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3章:喜烛凝香有绝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3章:喜烛凝香有绝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3章:喜烛凝香有绝期

  栗城,在上官豪多年的筹谋中,乍露锋芒,尤其与阿士瓦结盟以后,更是如虎添翼,因此,近期,他用了不长的时间四处滋扰北溟周边,让附近百姓困扰不已。

  上官询震怒,立刻率兵前往驻扎,栗城便瞬间安分,相信短时间内没有再出现幺蛾子。

  而婚期越来越近,整个顼府也热闹不已,都在忙碌即将到来的那个全城百姓都在关注的盛大日子。

  明天,就在明天……

  她终于要成为他的妻子,沐浴,熏香,更衣,梳洗打扮,凤冠霞帔之下是绝色天姿。

  蜜儿忍不住感叹,“哇,小姐,你今天真的太美太美了!连我都看呆了,想必姑爷见到也一定更加欢喜,更加着迷呢……”

  落儿一旁乖巧老实地为顼姸衣梳头,也许是被气氛感染,柔声道:“姐姐真的很美,如今就要嫁人,落儿也要陪着,姐姐不要丢下落儿……”

  顼姸衣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傻瓜,咱们总是要在一处的,以后啊我去哪里就带着落儿去哪里,何况……那里可不止有我呢……嘿嘿。”

  落儿瞬间低下头,红了脸。

  一旁一直看着的蜜儿撅起嘴,走到顼姸衣身边,不是滋味地说道:“小姐偏心,小姐难道不要蜜儿了吗,呜呜呜……”

  顼姸衣无奈一笑,点了点蜜儿的额头,“你呀,就是有些淘气,如果有落儿一半乖巧……嗯,就好了……”

  蜜儿佯装生气,却手上不停地为顼姸衣梳妆打扮,几个人其乐融融,笑作一团,很是自在……

  如此倒是将顼姸衣隐隐压在心头的一点点不安消融了许多……

  柳如华走进来,亲自将喜服仔仔细细地检查,看到顼姸衣一身华服,即将嫁人,柳如华握住她的手。满脸的不舍,“这么多年,苦尽甘来,到了那要好好地照顾自己……”

  母女连心,彼此相拥,倒是让此刻满室的喜庆平添了几许温情和几许伤感……

  顼承煌在门外来回踱步,最后走进来,看着顼姸衣,眼中有无尽的不舍,却也为之高兴与欣慰,顼姸衣与他无声地对望,相对无言却在彼此的心里已经倾诉所有……

  京都城的百姓一大早便来到顼府门前,等着看这场北溟曾经最盛大的提亲,如今终于举行的婚礼,又该是怎样的别开生面,惊天动地……

  百姓们纷纷伸长脖子等着,长街上铺天盖地站满了人,十分拥挤,却丝毫不该众人的热情……

  顼姸衣静坐在房里,有一些紧张,有一些期待,更多的是满满的幸福,她嘴角一直上扬,腰间别着他的玉佩,一双手轻轻抚.摸,上面的棱角分明,犹如她此刻明媚的爱意,满目含情地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

  良辰吉日,最是不可辜负,半个时辰,一个时辰过去了……外面除了长街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声音,再无其他……

  顼承煌门口踱步,派人出去查看,都没有见到任何新郎来迎亲的队伍……

  顼姸衣之前的那丝不安终于迎上心头……

  终于过了时辰,长街上的百姓开始议论纷纷,众人似乎闻到了非比寻常的气息,很多人开始窃窃私语,有的人甚至露出了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幸灾乐祸的看着顼府大门被关上,里面的人露出了凝重的表情,看来这场婚礼恐怕……一些嫉妒的女子们更是一脸的兴奋,对顼府的二小姐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街上的人似乎并没有要散去的打算,更夸张的是,居然有人从自己家里拿出了酒菜,坐在路边,喝起了酒,开始夸夸其谈自己对这场婚事的看法,有的女子,开始对新娘指指点点起来,说这纵然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美貌又能如何,还不是被夫家嫌弃,如今大喜之日被新郎冷落至此,看来今儿个这场婚礼,有点悬了……

  一群人甚至猜测会不会是新郎在成婚前终于发现了新娘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想要悔婚……

  一时间众说纷纭……

  顼府外充满讥讽和无端的猜测,而顼府里面,由一大早的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变成了鸦雀无声,丫鬟小厮不敢多言,气氛变得紧张压抑……

  顼姸衣坐在房里,从一开始的惴惴不安,面色焦灼,到如今平静无波,她安静无声地坐在窗前,一身的喜服,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晦涩寂寥……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柳如华几次想要走上前,当看到她的表情,仿佛并不想要别人打扰,柳如华默默地流着眼泪,心疼到无以复加,屏退屋内所有人,顼承煌早已暴跳如雷,一早派去欧阳府的人,早就回来,说欧阳府的大门根本不让进去,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门紧闭……

  顼妍衣静坐到深夜,将军府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沉默无言,更不敢靠近落雨阁内一步,只是远远静立,等待老爷夫人还有小姐们的吩咐。

  顼妍衣走到窗前,将一直养在笼中的那只信鸽抱出来,做到案前,提笔多次,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如此反复将近半个时辰,仍然只字未动......她颓然地坐下,满目空旷......

  万人瞩目的婚礼以荒芜和充满不同寻常的意味,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

  翌日,欧阳府终于派人送来了一封书信......

  那人恭谨有礼,将欧阳勰的亲笔书信亲手交到顼妍衣的手里,看到顼妍衣清冷却绝美的容颜时,也不禁一呆,暗自叹息......

  “顼姑娘,我家公子说他在成亲的前一刻,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幸亏及时,否则便毁了姑娘的一生,至于之前的聘礼,公子说就当是他的一份心意,至此你们二人再不相欠......”

  “你!”蜜儿一脸愤怒,想要上前理论,被一旁的落儿拉住,她们看向仍然一脸平静的顼妍衣,担心又心疼......

  过了好久,那小厮浑身不自在,胆怯地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打开那封书信,看到寥寥几个字:终要负你,珍重......的确是他的字!

  她的声音淡淡,“为何你家公子不亲自来告诉我?”

  “顼姑娘,我家公子已经已经爱上了别人,现在正在陪同那位姑娘游湖......”

  “你说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你家公子连句交代都没有,就......”

  “蜜儿,休得无礼!”顼妍衣大声喝止,回看那个小厮,那个小厮,低着头,眼里也满满地愧疚,“顼姑娘,小的已将话带到,小的告退......”

  蜜儿正要追出去,看到自家小姐低沉可怕的表情,她呆立原地,想要去搀扶她,被她摆手屏退.......

  顼妍衣抓起信鸽,将之前早已写好的信缠绕上去,放飞,等待......

  顼承煌心疼自己的女儿,去欧阳府多次,欧阳询都不在府里,让顼承煌暴跳如雷,却又束手无策。

  而欧阳勰悔婚的消息不胫而走,不到两天全京都城都知道了。

  有的人幸灾乐祸,也有的人深感惋惜,本来是一对郎才女貌......

  岳清灵从知道消息之后,就到顼府陪她。

  “妍衣,你不要担心,兴许欧阳他是有难言之隐,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们两个人总是要见上一面的,我听说今天他会去湖边,我带你悄悄去见他.....”

  顼妍衣心中一痛,一脸几日,虽然已经似乎尘埃落定,但是只要没有见到对方她就不会相信,或许他病了,他受伤了......

  可是当听到岳清灵说到他今天会去湖边游湖,过往的那些画面究竟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

  绿涨春芜岸欲平,晴空万里,波光潋滟,平静湖面此刻正停靠一艘大船,纱幔随风摇摆,灵动缥缈......

  这片湖,名为同心湖,同心......顼妍衣心中默念同心二字,脸上面无表情......

  岳清灵带着顼妍衣站在不远处的树丛后面,繁茂的枝叶挡住了她们,让人发现不了.....

  岳清灵一直握着她的手,感受到她的手越来越凉,她猛然抬头,看到不远处走来的两个人......

  岳清灵感到身边的人身子一僵,不忍再看。

  时间仿佛停止,那个人还是出现了,熟悉的脸,熟悉的笑,熟悉的温柔,此刻正满目含笑地看着怀里的人,那人一身红衣,姿容绝丽,两个人相互依偎,

  一黑一红,如一对璧人,刺痛了顼妍衣的双眼。

  是他,欧阳勰,而那个美人,也是如此熟悉,眉目婉转脉脉柔情的玉红莲.....

  岳清灵怔愣在原地,顼妍衣挣脱了她的手,冲了出去。

  在距离那两个人不远的距离,被家丁拦下,正要上船的欧阳勰和玉红莲转身,看向一脸素颜面目苍白的顼妍衣。

  欧阳勰的笑容,此刻在顼妍衣的眼中,熟悉又陌生,他慢慢走向自己,身后的玉红莲也微笑地看着她,只是那笑,有一丝不明意味的得意。

  欧阳勰声音冰冷,“难道我让他们传的话,你没有收到?居然追到了这里.....就那么想要嫁给我吗?”

  顼妍衣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究竟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如你所见,自然是一个男人厌弃了你,终于看到了其他人的好......何况欧阳不是已经给了你丰厚的聘礼,你何苦还要到此纠缠,打扰别人的清净呢?”玉红莲从后面走来,拉过欧阳勰的手,放到自己的肩上,顺势进了他的怀里,看着顼妍衣,笑得春风得意,“顼姐姐,你也见到了,我和欧阳现在已经在一起,我不希望他再和什么人有其他的牵扯,何况该说的都已经登门说的很清楚,你再在这里纠缠,让旁人看了去,免不了要笑话你,毕竟你我也曾姐妹一场,我也是舍不得啊......”

  “我呸,红莲,枉费我们曾经把你当成姐妹,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走,妍衣,咱们走,只当这两个人死了!”岳清灵一脸愤怒的大声训斥,拉过顼妍衣就要走。

  顼妍衣直直地看着自始至终都没再说话的欧阳勰,想要在他脸上看出一些这一切只是她错觉的蛛丝马迹,然后下一刻,她知道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