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4章:狼狈为奸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狼狈为奸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4章:狼狈为奸

  顼妍衣直直地看着自始至终都没再说话的欧阳勰,想要在他脸上看出一些这一切只是她错觉的蛛丝马迹,然后下一刻,她知道她错了。

  欧阳勰冰冷的声音响起,“来人,将她们赶出去,在这里浪费时间,游湖的心情都要被破坏了,美人儿,走!”说完揽过玉红莲的肩向湖边走去。

  顼妍衣挣脱岳清灵的手,冲到他的面前,“欧阳勰,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我相识相知这么多年,那些过往难道都是骗人的吗?你怎么说变就变?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告诉你!”

  欧阳勰眼神冷冽,他看着顼妍衣的手向自己靠过来,一脸嫌恶地甩出去,只是动作稍微有些迟缓,左手微微一滞,随后自然的垂落,“我对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向你说声抱歉,对不起,言尽于此,多说无益,你走吧!”他的眉心微微皱起,玉红莲得意地看着顼妍衣,扶着他离开......

  顼妍衣看到他的表情,恍若梦境,心头一痛,仿佛被人狠狠地在上面击打......眼前忽然一黑,她晕了过去。

  “妍衣!”岳清灵惊呼担心地大叫,顼妍衣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那个人也仍旧没有停止脚步,连头也没有回。

  欧阳府,上官凌脸色冰冷的直闯而入,还未等下人去通传,便已到了欧阳勰面前。

  欧阳勰正在案前作画,他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左手,抬头,一脸含笑地看向来人。

  “凌,你怎么来.....”

  “啪!”脸上迎来对方种种的一个拳头,顷刻间嘴角溢出了血丝,他屏退所有人,擦了擦嘴角,仍然一脸笑意,“殿下,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悔婚一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会好好对她?如今又是为了什么?你怎么忍心让她成为全城的笑柄!”上官凌一脸愤怒,一拳打到欧阳勰身后的树上,瞬间叶落纷纷。

  欧阳勰一双深眸闪过一丝沉痛,却不过是一瞬间。

  “如你所见,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不过,毕竟我是个男人,我以后也会补偿她的......”

  “补偿?你要如何补偿?高调提亲,又在成亲当天消失不见,如今一句补偿就想了事?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短短几天就变成这个样子,你到底怎么了?”

  欧阳勰身子有些不稳,他抓着树身站起靠在树上,露出一脸肆意无畏又风流坦然的笑脸,“也许是想通了,也许是没有想通,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总之,我只能对她说声抱歉......”

  上官凌面目狰狞,狠狠地抓住他的衣领,高高地抬起另一只手,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最终还是没有落下,什么也没有说,拂袖而去。

  陆冥悄无声息地从树上飞身而下,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淡淡的担忧浮现,看着欧阳勰,“公子......”

  想要上前,欧阳勰闭上眼睛,摆了摆手,自己慢慢地站起身,回到房间,关上了门。

  顼妍衣回到家,整个人萎靡下来,柳如华和顼承煌多次来看她,心疼地无以复加,却又别无他法。

  岳清灵看着她的样子,落儿每天端来的参汤,她一口都没有动,终于爆发,

  “虽然这件事情很是让你接受不了,可是事已至此,你怎么忍心让顼府上下,让这么多爱你的人心疼,你这三天不吃不喝,也该闹够了,何苦再为了那样的男人,为难你自己?”

  而在这落雨阁的远处,有一双眼睛一直注视着那边,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顼妍衣惨白沉痛的表情,他满意地笑了笑,动作利落,回身翻转,离开了屋顶。

  玉红莲一双手白皙柔软,弄着窗前的花枝,她的指甲是鲜红色,如血般浓艳......她的眉目隐隐透着一股狠厉,与曾经娇弱纯良的玉家小姐,简直判若两人。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也丝毫没有露怯,依旧一脸的淡然,“不是说了每隔一月,你这最近往我这走的有点勤,也不怕别人发现了去?”

  那人摘下面罩,露出一张眼鼻深邃的面孔,正是阿士瓦。

  他走到玉红莲面前,顺手在她的腰间狠狠地捏了一把......

  玉红莲打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转身嫌恶地擦了擦手,

  “成日里没个正行,怎么?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阿士瓦也不恼,很是自然地坐下来,笑道:“你可真是一个无情的人,有了新人,就忘记旧人,真是好没有良心啊.......”

  玉红莲道:“请你记住,你在我这里从来什么也不是,自始至终我的眼里和心里都是那个人,你还是少在这自作多情了!”

  阿士瓦看着眼前这张美艳的脸,有些恍惚,时间仿佛回到半年前的狩猎场。

  当时,他其实也一同随父亲加恩来到北溟,假装打扮成厥越士兵,混了进来,看到北溟的女人一个个瘦弱的没有几两肉,看着就不舒服,他的长相清隽威猛,糅杂了男性和男孩的英俊之气,即便是经过了仔细的乔装打扮,本身的气场还是吸引了北溟一些女子的频频关注,那些女子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他对此却嗤之以鼻,虽然他对女人向来是来者不拒,但是骨子里还是有一种傲慢,与生俱来。

  那天玉红莲与顼妍衣并驾齐驱在密林里狩猎,她看到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便追了出去。

  追了很久,正要下马去抱起那只吓到似乎腿软跑不动的小兔,突然一只流箭擦过自己的耳畔,飞了过去,落到那兔子身上,她当时就在兔子身旁,身上溅满了兔子的血。

  她呆愣在原地,转身抬头,看到阿士瓦,刚刚放下手里的弓箭,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她捧起那只已经死掉的兔子,神情悲悯,却毫无惧怕之意。

  阿士瓦愣了愣,看到玉红莲的耳朵刚刚被箭尖擦破了皮,现在泛着血花点点,她温柔地揉了揉兔子的身子,充满怜惜,不多时站起身,也不看他,随手将兔子丢掉,那兔子重重地砸在她身后的草地里......

  阿士瓦一脸玩味地看着她,觉得很是有趣,眼前的女人似乎与他这一路见到性子绵软的那些女子都不同,

  容貌乖顺,可是眼里却掩藏着不为人知的野心和倔强,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女孩之前一直含情脉脉地看着一个人,那个人正是方才和蓝起公主比试骑马,与那个北溟女子同乘一骑的男人......

  玉红莲头也不回的走开了,那之后,他便观察起她,篝火的晚宴,行走在山间的一角......所到之处,她的目光总是在那个人的身上,果然如此。

  阿士瓦通过北溟一行,发现了很多事情,对于绊倒顼承煌似乎又有了新的线索和方向。

  直到那次他借着顼妍衣之名,约出了玉红莲.......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玉红莲走进那艘约定好的船里,看到他第一眼的表情,转身就要离开,被他拉回。

  厥越有一种蛊,不迷人心神,却可以让对方爱上自己,只要对方的身体里融入了自己的血,那么即便再意志力强大的人,他的心思也会被那个人扭转。

  当阿士瓦将这个事情告诉了玉红莲,她才安静下来,眼里浮现满满的期待。

  他与她做交易,他要欧阳勰的命,深入北溟进而扰乱他们,而她可以得到她心上人的怜惜和疼爱......

  玉红莲没有犹豫,答应了,此后,阿士瓦借机多次兹扰她,让她烦不胜烦。

  就在她即将爆发的时候,阿士瓦送给了一份大礼,顼妍衣之前多次遇险,而他每一次他派去的人目标瞄准了她,只是前几次没有得手,终于在那次船上,通过白老大的手,下毒给她,虽然之后欧阳勰拼尽全力为她排毒,仍然有余毒留在了她的体内,虽然她的性命无碍,但是那一点点就够了,够他启用厥越的蛊......那一点点的余毒便成为了蛊虫......

  她的命从此掌握在他的手里,而欧阳勰那次被毒人刺伤,左肩上的伤口迟迟没有愈合,自然也是他动了手脚,当时去刺他的毒人可是他专门为他准备的.....

  似乎一切都朝着他理想的方向发展着。

  时光对折,再次折叠回到他的父亲加恩死在欧阳勰的面前,死在北溟,他从此便立志要替父亲完成遗愿,杀了顼承煌,扰乱北溟朝.纲,还有手刃仇人欧阳勰......

  他满腔恨意无处宣泄,借着与上官豪的合作,暗地里操控着刘家,让他们狗咬狗

  也就在那一天天丽生辰当晚,他违背了双方约定,第一次走进了玉府......

  如同此刻,阿士瓦如鹰隼一般的眼睛,灼灼地盯着眼前与初见那般判若两人的女子,此刻,她早已经无需掩藏内心的叛逆,似乎现在的这个样子才是真正的她......

  “美人儿,你现在目的达到了,难不成想要一脚把我踹了?告诉你,想都不要想,虽说你的情郎现在已经查出自己身上的异常,似乎整颗心现在也已经到了你的身上,但是这下蛊的人可是我,我随时抽离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你就等着他杀了你吧......”

  玉红莲面目微缓,坐在他的面前,笑了笑道:“说起这个,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恰如其分地掌握了这蛊毒的火候,一触即发,真是连我也不禁佩服长了见识......果然名不虚传.....”

  回想不久前,玉红莲在一早打探出来了欧阳勰的路线,在他面前晕倒,手指是自己一早割破的,他刚刚靠近自己,她便整个人贴了上去,一双沾着血的手不经意地揉进了他受伤的肩膀上,她装作继续无助的样子,虽然欧阳勰极度向后退去,她仍然看到自己的血一点一点地渗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