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5章:乱花渐欲迷人眼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乱花渐欲迷人眼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5章:乱花渐欲迷人眼

  回想不久前,玉红莲在一早打探出来了欧阳勰的路线,在他面前晕倒,手指是自己一早割破的,他刚刚靠近自己,她便整个人贴了上去,一双沾着血的手不经意地揉进了他受伤的肩膀上,她装作继续无助的样子,虽然欧阳勰极度向后退去,她仍然看到自己的血一点一点地渗了进去......

  而这两个人恰巧看起来暧.昧的画面,刚好被路过坐在轿子里的岳清灵看到,这便是那次她去到顼妍衣的落雨阁里,叹惋玉红莲的变化却没有宣之于口的那天......

  玉红莲对此一无所知,当然,她现在似乎对这些也根本已经毫不在意了,她的内心只有满满的恨意。

  对顼妍衣,若不是因为以她的名义,她怎会去赴约,见到了眼前让她避之不及的阿士瓦,就算他帮助自己得到了眼前的一切,那又怎样?

  对欧阳勰,他的优秀让她暗生情愫,可是他从始至终都不曾正眼看过自己,心里眼里都是顼妍衣,可是即便如此,她仍然越陷越深,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如果世上有一种蛊,也许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深深的沦陷了,无法自拔......

  这种蛊她一直听阿士瓦说有怎样的威力,很是厉害,当婚期的头一天,她还是害怕,她忍不住去见他,当他飞奔向自己,将自己抱进怀里的那一刻,她还是震惊不已,半信半疑,总觉得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

  可是眼前这个一直在自己梦里的人,真真实实地在眼前,那眼神并不像骗人的。她彻底相信了......

  纵使在此之前,他和顼妍衣情意深厚,你侬我侬,那又如何,一个小小的蛊,便让他轻易来到自己的身边,虽然这一切来得有些不真实......

  而阿士瓦似乎也在同时迈出了,在上官豪离开北溟以后的第一步......

  寻.衅兹.扰北溟周边,与上官豪里应外合,他才能顺利的进入北溟腹地的京都,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况他阿士瓦和他的父亲不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对方在明,他一直在案,如今他可以在这里大展拳脚,又有了玉红莲这个“帮手”,而且......对方还是如此和自己有渊源的大美人儿......

  阿士瓦不怀好意地笑了笑,看着玉红莲,道:“你们北溟人的感情真是脆弱,如果我没有记错,我听说,你和那个顼妍衣可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如今为了一个男人......啧啧啧,你们北溟的女人真是狠起来恐怕连男人都比不上......”

  玉红莲面色微沉,无所谓地笑了笑,“你不是我,你没有资格来对我的选择和我经历过的评头论足,你还不配......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你可以滚了......”

  阿士瓦道:“我当初看见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并不像表面那样纯良,你够狠,够阴,这一点很对我的味,嘿嘿,不然我怎么会如此耗尽心神地来帮你呢......你说是不是?”一边说一边将手悄悄递了过去,刚碰到玉红莲的手,对方嫌恶的拍开,起身。

  “我答应过你的自然不会忘,你要的人我会安排人给你送过去,我知道你每隔四五天就会换一个住处,那就在你跟我第一见的那片湖边吧,我会安排把人送到那,你去接应便是......”

  阿士瓦的眼神发光,一脸的笑意,看的玉红莲很是不舒服,

  “怎么办,尝遍你给我寻来的北溟女子,我还是觉得你最贴心,我果然没有看错呢......”

  玉红莲走到窗前,淡淡道:“所以,你可以滚了!”

  阿士瓦从窗子里纵身一跃,临走时,顺便在她的脸上捏了一把,她满脸愤恨,却无计可施,直到那个人消失不见,她无力地瘫软在椅子上。

  这么大的代价,让她早已身心俱疲,可是一想到那个人温存的笑脸,似乎又浑身充满力量,她已经成功了,不是吗?多难都要继续走下去,至于那个该死的阿士瓦,早晚她要他好看!

  同样的夜色下,欧阳府,

  院子里一声脆响,一个丫鬟对着地上打碎的茶杯低声哭泣,正六神无主的时候,珍儿走过来,安抚了一下,却又不怒自威地吩咐一旁另一个丫头再去端来一杯茶来,那丫鬟稍微愣了一下,随后也便应声去做事了。

  那珍儿轻笑了一下,俨然将自己当做半个女主人。

  推开欧阳勰的房门,看到欧阳勰眉头微锁,手里正盯着一本书在出神,她走过去,将门窗打开,听到声音,欧阳勰眉头锁的更加厉害,抬起一双深邃冰冷的眸,看过去,看的珍儿呼吸一滞,随后又有些害怕,低下了头。

  “我几时让你随便进我的房间?你来这么久,这府里的规矩你都忘记了?”欧阳勰的声音一如他此刻的表情,冰冷无情。

  珍儿立刻跪下来,“奴婢该死,奴婢只是来告诉主子,玉姑娘差人传了口信,要约公子您明日去同心湖赏荷花......”

  欧阳勰淡淡道:“嗯知道了,让下人们准备一下,明天提早过去......”

  “是!”珍儿揖万礼,却没有起身离开,欧阳勰看了看她,珍儿仿佛试探地低声询问道:“公子,那个玉姑娘最近来府里,弄坏了不少公子曾经收藏的花瓶和玉杯......您看这......”

  当初本以为公子与顼妍衣肯定要成婚的事实,却在当日惊天的反转,她心中狂喜,却不想走了一个顼妍衣,又来了一个浑身妖冶的玉红莲,甚至几乎天天到访,简直将自己当成了欧阳府女主人的架势.......她心中颇有一些不是滋味......

  只听欧阳勰冷冷地说道:“无妨,再添来便是,这等小事,你不必告诉我......没什么事,就下去吧......”

  “是。”珍儿低着头,无奈地退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