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4章:花开堪折直须折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花开堪折直须折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4章:花开堪折直须折

  上官凌没等她说完,眼角瞥了一眼身旁一直默不作声,却周身冰冷让人不敢靠近的欧阳勰,他嘴角微扬,打断了顼妍衣,道:“依我看,这样挺好的,那个人,虽然身处武林,但是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如此豪迈,如此坦荡,这样毫不掩饰心中想法的人,我觉得反倒更适合你......”

  顼妍衣愣住,直直地看着他,一时语塞。

  上官天丽手指着屏风外的一个方向,笑道:“皇兄说的太对了,我觉得就得那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妍衣姐姐,总好过一些冷心冷面的无情之人,跟着伤人心神......妍衣姐姐,你快看,那个人,我看就不错,听说饱读诗书,人也乖顺纯良,你看他和旁边人一直在说笑,看起来不错嘛......”

  透过屏风,外面有几个朦胧的身影,此刻有几个白面少年正在那处看起来相谈甚欢。

  上官凌点了点她的额头,笑道:“不许胡闹!你平日里和我们几个开些玩笑也便罢了,别到时候真做出一些惹人闲话的事来,到时候岂不是让你的妍衣姐姐陷入新的非议?你呀你!”

  上官天丽眯着眼睛看一眼欧阳勰,扁了扁嘴,“好好好,听皇兄的,不过眼前这么多的少年郎,居然都是为了竞争娶一个厥越人,这会不会有失咱们北溟的风范,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北溟没有美人了......”

  上官凌笑道:“厥越毕竟是带着诚意,嫁过来的又是皇族之女,虽然不是焰赤的公主,却也是厥越皇族中位份极高的重臣之女,那位重臣听说还是厥越的一位战功赫赫的将军,只是英年早逝,留下唯一的一位女儿,这次和亲还是她自告奋勇,焰赤亲自封她为公主,远嫁北溟......咱们自然不能怠慢,所选之人自然也要好生择选。”

  顼妍衣道:“不过这种形式的择选,总是有点奇怪......”

  上官凌道:“这是父皇当初与焰赤密谈商议之后的结果,双方都是认可的,而且......当初加恩和阿利塔曾经派了不少内线在北溟,在加恩死后一部分线索就此中断,不过经过我和欧阳的调查,那些人应该有一大部分已经深入北溟的朝廷内部......通过上官豪一事就已经初现端倪......你看,现在这些来参选的人,可都是朝廷里的臣子,如此张扬择选,正好在此机会可以周旋一二,或许,还有意外的收获......”

  上官天丽道:“那就是抓坏蛋呗......我最喜欢干这种事了......皇兄,你可不能忘了我,也记得算我一个哦......”

  上官凌无奈笑道:“能在这里说出来,也不怕让你知道,不过,你必须答应我,只在旁帮忙留意,其余的不能多做也不能不做......”

  顼妍衣在一旁轻笑道:“抓住奸.细,两国同心,看来势在必行......那么妍衣也愿意略尽绵力,殿下今日在此说出,恐怕也是有一些只有我们女人做起来才方便的事情在等着去做吧?”

  上官凌点点头,笑道:“正是,刚才天丽指的那个人,是刑部侍郎刘子富之子刘昭,刘昭在今天的人里面,你们觉得怎么样?”

  上官天丽忙笑道:“很显眼啊,那孩子,我看他挺开朗,你看其他人都故作沉稳,在做准备,也就他手里空空,似乎很是自信,还一个劲与旁边的人攀谈,尤其嘛,我看他笑得还挺好看.......”

  顼妍衣捂嘴轻笑,欧阳勰面色也忍不住勾起唇角,上官凌更是笑道:“你呀你,真是一点北溟公主的矜持也没有!”

  顼妍衣一旁轻笑道:“恐怕他不仅仅是过于自信,恐怕早已认定迎娶厥越公主的人选就是他吧?”

  上官凌笑道:“哦?不妨说说看......”

  顼妍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刘昭应该是那家的人,对,刑部侍郎刘子富与刘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二人自小不和,那刘起是长子,自然顺位继承了刘府所有,我记得当年沸沸扬扬的刘府分家的事情,恐怕满京都人都不会忘记吧?他们的父亲已经去世,刘起更是说了算,刘子富也只分得很少部分家业,从那之后他奋发图强,用两年的时间从官府最小的官职做起,他为人还算老实,也善于交际,能力也一点一点得到了皇上的认可,最后凭着自己一步一步坐上了刑部侍郎的位置,也正因如此,刘起为首的刘家倒..台后,皇上连坐封了刘家及与之有关的所有人,却唯独没有殃及刘子富任何......”

  上官天丽疑惑地看着她,问道:“可是,那和这次和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上官凌一脸微笑不语,欧阳勰那边也拿起桌子上的一盏茶,仔细品了品,

  顼妍衣笑道:“公主有所不知,那刘子富为人一直低调聪敏,善于与人沟通,这些并不是最受圣上认可的,最难得的是他多年以来为人清廉,从来不铺张,在他为官的这些行为作风上,任何人没有抓过他的错处......”

  上官天丽笑道:“哇,那这是一个好官啊!”

  上官凌附和道:“不错,的确很不错。”

  顼妍衣道:“的确很难得,不过他......唯一的一点就是在他的这个儿子刘昭身上......刘子富是老来得子,从小对刘昭几乎就宠爱有加,全府上下更是不必多说,你方才看到那个刘昭,爽朗、阳光、自信......但是你仔细看,那个刘昭根本是毫无礼数,你看,他对待一些官位低一点的,隐约面露不屑,他找人攀谈的从来都是一些朝廷要臣,随便哪一个都比他父亲位高权重......”

  上官天丽又抬头,仔细看过去,果不其然,正巧看到一个下人来给他们这边送茶水,那宫人不小心洒到他身上,他正在皱着眉头,狠狠地数落那个宫人,那宫人连头都不敢抬,他还是不依不饶......

  “真是人渣败类,看起来人模狗样,没想到是一个伪君子......这种人怎么还会让他参加择选,岂不是要给咱们北溟丢人?”

  顼妍衣道:“刘子富一家人过于溺爱刘昭,从小对他所提出的一切要求都言听计从,从来都是有求必应,导致刘昭不思长进,而且近些年更加贪图享乐,刘子富虽然知道这样不对,就算他犯了错,却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他几句而已,没舍得再严加管束......再加上家人十分庇护他,现在刘昭可以说是纨绔无用子弟.......这次他来参加择选,我知道的是刘昭执意要参加的,刘子富也阻止不了......”

  上官天丽看了看周围,道:“这么多人参选,恐怕也不会让这样一个资质和德行如此拙劣的人入选吧......”

  顼妍衣看了一眼上官凌,轻声道:“而问题就出在刘昭此刻表现的态度上,过于自信,要么就是无所谓选中与否,要么就是......胸有成竹......很显然,他是后者.......”

  上官凌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却是非比寻常,而且,我们还查到刘昭最近出手十分阔绰,这与之以往,可是天差地别,通过之前的暗访,显然刘子富并不知情,不过现在也不好说,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是,现在这个刘昭确实有点问题。”

  上官天丽道:“难不成一向游手好闲的人,突然替父贪了大笔银子?”

  “未必,那刘昭对除了玩乐,几乎并不与官.场上的人有什么往来,除了一些和他差不多的纨绔子弟......”

  顼妍衣道:“还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多了一笔横财,而这笔横财也是最近所得......”

  上官天丽忍不住问道:“妍衣姐姐,你怎么连这些都知道呢?”

  顼妍衣笑道:“只是很巧,那刘起的胞妹刘紫娇正是我的三姨娘,而她不久之前被皇上送去感业寺带发修行......因为父亲当年奉命迎娶刘紫娇,因着这一层关系,刘府的事情,我还是清楚一些的......”

  上官凌笑道:“顼将军当年也是奉父皇之名,当年刘起等人仗着父辈为他们打下的江山,行事过分猖狂,父皇只好让顼将军委屈求全,牺牲自己,此事可谓大功一件,若非如此,恐怕那刘紫娇也早已性命不保......”

  上官天丽道:“原来如此......可是,皇兄那我们又能做什么呢?”

  顼妍衣轻笑道:“恐怕殿下是想让今天的择选出现一点波折?而深宫内苑向来严谨,无人敢行差就错一步......除了不按常理行事,活泼却又让人不忍苛责,尤其深得皇上疼爱的公主......”

  “我?”上官天丽瞪大双眼,有些不解。

  上官凌宠溺一笑:“哈哈......妍衣说的没错,也只有古灵精怪的天丽才能让一些事情顺利又不顺利......”

  上官天丽依旧懵懂,“我?嗯?”

  上官凌又看向顼妍衣,问道:“那你再猜猜,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顺藤摸瓜,钓大鱼,恐怕刘昭就要栽在这笔横财上了......”

  “不错,这都要归功于欧阳,一直忙着寻找刘起,刘府现在已经被查封,但是他的大笔金银都已经不在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刘起没有离开北溟,从东窗事发开始,他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刘昭无意间用了一个刘起名下的纹银......”

  顼妍衣惊道:“真的与刘起有关?”

  上官凌道:“不错,而刘起也是串联厥越一些人的重要线索,而且我也不相信刘昭仅仅因为最近突然有了这笔横财而自信到自己会入选,想必这里面大有文章......一个关乎北溟内政,已经牵扯厥越谋..逆的残余势力,父皇和焰赤岂会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