来越小,上官豪在一个很小的民宅里,等待伺机而动。

  他认真地看着地图,这时,门外一个人带着一个身穿斗篷的人走了进来,那身后的人戴着巨大的衣帽,遮住了整张脸。

  刚进来,那人掀开帽子,露出一张精致的脸,是刘婷雪,大概是行色匆忙,此刻脸色有些苍白疲倦。

  上官豪凝眉,“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家好好待着吗?刘府暂时还是安全的,我不是说等我出去了就会派人来接你吗?你爹又是怎么回事,竟然让你出来,真是胡闹!”

  刘婷雪上前挽住他的胳膊,急道:“上官哥哥,我说过,我要跟在你身边,今天出来时我自己的意思,父亲还不知道,我瞒着他跑出来,你要走,我也跟着你!你不要丢下我!”

  上官豪道:“真是傻瓜,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而且你也知道,我已经不能回头......”

  “我知道,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不会后悔,这些年,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也已经不能回头了,带我走吧,上官哥哥!”

  “好.....一起走!卓风,欧阳勰他向来出招诡异,咱们不能贸然行动,你去多派一些人去查一下,看一下他们的部署,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杀出去!”

  卓风刚走出去,小雨急匆匆地跑进来,“公子,太子半个时辰前突然接到宫里传来的急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说太子殿下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开,而且离开时表情很是凝重,属下害怕会不会是他们的使得计谋,刚刚在那附近等了好一会儿,发现他的确是离开了,只是加重了看守的兵马。”

  上官豪疑惑不解,“哦?会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那欧阳勰那边呢?”

  小雨道:“欧阳勰还在城西把守,我已经派人去他那边,随时等候。”

  “嗯,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你让那些人立刻引开城西的主意力,咱们现在就去城东,从那边突破,只要上官凌不在,我就有办法出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