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19章:落日余晖终有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落日余晖终有时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19章:落日余晖终有时

  欧阳勰摧使内力,声音浑厚,瞬间穿透整个山间。

  “尔等都是我北溟的好儿郎,你们的根在你们的身后,那里才是你们的归属,何苦要跟着叛逆之人行走不归之路,今日..你们只要归顺,我保证将你们所有人收编军下,让你们仍然在北溟的土地上继续保卫家园。”

  “兄弟们,咱们还是不要上当了,当初也是那些人欺负我们,让我们无处容身,如今还想要就将我们哄骗回去吗?做梦吧,兄弟们,杀出去,才能活下去!”一道粗犷的声音骤然响起,充满悲愤。

  另一个人附和道:“就是,对,咱们不能再被骗回去,现在也要记得当年是谁救了咱们,爷们儿们可不能这样忘恩负义!”

  “对对,追随王爷,杀出去!杀出去!”

  一时间众人悲愤响应。

  上官豪得意道:“欧阳兄,你也听到了,众望所归,劝你还是不要再为难兄弟们!不过本王倒是佩服你,谋略过人,也只有你才配成为我的敌人!”

  欧阳勰傲然挺立马上,微微一笑,“我很佩服上官兄的铁石心肠,亲生母亲此刻生死未明,却想着自己逃出生天,你怎么对得住那位一心拼命救你脱险的太妃娘娘呢?”

  上官豪听到这句话,表情默然,身子僵立原处,刚刚拼尽全力压制住的情绪此刻翻涌起来,他的手隐隐发抖,一旁的刘婷雪悄悄地靠近,握住他的手,声音轻柔,“上官哥哥,不要让太妃她失望,也不要白费她的良苦用心!你要挺住,先离开,再从长计议!”

  上官豪闭上眼,低吼道:“兄弟们,走!杀出去!”

  那些人在卓风的指挥下,开始有条不紊地撤退,形成一个强大的保护圈,将上官豪团团围住。

  欧阳勰早已看出了他的心思,偏过头,低声问道:“那边人马什么时候能到?”

  陆冥道:“恐怕要来不及,现在咱们这不过两千人,怎么能挡住眼前一万多人!”

  欧阳勰拧眉,今夜他戍守城西,与上官豪派去的人几番周旋,听到来人提报,皇上被莲太妃刺伤,太子回宫,便知道会有此间路线,知道城中避身处很多,难免浪费时间,他便索性提前在此等候他们,不过早前是与太子商量拨一批人马,按理说人早就应该到了,却不知现在中间出了什么岔子,竟然迟迟不见人。

  而就在几个时辰前,太子紧急入宫,来人禀报黎敬堂称欧阳勰公子要调用一批人马设防,哪知黎敬堂是欧阳勰要的,当时心里没有想那么多,同意调用,却故意延迟了个把时辰,如此便延误了如今伸援的时间……

  欧阳勰在来之前提前让两千人提着火把在山间,山间的地势以及黑夜遮没真实的人数,火把晃动,众人不怒而威的低吼声,营造出了大军将至的危机感。

  而对面此刻所有人保护着那人,快速逃离。

  欧阳勰无奈地皱眉,伸出手,陆冥心领神会地驾马走到跟前,将一弯弓箭递给他。

  拉弓,上箭,单闭眼,瞄准目标,松手射击……那箭竟然像长了眼睛一样,只奔上官豪方向而去。

  那箭擦过数人,冲力极大,仍然火力不减。上官豪瞪大双眼,“大家小心!”

  虽然有众人保护着上官豪,但是却也是将他团团围住,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立刻躲开。

  就在这时,“公子,小心!”

  一人冲到上官豪身前,将他推倒,那箭结结实实地没入了他的身体里。

  上官豪惊呼,小雨替自己挡下那支夺命箭,他立刻抱住小雨瞬间变软的身体,

  “小雨,你给我挺住,兄弟们,给我加快速度!”

  上官豪拼尽全力将小雨抱上马,他也在身后众人的推助下,爬上了马,使劲御马奔跑。眼中血红,却已毫不犹豫地向前冲去。

  他感受到小雨微弱的呼吸,“你给我打起精神,再忍一忍,听到没有?本王命令你不许死!”

  身后卓风善后,刘婷雪紧随其后,神情凝重。

  欧阳勰带来的那两千人向前追去,一番缠斗下,也折损了对方不少人。

  欧阳勰连续又射出几支箭,直奔那群人中间,纷纷折落,看不清射到哪里。

  他发号施令,弓箭手全面出击,一时间箭雨纷纷落下,那一万多人手里拿着长剑,有的在混乱中丢了剑,便纷纷殒命……损失惨重。

  眼看那些人越跑越远,一个时辰后,后援部队终于赶到,欧阳勰下令务必追绞……脸上情绪不明……整个人却透着肃杀之意……

  陆冥低声道:“公子,上官豪今夜突袭逃脱,始料不及,幸亏您与殿下早已有所防备,只恨那刘家的人认了贼人,替他铺好逃脱之路,近日制造各种骚乱,尤其他们之前勾结厥越加恩的余孽,刚刚朱云来报,已经证据确凿,皇上震怒不已,却不想被上官豪提前逃脱,另外那刘起现在已经逃脱……估计现在已经去找他去了……”

  欧阳勰目光森冷,看着前方,“未必,刘起怎么会舍得他的万贯家财,我想,他一定还会在京都,你立刻派人,全城搜索,但是要切记,要低调搜查,不可惊动百姓,还有这次被上官豪逃脱,我们不可放松,必须全程追击,不可让他有任何喘息的余地……”

  而与此同时,上官豪丝毫不懈怠连夜带人冲出京都,进入一片密林,身后追兵穷追不舍,却在刚到密林出,突然冲出一群人,那些人嗜血如命,竟然像疯了一般,这是用体格强大的人制作的毒人,他们的杀伤力不容小觑,那些不要命的招式几乎让追兵不敢上前,而上官豪早已逃脱。

  这是上官雷年轻时意外所得的密文,虽然只有两页,却足以让他利用十余年时间研究出来,如今已经连续制作数百个毒人了……

  “公子,替我……好好活下去……小雨不能再……陪公子了……”

  身后已无追兵,四周恢复了清明,小雨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去,跟着自己多年的小雨此刻在自己的怀里含着笑意离开,上官豪一声不吭,他的背影沉默肃杀,让人不敢靠近,卓风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上官豪将小雨葬在原地,亲自用血伫立一块墓碑,他回头看了一眼所有人,狼狈不堪,遍体鳞伤……

  这个仇,记下了,新仇旧恨,到时候一起算……

  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这一夜,终于过去了……

  皇帝被人当场刺伤,在有心人的事先安排下,瞬间人尽皆知,一时间朝野震动。

  上官齐为此伤身不已,下令封锁消息,对程云莲收押,考虑她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将她关押大牢,只是软.禁在行宫之中……

  上官凌回宫之后立刻善后,一连折腾到一整夜,仍不眠不休,整个皇宫笼罩在紧张和焦虑之中……

  欧阳勰回宫复命,上官询下令全面围剿……继续增加追击兵力。

  上官齐第一次走进这间行宫,里面跪着一个人,瘦削的肩膀,此刻虔诚地跪在佛像面前,菩萨用她那慈眉善目普度众生的笑脸看着眼前的一切……

  上官齐道:“这么多年,在菩萨面前依旧没有让你静心凝神,超脱俗世红尘,真是可惜……”

  程云莲依旧静静地跪着,慢慢睁开双眼,也不看身后的人,轻声道:“菩萨也会念我从未不忘本心,想来也不会责怪我的……”

  “他终究是叛了,难道最后你也忍心看他走和他父亲的不归路?”

  程云莲道:“我们母子受得苦还不够多?陛下口口声声说着为我们母子好,那么也该知道豪儿那么小就遭受的屈辱,他本是天之骄子,却不得不接受那些残酷的一切……而我呢?这么多年,你每天派了那么多人在我身边,监视着我,又何曾想起陛下当初说的顾念手足之情?这一条不归路,从来是我们无法改变也不可选择的……”

  上官齐拧眉,“当初若不是上官雷他一意孤行,企图谋..反又怎会让自己陷于万劫不复,而且在此之前他便已经不思进取,整日贪图玩乐,他作为皇子,完全忘记当以国为大,以百姓为先,他不但将这些抛诸脑后,更变本加厉,如今......你们母子没有反思,他更是做起了勾.结.串通敌国的勾当!”

  程云莲闭上眼,不再说话。

  身后上官齐冷哼,拂袖而去,临走前,对一旁的宫女还有太监们,吩咐道:“不要让她出任何事,每天汤药不可间断,无论如何,让她给我活着,更不要让她自尽,我要让她亲眼看到,她的儿子错的有多离谱......”

  门被关上,比之过往,身边监视的人更多了,程云莲无声地苦笑一声,再次合上眼,虔诚地念起经文。

  黎陌的身子已经恢复了很多,在顼妍衣细心地照料下,她也终于认出了落儿和顼妍衣。

  黎敬堂两天后知道了当天欧阳勰调用的兵马是为了追上官豪,心中有愧,却仍是嘴硬。

  本以为欧阳勰回禀报皇上,他已经做好被罚的准备,却迟迟不见惩戒的旨意下来。

  这天,一向耿直敦厚的黎敬堂,正打算进宫,负荆请罪,下人来报欧阳公子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