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0章:剑影暗隐落尽风霜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剑影暗隐落尽风霜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0章:剑影暗隐落尽风霜

  欧阳勰微笑进门,身后跟着三个女子,其中有两人带着帽纱,看不清真容。

  黎敬堂上前,面色平淡,“欧阳公子来找老夫有什么事?老夫现在要进宫,有什么等我回来再说吧。”

  欧阳勰微微一笑,“黎将军,我今天带来一个人来见您。”顼妍衣卸下帽纱,缓步走上前,施施然地为着黎敬堂福了福身,柔声道:“妍衣拜见黎将军......”

  黎敬堂一看到顼妍衣就气不打一处来,表情也丝毫不加掩饰,面目冰冷地看着她,冷哼一声,“老夫不敢当......”

  欧阳勰浅笑上前,走到顼妍衣身前,“黎老可是我北溟肱股之臣,曾为北溟离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却在数月前痛失嫡亲孙女,让人深感遗憾,那次意外,妍衣心中一直内疚,她和贵府黎小姐,意外结识,更是姐妹相称,在出事后,也是难过良久。”

  黎敬堂面色沉郁,背过身去。

  欧阳勰轻笑上前,道:“但是黎老却将这莫须有的罪责平添到她身上,屡次派人为难,的确有失体统......如今更是因为一时私心,将追捕上官豪的追兵延迟调离,致使人彻底逃脱.....不过我已经将事情压住,无人提报圣上黎老尽管放心......”

  黎敬堂冷哼,毫不领情,道:“你也不用假惺惺地将此事瞒了去,老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现在就要进宫,向皇上请罪,至于她?你放心,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以后我自然不会为难她,但是也休想让我原谅......”

  “爷爷......”黎陌的声音一响起,黎敬堂直直盯向顼妍衣的身后。

  黎陌摘下帽纱,在蜜儿的搀扶下,快步走到黎敬堂身前,“爷爷,是我,我还活着......”

  黎敬堂呆愣在原地,确定就是自己的孙女,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欧阳勰和顼妍衣......

  欧阳勰上前,轻笑道:“黎老,我们此次登门就是为了将贵府小姐亲自送回来......”

  黎陌身子很虚弱,一脸的惨白,刚刚的一番折腾已经让她耗费很多心神,现在几乎就要晕倒。

  黎敬堂之子,也就是黎陌的父亲黎霆从后院本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喜极而泣。

  顼妍衣轻声道:“她现在身子很虚弱,还是先将她扶到房间里,还有,这些是她最近在吃的汤药,每天早晚服用两次,切记,蜜儿,去告诉一下他们,煎药的火候,一定不要有任何差错......”

  众人带着黎陌,纷纷散去。

  黎敬堂满目惊喜,看着欧阳勰和顼妍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欧阳勰便将当日在船上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讲给了黎敬堂,又交代了近日黎陌变成毒人,行刺正阳宫幸亏被他们发现,最后顼妍衣拼命相救的经过......

  至此彻底揭开了黎敬堂对他二人的心结。

  黎敬堂听完后,满怀愧疚地,向二人道歉,“老夫真是,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之前做的种种,多有得罪,真是对不住,还望二位海涵,有什么需要老夫做的,我一定在所不辞......”

  顼妍衣急忙上前搀扶,轻笑道:“将军千万不要如此,一切本就是误会,何况有人一直从中挑拨,而且将军之前也没有太过为难妍衣......”

  “说到这个,的确是老夫轻易信了人,唉,让奸诈小人险些得逞,老夫险些铸成大错,可怜我的孙女儿陌儿,这些日子,吃了这么多的苦......”

  欧阳勰道:“黎老,现在一切已经过去,黎老现在可以放心了,另外,我们此次来送回陌儿姑娘,还有要事与您商量。”

  黎敬堂道:“但说无妨。”

  欧阳勰笑道:“黎老手握兵权,如今上官豪自立门户,黎老自然知道圣意如何,此后北溟还要多多仰仗黎老......”

  “贤侄说的哪里话,就算没有陌儿的事,我黎敬堂也知道家国面前,所有事皆可抛......”黎敬堂一脸严肃耿直,脸上露出不悦,那气场不怒自威。

  欧阳勰轻笑道:“不亏是我北溟的护国总督,依旧不减当年的豪爽疏阔,所以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黎老一定都会以国家的利益为先,上次延迟的事情您也一定不是故意的,所以黎老不必挂怀,至于上官豪,今后咱们齐心协力,全力讨.伐便是了......”

  “这......”黎敬堂向来刚烈勇猛,忠肝义胆,如今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有些局促起来。

  顼妍衣柔声道:“黎老,还有一事,恐怕您也一定要清楚,方才您也见到,陌儿的身体情况,妍衣也要仔细说给您听,上官豪将陌儿变成毒人,虽然我已将她身上的毒移除,可是......”

  黎敬堂瞬间紧张起来,“可是什么?”

  “陌儿的身体已经被折腾殆尽,体质已经大不如前,再也无法恢复从前,最重要的是,她......终身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你说什么?这......她还这么小,怎么会?”

  顼妍衣道:“索性她对自己成为毒人的记忆毫无印象,我在她醒来以后,也只是告诉她,现在的身体是因为当初坠入江中,受到了眼中损伤,伤了肌理,需要她一点一点的静养......所以黎老您也要记住,到时候不要让她知道,以免徒增她的心事......”

  ......

  从黎府出来,坐在马车上顼妍衣一直低头不语,面目凝重。

  欧阳勰坐到她的身旁,声音轻柔,“人各有命,黎陌现在已经安全回家,相信黎府一定会照顾的很好,以后有空,你也可以随时来看她......”

  “嗯......”顼妍衣将头靠到他的肩膀上,有一丝的恍惚,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几天总有一种不安隐隐浮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将黎陌送走,心情有些低落,忽然情绪涌现,觉得世事无常,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孩,却遭逢人生最残酷的考验,正想着,顼妍衣忽然抓住欧阳勰的胳膊,紧紧拥住。

  二人深情相拥,安静无声,享受这一刻的心灵默契。

  顼妍衣抬起头,忽然发现欧阳勰的面色有些苍白,她急忙查看他肩上的伤口。

  “怎么回事,伤口还没有好?”

  欧阳勰轻笑,用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哪有那么快才好?不过是皮外伤,我又不那么娇弱,过阵子就好了,你不要担心......”看到她仍是一脸的担心,突然凑近她,邪邪一笑,“怎么?难不成是怕半月以后的婚礼,我会拖着病体娶你进门?还是怕到时候......我会抱不动你了?哈哈哈.......”

  顼妍衣低头,羞恼不已,“才没有呢?哼,最好一直这样让你病下去让你疼......看你还能嚣张到几时......”

  “那你就不心疼?”

  顼妍衣立刻背过身子,不理她,摇了摇头,“不心疼,谁爱心疼就去心疼......”

  欧阳勰轻轻笑道:“唉,这还没有到手,就不懂得珍惜了,这要是等以后,我岂不是日子很艰难?唉.....”

  顼妍衣听到这句话,更是一脸的通红,“哼,你还说!”说着作势打去。

  欧阳勰立刻举起左手去档,一脸的笑意。

  顼妍衣一看,马上停下来,对他吐了吐舌头......

  欧阳勰挥了挥左手,到她眼前,笑道:“你看,已经好很多了,不要担心.....”

  顼妍衣看到他挥洒自如,便放了心,此刻气色也恢复如常,看来的确是自己小题大做,一路上便不再说话,也不给对方调侃自己的机会.......

  欧阳勰在她背后,轻轻动了动自己的肩膀,明明只是皮外伤,却始终不见好转,虽然伤口表面在愈合,但是他却觉得痛感更甚......御医说一切如常,但是这两天自己的肩膀痛意加强,似乎比刚刚受伤的时候,更加严重......

  他眉目微锁,凝神沉思......

  忽然抬眼,看到顼妍衣腰间挂着的东西,他嘴角微扬,趁着顼妍衣正在出神,手疾眼快地将那东西拿到受伤。

  “想不到它竟然几番辗转,到了你的手里!”

  顼妍衣抬眼,看到他拿在手里的正是父亲寿宴当晚,他遗落在那个房间的玉佩。

  “嗯,是你的,当时无意间捡到便一直放在身上,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带在身上感觉很是舒爽,所以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欧阳勰笑道:“原来如此,你可知,这块玉佩通体翠绿,是百年前的一块奇石制成,具有排毒养颜,培元固本补血养气之效......我一直想不通之前你中了那么深的毒为何可以很快化险为夷,原来是因为你一直戴着这块玉佩,它最大的功效就是百毒不侵,虽然不是全部,但是用途极大.....想来是它救了你,不然我就是再花十个五千两也无济于事......”

  顼妍衣眨了眨眼,看着这块神奇的玉佩,道:“原来是这样......原来那时候开始你就救了我呢,真是没有想到......”

  欧阳勰俯身靠近,一脸的笑意,她身子慢慢后退,最后抵在车上,退无可退,被他的一双手紧紧圈住,“所以,你注定是我的女人!就算你不认识我,也逃脱不掉......”

  他彻底俯身下去,两个人紧紧相依,顼妍衣的手环住他的脖子,就仿佛将整个自己交托给眼前这个人,命中注定相遇,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