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3章:暗中观察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3章:暗中观察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3章:暗中观察

  “美人儿,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如果这是什么穿肠毒药,我可能现在早就已经倒下,你尽管放心拿去给他,就算我恨极了他,最起码目前我和你可是盟友,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再说,我可舍不得让美人儿伤心断肠......我可是比他怜香惜玉......”一双手在玉红莲身上上下.其.手,玉红莲急忙逃脱,一脸鄙夷地看着他。

  “还请你自重,既然你也知道咱们是盟友,就互相尊重,定期给你送一个女孩,还不够你享用的?”

  阿士瓦邪邪一笑,笑道:“她们哪有你......”

  “阿士瓦你要是再对我这样动手动脚和心里如此.....我可真的要不顾情面了!”

  阿士瓦道:“你这个女人,可真是够小气的,再说又不是没有......”

  玉红莲眉目清冷,周身瞬间如冰冻一般,一脸的狰狞看着他,大喝道:“我和你从来没有怎么样!你给我记好了!”

  “好好好,我要修炼一种绝世神功,每隔半月就需要一个处.子,需要练上个半载,如今不过三个月而已,这自然需要你从中协助,你且放心,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不过,最近那个该死的穆尔丹来到北溟,他似乎带来了他的暗卫,我们北溟朝廷内宫的所有人自小都会喝只生长在北溟皇宫里的一眼泉水,那泉水甘醇,更可增功强身,只是却也将一种特殊的气味留在体内,也只有厥越的人可以闻到,他既然来了,恐怕我这几天要暂避一下风头,等再过半个月后,我自会通知你.....”

  玉红莲轻蔑一笑,“那更好!”说完就离开了船,头也没回。

  阿士瓦看着对方的背影,笑容逐渐消失,他走到船窗边,拿起杯子,看了看天上皎洁的明月,一股阴狠之气瞬间浮现在眼中。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以为我会这样地轻易放过他?真是可笑至极!欧阳勰,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给我走着瞧!这包药算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大礼,你就好好品尝一下吧哈哈哈哈......”

  好戏才刚刚开始!

  接到天丽的邀请进宫,刚到留芳宫,还没有走进去,上官天丽便远远地喊顼妍衣。

  天丽旁边正是多日未见的太子妃许文佩,见到顼妍衣,天丽立刻跑了过来,身后许文佩笑得一脸的和煦温婉。

  “妍衣姐姐,你的脚怎么样了?”

  顼妍衣笑道:“已经好很多了,多谢公主还记挂着。”

  许文佩温柔地笑道:“那以后也不要大意了,以后可要更小心一些才是,我听天丽说,你是因为喝了很多酒,不小心扭到的,心情再不好也不要如此折磨自己,最后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你呀你......”

  许文佩拉过顼妍衣的手,很是怜惜,温柔叮咛。

  上官天丽笑道:“嫂嫂说的是,为了欧阳那家伙,你看看你让自己瘸了那么多天,嘿嘿嘿......我前几天终于看到他了,还骂了他一顿......”

  顼妍衣低头,道:“公主一心为我,我很感动,但是也不要再去为难别人,感情这种事,向来你情我愿,没有必要再去强求对方,何况......何况我与他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且我对他也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话未说完,她突然背后由衷如芒在背的感觉......

  回头,落入一抹漆黑幽深,却似乎瞬间可以将自己吸进无底深渊的瞳眸里......

  周围一下安静下来,欧阳勰旁边是上官凌和许久未见的佟子宁。

  许文佩急忙上前对上官凌福了福身,温柔含笑,声音清淡,让人如沐春风,“今儿个真是热闹,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来了天丽这里呢。”

  上官凌也是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顼妍衣,本来今天是奉命同欧阳勰一起来择选和亲人员,京都各府要员已经将自家公子送到了宫里,前些日子天丽一直吵着到时候她也要偷偷观看,凑一下热闹,而上官凌一向疼爱自己的妹妹,因此在今天这个日子,他就亲自来找天丽,与他一同去观瞻......

  他急忙说明了来意,上官天丽一听,眼神一亮,上前拉过上官凌的胳膊,撒娇道:“还是皇兄最疼天丽了,嘿嘿嘿......那我也要带妍衣姐姐一同前往,这么多青年才俊,总要把最好的留给自己人,对吧,欧阳哥哥?”最后一句话她故意拉长音,冲着欧阳勰做了一个鬼脸......

  欧阳勰从头到尾都一直看着顼妍衣,看着她在自己说完那句话之后看到自己,然后一直低着头,不说话,他仔细咀嚼起刚才她说的那句话,“......感情这种事,向来你情我愿,没有必要再去强求对方,何况......何况我与他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且我对他也已经......没有任何感觉......”

  没有感觉了?没有感觉了......

  那一刻他身上的某一处有一点疼,似乎比每次身上的痛意还要深,比之当年得知她不识自己的陌生冷眼,那个滋味还要疼上几分,此刻他有一些恍惚,却沉着脸没有说话。

  顼妍衣神情恢复了淡漠,对上官凌说,“殿下,我就不去了,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太子妃,正好留下和她说说话......”

  上官天丽过来拉住她的手,“说什么说,今天你必须去,走。”

  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她离开,一边走一边回头询问,“皇兄是不是在庆乾殿?”

  上官凌笑道:“是。”看了一眼欧阳勰,也跟着过去了。

  庆乾殿,人很多,前殿里此刻站满了年轻英俊的公子,今天每个人都生气饱满,这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选举,他们似乎都各自收敛了平日里的稚气和欢脱,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沉稳一些。

  上官凌一众人就坐在屏风后头,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人。

  除了上官天丽一脸兴致勃勃地看着外面,仔细观察起外面的每一个人来,其余人都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上官凌看了一眼顼妍衣,见她一直低头,轻笑道:“你的脚可好些了?”

  顼妍衣柔声道:“嗯,已经无碍了......”

  “你素来沉稳,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对了,我听说你最近时常晕倒,可有此事?”

  这句话说完一直低头沉默有些消沉的佟子宁忽然抬起头,关心地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问道,“肯定是清灵说的吧?也不是什么大事,许是前些天着了凉,已经喝了几副汤药,现在已经无碍。”

  顼妍衣自从百花节从船上游湖回来,当晚就有些不舒服,第二天头痛欲裂,只是她刻意瞒了所有人,只有身边的蜜儿落儿在守着,岳清灵每天过来,自然也是瞒不住她,这场风寒看似来的有些突然,不过自己开了药方,强忍着苦涩,吃了几碗药后,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心中有些疑惑,当天病发似乎与先前自己中毒的症状极为相似,心口的那种痛感,那一刻好像停止了呼吸一般,耳中安静到听不到任何声音,虽然其他症状的确就是风寒,但是二者同时袭来,让她不仅难以招架,更是忍不住好奇这病来的有一些蹊跷。

  她在船上除了脚上的不适感,也并没有着凉,也没有觉察到冷意,倒是在离开时,接下穆尔丹还给自己琉璃珠的那一刻,让她打了一丝冷颤......

  不过还有一点,她隐约有一些疑惑,她自己开的药方,每一种药她都记得,但是她喝下的第一碗药与之后一连喝下的四五碗药的味道明显不同,她记得那些都是岳清灵端上来的,嘱咐自己一定要喝下,她也没有多想,

  只是,那几碗药让她一下子想到了很久以前自己极度抗拒却每天被逼喝下的汤药,苦涩却价值五千两黄金......喝完后,自己很快就好了很多......

  她正在凝眉思索间,忽听上官凌问道:“听说最近有一位武林少侠四处盛赞你,并且表达对你的仰慕之情,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顼妍衣一听,便知道他说的是最近一月的事,她心中无奈,就在一月前,在京都最繁华的千客楼,那天有一些多嘴的食客喝了一点酒,在桌上说起了当时刚刚当朝丞相之子欧阳勰悔婚一事,一些人说起了顼妍衣,虽然天资绝色,却没想到,如今成了弃妇......诸如此类的话,那些人后来越说越离谱,有的甚至开始说自古红颜祸水,难道是欧阳家发现了顼妍衣的一些什么事情,才会做出宁可在成婚当天也要坚决悔婚的事?

  就在那时,站出来一个人,自称武林人士,实在是看不惯京都对顼妍衣的各种匪夷所思的妄自菲薄,他生动地讲述了很多顼妍衣儿时一些趣事,还有一些让人佩服的事迹,有一些大家听过,还有很多之前闻所闻问,却也有过一些只言片语传出过,在他生动的口若悬河里,一个灵动、美丽、娴静又不失调皮的将军府二小姐以更加立体的方式展现在众人眼中......

  他毫无保留地表达对顼妍衣的赞美之情,之后甚至还表达了如果顼妍衣愿意,他愿意娶她的豪言壮语......

  那少侠武艺超群,曾只身挑战八大派,在武林中也颇具盛名,据说他年纪不过十七八,却英俊潇洒,为人又豪爽坦荡,他在千客楼那天一出现,立刻吸引很多少女的倾慕......

  这些还是岳清灵每天来讲给自己听的,想来上官凌说的就是这个,她低首轻笑道:“殿下,还是莫要笑话妍衣了,这些我怎么......”

  上官凌没等她说完,眼角瞥了一眼身旁一直默不作声,却周身冰冷让人不敢靠近的欧阳勰,他嘴角微扬,打断对方,道:“依我看,这样挺好的,那个人,虽然身处武林,但是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如此豪迈,如此坦荡,这样毫不掩饰心中想法的人,我觉得反倒更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