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1章:莫名翻起飞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章:莫名翻起飞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1章:莫名翻起飞醋

  穆尔丹手里的一双鞋子,很小巧,他刚才接到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觉得那双鞋子很是小巧可爱,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娇小的鞋子,可想而知......

  正想着他伸手把鞋子还了回去,低头,正好看到天丽的小脚......他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觉得十分有趣......

  天丽低头穿好鞋子,正好看一眼地上的蛇,已经不在那里了,想来是刚才自己大喊一声,蛇趁机跑了......

  她回头去叫顼妍衣,让她快些下来,这一回头,她当场呆住,

  只见那条蛇此刻正在树下,正向树上爬去......

  “蛇!蛇!妍衣姐姐,你快点,哎呀,这可怎么办,喂,你快去,那蛇要爬上树了.....这可怎么得了!”

  顼妍衣听到声音,向树下一看,那条蛇正吐着芯子向自己爬来,她不知所措,却也只能一动不动地在树上,很是被动。

  天丽急忙又脱下鞋子,去砸那条蛇,却再次砸偏。

  这不砸还好,那蛇似乎是受到了惊吓,速度立刻变快,眼看就要到逼近顼妍衣的眼前,穆尔丹终于向前走去,正要飞身去将顼妍衣带下来,

  顼妍衣心中骇然,吓得手下一滑,脚下一空,整个身子向地上栽了下去......

  穆尔丹正要飞起,没想到居然有人比他还要快,一抹黑影从他身边擦身而过,顼妍衣闭上眼睛,身子一轻,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她半睁着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发现自己安全着陆,一抬头,看到欧阳勰那双幽深的眸,很难得里面竟然有一丝惊慌一闪而过......

  顼妍衣怔愣在原地,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上官天丽的惊呼声,立刻反应过来,想要下来,却发觉抱自己的这个人,一双手紧紧地缠绕在自己的腰上,她用力想要挣脱,竟然挣脱不得,她迷茫地抬头,看到对方的眼神,闪过一丝不解......

  “欧阳公子......麻烦您松手......”顼妍衣声音柔软,却带着一丝恼意,因为那个人不但一动不动,还用那双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让她心里莫名的浮现一丝不耐。

  “公子,麻烦松开您的手......”这次,她索性直视对方。

  突然,腰间一松,对方毫无预兆地松开了手,只不过欧阳勰的身子同时放低,顼妍衣的身子距离地面也不是很高,而顼妍衣反应也很敏捷,迅速脚先落地,就算对方猝不及防地松开她,她也没有摔下来......

  顼妍衣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看到欧阳勰仍然不做声,回身甩出一掌,那条蛇立刻被震的四分五裂......

  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上官凌刚才与他一同前来,看到了整个过程,他无奈地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背影,真是一个别扭的人......

  他们过来的时候,看到佟子宁正在附近坐着发呆,听到天丽和妍衣的嬉闹声,本来还在向前走的欧阳勰,突然停下脚步,在树后面站着,从看到顼妍衣上树,到见到对方对穆尔丹嬉笑活泼的样子,他的臭脸就没有停下来过。

  自己和自己置气,自己选择的,无论如何,也是自作自受......

  上官凌无奈地摇了摇头,又看向顼妍衣,心底有一丝莫名的心疼。

  天丽跑到顼妍衣面前,“妍衣姐姐,你没事吧?”

  顼妍衣脑海里一直都是刚才那个人的眼神,挥之不散,此刻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烦躁,她苦笑道:“没事的,都怪我贪玩,没什么事,居然还偏要上树,让你们担心了......”

  “欧阳那家伙,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幸亏你没有嫁给他,哼,还有......”上官天丽转首,看向还在微笑的穆尔丹,继续道:“还有,想不到你们厥越的男人也是一个德行......你们这些长得好看的男人,看来都是没长什么心肝的,哼......”

  上官凌微微一笑,也不说话,这一笑,看的天丽又是一愣,

  妖孽,真是太妖孽了,这个男人长得也太美了......

  天丽被弄得说不出话来,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穆尔丹低头,看了一眼天丽的脚,然后缓步走到树下,捡起那只鞋子,

  盈盈一握的小鞋子,在他宽大的手掌里,看起来显得小巧可爱......

  天丽难得脸上一红,低着头,快步走到穆尔丹身边,一下抢回自己的鞋。

  她个子不高,气冲冲地站在穆尔丹面前,杏目圆瞪,两腮鼓鼓,一张小脸粉扑扑的......煞是可爱......天丽船穿上鞋,很快转身离开。

  穆尔丹看到她的表情整个人愣住,等反应过来天丽已经走远,手里还有那只鞋子的温度。

  上官凌走上前,笑道:“天丽,不许胡闹!这位是厥越的穆尔丹王子,也是参与这次择选的厥越代表人......”

  天丽扁了扁嘴不说话,顼妍衣柔声道:“原来殿下来此还有这件事......”

  上官凌看向穆尔丹,笑道:“看王子过来的方向似乎正是从大堂过来的吧,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发现?”

  穆尔丹笑道,“不错,是有一些,所以过来找殿下商量......”

  说罢,两人走到一边,真的没有再理会天丽两人......

  顼妍衣走到天丽身边,看到她正歪着头,眼睛一直偷瞄穆尔丹的方向,手里胡乱搅着衣袖,扁了扁嘴,低声嘀咕着,“真是一个妖孽。”

  顼妍衣忍不住跑到天丽耳边,“谁是妖孽?”

  天丽冷不防被吓到,看了一眼顼妍衣,立刻抱怨,“哼,还不是因为妍衣姐姐,今天一鸣惊人,让我们都大开眼界呢,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淘气的一面.......哼,不过嘛,却让我意外地看到欧阳那个家伙那样心塞的表情......哈哈哈,那表情,我还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也就因为你才有机会看到他欲求不满的模样,我发现他好像真的还挺紧张你的呢,哈哈哈......”

  顼妍衣一听这话,瞬间脸红,脑海里也想到刚才他的表情,有一丝强烈的恐惧在眼神里,转瞬即逝,却隐隐的想要发怒,那双放在她腰上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也泄露了他的情绪......

  想到她连续说了两句话,让他松手,她因为对方的眼神,心中烦躁不安,所以那两句话的语气也十分生硬冰冷,他一句话也没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顼妍衣随手拿起放在腰间的一个荷包,摸了摸里面有些硬,手里临摹里面的东西,心中的情绪也算平复下来。

  上官凌与穆尔丹来到那个大厅窗边。

  里面的人声已经小了很多,只有几个人围在一起交谈。

  上官凌低声道:“殿下,你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穆尔丹道:“其实不在宫里,我在百花节那天曾去过同心湖,有幸与欧阳公子还有顼姑娘一同游湖,当天我在那附近似乎查出一些熟悉的气息,只是当时被百花覆盖,也不是很确定,这几天我一直派人在那附近留意,昨天我也亲自去看了一下,正好发现了一起案子,在那附近......”

  上官凌问道:“是什么案子?”

  “在那湖边捕快发现了一具女尸,那是一个年级大概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她的死相很是恐怖,虽然引来了周围很多人来围观,但是那样子任何人都不敢靠近......可是我还是一眼看到那具女尸身上的致命伤,她应该是被人拿来怜惜一种邪功,而这样的尸体,我曾经在厥越看到过,几乎一模一样,在厥越是加恩之子阿士瓦,只有他近些年一直在练那种邪功,这种邪功需要以年轻女子来锤炼,迫..害力极强,而且需要数条性命......因此被父罕四处打压,他便老实下来,没想到他果然是来了北溟,如今竟然在这里重新练起了这种邪功......”

  上官凌一惊,心里恍然想到,难道欧阳身上的情蛊就是那个阿士瓦所为?

  “那么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找到那个阿士瓦?”

  穆尔丹道:“他似乎很小心,并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若不是因为这次意外看到那具女尸,恐怕我还不确定是不是他......我已经让我的人在京都四角留守查看搜索,我想只要他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不会躲过去......而且他现在练这个武功需要定期出来抓人,因此我希望殿下你能格外留意......”

  上官凌凝眉,“这是必然,想不到他竟然猖狂至此,看来不久前少女失踪一案就是出自那个阿士瓦......在北溟竟然也如此猖狂,我定不会放过他!”

  穆尔丹正色道:“所以需要你我里应外合才好......毕竟这是在北溟,很多事情我也不好插手,还是需要你们从旁协助......另外父罕今天上午来信给我,厥越那边幸得殿下您及时出手相助,将从厥越叛..逃出来的加恩残余势力全部抓获,恐怕那么多人此刻早已煽动其他部族趁机扰乱我厥越的朝纲,父罕说有机会一定当面来北溟感谢你们......”

  “哪里的话,北溟之前也多亏焰赤可汗的诚意协助,至于扫除叛贼余孽,这一点,北溟也同厥越一样,势在必行,而且要除就要清除干净,如今那些人竟然闯入我北溟境地,也希望殿下多多费心......”

  “一定,应该的.......”

  两人击掌,露出彼此心中了然的笑脸,这些天,两人惺惺相惜,倒是相谈甚欢,彼此很是投机,穆尔丹也与初来时的少言寡语,心事重重,到如今意气风发,判若两人,而且上官凌发现,穆尔丹对北溟的很多东西竟然很了解......更是深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