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39章:秋露行霜一言难尽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章:秋露行霜一言难尽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39章:秋露行霜一言难尽

  此刻,她正游湖,坐在船里,踏浪前行,那些承载他人心愿的百花此刻正在自己身下,而曾经说陪她的那个人,也的确同在此处,只是......

  欧阳勰含着笑,喂身旁的玉红莲一颗葡萄,也不知道玉红莲在他耳边又说了什么,他听到后,满怀春情,那笑脸此刻就算自己没有去看,只是眼尾淡淡扫过,却仍然扎眼的很。

  穆尓丹笑道:“我沿途领略了不少贵国的风土人情,觉得很是对我味,而且,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我这一路走来,可是看到不少北溟美人,试问哪个男儿会忍心那些美人凋敝零落?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在现场没有看到被害者的身影,却被我在那附近捡到了一物,确实是女子之物。”

  话音刚落,欧阳勰的眉目微挑,冷若冰峰,看向穆尔丹。

  玉红莲好奇地问道:“哦?那不知道殿下捡到了什么?不如拿出来让大家看上一看?或许还能对这个案子有所帮助呢。”

  穆尓丹故作神秘,眼睛环顾四周,在顼姸衣头上的一只簪子上着重地停了停,随即看向欧阳勰,笑道:“这个嘛……”

  “那件案子听说已经结清,并没有什么受害人,而那两个人也已经为往日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我们北溟有一句话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如今,恶人已有恶报,便交给该管的人去管……如今我受皇上委托,迎接厥越贵客穆尓丹殿下,更希望殿下能够玩的开心,其他的怎敢劳烦殿下伤脑筋,如此路见不平的热心,如此的一点小事都要惊动殿下的指导才能做好,倒是显得我北溟人无能了……”

  他这样说,穆尓丹确实不能再说什么了,他拿起酒杯,主动敬了欧阳勰,脸上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玉红莲一头雾水,察觉二人的对话有一丝不同寻常,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只是觉得身边的男人周身气息泛着无尽的冷意,让她不禁打了颤……

  欧阳勰在饮了对方的敬酒以后,眉目稍微有些缓和,他轻轻放下酒杯,笑道:“听闻殿下的母亲是我们北溟人?”

  穆尓丹笑道:“正是。”

  “此次来北溟也要选汉人,看来穆尔丹殿下与我们北溟倒是有着深厚的缘分呢。”

  穆尔丹眼角瞥向顼妍衣的眼睛,看到她一直低着头,形容乖顺沉默的样子,淡淡地笑了笑,“看来的确如此。”

  玉红莲娇笑道:“既如此有缘,那么不知道穆尔丹心中喜欢的女子是什么样子的?殿下如此优秀,想来将来谁嫁过去一定会很幸福。”

  穆尔丹笑道:“这个倒是一直没有特定的想法,不过这一次,我倒是有了一属意的方向......”这次眼睛大辣辣地看向对面的顼妍衣,丝毫没有任何顾忌。

  与此同时,他感觉有一道带着一股杀气的目光,直直地落在自己的身上,却在他抬头看去时,消失地无影无踪......

  厅堂中央下一首乐音再次响起,那些婀娜身姿的女子,此刻换上了更加娇媚魅人的舞蹈,在场的人看的津津有味,欧阳勰眉目含情地看了一眼玉红莲,玉红莲当即默契地回笑,轻轻拍了拍手,只见那舞池里的几人同时袅娜踱步到穆尔丹的身前,其中一人竟然大胆地用手攀附到穆尔丹的脖子上,不过片刻便松开了手,然后一双凤眼勾人地看着他,而穆尔丹看似很是受用,他本来长得就妖艳俊美,此刻含着嘴角上扬,竟然让周身的那些人都黯然失色......

  岳清灵在一旁看的很是入迷,不自觉地念叨一句:“妍衣,你快看,原来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美的男人,竟然比女人还要美,啧啧啧,只怕这样的他娶到多貌美的女子恐怕都比不过自己的夫君......”

  突然,正要拿起手里的杯子,正要送到嘴边,空中落下一粒葡萄,非常精准地落在了眼前的杯子里,溅起水花,又十分精准地落在自己的脸上。

  她愤恨地抬头,看是哪个不要命地敢如此捉弄她,却正落入一双幽深却又充满警告意味的眸子里,那眼神似乎在对自己说,看别的男人还看的这么婉转生动,怎么不见你看我也露出过这个眼神,那就好好洗一洗......

  ......

  岳清灵理亏地吐了吐舌,见陆冥还是不依不饶地瞪着自己,她扁了扁嘴,乖乖地低下头,轻轻地嘟囔了一句,“真是没想到,吃个醋也随了他家主子......”虽然陆冥第一次用这么凶的眼神看自己,可是她的心底却忽然涌起一丝甜蜜。

  穆尔丹似乎并没有拒绝这一番美意,十分公平地将自己无限的温柔目光逐一分给了那些跳舞的女子,直看的那些人脸红心跳,一舞结束,穆尔丹大声笑道:“多谢欧阳公子如此有心的招待,果然,都说北溟的女子温柔妩媚,与我厥越的热情爽朗不同,更加柔情似水......好,果然很好啊,哈哈哈......”

  欧阳勰笑道:“既然穆尔丹殿下如此青睐她们,也是她们几人的福分,那么就将这些美人全都送予殿下,你们听到没有?以后可要好生伺候殿下,切不可怠慢!”

  那六名美人一听,齐齐跪下,“是!”随后翩翩来到穆尔丹的周围,端茶倒酒,递送瓜果,很是殷勤,柔情似水......

  穆尔丹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决定,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尘埃落定,他微微一笑,受了这份美意,“那边恭敬不如从命了。”

  船上美景美不胜收,不过,顼妍衣在船上已久,脚上突然传来钝痛,身子的疲乏也接踵而来,有点让她吃不消。

  岳清灵第一个看到她的脸色骤然变白,有些担心,“已经出来许久,妍衣身子有些不舒服,不如,先回去吧。”

  玉红莲笑道:“妹妹不舒服,那就先去客房休息片刻,我让下人准备一些参汤来给妹妹补一补,难得今日百花佳节,又有厥越王子赏脸,岂能因小失大,怠慢了贵客?”

  顼妍衣本来也没想要吱声,白着一张脸,一直在旁边不说话,她正要开口安抚岳清灵自己无事,却听一道冷冷的声音传来,

  “红莲说的对,如此佳节岂能因小失大,怠慢了贵客,来人,将顼姑娘送到客房,好生休息,至于参汤之类的,就免了吧,我看她一直在喝桌上的东西,那就将她桌上的那壶喝的一并送到客房里。”

  说完,就有下人行动起来,顼妍衣跟着那些人离开大厅,岳清灵急忙扶着她,整个过程之快,连穆尔丹方才想要说话,都没有来得及,他被身边美人的热情瞬间淹没在里面。

  在客房里,躺了一会儿,又喝了一些茶,刚刚的不适稍微有些舒缓,岳清灵心疼地看着她,裙摆上散布着污泥,一张脸有些惨白,此刻如一朵凋零的花,却又平添一丝柔美,连她一个女子看了都不由心生怜惜。

  “你再忍一忍,一会儿,我就带你回府,你先好好睡一会儿......”

  顼妍衣淡淡道:“最近自己真是没用,一身的病弱,倒是给你们添麻烦了,你放心,我回去就好好地养病,绝不给你添麻烦,不过你帮我对陆冥说声谢谢,今儿个我看所有人的桌上都是酒,好像只有我的桌上放着清凉可口的茶水,还是我平日在府里经常喝的,他倒是有心了......”

  岳清灵微微一笑,心中应道,陆冥那小子恐怕也就在我这里才稍稍开点窍,而且......她随手抹了一把脸,而且还是如此笨拙的方式,让她不敢苟同,他还会细心到你喜欢喝什么?简直荒谬,能记下你的喜好又能有如此贴心安排的,自然是那个现在冷你的那个欧阳,只叹她现在不能告诉她,真是两个别扭的人,在同一艘船上,各自着自己的心事。

  顼妍衣让人打了一盆清水到房里,将衣裙上的泥污洗净。

  她躺在客房的榻上,对面便是一扇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景色,天水合一,美不胜收,似乎船漂了很远,岸上人放的花枝,此刻已经看不到,此刻船身似乎不像之前那样晃得厉害,她的身子置在软塌上,竟有一种被环抱在同心湖的错觉,眼皮渐渐打架,半眯之间朦胧安谧,而此刻门外,正站着一个人,一身玄衣,神情里泛着淡淡的忧伤,催动手掌向下,船身再次平稳。

  顼妍衣忽感安定,一双眼彻底闭上,渐渐进入梦乡,外面那人,须臾片刻,负手离开了。

  顼妍衣睁开眼睛,天色已迷蒙,岳清灵说船已靠岸,马上可以离开了。

  出去的时候,果然见欧阳勰正与穆尔丹相谈甚欢,一旁的玉红莲时不时附和几句。

  穆尔丹道:“感谢欧阳公子和玉姑娘的盛情款待,今日便先告辞。”说着就要离开。

  欧阳勰笑道:“今日,意外与殿下遇到,也没有多做准备,还是有所怠慢,改日一定再邀殿下一聚,还望殿下届时一定要赏脸光临,有一些事,我还要请教一二。”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