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3章:隔墙花影公子怀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隔墙花影公子怀抱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3章:隔墙花影公子怀抱

  欧阳勰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将已经睡着的顼妍衣抱上马车。

  “她怎么了?她这是怎么了?”岳清灵急忙上前查看,质问欧阳勰。

  欧阳勰声音冷淡,“你还知道担心,既如此,就不该轻易带人出来,还这副样子......”

  “你!”岳清灵一时语塞,她理亏地低下头,脸色愤懑不平。

  欧阳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神情有一些心疼地看着岳清灵的陆冥,使了一个眼色,告诉她吧,就她那性子,指不定以后还要弄出什么来......

  陆冥仿佛忍了好久,看到主子应允,立刻将岳清灵拉到一旁。

  欧阳勰看着此刻已经熟睡的人,叹了口气,想起上次喝她同饮桃花醉,不过是不久之前,而今......早已开出另一番光景。

  突然,肩膀微痛,他按照骆寻之前找到的法子,利用内力催压体内的蛊毒,果然抑制住了些许痛意,细密的汗珠渗出额头,让他有一丝不耐,他强忍余痛,缓缓地睁开眼,将头倚靠在车上,看着顼妍衣的睡容,陷入沉思......

  不多时,车身微动,陆冥拉着岳清灵的手上了马车,她进来后,看到欧阳勰,脸上有一丝不自然,闷声道:“我已经都知道了,可是,因为这些还没有到来,或者可能也不一定真的发生的事情,你就轻易放手,如果妍衣知道,她也一定不会答应你这么做的!”

  欧阳勰抬眼,面目微冷,说道:“我之所以将事情告诉你,就是想让你日后拉住她,让她不要再有任何无谓的举动......虽然她可能会伤心,但是时间可以疗愈一切,总比最后......”

  “这天大地大,什么人什么事没有?你又怎知你身上的蛊毒不会被解除?何况哪里真的会那么严重?”岳清灵现在知道欧阳勰所做的一切都有苦衷,今晚也看到他对妍衣的紧张,一对有情人,怎么可以轻易就那么被拆散?所以不死心地问他。

  陆冥拉住她,打断道:“这个蛊毒,昨晚公子发作时误伤了一个下人,现在公子身边除了跟了他很久的人,其余的都不许近他身了。”

  岳清灵一听,惊讶道:“你说什么?现在就......”

  陆冥点了点头,“若非万不得已,公子也不会如此割舍,虽然现在已经稍微扼制些许,但是,如果是你,你会拿来冒险吗?”

  岳清灵道:“不是说会伤及你最爱的另一半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不甚清楚,总之,我现在不能再行差就错一步......你如果是她最好的姐妹,就要管好你的嘴,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岳清灵叹息一声,一脸痛惜地看了看浑然不觉早已安然入睡的顼妍衣,点了点头。

  马车到了顼府门前不远处停下来,陆冥扶着顼妍衣和岳清灵两人,正要下车。

  欧阳勰略显疲惫的声音响起,“以后,她就交给你了......”

  岳清灵微微点头,离开了。

  顼妍衣是被痛醒的,刚睁开眼,突然头痛欲裂,她皱紧眉头,看到蜜儿和落儿急切地跑过来,扶自己坐起,她一低头,看到自己的脚很肿,牵扯到腿上也火辣辣地疼。

  “我这是怎么了?”

  蜜儿道:“小姐昨天喝了很多酒,岳姑娘和陆冥带小姐回来的时候,小姐已经睡着了,岳姑娘守在床边一夜,此刻正在隔壁客房里休息。”

  落儿走到床边端来了醒神汤,顼妍衣仔细回想,记得昨天在玉府喝了很多杯,很烈的女儿红......还有那个扬长而去的冰冷背影......

  “你终于醒了,现在都已经日上三竿,这一个晚上可给伯母折腾够呛,你呀你,这脚估计要养上一些日子了......”

  “这脚是怎么弄的?怎么我一点也没有印象?还这么严重?”顼妍衣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的脚,现在已经被包扎的严严实实.....

  “你还说,喝了那么多的酒,还偏偏要跳舞啊......我拉都拉不住,一不留神就这个样子了,你呀,真是不让人省心。”

  顼妍衣有些头疼,皱着眉,“昨晚就你和我,怎么之后还有陆冥送我回来?”

  岳清灵上前点了点她的额头,这都这个状态,还敏锐地捕捉到这个细节,她暗自抽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镇定自若道,“那是我的事,我叫他来,他怎么敢不来呢?”

  “哦?哦!是这样子啊,这陆冥算是栽到你的手里了,真是可怜见的......”顼妍衣打趣道,见岳清灵反应过来,马上向她扑过来,她痛呼一声,岳清灵立刻紧张地看向她的脚,安静下来,一脸愤愤的神情里,多了一分娇羞来,看着顼妍衣,

  “哼,看来这黎府的酒竟然有醒神的妙用,竟让你这一夜之间,想通很多事情来,整个人倒是有了生气,不错,不错,以后咱们就多去看看陌儿......”

  “你是不想来陪我,想要多去找某个人,才来找的借口吧......唉,真是女大不中留......”顼妍衣喟叹道,一双眼灵动有神,看向岳清灵。

  下人通传,天丽公主来访,前面顼承煌已经盛情接待,这会儿已经聊了一会,天丽要单独来见顼妍衣,顼承煌派人指引。

  上官天丽进来,看到顼妍衣脚上的伤,心疼道:“妍衣姐姐,怎么我本想着前几天就要来看你,却听说厥越派来使臣,要和咱们北溟商量着和亲,听说没有成亲的贵族公子都入选在列呢,我便留在一旁看着,妍衣姐姐,我知道前不久你和欧阳那个浑人的事情,都是他有眼无珠,你不要生气,你瞧瞧你,为了男人就这样伤害自己,你说你......”

  “天丽,你来我这里就是来给我说教的吗?”顼妍衣无奈摇头。

  “我是来关心你的,你可知道我今天出宫之前听到了一个神秘消息?”天丽一脸的神秘。

  顼妍衣疑惑,看着她,等待她回答,却被她天真无邪的表情逗笑。

  “那你说说看,你听到了什么?”

  天丽声音软萌娇憨,“可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