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5章:情窦初开两情相悦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5章:情窦初开两情相悦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5章:情窦初开两情相悦

  上官天丽抱住顼妍衣的肩膀,又无比痛惜地看了一眼她肿的老高的脚踝,道:“妍衣姐姐,只叹你现在受了伤,这怎么看都要静养上十多天,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从中斡旋,帮你好生留意一下,哼,到时候让欧阳后悔去吧!放着这么好的妍衣姐姐不要,成天与那个玉红莲厮混一处,真是一个花心浪子,哪里配得上你!我刚才过来,还看到他带着那个女人游湖,唉,真是想不到,亏她还是你从小玩到大的姐妹,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情之一事,向来说不清楚,我昨晚喝了很多烈酒,导致现在还头痛欲裂,可是见到你们这么多人还在我身边,我就该心满意足,何况对方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别人无权干涉,更无权非议,天丽,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以后,也切勿因为我再去做什么,以免让人对你也引起误会......”

  上官天丽道:“误会什么?我才不怕,谁要再敢说,我就撕烂他们的嘴,妍衣姐姐,你放心,你人这么好,长得又这么美,你一定会嫁给一个全天下最出色的好男儿,眼里心里也只有你,不会再让你受伤,永远呵护着你!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哼,让欧阳那家伙后悔去吧!”

  顼妍衣无奈一笑,柔柔地说道:“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岳清灵一听,坐到顼妍衣身边,看着她,道:“妍衣,怎么过了一个晚上,你好像变了呢?”

  “不能让你们跟着我难过,尤其我的父亲母亲,他们最近为了我似乎苍老了很多,我总不能再如此沉迷下去,对不对?还有你们以后也无需在我面前小心翼翼,我又没有怎么样?”

  “对对对,太好了,妍衣姐姐,你的时儿,就包在我身上,嘿嘿,对了你可知时下最热门的人选是谁?”

  众人纷纷看向上官天丽,让天丽很是受用,急忙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清了清嗓子,才再开口道:“除了朝廷里那些你们都听到过名字的一些臣子家的公子被选以外,还有那个不久前家里出了一些事的佟太傅的次子,佟子宁也入了选,还有参将罗风的独子罗轩,唉,还有那个欧阳......当然我除了太子我皇兄,其他的还有四皇兄,八皇兄,都参选了呢......而且我听说还是我父皇钦点的名单......”

  顼妍衣淡淡地“哦”了一声,岳清灵一旁笑道:“公主,这些人固然都是人中龙凤,可是要说你要努力从这些人里偏要拉出一个来配妍衣,倒是都有一些......”

  “你且等着,总有一些出类拔萃的,咱们啊就走着瞧,妍衣姐姐,只要那个人能给咱们幸福,其他的还有什么胡思乱想的,我虽然不懂,情是何物,但是我觉得那个人只要真的很疼你,就好呀......”

  难得见天丽如此热情,顼妍衣也不忍让她失落,便应声点头,随她去便是了。

  过了两天,顼妍衣的脚有些消肿,只是仍然不能出远门,好在连续几天都是天气晴好,她坐在槐树下,悠然看着书,倒是很是自在安然。

  小虎依旧从树上跳下,落雨阁的所有人早已习以为常。

  小虎带来很多新鲜水果,带给顼妍衣。

  “妍衣姐姐,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本来前两天就要过来的,唉,这几天被罚写《诗经》,这几天手都酸了......今天才完成,唉。”

  顼妍衣笑道:“哦?那你都写了《诗经》,可记得里面的诗句?”

  小虎看到落儿走过来,眼神亮了一下,他立刻用他认为最好看最飒爽英姿的姿势落在落儿身前,吓得落儿险些摔倒。

  他慢慢俯身靠近落儿,落儿愣了愣,脸色微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顼妍衣赞叹道:“不错,不错,倒是记住不少呢!真是大有长进呢!”

  落儿听到后耳根子都红了,低着头,一双手紧张交握,小虎却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冲着本已经要钻进地下的落儿,又眨了眨眼。

  连一旁的蜜儿,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小虎一双眼微微眯起,学着公子的表情,一脸春意的看着眼前头都要低到尘埃里的小人儿,倒是学出了那人的一些精髓来。

  顼妍衣听到他念出这句来,忍不住转头去看小虎,正好见到他的表情,有一些怔愣,神色微暗,却也笑了出来,“小虎长大了,我的落儿也是呢......”

  小虎将落儿扶起,落儿立刻挣脱了去,跑到顼妍衣身后,转头不再看他。

  小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也低头笑了出来。

  真是好啊,正是好时候,情窦初开,两情相悦,就这样一直美好下去吧......

  落儿见顼妍衣笑出了声,还有蜜儿也是,她脸红着跑开了,小虎急忙喊道:“喂,你跑什么?你等等我,我有个东西要给你!喂!”

  落儿哪里是跑的过会轻功的小虎,三两步她就被追上,落儿左右看了看,刚想要用一双手捂住整张脸,却被小虎用力拉住一只手,笑意满满地看着自己,眼睛亮亮的。

  “给你!”小虎刚刚有些着急,现在好像有点反应过来了,但是却也已经晚了,他硬着头发将手里的一只玉镯套在落儿的手腕上。

  难得小虎居然也脸红了起来,顼妍衣不忍打扰,对着蜜儿打了眼色,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制止了几人将要出声的笑。

  她小声地让蜜儿扶自己回房,两个人不时地回头,顼妍衣微微地抿唇看向那两个人,笑意深深,心底却怅然所失......

  落儿见四周无人,脸上神色微缓,却仍然热的发烫,不敢看面前正灼灼看着自己的人。

  她的一双手被禁锢在小虎的手里,大手拉着小手,小虎低声道:“这是我娘给我留下的,我从老家出来之前,她给我的,我娘说这是我们家里祖传传下来的,传给我未来的......婆娘的......你看你戴着真好看,你喜欢不?”

  大概是有些紧张,说的话有些语无伦次,小虎的手里已经冒汗,他看着呆愣不动的落儿,挠了挠头,“你喜欢不?”

  落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小虎,听到他问的这句话,点头如捣蒜一般,小虎笑得见牙不见眼,“那......便这么定了,你好好戴着......嘿嘿嘿......”小虎也紧张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落儿一直傻笑......

  “你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落儿摇头,懵懂地看着小虎。

  小虎道:“我娘说,男儿志在四方,要想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就要保家卫国,如果有机会能去战场护卫国家,那才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我一直都想像陆冥那小子,还有骆寻,朱云他们一样,他们都去过战场,只有我还没有去过,公子总说我还小,但是我觉得我也可以为国效力的,我肯定也不比他们差,你说对不对?”

  落儿柔声道:“嗯,我相信你,你是......是落儿心中的大英雄......”

  突然,落儿眼前一黑,看到小虎的脸凑近自己,吓得她想要往后躲,被小虎拉住,直直看向自己,笑道:“你说什么?我是你的大英雄?嘿嘿嘿......”

  落儿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点头,更不敢看向小虎。

  小虎笑得爽朗夺目,勾了勾落儿的小手,“以后就让我这个大英雄,来保护你吧.......”

  突然,落儿抬起头,在小虎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快到就在一瞬之间,落儿立刻起身跑开,留下楞在原地,之前的笑意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只觉得脸上有一丝湿润的痒,那种感觉很是奇妙,这十五年来都不曾有过的,那一吻仿佛点燃了他整个人的任督二脉,他深情地看着落儿,那种懵懂又甜蜜的感觉瞬间迸发心头......

  落儿跑出不远,转身,对着一脸笑意的小虎,浅笑嫣然,

  “谢谢你!”

  说完落儿对着他扬起那只戴着玉镯的手,挥了挥手,跑开了。

  谢谢你出现在我荒芜的人生里,谢谢你给了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看到的阳光,在遇到那样灭顶的事以后,你不嫌弃我,还给了我那么多的鼓励和笑声,谢谢......谢谢你喜欢我......

  顼妍衣在房间里,看向窗外,一览无余,一切都看的真真切切,他温柔地注视着那对甜蜜的身影,真好,落儿那可怜的人生里,终于因为小虎,重新充满了希望,真的为他们感到高兴,两颗纯真无邪的心,即便相隔千里万里,即便遭遇世事无常,仍然相遇了,人生没有比这个更加不可思议,更加的圆满了吧......

  脚上的忽然传来痛意,她轻轻揉了揉脚踝,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逝,眼前闪现前些天在黎府见到欧阳勰的画面,还有天丽说的话,记忆里他冰冷的脸瞬间刺痛了她的心,这些日子,周围各种各样的声音,如巨浪潮涌一般,汹涌地冲向自己,几乎将她淹没,可是身边每个人都在努力挽救自己的样子太过鲜活,让她不得不挣扎自救,她幡然起身,心很痛,但是经过这些之后,此时此刻,似乎不似最初那样,疼痛难挡了......

  她终于可以淡然自若地变成从前的顼妍衣,让身边的人不必担心自己。

  只有她自己知道,有些伤痛幻化于无形,早已溶于自己的骨血里,不伤不灭,却再也无法愈合......

  微风乍起,吹乱了顼妍衣鬓边的碎发,还有放在桌上的一叠画纸,

  一些曾经过往她亲手画下的画,随风散落在她的脚边,她低下头,看到每一幅都是充满和谐欢乐的记忆,每一张都有那个人的影子,突然,她看到在那些画中间,夹着一张比较小的白纸,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女子,正躺在榻上,眉目微蹙,似乎睡得极为不安稳,旁边是一排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