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7章:女人的话有时候不能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女人的话有时候不能信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7章:女人的话有时候不能信

  顼妍衣浅笑回礼,看了一眼旁边正一脸老神在在的上官天丽,微微挑了挑眉......

  “嗯,本宫看到你们如此识大体,十分开心,看来父皇能选诸位都是有道理的......”她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周围的少年们都自觉地为她让路,有一些害羞地看到她的娇俏容颜,和夺目的笑脸,忍不住羞红了脸......

  上官天丽本来长得就娇俏可爱,一张脸精致小巧,此刻她的声音软糯甜美,在场的又都是血气方刚的翩翩少年,每个人的眼睛几乎一直粘在上官天丽的身上。

  上官天丽表情丰富地赞叹起现场的所有人,那些人听起来很是受用。

  突然,天丽目光游移,定在某一处,“咦?你这人,长得真是好生......”她走到刘昭面前,眼睛灵动,眉眼弯弯,手指着他,刘昭一头雾水,楞在原地,不过从刚才上官天丽出现,他的一双眼就色眯眯地,此刻被对方突如其来地点名,那副表情便凝固了一下,他还算机警,立刻跪下行礼,

  却听到上官天丽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这人,长得真是好生俊俏呢.......”

  刚刚有丝得意的其他人,一听到这话,眼里闪过紧张,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刘昭完全就是一个被惯坏的纨绔子弟,平日里张扬跋扈,有一些人也曾经因为看不惯或者被他挑衅地和刘昭动过手,他们也没有想到今天他会出现在这里......如今更加意外公主居然如此直白地称赞这个人,在后面的一些人,忍不住冷哼,看了一眼刘昭,不自觉地轻啐了一声......

  那刘昭一听天丽如此夸赞自己,立刻笑道:“多谢公主盛赞,微臣也三生有幸,在此可以一睹公主芳容,公主简直犹如仙女下凡......”滔滔不绝说起了赞美之词。

  上官天丽道:“你看今天,所有人都穿着蓝底灰色长衫,我记得这好像是之前内务府统一要求的吧?只有你敢打破常规,你看你这身灰底蓝衫,虽然颜色和其他人的有些相似,但是站在人群里,简直出类拔萃,让人眼前一亮呢,你看看,这不想让人一眼不注意到你都难呢?这份心思,这份自信,怎么能让人忍心辜负?”

  其他人一听,面面相觑,果然所有人都穿的风格类似,也都是按照内务府的要求来穿戴的,在北溟,蓝底灰衫一直视上官齐最喜欢的风格,年轻时,他时常如此穿戴,更衬得他丰神俊朗,所到之处吸引无数人的目光,他日常的常服这么多年也一直不变,即便年龄增加,却更衬得他气质非凡......自从他登基以来,更是引起了百姓和朝廷官员的效仿,久而久之,到了特定的日子,人们都开始习惯了穿蓝底灰衫,而如此穿衣,向来最能衬托男子的神韵,一目了然......

  上官天丽不说,大家还真没有注意到今天刘昭的一些小心机,有的对刘昭不满的人,说道:“公主,如此说来,他的确与众不同,比我们其他人也更加显眼,可是却没有按照规矩来,这似乎有违圣意吧?”

  刘昭急道:“回公主,微臣是最后才接到参加择选的谕旨,准备的时间有些仓促,才会犯下如此大错,但是请您相信微臣,微臣绝非故意忤.逆圣意......恳请公主明察......”

  其他人却不依,“无论因为什么,你现在的确是没有按照规定穿衣......”

  ‘对,如果不处置一下,恐怕对我们其他人也不公平,再则,朝廷的权威岂能轻易被挑战,又岂能儿戏?公主,还请您主持公道......”

  上官天丽听到她们说,嘴巴立刻咬住手指,表情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眼神楚楚可怜,无助地看着周围,还有一直跪在自己面前,表情终于有了一些慌张的刘昭......

  天丽扁了扁嘴,一张俏脸上布满了惊慌,“你......你们......哎呀,似乎都是我的错,既惊扰了你们,又让你们这样一群美好的少年产生争执,真是抱歉,天丽在这里给诸位赔礼......”说完竟然真的对着众人福了福身,吓得所有人整齐地跪在地上,急呼使不得......

  天丽娇嗔道:“嗯,想不到你们真乖,那你们快快起来吧,不知者不罪,快都起来......”

  乌泱泱地又都起身,这次没有人敢再说什么了......

  那刘昭也一同起身,想不到公主居然会替自己说话,一时得意地轻笑一声,抬眼看了一眼天丽,微微挑了挑眉,真是个美人啊。

  “那么,便只能委屈这里最出类拔萃最英俊的你暂时离开了......呜呜呜呜......本宫也好舍不得呀,觉得你这等资质,一定与那厥越的公主天生一对,郎才女貌,不过,毕竟现在已经关乎我父皇还有咱们北溟的权威,本宫也只能忍痛暂时让你离开了.......毕竟本宫也抵挡不住这悠悠之口啊......”

  没有想到会听到公主会突然做此决定,刘昭呆愣原地,看着上官天丽一张欲哭无泪的脸,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一时间,峰回路转,所有人惊喜抬头,想不到公主真的会让他离开,不过,是暂时的?

  上官天丽的表情似乎真的要哭出来一样,一脸惋惜地看着刘昭,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今天不过是初次择选,也不是什么太过要紧,我啊,自然是在之前打听的清清楚楚,你放心,你这么出色,后面绝对会再度逆袭的.......所以现在也只能对你略惩小戒......呜呜呜呜.....虽然本宫也是有些不忍呀.......”

  刘昭知道自己的确犯了错,没有取消资格,已经算是莫大的恩德了,于是他也便见好就收,在天丽第十次吸鼻子还是未果几乎想要发飙的时候,立刻跪下接受领罚,只是他跪下磕头的时候,脖子有些僵硬,缓了好一会才低下身去......

  “嗯,那便......委屈你了,来人,带刘公子下去,好生伺候着......”天丽吩咐宫人将刘昭带走。

  众人连连称赞,“公主真是圣明!”

  .......

  还有人小声嘀咕着,“我怎么觉得公主这每一句话都似乎意有所指,却又看不出所以然呢?难道是我想多了?”

  “那厮咎由自取,虽然他不能参加这场,不过看样子还有其他机会,咱们可不能让他得逞,到时候若那种人被选中,岂不是丢尽咱们北溟的颜面?”

  上官天丽似乎兴致突然不高,连连摆手,道:“罢了罢了,这么看,你们今天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状态去应对,不如你们先散了吧,回头我和父皇说一声,你们还都是如此优秀的少年,可不能因为我的一时错漏而影响你们的发挥.....不然我可就罪过了,你们说是不是?”

  “你们放心,既然已经说了要暂停那个刘昭的择选,自然是说话算话,而且也不是让你们今天就散了,只是这上午的时间稍微调整那么一下,改为午后,到时候,你们调整之后的状态,岂不是更好?”

  “微臣谨遵公主吩咐,谢公主思虑周全......”

  所有人急忙附和,表情都很满意。

  随后,在宫人们的指引下,众人散去。

  顼妍衣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隐忍不发,此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公主真是古灵精怪,真是佩服,佩服......”

  上官天丽洋洋自得,扬起头,走到她面前,俏皮地眨了眨眼。

  上官凌步出屏风,笑道:“我就知道这种事情还得是天丽.......不过你们方才发现什么没有?”

  顼妍衣道:“刘昭的脖子上好像隐约有伤痕......”

  天丽一头雾水,“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皇兄,你距离那么远怎么能看到?”

  上官凌摇了摇头,笑道:“我自然没有看到他那脖子上有伤痕......只是我在他刚才下跪的动作中,发现有一丝不对劲,他的动作明显比正常人慢了一些,也不自然......”

  顼妍衣道:“不错,我刚刚正好离得近一些,也是因为他的这个动作,便稍微留意了一下吗,却无意间看到了他脖子上隐约的红痕,你看他今天选择的衣服虽然颜色比较亮眼,但是衣领却比别人的还要高,只是他刚才大概是情绪有些激动,动作幅度稍微大了些便露出了破绽......我看那红痕似乎是用手造成的勒痕......不过也不确定......”

  上官凌道:“嗯......现在就要跟着他,看看他接下来会不会去联系某些人了......沐泽!”

  沐泽应声来到,“是,殿下,有何吩咐?”

  “派人好生跟着他,不过,切记,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不要让他有所察觉......一定要找靠谱的人,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遵命!”沐泽领命离去。

  这时,欧阳勰也从屏风后走出,他面无表情,声音低沉,道:“陆冥,你前去协助,毕竟敌人在暗,我们在明,这个刘昭也不过是个鱼饵,不可掉以轻心,及时回来汇报。”

  “遵命!”随后陆冥也领命离去。

  欧阳勰狭长的眼眸此刻幽深含笑,看向上官天丽,天丽表情有些心虚,她在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危险,于是慢慢躲到上官凌的身后,仗着有人保护,小声嘀咕,“哼,你这个冰块脸,也不知道哪个人会受得了?小心你一辈子打光棍!哼!”

  欧阳勰自小就在宫里,与上官兄妹一同长大,这两人向来如此,天丽也时不时挑战他的冷面,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此刻,看到他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躲到上官凌身后,感到安全之后,又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做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