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7章:爱你在心口难开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7章:爱你在心口难开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7章:爱你在心口难开

  欧阳勰一脸惨白疲惫的回到房间,陆冥眉目紧锁,刚想要说什么,小虎突然破门而入。

  小虎听到今天的婚礼取消,震惊不已,跑来质问欧阳勰,“为什么要这样对妍衣姐姐,有什么事情不能成了亲之后再说,女人最看重的就是婚礼,这今天若是不成亲,妍衣姐姐岂不是成了整个京都,甚至整个北溟的笑话......”

  欧阳勰的脸色,阴沉可怕,突然赶到左肩的痛感逐渐袭来,他强自隐忍,面不改色,却也是细汗密布在脸上,他立刻命令陆冥将小虎带走,小虎本身也是一个直肠子,并没有想太多,悲愤离去.......

  欧阳勰叫来骆寻,骆寻仔细查看他的左肩上的伤,发现了一些端倪,.....

  他身上还穿着昨天的那件衣服,此刻左肩上的血依旧触目惊心,骆寻向来细心,竟然发现了他肩上的血正好在受伤的位置上,早已经渗入进去,他不经意地提出心里的疑问。

  欧阳勰才想起来这个血的由来,是玉红莲,仔细想想,似乎,也正是从遇到她以后,不到一个时辰以后,刚到家,这个所谓的蛊就发作了......这似乎并不仅仅是巧合!

  骆寻也连夜研究与检查,发现了这个蛊毒似乎是厥越的一种情蛊,中了蛊的人会爱上那个血流进自己体内的那个人......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似乎并没有......

  只是这种的严重性,就不知道那个人清不清楚了,这种蛊最大的反噬就是会伤害自己最亲近的另一半,情蛊,情,蛊,情之所起,蛊惑人心......

  一直在一旁的陆冥,看着眼前面目痛苦的主子,脸上终于有了起伏,他重重地跪下,“公子,今天的婚礼,您该知道,是您和顼姑娘盼望已久的,蛊中了,咱们就想办法去解,可是这心伤了,该怎么办?这么久,您努力了这么久,终于要得偿所愿,顼姑娘也一样,我相信,如果顼姑娘知道,她也一定不会答应您这么做的.......属下更不想让您后悔一辈子!公子,您要三思啊......”

  “你还没用明白吗?玉红莲她用了这厥越的蛊毒,就证明她和厥越脱不了干系,想必要牵扯一大堆人出来,要从长计议.......至于她......”欧阳勰目光瞬间暗了暗,左肩上再次传来那种蚀骨的感觉,可是却比不上此刻他心上传来的痛苦,

  “我终究是不能冒险......”

  陆冥沉痛道:“可是顼姑娘也一定不忍心让公子一人承担,她如果知道的话……”

  “她不会知道!”欧阳勰厉声喝道,他一双眼直直看向陆冥,还有骆寻,“这件事我与父亲母亲还有兄长他们也没有说出,只是浅浅的交代一些事情,让他们不要担心……日后有机会我自会告诉他们,但是,现在,最起码不能再生枝节……你们都是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人,也一定了解我的脾气,如果你们有谁说出去,那么就永远别想再留在我这里!陆冥,你不久前曾跟着我,亲眼见到蓝起的挚爱隆多深受厥越蛊毒的侵.害,六亲不认,生不如死,他只要活着,身边的人要陪着饱受煎熬,而他可能都不一定知道……”

  骆寻跪下来,也是一脸的焦急,道:“公子,那蛊毒还要分好多种,这种情蛊想来没有那般严重,属下一定竭尽所能为您解除……您不必担心……”

  “那就让我们共同面对,你们两个也不必再劝我,我这两天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如果有可能,我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你们……”

  话音未落,欧阳勰面目一抖,瞬间躺倒在地上,蚀骨的痛感袭来,将他整个人的意识几乎摧毁,他咬着手臂,陆冥急忙取来一团棉布塞到他的嘴里,他的嘴瞬间泛满鲜血,不一会儿他就痛晕了过去……

  而这一刻正是出门迎接新娘子的时候……

  欧阳府上下,红绸遍布,张灯结彩,那间本是新郎新娘从此圆满饿的房间,此刻,欧阳勰正一脸惨淡几近萧索的迷失着……

  骆寻耗尽毕生所学,用最短的时间,搜集所有关于厥越各种蛊毒的书,查阅各种资料,一个字都不肯放过……

  欧阳勰身上的这种情蛊虽然不会伤及性命,却要承受蛊毒带来的侵蚀之痛,发作起来,那滋味简直痛不欲生,骆寻觉得这个给欧阳勰下这种蛊的人恐怕并不是玉红莲,或许背后一定另有其人,那人似乎以此折磨欧阳勰的身体,致其萎靡……

  这种蛊毒不但让人的身体饱受摧残,最残忍的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亲手杀死自己的深爱之人,很奇怪,它不会让中蛊人随意伤害他人,只有深爱之人……这真是这种情蛊变态又残忍的一面……

  奈何他只是在这些书上反反复复查阅到的,还有从之前有同样爱好的塞外朋友那里听到的……所以纵使已经知道这一切,他仍然束手无策……

  不过他在反反复复看了几遍书籍后,一双眼睛终于停留在一页上,上面简单一两句,让他看到,最起码可能会找到可以减轻中蛊之人每日发作的疼痛感……

  陆冥一直坐在榻前,守在欧阳勰身边,一动不动,看着满室的红,想起公子近些天用心的装点,重重地又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欧阳勰昏迷了整整一天,到了第二天,他睁开眼的那一刹那,他与她,似乎已经两个世界,他叫人拿来笔墨。

  他连笔都提不起来,还是陆冥帮忙握住,跟着他的手游走,写了很久,才写下了那句代表千言万语的,只言片语……

  他闭上眼,一字一句地说出想让她死心的无情之语……

  小厮走后,他颓然地倒在床上……话还没传到她那,他便已经先被无情的世事无常击倒……

  经过几天骆寻的研究,终于稳住了他的蛊毒,发作起来并不会如初次那般死去活来……只是现在对于欧阳勰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犹如此刻,欧阳勰面目苍白,一脸严肃地看着陆冥,

  “你出去吧,去看一下小虎……去吧……”

  陆冥沉痛地揖了礼,看着欧阳勰好一会儿,就离开了……

  一下子安静下来,欧阳勰仰首看向屋顶,一双手臂抱头,躺下来,想起昨日她的眼神,那么受伤,充满着不可思议,痛苦,糅杂了太多的情绪在里面,他的心忽然很疼......

  原来无论哪种失去,都很痛......

  岳清灵几乎每天都会来顼府,陪在顼妍衣身边,看他从最初的眼里有伤有疑惑有崩溃,到此刻看起来云淡风轻,只是面无表情地泡着茶,坐在树下的石凳上......

  树上传来声响,岳清灵抬头看过去,立刻叉着腰,瞪了一眼,从地上随手捡起一颗石子,丢出去......

  陆冥表情淡淡,夹着一丝的无奈,伸手接过那颗石子,从远处的走来蜜儿和落儿,蜜儿见到陆冥,立刻冲到树下,大喊,“现在还来我们这里做什么?和你们主子一样,狠心没良心......”说完偷偷看了顼妍衣一眼,见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眼神仍旧专注地在自己手里,一脸平静地泡着茶......

  岳清灵也仔细观察顼妍衣的表情,又看了看树上的人,“你这个杀千刀的,你认为现在这里还适合你来吗?也不看看有多讨人嫌,像你那个......像你的那张冰块脸,一天天连个笑容都没有......你还是快走吧,别在这里让人看着闹心......”

  “来者皆是客,陆冥,既然来都来了,就下来喝一杯茶吧,免得让人说完我顼家不懂待客之道......”顼妍衣仍然没有抬头,笑容淡淡,声音轻柔却有力,她将泡好的茶倒进杯子里,推到自己的对面,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陆冥一个起落便下了树,坐到顼妍衣对面,“顼姑娘,近来可好?”

  “想通一些事,看透一些人......其余,仍照旧。”顼妍衣的声音不咸不淡。

  陆冥道:“无论公子身边的那个人是谁,最起码,在我们心里,都比不过姑娘......还有,希望顼姑娘不要恨我家公子......”

  顼妍衣神情的一暗,蜜儿正要上前,被落儿再次拉住,摇了摇头。

  顼妍衣声音缥缈,“咱们还是朋友,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和小虎.....至于其他,也不重要了......”

  “我来了!”说曹操,曹操到。

  小虎从树上跳下来,落儿的眼睛瞬间亮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她马上又低下头,站在顼妍衣的身后,也不去看他。

  小虎仍然是那个嘻嘻哈哈的样子,一脸的笑意,走到落儿面前,轻轻地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又跳到陆冥身边,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来这里也不和我说一声......真是好没义气。”

  陆冥道:“这几天,我和公.....我们也没见你出来和我们说上一句话......”

  顼妍衣轻笑,给小虎倒了一杯茶。

  小虎把手放到陆冥的肩膀上,“公子不是让你去玉府送人参,你怎么半路跑这里来了....哎呀,痛死我了......”

  陆冥突然肩膀一抖,小虎的手一空,险些摔倒,幸亏他及时站起,满脸愤怒地看着陆冥。

  陆冥嫌恶地说道:“真是多管闲事,我去哪里要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