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1章:灼眼沟渠对岸惊风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章:灼眼沟渠对岸惊风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1章:灼眼沟渠对岸惊风

  栗城,位于北溟最东方向的数百里处,接壤厥越,靠近天照国,这里在五年前还是一座荒废的城池,大概在五年前,突然有人造访.......

  上官豪用五年的时间,暗自修建,在连续奔波逃脱的十几天以后,他终于到达此地。

  之前悄然出城的四万大军此刻已经在城中,每日严加训练,严阵以待。

  而上官豪也一改往日的开朗,连续多日,不见笑容。

  刘婷雪知道,因为小雨的死,让上官豪很是伤心,所以这些天,她并不多言,只是默默地守在他身边,但是已经过去十几天,她对父亲的音讯全无,心中焦虑难安。

  她拿着热茶走到寝殿,卓风刚好走出来。

  上官豪此刻一人凝眉,背对自己,正托腮看着墙上的地图。

  “上官哥哥,这是参茶,还热着,你趁热喝......”

  上官豪转身,嗯了一声,坐会桌前。

  “上官哥哥......”

  上官豪见她欲言又止,抬眼看去,无声询问,

  “上官哥哥,已经过去这么久,家父却杳无音讯,现在事情已经败露,父亲却没有跟着出来,他会不会出事?”

  上官豪引茶的手顿了一下,放下杯子,道:“此事我自有定夺,你且放宽心,如果你不放心,那就送你回去?”

  刘婷雪忙道:“上官哥哥,这是什么话,婷雪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那毕竟是我家人,,而且也是这么多年,为上官哥哥鞍前马后,鞠躬尽瘁的刘家,如今我作为他的女儿,安全脱逃,却不见亲人,心里怎么会安心?”

  说完眼泪夺眶而出,上官豪心中有些不耐,却也站起,安抚道:“好了,你放心,我自有安排,当晚我的确在你来找我之后,去府上接应刘伯父,奈何那里已经人去楼空,我想他一定有办法逃脱,你大可不必担心,稍后我也会派人去找他们的......”

  正说着,外面进来人,报有远客来求见,上官豪立刻有请。

  却见一个身材高大,眼鼻深邃的异族人走了进来。

  上官豪立刻屏退刘婷雪,关上房门,笑道:“阿士瓦,你可总算是到了。”

  阿士瓦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话,笑道:“事情进展的不错,京都城里,现在是你们的皇上正在清理余党,之前幸亏你机警,将大部分人都安全撤离,也没有给他们重要的职务,现在倒是方便很多,不过那个刘起倒是不好过了......现在仍然没有逃出来,明明可以,第一时间逃脱,却非要那万贯家财,结果现在城门早已经严格封锁,估计他已经出不来了......”

  上官豪道:“我之前去接应他,想不到他竟然早已经预谋逃脱,呵呵,想来也是我多虑了,那也便怪不得我不念及旧情......”

  “刘家大厦倾倒,现在顼承煌的三夫人作为刘家人,也险些波及,据说,上官询要顼承煌自行处理,居然没有为难他,只是明言那位三夫人不能再高枕无忧留在顼府,想不到这北溟皇帝对顼承煌竟然如此看重......”

  上官豪笑了笑,“那么如此看来,那当年顼承煌之前誓死不从娶那刘紫娇,最后突然同意,说是皇帝授意的零星传闻,看来所言非虚......从上官询的态度,可见一斑,看来你想要搬到顼承煌的这一心愿,在这上面,可暂时不要去想了,不如再从长计议......”

  阿士瓦脸上突然阴沉,双手砸到桌案上,他却浑然未决,“真是该死,如今又要错过机会,筹谋了这么久,却又要落空,真是不甘心,我父亲的的心愿,还有那些害过他的人,一个也别想跑,天神也会帮我将他们一个一个的千刀万剐,祭奠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上官豪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父亲一定会保佑你成功的......”

  阿士瓦的父亲正是加恩,加恩死后,阿士瓦带着父亲留下的旧部下出逃厥越,阿士瓦一心要找欧阳勰报仇,还要完成父亲临终一直没有实现的心愿,诚如他一直想要顼承煌的命,带回厥越证明自己,如今这些他决定承担下来,替父亲完成遗愿......

  “看来父亲并没有看错你,选择你成为盟友,你有野心,有胆识......”阿士瓦看着墙上悬挂的地图,上面有上官豪的标记,以及回想进城所看到的井然有序,对他伸出手,继续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还有我要亲手宰了欧阳勰......不过,我听说,他马上就要成亲了......”

  上官豪与之击掌,面目含笑,“正是,但是,在我出来之前已经送了一份大礼给他......你且看着吧......”

  阿力瓦好奇地看着他的表情,也跟着笑了起来,等待着看似会让他感觉不赖的一场好戏......

  顼府,清月阁。

  刘紫娇一脸惨白地坐在榻前,顼清若虚弱地躺在榻上,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顼承煌负手而立,坐在桌前,身后站着一排小厮。

  “时间已经不早了,外面的轿子已经等候多时,你就是再拖也改变不了任何,又是何苦呢,我已经为你争取到了最好的去处,那里也自然不会委屈了你便是了.......”

  顼清若面容苍白,哭道:“爹爹,母亲年岁已高,身子也已经不比从前,那感业寺路途遥远,以后再见恐怕也难了,咱们府里也有佛堂,您求求皇上,让母亲留在府里,好不好?”

  顼承煌道:“刘起不但伙同上官豪,其罪当诛,而且他居然还串谋厥越做起了叛..国的勾当,这任何一条都是要株连九族,皇上圣明,念在我为朝廷立过功,并没有波及顼家,对她,也只是下旨将你母亲发放到感业寺,带发修行......”

  顼清若急道,“可是母亲怎么能受的了那份委屈,父亲您......”

  “这已经是我对她最大的仁慈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母亲背着我做的那些事,为了你们自己,多少次去到上官豪府上,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