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2章:一念飘忽霸道护你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2章:一念飘忽霸道护你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2章:一念飘忽霸道护你

  太阳已经彻底沉没,半昏半暗间,天地一片迷蒙,顼妍衣眯着一双眼,被人抱着,感觉十分不舒服。

  两个男人笑得猥琐,快步走着,眼睛一边瞥向顼妍衣,一边商量着一些细节,简直不堪入耳,那个矮个子的男人,越说越起劲,没有看到脚下的一块石头,一下子被绊倒,痛呼一声,抬头想要站起来,看到眼前出现一双乌皮靴此刻正踩在一小块绿草上。

  他顺着靴子往上看,看到一个面目冷酷,一双深眸如地狱之火,熊熊燃烧,注视着自己,似乎想要将自己吞没.......

  “好汉.....啊,对不住,是我挡了您的路,我们马上就走。”眼前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矮个子的男人谄笑着,想要起身告辞,身上一沉一痛,被眼前的人用脚用力地踩在背上,他再次狠狠地摔倒在地,痛呼出声,那一脚让他起不来,咬牙切齿地看向那人。

  “你我无冤无仇,这是?”

  抱着顼妍衣的男人,侧身,刚想要离开,被那人横手一拦。

  顼妍衣醉眼迷蒙,被那人抱的不舒服,又被那人拦了一下,身子一立,紧皱眉头。

  昏暗的光线,还有四周斑驳的树影,那两个男人闻声看去,看到在那个一脸冷酷男人身后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他的一张脸都被藏在树影里,看不清楚模样。

  “两位好汉,我们这就走!”

  说完两个男人看对了一下眼色,躺在地上的男人艰难的爬起,想要离开。

  “我说,放了她!”一字一句,慢慢逼近高个子的男人。

  他看了看怀里的人,哪里舍得,壮了壮胆子,想要跑,突然眼前一黑,被人揪住了肩膀,手下一松,怀里的人脱手而去。

  那黑影一转,抱住了顼妍衣,他一脸煞气地看了一眼前面,也不说话。

  “公子,交给我!”陆冥随手将那两个男人摔到地上,两人落在一起,痛声不止。

  “给我废了他们!”欧阳勰看到顼妍衣的衣领处,眉目微蹙,一双瞳眸杀机尽显。

  “你们这是......”那两个男人还没说完话,被陆冥一拳一拳地打在地上,起身,又是一拳,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

  “唔......好热啊......”顼妍衣浑然不觉周身的危险气息,在欧阳勰怀里妄自呓语。

  陆冥打的手有些酸,心头一松,面目一沉,看向那两人,那两人早已经打的爹妈不认识,见对方停下来,紧张地看着他。

  “啊!”声音沉闷无力,在荷塘便幽幽地响起,这两个人恐怕从此以后也不能再胡作非为了......

  欧阳勰的目光始终注视着怀里的人,在这静夜之中,月光透过此刻头顶上的枝叶,投下了微微斑驳的光芒,照在顼妍衣此刻迷茫娇憨的醉颜上,他只觉得在这一瞬间,周围都迷离起来,那朵待开的荷花倏忽滑落地上,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中微痛,无奈地抱着她。

  “我的花,我的花......”顼妍衣忽然发现手里一空,睁开醉眼,挣扎地想要伸手找花。

  脚上传来巨痛,她抬眼,也看不清眼前的人,随手胡了一把,想要挣脱下来。

  “我不是说放我下来吗?”身子柔软无骨,重心不稳,肩膀却始终被人紧紧握住,不得挣脱。

  暗夜无声,疾风忽来,岳清灵从远处疾步本来,大概是太过着急,她的轻功有些不稳,脸色惨白,刚走到附近,看到欧阳勰和陆冥,愣了一下,

  看到树下躺着两个昏死过去的人,身下两摊血......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走了这一会儿就......还有,你......你们怎么在这里?”岳清灵低声询问,却看到欧阳勰冰冷的眸子扫了她一眼,

  他声音冷酷,“你走了一会儿?这是外面,你将一个喝醉了神志不清还受了伤的人丢在路边,就不怕遇到坏人?”

  岳清灵内疚地低下头,也没有辩驳,看着顼妍衣,不自觉松了一口气。

  陆冥走到他面前,不自觉地站在岳清灵的身前,对欧阳勰说道:“公子,这事怨我,是我派人将路边的闲杂人等清退,却仍然大意,还是让那两个宵小之徒钻了进来......还请公子责罚。”

  岳清灵看到陆冥的背影,心中一暖,才恍然大悟,自己怎么被对方一吓就忘记了要做的事情。

  她走上前,道;“不对啊,你现在算什么身份来管我们,来管妍衣?听你们的意思,你们已经跟踪我们很久了?怎么?还帮我们清场?保护我们?你现在以什么身份?”

  岳清灵上前想要扶过顼妍衣,却看到欧阳勰要吃人的眼神,周身冰凉,她还要继续发作,被陆冥拉了过去。

  “别闹!”陆冥将她拉到自己身边。

  “好痛......我的脚好痛......”顼妍衣忽然痛呼出声,声音软糯,整个人重心不稳,依附在欧阳勰的身上。

  似乎觉得眼前这个怀抱传来莫名的冰冷气息,她转身,伸手对着岳清灵扁了扁嘴,一脸的委屈,“清灵,清灵,你可算回来了,他们是坏人,我的花都不见了,你快把他们......给打跑!”

  岳清灵想要上前,手里一直拿着从药房买的药......突然,被陆冥拉回,她抬头看了看欧阳勰,对方的目光冷锐肃杀,很是危险,可是心中还是有些莫名其妙,想要保护自己的姐妹,还想要再上前,被陆冥提肩带走......

  欧阳勰将怀里乱动的人抱起,一低头,看到她痛的眼泪直流,此刻看起来无助地像个孩子。

  “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你们.....”眼前一黑,唇瓣被人吻住,她睁大眼睛想要反抗,可是眼前的人力气太大,牢牢地将自己禁.锢在他的怀里,挣脱不得。

  顼妍衣眼前只觉得天旋地转,周身却忽然暖了起来,整个人被一弯有力的臂膀圈在怀里,那人的吻深情且不容人拒绝,这让她无力招架,她拼命挣脱都被对方霸道的制住......

  “唔......你走开,你......”突然,顼妍衣用力一咬,欧阳勰嘴上一痛,一不留神,便被她挣脱出去,顼妍衣一下子坐在地上,捂着一双脚,泪水涟涟,瞪着一双醉眼看向眼前的“登徒子”。

  欧阳勰的嘴角被咬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无助又不知拿她该如何是好的女人。

  “你这个登徒子,你......你欺负我,我可是要嫁人的,哦......其实我前不久本该嫁人的.....只是啊......那个人......他不要我了,他......他和你们一样,都欺负我,现在城里的所有人都笑话我,都欺负我,只有池里的花,安静乖巧,对了,花呢,我的花呢?”看到那花就在眼前人的脚下,顼妍衣无惧脚上的伤痛,用力去够,脸上牵扯出细密的汗,身子却不听使唤地软绵倒下去。

  欧阳勰走上前,扶起她,看到她的脸上已经沾满了泪水,嘴里轻声呢..喃欺......那个样子让他心里一痛,声音微哑苦涩,“傻瓜,没人敢欺负你的......唉,你到底要我该拿你怎么办?”

  脑海中浮现了刚才她倾城一舞的画面,仿佛即将绝尘而去的仙子,拂袖缥缈,他一直站在树后远远地凝望,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以深刻的感受到她当时心底的荒凉,即使她已经醉而不自知。

  她摔倒在地上那一刻她忍住自己想要冲出去的心,那两个该死的男人,将她围起来,他告诉自己,他不可以,一会儿岳清灵就会回来,他不能让之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推开她的自己前功尽弃,可是岳清灵迟迟不来,她醉眼迷蒙地对着别的男人笑,那两个该死的男人对他动手动脚,他拼命地按捺住自己想要杀人的心......

  大概折腾累了,顼妍衣安静下来,欧阳勰揽她入怀,他一边轻轻地拍着顼妍衣的头,就像从前那样,一边看向荷塘,让清冷的风拂面,一点点吹熄他此刻心头的一股火气,一点点平复心里这些天始终不曾安分的......思念。

  岳清灵被陆冥带到马车前,松开了手,岳清灵一脸的愤懑,揉了揉手肘,怒道:“你也是,和你家主子一个德行,就知道欺负我们女人......现在来扮什么情真意切的样子,给谁看去?当初又是谁悔了婚,让妍衣伤心断肠,哼......”

  陆冥淡淡道:“你不要在这里胡闹,你也是,两个女人,大晚上跑这种地方,你还真以为你那花拳绣腿能打得过谁?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你可想过那后果......”

  “后果怎么了?要你管?你家主子悔婚后,你消失了一样,也不和我说一下,弄得大家都措手不及的,亏了妍衣还一直把你当作是自己人,还有......那我呢?你也忍心不见我,你可知道我这些天有多担心,要不是小虎这两日来找我,我还真以为你......哼!”岳清灵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担心他的话,低下头,再也不去看对方。

  陆冥轻轻咳了一几声,立刻不自然地扭头看向他处,声音也和缓下来,“我不是故意的......公子也是......唉......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如此胡闹,出门在外总要带几个人出来,万一你真出什么事可怎么办?以后不许这么大意......”

  “你......是在关心我?”岳清灵惊喜地凑近他,看到陆冥平淡的表情里,终于有了一丝慌乱,“哈哈哈......可真是不容易,你还知道关心别人......”

  陆冥轻声道:“在我这里,你从来不是别人......”

  “啊?”岳清灵没有听清楚,正要上前去问,这时,看到陆冥身后,不远处,从荷塘方向,走来的欧阳勰,怀里抱着已经沉睡的顼妍衣,正往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