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8章:无形有声扰人魂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8章:无形有声扰人魂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8章:无形有声扰人魂

  陆冥突然肩膀一抖,小虎的手一空,险些摔倒,幸亏他及时站起,满脸愤怒地看着陆冥。

  陆冥嫌恶地说道:“真是多管闲事,我去哪里要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顼妍衣神情不变,只是也没有再接话。

  蜜儿忍不住护在自家小姐身前,毫不客气地说道:“你们府上的事你们就回去说,不要在我们这里讲,没人愿意听......”

  岳清灵立刻走上前,“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们今天来干嘛,你那天不是说要给我看你找到的一本轻功秘籍吗,现在书在哪里?”

  陆冥一脸疑惑地看着她,如实交代,“什么秘籍?有我亲自教你,你还要看什么书?”

  岳清灵扶额,看着满脸霸道又有些无辜的陆冥,无可奈何,连连叹息。

  顼妍衣笑了笑,“清灵,你们不必担心,有些人,有些事,总是避不过的,你们也不必因为我为难,以后这里,陆冥和小虎随时过来,也不必拘谨,也不必看我眼色,真的没有必要......”

  岳清灵心疼地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小虎突然站起来,拍了拍脑门,好像才想起来什么,说道,“对了,说到这个我才想起来,妍衣姐姐,我今儿个来倒是真有件事情,是个我听说黎府家的小姐最近身体恢复的不错,打算邀请妍衣姐姐明日去黎府一聚......”

  岳清灵道:“这等事情不应该是黎府来通传,怎的要你来告诉?”

  小虎笑了笑,“我方才正巧路过听说的,不行吗?哼,要你管!”小虎变脸倒也快,那边冲岳清灵做了鬼脸,转首,又笑意满满地看着顼妍衣,道:“妍衣姐姐,我一听说,觉得你肯定高兴,就和黎府的小厮说我来亲自告诉你,就不用他们再跑一趟了......”

  顼妍衣自从上次出府去见欧阳勰那天起,回到落雨阁,再也没有出去一步,整天就待在家里,柳如华时常黯然看着,也知道现在整个京都府里,大概都等着看顼妍衣的笑话,因此也很少劝她出去,但是也非常担心她再这样下去会憋坏自己。

  岳清灵听到,看顼妍衣似乎没有多大意愿想出去的表情,急忙上前,“妍衣,你也很多天没有出去了,正好散散心,再说那个黎陌小姐之前在养伤期间也没有和你好好说说话,何况黎老的面子,咱们不能不给,这样以后让顼伯父也没法和黎老交代,对不对?”

  顼妍衣看到几个人的表情,心中一暖,笑了笑,道:“你们啊,好吧,我也想要见一见陌儿,很久没有看到她了......”

  岳清灵笑道:“太好了,那明天我过来吗,咱们一块过去......”

  她转过头,朝着小虎和陆冥眨了眨眼,陆冥不知所谓,左右看了看小虎和岳清灵,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翌日,岳清灵一大早就来找顼妍衣,两个人坐着车马,小虎在前面赶车,去了黎府。

  下了马车,顼妍衣整个人罩在帽纱之下,让人看不见真容,

  被悔婚之后,顼妍衣几乎成了京都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一些嫉妒她美貌的女子,更是添油加醋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有的更加过分杜撰出了顼妍衣时红颜祸水,欧阳公子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的话来。

  岳清灵看着眼前一脸淡然,却又不得不在出来后,将自己遮住的顼妍衣,眼里满是心疼。

  到了黎府,黎家人将顼妍衣奉为上宾,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

  黎陌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刚除去身上毒的那几天,整个人绵软的站都站不稳,现在已经恢复如常,只是脸色到底是比正常人要苍白一些。

  “姐姐,终于有机会当面谢谢你了,前几日我整个人的状态混沌不堪,脑子里浑浑噩噩的,但是我却一直记得是姐姐悉心的照料,我才大难不死......”

  顼妍衣笑道:“妹妹福大命大,以后必有后福,只是你的身子现在虽然有些好转,但是还是不要大意,药也不要停,我让蜜儿定期送来的药,你一定要及时服用,切记不可遗漏......

  黎陌紧紧拉过顼妍衣的手,笑着回应,见落儿没有跟过来,之前听说落儿的一些事情,心下叹惋。

  前来奉茶的几个丫鬟,将茶杯摆放到桌上,眼睛总是不经意瞥一眼顼妍衣,那灼灼的目光,换作旁人早就如坐针毡,有的一些没有颜色的丫鬟,以为在远处听不见,竟然窃窃私语起来,指着顼妍衣的方向,偷笑的,或者低声议论纷纷......

  黎陌皱眉,大声骂了她们,并严肃惩戒了其中几人,这下才让眼前清净。

  她一脸抱歉地看着顼妍衣,“妍衣姐姐,对不起,妹妹管教下人无方,让姐姐为难了......”

  顼妍衣道:“无妨。”

  “不过姐姐,你今后有何打算?”

  顼妍衣看到黎陌以及岳清灵等人看自己的表情,不禁无奈一笑,柔声道:“妹妹,无需像别人一样同情我,这本来没什么的,我也已经想通了,感情的事情向来要随缘,不可勉强,你看你们一个一个的,看我如此紧张,好像我会想不开似的,你们放心好了,今后无非是继续生活,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人,嫁人......这又没什么......人生总是不过如此......”

  轻描淡写地说着让岳清灵咋舌不已的话......

  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顼妍衣看到黎陌,岳清灵,以及今日一直反常不说话待在自己身边的小虎,一同看向门口,顼妍衣心中莫名,转身,看到黎敬堂正一脸笑意的站在不远处,旁边站着一个人,那人负手而立,笑容淡淡,也正看向她这边,不是欧阳勰是谁?

  陆冥站在他身后,看到顼妍衣微微点了点头,小虎也走上前,行了礼,只是不似从前热络,行了礼,却也乖乖地站在欧阳勰身后。

  黎敬堂知道前不久两人的事情,到底是过来人,感受到瞬间气氛有些尴尬,他和颜悦色地走上前,和顼妍衣说了一会话,两人寒暄了几句。

  虽然顼妍衣的表情一直淡淡,却在听到欧阳勰的声音那一刻,眼角还是颤动了一下。

  黎陌和欧阳勰身后的小虎彼此交换了眼色,她起身,柔声笑道,“陌儿今天特意备了薄酒,迎接两位贵客,尤其是要感谢二位之前对陌儿的救命之恩,聊表一点心意,希望二位肯赏光......”

  欧阳勰笑道:“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

  顼妍衣婉转一笑,握住黎陌的手,道:“妹妹,我有些急事要回去处理,恐怕今日不能陪妹妹一起,改日我必登门陪你......”说着站起身,对着黎敬堂福了福身,就要往外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走的有些急,突然她的心头微滞,向前走的身子一下停住,整个人身体颤颤巍巍的眼看就要摔倒.......

  岳清灵一直看向欧阳勰,见他表情始终淡漠,一动不动,她瞪了一眼,立刻跑到顼妍衣面前,及时地将她扶住。

  只见顼妍衣一脸的惨白,一时间,连黎敬堂的也不禁走上前,皱眉看向顼妍衣,小虎更是大喊,“妍衣姐姐,你可不能有事啊......”说的极为夸张。

  顼妍衣稳住心神,闭目缓了一会儿,恢复如常,急忙对着众人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

  黎敬堂见状,急忙上前,“顼姑娘,你就现在这个样子离开,我们肯定不放心,不如就先留下来,我去找来大夫给你看一看,然后吃一点东西,等结束后,我派人送你回府,你若不同意,若在路上真有什么事情,恐怕你爹又要来找我了......”

  顼妍衣刚要说话,岳清灵急忙道:“好的好的,黎老,就这么定了,她现在想走恐怕我也不依了......”

  一群人便随着黎敬堂前往大堂,而陆冥自始至终都安静地站在欧阳勰身后,看着主子的面容冰冷平淡,可是,却没有人发现他此刻一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掐入肉里,几乎流出了血,被他用手指一带,旁人根本看不到。

  饭桌上,黎敬堂,黎霆在桌上时不时与欧阳勰畅谈饮酒,岳清灵性格开朗,与黎陌也交流甚欢,顼妍衣低头吃着饭菜,丫鬟们到桌前为每个人倒上酒,桌上的男人们在连饮几杯后,气氛松缓了许多。

  黎敬堂笑得爽朗,对欧阳勰道:“近来厥越那边自从,焰赤回去以后,似乎很是不好过啊,那个加恩和那个阿利塔之前在厥越内部可是大肆折腾一番,导致厥越现在内忧不止,现在焰赤很是头疼,听说最近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提的意见,竟然给他想出了要与咱们北溟联姻的法子,一来是平息外部近来对厥越的兹扰危机,二来嘛,又给了他们时间整顿自身,或者可以借助北溟来扶持他们一把......听说他最疼爱的女儿蓝起,一直不在厥越,他便在厥越皇族里挑出一位公主,来要与咱们的人联姻呢.....不过好像并不限于皇子......”

  欧阳勰提酒饮尽,笑道:“正是,焰赤经过前不久的一些事情,深表歉意,不仅送来很多金银,还答应了咱们每年会进献大批的马匹,表示诚意......”

  黎霆一旁接道:“咱们北溟的青年才俊可是数不胜数,若说最得圣意的,除了殿下和几位皇子,我倒认为欧阳公子首当其冲,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呢?”

  岳清灵一直看着顼妍衣,她表情淡淡,低着头,也不说话,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饭菜,就在这时,她拿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震惊,黎陌一旁拉过顼妍衣的手,悄声道,“妍衣姐姐,这酒可是上好的女儿红,很烈的,你这一下子就喝了这么多,一会该头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