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1章:蛊惑人心似真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1章:蛊惑人心似真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1章:蛊惑人心似真心

  玉红莲看了看阿士瓦的表情,笑道:“你好像不会因为这个就对他如此不满吧?”

  “哼,自然是他从小便与我不对付,他不受宠,不过他毕竟还是焰赤的儿子,对他的成长还是颇为重视,也不知道后来他从哪里学会一些旁门左道,九转回肠,我和阿利塔之前私底下做的不少事情都被他一一撞破,坏了我们不少好事,而且他素来性格寡淡,很少与人接触,大部分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没有存在感,可是那为数不多做下的事情却让人生恨,因为他过于低调,我们反倒不能拿他怎么办......半年前我父亲行踪败露,想来定然少不了他的手笔,我留在厥越的一些密探,前不久还告诉我,这个穆尔丹在这半年里,可是风光得意的很,焰赤回去以后,几乎就是他带着焰赤的老臣重新清理了内部,一下子切断了我们不少人,甚至几乎切断了我们在焰赤眼皮底下的势力,现在焰赤恐怕正在洋洋得意地巩固只属于他的厥越王朝了.....哼,厥越一下子没有了我们的立足之地,万不得已,我带人出来,如今,我前脚刚到北溟,还没有站稳,他后脚就跟上来,恐怕他这次来可不是要和北溟和亲那么简单......”

  玉红莲凝眉惊讶道:“你的意思是他明着是为和亲,实际来这里有可能是为了你?”

  “不错,虽然我们自小水火不容,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我却深知他的音弦诡诈的本性,冷血无情,只怕这次我在北溟恐会受阻......前几天,你们不是在同心湖上结伴游湖吗?我就在那附近,而我也是在那天刚刚搬到那附近,却不想突然传来厥越特有的口哨音,这种口哨音只有厥越人能听到,我当时躲在附近,知道他就在附近,在里面一直没有出来,直到很久,看来他已经察觉出来我的行踪,我今天到这里也是躲过了不少行为诡异的人和疑似跟踪我的人,我的轻功向来厉害,如今却还是险些被人追上......那种口哨音一直响着扰人心神,我缓了好几天才缓过来,这个杂.种真是让人头疼。”

  “怪不得你刚才满头大汗,满目惊慌失措的样子,看来你是打不过他咯?”

  阿士瓦此刻已经稳定心神,听到玉红莲如此说自己,岂能同意?他轻笑道:“不过是比之以往要耗费一点心神而已,毕竟他有一些别人能对付住我的东西,不过,这些日子我也是勤加练习,定不会让他讨得半分便宜去......”

  “那是你自己的事,不过我可事先和你说过,你只破坏顼承煌的地位,却不可伤及他性命,至于顼妍衣......她的蛊我看也只是让她伤痛几分,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迷了她的心智,让她癫狂,最好因此身败名裂,如今她却仍然好好的,一副更加我见犹怜的样子,更加地惹人怜爱......难不成你也对她心存怜惜?那你怎么不去......”

  “那种打草惊蛇的事,我怎么会轻易去做,再说她是顼承煌的女儿,等我扳倒了顼承煌,你们北溟不是有句俗话,树倒猢狲散,到时候,她还不是我的盘中餐?你还怕她消停了?至于她身上的蛊,当初欧阳勰的看样子可是花了不少心力为她及时拍了体内毒,体内残留的毒根本不足以做引,而且她身上似乎还有什么其他解毒的东西在?我每每回送给她的蛊,都被一点点地稀释掉了,或许她的体质异于常人也说不定......”

  玉红莲冷哼,“真是便宜了她!那说到蛊毒,欧阳他身上的情蛊,我总感觉也很不对劲,为什么我觉察不出任何你之前对我说的那般情真意切?对我的情意绵绵我根本一丝也感觉不到......虽然他的确对我有求必应,温柔缠绵,只是......”

  阿士瓦笑道:“怎么,难道美人儿你对你自己这么没有自信吗?哪个男人能受的住你这般妩媚动人的柔情?”

  玉红莲面容微敛,道:“他同别人不一样!他......从前都不会看上我一眼,满心满眼都是顼妍衣,如今我好不容易走到他身边,触手可及的位置,现在那里也只有我一个人,虽然很近,他对我也的确温柔许多,但是却是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是我想要的......”

  “有什么不同吗?男人和女人还不就是那些个事情?真是搞不懂你们女人,就这一点,你们北溟的女人还真是不如我们厥越的女人强......在厥越,女人豪爽热情,对丈夫忠贞,却也接受自己丈夫随时爱上别人,他们想的很开,不像你们这里的人,一个个矫情的要命,爱的死去活来,还要尔虞我诈,倒不如我们男人潇洒自在......”

  玉红莲道:“你懂什么?你这么想也是因为你并没有遇到你真的爱和真心爱你的人,一个人若心里装了另一个人,便再也放不下其他人了,无论男人和女人,何况爱自古以来便是自私的,不容任何人去亵渎和破坏......”

  “哈哈哈......那你现在不也是横插在欧阳勰和那个女人中间?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自己的自私找借口?不过你放心,这情蛊确确实实地种在了欧阳勰的身上......只是蛊虫总要有个潜伏期吧,而且还要因个人的体质而异,你先莫慌,最起码她这个人和心现在已经在你这边,你又怕什么呢?你方才也说爱要真心,虽然是自私的,那你可以趁此机会和他相处,美人儿你这么美,难道还怕得不到他的真心?这天下啊,无论哪里的男人,都是一样,自古便英雄难过美人关......而且我可是后面还指望用欧阳勰来帮我完成一些事呢?”

  阿士瓦此刻脸上也有一些不自然,这个情蛊却是出自他手,但是这种蛊本身就很少有人用,而且在厥越在加恩的溺爱之下,享乐惯了,巫蛊之术在厥越近些年以来,自从焰赤登位开始,便不再推崇,甚至有的已经开始禁止......而他身边唯一一个擅长巫蛊之术的下属也在上次动..乱之中丧了命......如今他也不过是懂一些皮毛,想着在北溟,对付他们自然是绰绰有余......想不到还是棋差一招。

  玉红莲听到他的话,立刻一脸警惕,“你想做什么?”

  “你不要那么紧张嘛,肯定不会是伤及他性命的事就是了.....”

  玉红莲道:“可是他现在时常手臂痛,很是受罪,我..要你想法子让他身上的伤痛减轻或者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