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7章:这个男人不好惹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7章:这个男人不好惹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7章:这个男人不好惹

  穆尔丹笑道:“那便客随主便,叨扰欧阳公子了。”

  玉红莲脸上闪过一丝不悦,有些疑惑地看着欧阳勰,看到他始终没有看顼妍衣一眼,却在穆尔丹和她说话的时候,他半路站出来,不知道是在为对方解围,还是只是碍于对方的身份才有此提议?

  即便心中存疑,她仍然吩咐下人尽快去船上做好准备。

  顼妍衣见此,对穆尔丹福了福身,笑道:“那小女子便不打扰诸位的雅兴,告辞。”说着就要离开。

  穆尔丹伸出手,一下拉住她的手腕,笑道:“姑娘说过要感谢我的,那便一同前往吧。”

  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衣裙,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立刻有人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件玄色斗篷。

  他上前为她披上,感到对方有些抗拒,俯身贴近她的耳边,低声道:“你身上不光有脚伤,我怎么好像还看到我们厥越的一种毒?在你体内似乎已经很久了,难道你竟然不知道?”

  “你说什么?”

  “你体内有一种蛊虫,你是否时常会有心悸或者突然想要晕倒的症状?有人将蛊虫放到你的体内,他会以此一点一点催动你的意识,长此以往,你将魂神离位。”

  顼妍衣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捕捉他话中的真假,但是,有一点却如他所说,自己近来的确时常险些晕倒,她以为是最近发生太多事,导致身子虚弱,但是眼前这个男人,让她没来由的不舒服,也说不清楚,因此她并不完全相信,她轻声回道:“哦?有劳殿下费心,不过小女子此刻的确有些不适,无论是脚上的伤还是整体形象,恐怕都不适合陪殿下游湖了.......我还是......”

  “二位有什么话,那便上船再说吧,在这里反倒影响其他人放花许愿......”欧阳勰冷冷的声音传来,顼妍衣猛然想起此刻与那个穆尔丹靠的很近,刚又耳语了许久,她一下推开对方,却见对方笑得开怀畅快,兀自起身,为她系上斗篷,大笑道:“这样就好了。”

  说完便跟着一旁小厮的指引,往湖上的龙舟走去。

  欧阳勰冷着脸,拉过玉红莲的手,也紧随其后,同时,不经意地对陆冥说道:“看好闲杂人等,别冒犯了贵客,影响两国往来。”

  顼妍衣站在原地,怔愣地看着欧阳勰头也不回的背影。

  陆冥留下对着她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听着他说这莫名其妙的话,摇了摇头,心中无奈,明明是醋了,还非要拿出这么别扭的理由,真是......

  而一向护着姐妹的岳清灵,即便知道对方心中的无奈,却也还是在听到他说那句“闲杂人等”时,紧张地看向顼妍衣,心疼不已,便走到陆冥身前,狠狠地掐了一下他,就向前走去,心中稍微解了气。

  留下陆冥一人,替主子背了锅,无语凝噎。

  船上,与在岸边看到的有些不同,登上船竟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船身隔有上下两层,登到上层,犹如一个巨大的凉亭,不同的是置于水上,坐在上面,登高望远,别有一番意趣,而下一层,则是错落着大厅和软卧,供人赏阅歌舞宴会和休息,而此前,这里更是被玉红莲精心的装扮一番,为得就是在今天与欧阳勰两人单独享用,却不想,此刻一下子便来了这么多人,其中有一个人,更是十分碍眼。

  刚刚上船之前,顼妍衣吩咐蜜儿带落儿回府,她现在对水和一下子出现这么多人,仍然会不适应,有岳清灵在身边,蜜儿便放下心,就带着落儿离开了。

  玉红莲吩咐船上的丫鬟们一个一个上前引客人登船,顼妍衣身前就有一个丫鬟指引。

  这个船的设计有些特别,船门入口很窄,只可通过一人,进门时,岳清灵只得松开顼妍衣的手,她跟在她身后,顼妍衣走的很慢,进大厅时,玉红莲在前面不经意对前面丫鬟使了一个眼色,那丫鬟本来走在前面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顼妍衣只有一只脚使力,前面的人猝不及防停下,她重力不稳,险些跌倒,那丫鬟也不过是一停一动之间,急忙回头,正要上前去搀扶顼妍衣,眼前闪过一抹墨绿,先于她扶住了顼妍衣,顼妍衣惊魂未定,急忙道谢,一抬头,看到穆尔丹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

  顼妍衣站定,立刻抽回自己的手,低声道:“多谢殿下。”

  穆尔丹想起刚才不经意正好看到玉红莲暗示丫鬟的眼神,再看看顼妍衣,还有走在前面置若罔闻的欧阳勰,看来今天出来这一遭,倒是值得了。

  此刻每个人的桌前是一早就备好的丰厚酒菜和蔬果,与此同时,船身微动,乐声缓缓响起,从外面款款走来几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美酒,美人,音乐,还有船外,一览无余的景色,此刻水中漂着万朵各种各样的花朵,从岸上漂来,每一朵都承载一个心愿,此情此景,果真是美不胜收,又与众不同。

  穆尔丹笑道:“北溟果然是风雅之国,这个节日真是名不虚传。”

  欧阳勰抬起手里的酒杯,道:“听说殿下是前天才到的北溟,这一路想来一定很是辛苦。”

  “确切的说是在几天前就已经到了,这一路被北溟的美景所吸引,便四处赏玩了一番,而且还发现了一些趣事。”

  玉红莲轻笑道:“哦?那不妨说来听听?”

  穆尔丹道:“前几天,我偶然路过一处荷塘,见那里的荷花开的很美,便逗留了一会儿,在那里看到围着不少人,正议论纷纷,好奇催促,便过去看,居然是两个高大威猛的男人,躺在地上,身子底下.流着一滩血,旁边的人议论纷纷,说这两个人平日里一直做着偷鸡摸狗的龌龊事,附近人都认得,而且他们素来好色,已经祸害了不少清白女子,没想到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遭遇了什么,是不是老天终于开了眼,竟然断了他们的......恐怕以后再也不能去沾花惹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