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0章:欲擒故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0章:欲擒故纵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0章:欲擒故纵

  到了岸上,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只有停靠着一早准备来迎接他们的马车。

  欧阳勰吩咐再去准备一辆大一点的马车,护送穆尔丹王子以及那八名女子一同回去。

  穆尔丹欣然接受,正要上马车,

  “殿下留步!”顼妍衣从后面忽然唤道。

  欧阳勰正扶着玉红莲上车的手,微微僵了一下,玉红莲回头看向他,他笑了笑,也一并上了车,淡淡道:“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这个肩膀还是没有好利索,仍然时不时地隐隐作痛......”说完揉了揉左肩。

  玉红莲放下车帘,一双手软绵绵地在放在他的左肩上,轻轻揉捏,“要不红莲让父亲再去找一些医术高明的大夫,给你好好瞧瞧,这样下去怎么办才好?”

  欧阳勰心思似乎不在,浅浅一笑,回握了一下她的手,道:“无妨,有你在一旁就挺好。”

  玉红莲听到这句话,立刻害羞起来,更加卖力地去给他按摩揉肩。

  欧阳勰道:“我听说你最近总是一个人带很少的人来游湖,是有什么心事?”

  玉红莲心中一惊,忙道:“哪个嚼舌根的奴才说的?我哪有,一直都在府里,恐怕是他们认错人了......”

  “嗯,那就好,最近北溟内部可是有些不太平,你还是小心一点......”

  欧阳勰闭上眼便不再说话了。

  他们的马车刚刚离开,穆尔丹正停下,看到顼妍衣走来,将手里的斗篷双手递过来,笑道:“多谢殿下的衣服,我现在已经整理好了衣裙,现在把它还给殿下。”

  身后立刻有人上前接起,

  “刚才听欧阳公子身边的那位玉姑娘,说起你的名字,原来你就是那个当初与我的皇妹蓝起比试骑马的那位姑娘,真是幸会幸会,没想到顼姑娘竟然如此貌美。”

  “妍衣愧不敢当,不过我倒是十分想念蓝起公主,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穆尔丹笑道:“当初加恩出事那天,父罕先行回了厥越,而她坚决要四处为隆多求医,隆多深中厥越最凶险最毒的蛊,恐怕这段治疗的路会很久,不过她会定期写信给父罕,暂时便让她在外面......”

  之前顼妍衣就知道蓝起一直没有回国,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在外面,看来隆多的病还是一筹莫展,不过没有消息大概就是好消息,最起码,人还活着,他们两个人还是在一起的,那便也很好。

  “顼姑娘,我今天一眼看出你身上中的厥越蛊毒,并非危言耸听,你......”

  一旁岳清灵听到立刻惊道:“殿下说什么?妍衣身上中了蛊毒?”

  “不错,你当初应该只是中了寻常的毒,之后应该也是及时发现,体内大部分的毒都被排出,只是,仍然留有少部分的毒,而那种蛊毒,恰好需要这一点,顼姑娘的食指上应该有一丝红线形状隐隐约约地不定时出现吧?”

  顼妍衣点点头,“的确如此。”

  岳清灵皱眉,有丝惊慌,“那这种蛊毒可有法子解除?妍衣是否有生命危险?”

  穆尔丹笑道:“两位姑娘不必担心,根据我的观察,给顼姑娘施蛊的人并没有下狠手,似乎也只是想让你尝一点苦头,你只是会时常觉得头晕目眩,当然这种蛊需要之前你的毒催发下才能进行,你的毒已经清理大半,因此这种蛊也只是变成了寻常的毒虫,偶尔扰你头痛晕厥......我可以帮你解毒,顼姑娘不必担心。”

  岳清灵忙道:“那便多谢殿下了。”

  顼妍衣却看着穆尔丹,浅浅问道:“哪里敢劳烦殿下,妍衣自会请大夫看便是了,多谢殿下一番美意。”

  顼妍衣有些不自然的站在那,一双手习惯性地抠着,拇指和食指紧紧揉搓着,她感受到对方灼灼地目光,心里有点不舒服。

  穆尔丹走近,露出妖孽的笑脸,“你是蓝起的朋友,便也是我的朋友,何况这是我厥越的蛊,你们北溟人根本解不了的,而且你也无需怕我,我来北溟正好是你的父亲亲自接应,我跟他一见如故,改日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而你不过是让我想起一个故人,所以帮你也没有其他意思,顼姑娘不必多虑。”

  岳清灵慢慢移到二人中间,却听到对方说的这番话,回头看了一眼顼妍衣。

  “天色已完,妍衣也该离开了,那便改日再见,还有,还请殿下将白日里见到的那颗琉璃珠还给妍衣,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

  穆尔丹取出琉璃珠,还给了她,对方福了福身,便离开了。

  看着顼妍衣的背影,穆尔丹若有所思,手里拿出一块一半的珍珠,与她头上的那只玉簪里嵌着的一半珍珠,看起来极为相似,也似乎可以凑成一体,那个险些被那两个男人欺负的受害者,欧阳勰身边的那个贴身护卫,更有这两个人若有若无的感觉,有趣,真是有趣......

  最重要的是,不仅仅如此,这刚来北溟,就让他发现了要找的人的蛛丝马迹,看来此行会很顺利。

  看着顼妍衣的背影,发现他们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到附近做了最后的许愿,他远远地看到两人走到湖边,岳清灵将手里的茉莉花缓缓放到湖里,双手合十,闭上眼许愿,顼妍衣手里没有花,她走到湖边,那湖边正盛开了一小片的并蒂莲,她走过去,笑得温暖和煦,轻轻靠近莲花,虔诚地吻了一下花瓣,然后也是双手合十,表情肃穆......

  两个人许完愿便携手离开了,他走到那株并蒂莲花前,夕阳西垂,微弱的光笼罩在纯白的花叶上,散发着淡淡的朦胧缥缈之感,让他有一阵的恍惚......

  这一路走来,到了这个京都,总算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一连几日,北溟各府都开始忙碌起来,一些公子哥开始为了和亲一事做准备,生怕到时候给北溟丢人,厥越的皇子也带了人来,还带了不少礼物,进献给北溟皇帝。

  不过按照以往,和亲一事,是头等大事,只要皇上钦点一人即可,这次却要经过筛选,按照上面的说辞,因为非常重视此次厥越与北溟两国的建交不可大意,而且此次又多了一个或许会有北溟的一个人嫁到厥越,虽然尚未得到明确的确认,但厥越已经派来了穆尔丹皇子,想必也已经八..九不离十。

  尤其最近穆尔丹更是时常入宫,上官齐也多次设宴款待,这个穆尔丹没有想到,竟然是熟读了北溟的书籍,懂得不少北溟的国法礼仪,而经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与上官齐的交流沟通,竟然让他的汉话飞速进步,上官齐也从中指教不少。

  顼妍衣大概身上有蛊毒,身上的伤总是恢复的慢一点,不过在过了十天后,她的脚终于还是彻底痊愈。

  而玉红莲最近时常来看欧阳勰,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陆冥一眼严肃沉痛地说,身上的伤似乎更加严重了,一连三天都不曾见任何人,不过若是玉姑娘,可以例外,这让玉红莲很是感动。

  看到正在催促内力,满头大汗的欧阳勰,她心疼坏了,

  “这长此以往下去,可怎么得了,欧阳,我之前找了一些神医和古籍,正好有你身上的这个病症,你身上的这个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

  欧阳勰一脸的惨白,睁开狭长的眸子,深邃如渊,夹带一丝笑意,看向她,嘴角勾起,“哦?那你说说看。”

  “可能......是巫蛊之术。”

  欧阳勰挑了挑眉,眼睛直直地看向她,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玉红莲看到他的表情,俊逸非凡,让她面上一红,忍不住贴身地靠了过去。

  欧阳勰顺手揽过她的腰,只是手指轻轻触碰,在玉红莲看不到的角度下,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巫蛊之术?说来听听?我左肩的伤是当初上官豪派来的毒人所伤,难不成那些毒人还有其他的问题?”

  玉红莲道:“这个红莲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欧阳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解除你身上的这个巫蛊之术的。”言辞恳切又笃定。

  “不过是肩上的皮肉伤,算不了什么,不过若是涉及巫蛊之术,确实是很麻烦,如今美人在怀都不能尽兴,真是可惜。”欧阳勰的样子看起来有些遗憾,随即松开了揽住玉红莲的手。

  玉红莲急忙拉住他的手,表情很是心疼,“我看书上说了,这种听起来说是巫蛊之术,虽然不会伤及性命,却会定期让人痛不欲生,而且我看你这最近痛的好像也越发的频繁,这样下去,你的左手恐怕也会有影响的吧。”

  “红莲真是观察仔细,竟然这等小事,都如数家珍,我身边除了陆冥知道,恐怕也就只有你会让我这么放心了......”

  “为了你,这一切也算不了什么.......”玉红莲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中开始盘算着是时候管阿士瓦要解蛊的方法了......

  依然是在湖上的船上,晚上玉红莲一人坐在船舱里,阿士瓦如约而至,不过这一次,他看起来心情不佳。

  玉红莲看他形色匆忙的样子,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阿士瓦深邃的棕色眼眸闪过一丝懊恼,“还不是穆尔丹那个杂.种,想不到焰赤竟然派人来和亲,而且还是这小子,真是冤家路窄。”

  “你是说穆尔丹王子?”

  “呸!也就你们不知道详情,还将他奉为上宾,他在厥越可从来没有如此受重视过,他的母亲是汉人,而且长相随了他的母亲,一股子阴柔,他八岁的时候就克死了自己的母亲,他母亲死的那天,他居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在我们厥越,素来重视孝道,当年这件事可是人尽皆知,人们都说他是灾星降世,他从小就不被焰赤和其他皇族人的认可,而且他性格孤僻也不与人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