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2章:风花雪月有郎顾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风花雪月有郎顾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2章:风花雪月有郎顾

  “哪里的话,北溟之前也多亏焰赤可汗的诚意协助,至于扫除叛贼余孽,这一点,北溟也同厥越一样,势在必行,而且要除就要清除干净,如今那些人竟然闯入我北溟境地,也希望殿下多多费心......”

  “一定,应该的.......”

  两人击掌,露出彼此心中了然的笑脸,这些天,两人惺惺相惜,倒是相谈甚欢,彼此很是投机,穆尔丹也与初来时的少言寡语,心事重重,到如今意气风发,判若两人,而且上官凌发现,穆尔丹对北溟的很多东西竟然很了解......更是深感意外。

  “对了,这次焰赤可汗虽然派殿下来北溟,是来抓住厥越叛逃者,但是名义却也是来和亲,不知道殿下心中是否有人选?”

  “你我皆知我来北溟的真正目的,虽然对外宣称的理由也要兑现,不过父罕当初与北溟陛下也说过,这次主要是要以我厥越的公主与北溟的和亲为主,至于我,也对外说过,一切随缘,并不强求......”

  “听说欧阳送你的那几个美人,可是倾城绝色,难道殿下竟然也没有一个动心的?”上官凌忍不住问道。

  穆尔丹微微一笑,笑意里有一些意味深长,也没有多做解释,只轻轻说了一句,“北溟的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话音刚落,顼妍衣和天丽正向这边走来......

  穆尔丹邪邪一笑,不再说话,看着前面的两个人,表情各异,十分有趣。

  上官天丽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烦躁,正好看到那两个人,站在大堂外面,从她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大堂里的那些少年,她径直拉着顼妍衣,进了大堂,大喊道:“择选在即,你们还是这个不着急的样子,真是有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在这里做什么?”她走近去,那些人被吓了一大跳,立刻跪下。

  天丽低头看向他们,一个个表情很是惊恐,她心中有些不爽,冷着一张脸,“不过是替你们着急,怕你们错过了嘛,就来提醒你们一下,你看看你们......我又不是母老虎......你们现在都在做什么呢?”

  放眼望去,这个大堂每人一个座位,有舒适的垫子倚靠,之前她进来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有的人在看书,有的人在互相交流一些所见所闻,有的人小声攀谈着什么......天丽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有的人太过于惊慌,此刻脚下竟然放着一块帕子,上面是插着一根针,和未完成的......绣品......居然,居然还有人在这里绣花?

  真是一群......上官凌也跟着走进来,看到地上的东西,脸上也是一楞。

  “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人在这里绣花?你们当这里是做什么?”

  此刻,所有人早已吓得低头跪下,不敢吭声,

  上官凌怒道:“你们可都是朝里的要员之子,从小对家国之事应该早已耳濡目染,如今与厥越的和亲虽然涉及到个人的终身幸福,但是你们更应该清楚,这更是事关我北溟臣子的责任......如今选择了你们这些人,在这之前,皇上也多次告知你们的父亲务必要以国家为重,不可儿戏!看来如今,你们的父亲并没有将这个话传达给你们,才让你们在这里胡闹!你们可真是够可以的,现在当着厥越王子的面,真是丢尽我北溟的脸,说,这个帕子是谁的?”

  那些少年低着头,有的胆子小的早已经吓得跪在那发抖......

  天丽刚才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被那个妖孽一样的男人看的心中烦躁,于是突然闯进来找那些少年,训斥一番,正好寻思着让他们一会好好表现,.....却不想着竟然意外发现了居然还有这么不长进的奇葩混入其中......

  上官凌捡起那只帕子,上面绣的是一朵蔷薇,似乎刚开始绣,但是蔷薇的花型已经初具,他阴沉着一张脸,低沉道:“放着北溟大好男儿不做,竟然做起了这等女人的活计,到底是谁,还不给我滚出来,让我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进的?”

  过了很久,那些少年也不敢抬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是在第一排的边缘处,有一个少年,跪在那里,肩膀抖得很厉害,浅白的衣衫,上面的汗水已经浸透衣背,上官天丽看到后,走过去,那人看到有人走到眼前,立刻吓得瘫软倒地。

  那少年长得很小,此刻小脸吓得惨白,“公主饶命,太子殿下饶命......”

  上官凌道:“这是出自你手?你好大的胆子!”

  天丽此刻也一脸愠怒,“你一个男人,竟然绣花?还在这样的场合?”

  那男子连连叩头,“微臣.....微臣......”他支支吾吾,直冒冷汗,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上官凌道:“你可是李云庭李大人的儿子,你是李雷?你父亲刚毅果决,向来是勇猛正直,怎么你.......你还不从实招来!”

  顼妍衣走到他身边,低声道:“不妨先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去问吧,在这里恐怕也不妥。”

  上官凌颔首,派人架起那个人到了后面的一个房间里。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齐聚顼妍衣,天丽,上官凌,佟子宁,还有一只默不作声的穆尔丹,李雷跪在地上,整个人面如死灰。

  上官凌低沉的声音响起,“这回你可以说了,不然我定要当面问一问你父亲,他可真是教出来一个好儿子!”

  李雷急忙道:“殿下,请您千万不要去和微臣的父亲说,父亲他......他并不知道......这个帕子其实并不是我在绣的,是一直放在我的袖子里,方才因为人多,公主.......公主刚刚突然到了大堂,吓得那些人惊慌失措,一不小心撞到了我,这帕子便掉了出来。”

  “这上面还有绣花针?前不久听到坊间一些奇闻,就说居然见过有男子为了讨好心仪女子,将对方喜欢的花亲手绣在帕子上,送给对方来讨好......听说那个男子是某家李姓公子哥,我当时置若罔闻,觉得不过是笑谈,今日之所见,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方才说的话!”上官凌怒目圆瞪,表情十分不相信。

  顼妍衣皱眉,低声询问李雷,“李公子难道也是听过民间的那个传说?”

  天丽一脸迷茫,“什么传说?”

  其他人也一同看向她,她有些不敢置信,道:“我也是在半年前听说过的,说是曾经有一个男子爱上了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并不喜欢自己,他很难过,并且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与其他男子你侬我侬,他心仪的那个女子十分喜欢蔷薇花,几乎所穿衣物,日常用品......上面都会绘制蔷薇,那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对方对自己冷漠而放弃,却越陷越深,他后来更想着投其所好,知道对方喜欢蔷薇,便拿来自己的一个帕子,在上面亲手绣起蔷薇花,但是一个男人哪里能绣花,他做的笨拙又吃力,绣了几天几夜,终见花型,一双手却被针刺的鲜血淋淋,惨不忍睹,连帕子上都沾染了他的血,他每绣一针都会想起心中所爱女子的脸庞,觉得十分满足,便忘却了手上的痛楚,经过十几天,终于完成了承载他全部情意的绣品......他激动地拿着那块帕子去找了那个女子,一双遍体鳞伤的手,还有鲜血淋淋的帕子,来到那个女子面前,她脸上满是动容......第二天,她果然还是被感动了,在那个男子偷偷向往常一样躲在远处看她的时候,她走向了他,二人深情相拥,从此两人喜结连理,白头偕老......这个传说被后人广为流传,传为一段佳话,如此深情之人,必然会感动天地,从此后,民间百姓便用君以帕,念己情来形容男子对另一半的深情款款,但是却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听到她这席话,所有人又看向李雷。

  穆尔丹突然笑出声,“这个故事听起来可笑又不真实......”

  顼妍衣笑道:“不错,这个故事或许真的发生过,但是在我看来,也是那个女子心里有那个人,不然怎么会因为一块方帕便扭转乾坤?后来的人们大概是将那份希望和奇迹寄托到了男子的充满诚意的行动上,在我看来,这后来信仰的那些人大部分恐怕都是女人......女人总是会多愁善感,容易满足,而且在那个传说里,那个女人之前也一直想要激励男人要多上进,不可因为儿女情长荒废自己的大好前程......而且......他们两人其实并没有白头偕老,后来那个男人考取了功名,女人为了男人赚钱谋生,美貌不再,很快变得人老珠黄,男人功成名就开始嫌弃了女人,再娶了别的女人......那个女人后来郁郁寡欢,最后含恨而终......这一段我并不知道是后来的人并不知情,还是他们故意忽略,只是想记住前半段,那段美好结识美好在一起的时光......”

  上官天丽叹息道:“那个女人真是可怜的傻瓜!那个男人真是狼心狗肺,简直太可恶!”

  李雷怔愣地抬起头,看向顼妍衣,表情有些难过。

  顼妍衣走近他,低声道:“所以,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

  李雷急忙磕头,终于说道:“我......我......是!”

  上官凌凝眉,“简直胡闹!你可知道你今天来参加的是什么?你又知道你这么做后果会是什么?”

  李雷急道:“启禀殿下,小人并没想过自己会被入选,只是难以违背父亲的命令,便来参加,想着择选的前几轮小人一定会被刷下......只是没想到......没想到会......”

  “也罢,既然事已至此,你便失去了择选的资格,另外,你当着这么多人藐视国法,我也要对你有所惩戒,不然对那些人也没法交代!”

  顼妍衣拿过那块帕子,仔细看了看,她蹲下身,还给李雷,轻声道:“你心仪的那名女子,可是姓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