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29章:各自心事落哪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9章:各自心事落哪般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29章:各自心事落哪般

  众人震惊,黎陌一旁拉过顼妍衣的手,悄声道,“妍衣姐姐,这酒可是上好的女儿红,很烈的,你这一下子就喝了这么多,一会该头痛了......”

  欧阳勰仿佛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自顾自地笑道:“身为臣子,自然是要听从圣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岳清灵心里都有一些不是滋味,一直看着顼妍衣,那边话音刚落,顼妍衣另一杯女儿红又全数进了腹中,一饮而尽,她笑着拍了拍黎陌伸过来的手,示意自己没事,却也轻咳出声,许是方才喝酒有些着急,许是这酒真的很烈,竟然一下子将她的眼泪给呛了出来。

  黎霆平时随了父亲洒脱大喇喇,此刻突然赶到气氛有些紧张,他与黎敬堂面面相觑,终于恍然大悟,自言方才似乎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父子二人此刻倒是极为默契地不再说话,沉默不语地喝起酒来。

  欧阳勰自然也没有再说话,低着头,谁也不看,喝酒,一杯接一杯,刚喝完一杯,便示意陆冥将酒续上,陆冥照做。

  小虎站在一旁,看着两个人谁也没有看向对方,却又很是默契的喝起酒来,他看着这个着急,却也只能保持沉默。

  而岳清灵就坐在一旁,也不管,就等着看对方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是否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顼妍衣在连饮了四五杯后,正要拿起丫鬟刚倒满的酒杯再一饮而尽,突然,欧阳勰站起,桌上除了顼妍衣的所有人都看向他,他放下酒杯,一脸笑意地看向黎敬堂和黎霆二人,抱了抱拳,“晚生突然想起今天答应了别人去游湖赏莲,现在在此也叨扰贵府叙旧,那我便先告辞了,今晚饭菜很是美味,改日晚生一定邀请二位到寒舍去一品我府里的藏酒......”

  黎敬堂急忙笑道:“那我这便不再挽留了,来人,护送欧阳公子!”

  顼妍衣仰首又饮尽一杯,连饮好几杯烈酒,只觉得那酒入喉咙,穿肠入肺,此刻如一团火一般在里面燃烧,让好多天里,心头荒芜的冰冷,竟然瞬间有了些许温度。

  眼前有些清明,有些迷蒙,忽然感觉一双灼热的视线,凝固在自己的身上,虽然不过一瞬间,但是那股熟悉的感觉,竟然让她恍惚不已,她猛然抬头,准确地落入那人身上,却不是他看向自己,他刚刚转身,向门口走去。

  她自嘲地笑了笑,此刻,没人看自己,她便自己动起手来,随手为自己眼前的杯子倒满,岳清灵刚转身,看到她,正要上前,制止,却已经迟了,那杯酒已经被顼妍衣再次饮尽。

  “你都已经喝了八杯了,这个女儿红可是很烈的酒,你这今天刚刚晕倒,又喝这么多,你还要不要命了!”

  岳清灵扑了个空,故意抬高嗓子,说了一通,又转身回头看向欧阳勰,果然,他头也没回的往前走,几乎马上就要出了门。

  真是一步都没有停下,连回头都没有......

  陆冥回过一次头,眉目微锁,却继续向前走去。

  而小虎一步三回头,一脸焦急的模样,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欧阳勰的背影,无奈郁闷......

  “公子,公子,妍衣姐姐一个女子,刚才又喝了这么多酒,我看状态也不是很好,要不......要不咱们给她送回去吧......”

  欧阳勰停下来,看了看小虎一脸诚恳的笑容,还不时的回头,对着身后努了努嘴,

  欧阳勰不耐道:“朱云,限你立刻马上将这个吵人的家伙给我带走,不然你们今晚谁都别睡,回去罚抄十遍《诗经》。”

  朱云立刻抓住小虎,捂住他震惊,还想要抗议的嘴,消失在眼前。

  随后,欧阳勰和陆冥上了马车,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回头。

  欧阳勰离开后,顼妍衣强自支撑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她坐在桌前,

  黎敬堂和黎霆说了几句感谢她的一些客套话,看到她云淡风轻的表情,作为老人,他们也不便说什么,黎敬堂只是瞪了一眼黎陌。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非要今天同时请欧阳勰和顼妍衣两人吃饭,说是要表示感谢,可是今天这顿饭,让他很是不舒服,唉,不过黎陌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孙女,也不忍拒绝。

  黎敬堂和黎霆离开,黎陌坐在顼妍衣身边,轻.抚她的肩膀,“妍衣姐姐,你这今天确实喝的有点多,这又是何苦?唉,也怪我,非要让那个人来,以为你们......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却办了离谱的错事......”

  岳清灵也急忙揉着她的手,满脸的内疚,“妍衣,还有我,是我和黎姑娘一起想的这个法子,却不想......可是你今儿个也的确没有必要这么喝,伤的还是自己的身子,何苦呢?”

  顼妍衣笑道:“你们两个呀,我不妨事的,只是许久没有喝酒了,上次喝好像......好像还是在半年前,陌儿,你这府里的女儿红却是地道......我方才有些不舒服,现在喝了你这里的酒一下子就好了很多......”

  “那妍衣姐姐,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吧,你这个样子回去,伯母看到也会担心,再说你这个样子,我也不放心......”

  顼妍衣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拍了拍黎陌的头,笑得迷离柔和,“没事的,有清灵陪着我,你可知道,她的武功现在可是不错,正好我也借机测试一下......还有我一会出去正好走一走,你们不是说我最近都不出门吗,现在傍晚,景色正好,我正好去看一看......你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