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6章:佳节偶遇风流情敌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佳节偶遇风流情敌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6章:佳节偶遇风流情敌

  一些曾经过往她亲手画下的画,随风散落在她的脚边,她低下头,看到每一幅都是充满和谐欢乐的记忆,每一张都有那个人的影子,突然,她看到在那些画中间,夹着一张比较小的白纸,上面画着的是一个女子,正躺在榻上,眉目微蹙,似乎睡得极为不安稳,旁边是一排小字,洋洋洒洒地写着,再也不让你蹙眉,再也不会让你不安......

  那画上女子穿的衣服,她仔细回想,正是当初为黎陌褪去身上毒液,终于在连续折腾了三天后,安稳地睡下......她还记得那天醒来,这个桌上点着安神香,他守在这里一天一夜,大概这幅画就是在那个时候画下来的......

  顼妍衣捡起那副画,心中一痛,手在那排小字上面,来回摩挲......

  一年一度的百花节,是北溟女子最欢喜的节日,这一天,也是北溟夏末秋初的分界线,这一天,全城的女子都会手拿鲜花去同心湖里,对着花和眼前的湖水许下心里的愿望,花神在这一天会一一聆听,然后实现每个人的心愿。

  顼妍衣的脚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走起路来,还是有些轻微的不便。

  岳清灵一大早就跑来邀她同往,蜜儿和落儿也早早的做好准备。

  今天的长街上,不同以往,美女如云,如此佳节,自然也吸引了很多翩翩公子,摇着折扇,看似漫不经心,眼神却飘忽不定。

  每个女子今日都盛装打扮,手里拿着自己素来喜欢的花,一脸的娇羞。

  顼妍衣等人坐在马车里,沿途掀开车帘,看向外面的美人美景,四处花香四溢,心情也舒畅起来。

  不过在同心湖附近,马车不得不停下,今天人太多,这里是不让进车马的,顼妍衣戴上帽纱,在蜜儿和落儿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突然一下子身在人群中,让顼妍衣心中有一丝紧张,好在今天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心事,也无人留意到她。

  落儿手里拿着的是百合花,蜜儿手里拿着的是风信子,岳清灵手里拿着茉莉,只有顼妍衣两手空空。

  再次来到同心湖边,顼妍衣看着不久前自己曾经满目绝望站过的地方,心中有一些恍然,此刻,那里站满了人,那些女孩一个个带着含蓄的表情,相互寒暄,有的闭上眼,一脸虔诚地许愿,整个画面看起来说不出的唯美温暖。

  岳清灵爽朗笑道:“这会子,人太多,你看这边的人一会估计也就散了,咱们等她们都走了,再过去。”

  “挺难得的日子,在这里坐一坐也蛮好的......”每个人都洋溢着希望的笑脸,感觉整个人也感染了那份快乐,顼妍衣站在那里,看往来的人群,难得的轻松。

  这时,远处传来几声惊呼声,她顺着声音望去,看到玉红莲婀娜生姿地走来,一身的红衣,妖冶妩媚,手中拿着一株蔷薇,却辉映的人比花娇。

  这个时间,玉红莲也算是官家最大族的小姐了,她姗姗来迟,此刻人也已陆续散去,玉红莲看到顼妍衣和岳清灵,走了过来。

  “别来无恙啊二位。”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地喝顼妍衣打起招呼。

  岳清灵冷着一张脸,淡淡道:“你还好意思来见我们?以前是我错看你了。”

  玉红莲也不恼,瞥见顼妍衣,笑道:“妹妹,许久不见,整个人倒是愈发动人了,你看看旁边那些人一直看你,想来都是一睹妹妹的绝美风姿呢。”本来顼妍衣几人一直低调,没有人注意,但是玉红莲太过招摇惹眼,从她走来之后,附近的人也忍不住看着她,终于有些人也注意到了顼妍衣,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妹妹,怎么不说话呢?今儿个可是百花节,妹妹怎么两手空空,往年,妹妹总是出其不意,多年来都是会在水里采现成的荷花来,十分的别出心裁,今天,我倒是还蛮期待妹妹是否如往日一样,与众不同,那般惹人怜爱......”

  岳清灵护在顼妍衣身前,瞄了一眼玉红莲手里的话,道:“我们放什么花,与你无关,倒是你,从前放的是纯白无暇的百合,如今倒是转了性,换成了其他的,也不知那曾经聆听你无数心事的百合,如今作何感想,繁华匆匆,也不知道最后是否能遂了你的愿,所以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别到时候,人残花谢,才真正地落了个两手空空......”随后转身,对顼妍衣柔声道,“妍衣,咱们走,看来这儿的风水不好,咱们还是去那边。”

  她拉着顼妍衣就要离开,玉红莲娇羞一笑,看向前方,声音软糯,“欧阳,你来了......”

  顼妍衣楞在原地,岳清灵抬头,看到欧阳勰正向这边走来,身后跟着陆冥,看到她们,他的身子一滞。

  顼妍衣始终没有回头,向前走去。

  “你真是细心,知道我喜欢蔷薇,还带来这么多种,真是有心了......”

  欧阳勰的声音也是无比温柔,“你比这蔷薇可要好看的多,无论多少,都衬托不了你现在的美丽,赏花赏你,今天才最应景。”

  “妍衣妹妹,就在前面,欧阳不去打个招呼吗?”

  顼妍衣的背影坚定,却也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之后没有听到那人是怎么回答的,倒是突然听到沿途走来不少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向自己,交头接耳,有的声音较大,

  “你快看,这不就是被欧阳公子悔婚的曾经自称京都第一美人的顼家二小姐吗?”

  “看起来的确是位大美人呢!”

  “这再美有什么用,现在整个京都谁不知道她被人退婚的事情?只怕以后没有人敢娶她了吧。”

  “你快看,那边不是欧阳公子吗,旁边的可是尚书玉府千金,想不到欧阳公子竟然这么快就抱得新人,唉,果然,男人都十足的花心风流......”

  蜜儿瞪向那些人,一脸的愤愤不平,岳清灵紧紧地拉着顼妍衣的手,匆匆离开。

  突然,顼妍衣脚下一空,摔倒在地,脚上剧痛袭来,昨夜下过一场雨,此时地上潮湿一片,顼妍衣的衣裙一下子沾染了污泥,袖子里的一个东西也随着她摔倒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脆响,是一个七彩的琉璃球,那球随着冲力滚向湖边。

  顼妍衣急忙跑过去,不顾脚上的痛,却眼见着琉璃球即将翻滚入水,就在这时,一个人身姿矫健地踏浪而来,正好将刚刚沾水的琉璃珠带出水面,又翻身几个起落站到岸边。

  周围传来女子的惊呼声,他站定后,一身的墨绿衣衫,高贵俊雅,却隐约透着一股桀骜不逊,两道浓密的剑眉之下,烟波流转,看的四周女子脸红心跳,纷纷看他。

  顼妍衣的帽纱老早就已经掉落,现在被落儿捡起,她的头发有些凌乱,一双水眸清淡却隐含着受伤的痕迹,她紧张地看到那颗琉璃珠被人捡起,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人走到顼妍衣身前,眼里闪过一丝惊艳,一开口,却是不太流利的汉话,“都说北溟女子娇美,今天恰逢北溟百花佳节,却不想一下就让我遇到如此美人,看来父罕并没有骗我。”

  顼妍衣抬起头,伸出手,柔声道:“多谢公子为我拾得琉璃球......”

  那人蹲下身,在近处看清了顼妍衣的脸,竟然有一刻的恍惚,刚把手伸出去,又收了回来,“哦?那不知道姑娘要怎么感谢我呢?”

  “我......”顼妍衣愣了愣,才注意到眼前的人,长相妖冶魅惑,那五官竟然比女子还要好看,听他的口音并不是北溟人,长相也有淡淡的异域之感。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穆尔丹王子,想不到也对百花节有兴趣。”欧阳勰清冷的声音传来,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又停下。

  玉红莲的脸色有丝诧异,在后面小步跟来,揽过欧阳勰的手,“欧阳,你等等人家啦。”

  欧阳勰笑道:“好,你昨儿个不还问最近北溟来的贵客有谁吗?正好,眼前这位就是厥越的穆尔丹王子,焰赤可汗的大皇子,还不快去见过王子?”

  玉红莲一听,急忙上前福身揖礼,“红莲不知王子大驾,这厢有礼了。”

  玉红莲的脸色有丝诧异,在后面小步跟来,揽过欧阳勰的手,“欧阳,你等等人家啦。”

  欧阳勰笑道:“好,你昨儿个不还问最近北溟来的贵客有谁吗?正好,眼前这位就是厥越的穆尔丹王子,焰赤可汗的大皇子,还不快去见过王子?”

  玉红莲一听,急忙上前福身揖礼,“红莲不知王子大驾,这厢有礼了。”

  穆尔丹见是欧阳勰,笑道:“幸会,我知道你,欧阳公子,父罕多次提起你,对你赞誉有加,有机会我定要领教一二。”说完低头继续看向顼妍衣,忽然伸出手,想要扶她起来。

  岳清灵急忙蹲下,揽过顼妍衣的手臂,有些费力地将顼妍衣扶起,

  “姑娘的这颗珠子很是特别,果然如同主人一样美丽别致。”

  顼妍衣费力起身,轻笑道:“原来是厥越的王子殿下,不知道您想要什么,才能让小女子圆满地聊表谢意。”

  穆尔丹笑道:“不知道我是否有幸可以与姑娘一同度过这个百花佳节,来领略北溟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顼妍衣微愣,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的泥污,再加上身后的两个人,她略微有些局促,

  “我.......我这个样.......”

  “如此贵客,岂能这般怠慢,不若殿下与我们一同前往,携轻舟去湖上浅游一番,也领略一下我北溟的风雅景致,不知道殿下意下如何?”欧阳勰一脸清和地走到穆尔丹面前,一双手遥遥指向湖面一搜龙舟,言辞恳切,却又隐隐有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穆尔丹一双眼睛梭巡着眼前众人,感到一丝莫名的气氛,隐含着什么,有趣,好像有点意思,尤其看到欧阳勰迈步走到那个一身污泥却容姿清丽的女子身前,明显感到她身子一僵,却又不自觉温顺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