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48章:冷暖自知自顾相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冷暖自知自顾相思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48章:冷暖自知自顾相思

  欧阳勰自小就在宫里,与上官兄妹一同长大,这两人向来如此,天丽也时不时挑战他的冷面,从来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此刻,看到他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躲到上官凌身后,感到安全之后,又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做鬼脸......

  欧阳勰也没再理会她,转首看向顼妍衣,见她此刻已经神情如常,只是低着头,察觉到对方的灼热目光,始终在自己的身上,瞥一眼,对方却根本没有在看自己,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即便如此,两个人站在同一个地方,顼妍衣此刻还是有一点的不自然,她抬头,无意间看到一直默不作声的佟子宁,与之前欢脱纯真的样子大相径庭。

  他低着头,表情有些凝重,她走到他面前,轻声道:“子宁,你怎么了?最近见你都是这样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样......”

  佟子宁挤出一丝笑意,轻轻道:“没什么,大概是最近有些没有休息好,倒是你,我觉得你比上次我看到你的时候,气色好像还差了一点,而且也清瘦了很多.......”

  顼妍衣笑道:“你也是一样,可是因为家里的事情?”顼妍衣知道自从佟子成出事以后,佟太傅看到自己一向疼爱的长子如此不成器,一蹶不振,气到病倒,上官齐体恤他已年迈,回府安养天年,全府上下也因此沉浸在紧张地氛围里。

  佟子宁虽然一直不被重视,但是毕竟是佟府的儿子,在父亲病倒期间,竟然扛起全家的重担,而且居然做的还有模有样,也让佟府的人对他改观。

  佟子宁听到顼妍衣的话,刚要回答,上官天丽走到近前,说道:“还不是他那个不争气的兄长。”

  上官凌道:“子宁定期去大牢里探视,貌似也是最近,也不知道那佟子成和他说了什么,回来后就一直郁郁寡欢,大概是什么难听的话吧,但是子宁,你不该太过挂怀,毕竟有些错也不是你造成的......”

  佟子宁谦恭道:“殿下,微臣知道,最近的确有些不在状态,殿下还如此替我考虑,我会尽快恢复,为殿下分担。”

  顼妍衣微微一笑,想要调节一下气氛,便笑道:“我府里的茶你好久没有喝了吧?哪天我给你泡上一壶,我记得你上次还从我那拿走几包呢.....”

  佟子宁笑道:“那是自然,明天我就过去......”终于笑了出来,仿佛回到从前的样子。

  空气忽然有些凝滞,欧阳勰本就穿一身玄衣,只见他眉毛微挑,走到附近的一个廊柱下坐下,轻笑道:“从前竟然不知顼姑娘这么细心体贴,不但观察入微,一下就能看出来对方的情绪低落,而且更能一眼就看到别人脖子上的伤痕......”

  顼妍衣微愣,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些话,而且一边说一双幽深的眼睛总是带着探寻地意味看着自己,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平复心底的烦躁,淡淡一笑,道:“对待想要留意的人,总是要细心一点......”

  欧阳勰身子一僵,看向她的眼神愈加深沉,上官天丽却在一边乐开了花,“对,妍衣姐姐,这么多天,你终于开窍了,走现在那些少年都在后堂,咱们去看他们去,这几个冷面的人,有什么好看的,走!”说着就把顼妍衣拉走,上官天丽回头,也一并叫上了佟子宁,几个人一同离开。

  上官凌坐到欧阳勰旁边,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兄弟,醋了就是醋了,没见过你这样的,明明自己心里别扭的很,还要拿出这副臭脸,真是自找无趣......”

  欧阳勰眼神危险,瞪了他一眼,声音冰凉,“是啊,最近都没那么忙,你却天天来找我,有时候到了深夜,也不回去,霸着我的床,这不知道还以为你娶回去的太子妃是不是母老虎,竟让你如此恐惧......”

  上官凌也不服输,“你当初对妍衣做出那么混账的事情,如今这一句话就让你这么不爽了?自作自受!再说这些天我不在你府里陪你,你得多无聊,还有我要是不在你府里待那些天,你的那些事情岂不是一直要你一个人独自承受?你身上的伤我可是正在四处寻找神医来为你想办法,你现在居然倒打一耙,真是没良心......”

  欧阳勰一直看着顼妍衣他们离开的方向,眼里闪过一丝懊恼。

  “不过这件事说来奇怪,你说你身上的蛊和玉红莲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却一直没有探寻出什么蛛丝马迹,难道你还想要这么一直和她耗下去?耗出一个天荒地老来?”

  欧阳勰道:“骆寻最近也研究出了这种蛊,他们在我身上种的是情蛊,不过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如预期那样爱上在我身上流血的那个人,最近他已经发现出了一些问题,大概是我之前曾经喝过给她熬的汤药,她上次中毒的时候,我喝过一些,那里面的药似乎可以抑制住这个蛊......”

  那次顼妍衣中毒,找了几个大夫都说不认得那毒,他曾派陆冥去查过,在北溟从来没有出现的毒,因为一时毫无头绪,他便花了重金买来治疗百毒的冰山雪莲等稀有的药材......的确有了效果,因为那药太苦,她怕苦,不得已他曾自己亲口喂了几次,之后他才会乖乖地吃药......想到那些,他此刻的表情又冷上几分。

  上官凌笑道:“那抑制过后呢?骆寻毕竟不是厥越的人,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帮你解除身上的情蛊,之前给妍衣喝的药你最近不也是在喝吗?但是也不是办法,我现在已经派人去找蓝起,有人看到她曾出现过,她似乎一直在北溟,没有离开过,不过她行踪不定,要找到她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嗯,不过我最近也的确有一些控制不住自己,这几日..你也已经领教过了吧。”他抬起手在眼前,眼神有一些晦涩,仿佛蒙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凄凉,还有隐隐约约的恐惧,“你看,他们都离开了,你也坐在这里,还不是怕我会像那天那样突然躁动。”

  上官凌神情微敛,突然变得严肃,“所以,咱们要尽快找到那个人或者那些人......还有蓝起......不过现在似乎越来越复杂,只恨那个加恩太过阴险,竟然很早之前就派人深入北溟,更可恨的是那些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置整个北溟百姓和未来于不顾,真是千刀万剐也不足惜......”

  “那么,你我继续分头行动,这个刘昭你千万要跟住,我继续从玉红莲身上下手,如果我没有猜错,她应该最近似乎没有见面,但是我也因此确定了的确有人在暗地里联系她。”

  上官凌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的确很小心,一直查不出什么来,若不是一万分注意力去查,恐怕她还不会轻易露出马脚,发现她有些不对是因为,她毕竟曾经是妍衣的姐妹,虽然之前我不曾关注她,但是印象里她似乎与现在风格极其不同,看起来竟像是两个人,再加上,最近城里有一些年纪很小的女孩失踪,我让小虎负责调查,结果不久前他无意间发现玉红莲似乎每隔半个月都会深夜出府,那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小虎汇报给我,我也没有想太多,不过在那期间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千丝万缕看起来好像都与她有关,而最近,她似乎并没有再去......这几天开始我已经让小虎他带队派人一并跟踪她......”

  “你似乎对女人总是观察的细致入微啊......不过也是难为你,这些天都要面对她......不对,更难为了妍衣,你小子还是自作自受......”

  欧阳勰没有说话,看着天空,心中有丝怅然。

  上官凌见他不说话又道:“话说回来,今天被天丽这么一折腾,似乎你又变成了倒追妍衣的那个人,玉红莲估计一定会找你吧?你们这些日子走的过于亲近,玉尚书没有找你父亲?这现在在所有人眼里,你们可是天生一对.......你可想好怎么解释?”

  欧阳勰淡淡道:“那些都无所谓,至于我父亲,年初圣上已经批准父亲告老还乡,他也已经年事已高,我便将我的父亲母亲送去他们心仪的地方,静养身心,其余的声音暂时也不会让他们听到,至于玉尚书似乎也并不是十分满意我,我也乐得清静……”

  “那个在千客楼里为妍衣澄清的武林少侠是你找来的吧?目的是为了淡化对妍衣不利的那些流言蜚语,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心中最在乎的又是什么?”

  欧阳勰看一眼上官凌,突然面色微白,肩上袭来阵阵余痛,虽然比之以往已经不算什么,但是这种植在体内的蛊毒还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一只手狠狠地扣在廊柱上,指甲几乎要扣柱子里,他面目瞬间苍白,唇上一丝血色没有了,他倚靠在柱子上,闭上眼睛,尽力平复自己......

  上官凌眉头紧皱,盯着他,却又无能为力。

  “唉,你们两个人真是多灾多难,遇到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居然还是会在成亲当日出现波折,你难道就不怕长此以往,真的就变成今天妍衣口中那样,她的心里不再有你?”

  欧阳勰身上的痛感未消,听到他最后的一句话,心上猛然被刺痛,

  “与其占有可能随时会伤害到她,不如放手远远守护也好......”

  “但是这是你的想法,你一个人承受,却没有问过对方愿不愿意接受,对她也是不公平的吧?”

  欧阳勰脸上渗出薄汗,刚才似乎消耗了很多力气,他虚弱地说,“拔出眼前的一切危机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