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5章:过往心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5章:过往心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5章:过往心事

  “对,她就是我的母亲,她是北溟人......”

  顼妍衣笑道:“原来是这样,那殿下一定很想念她吧?我想她也一定很想念殿下,等您忙完这边的事情,您便可以回去和她团聚了!”

  “我的确很想念她,我相信她也很想念我,只是无论我什么时候回去,都不可能再见到她了......”

  “对不起......”

  穆尔丹走到莲花前,用手轻轻抚..摸,“她只停留在我生命里短短的十年,她一直在和我讲北溟的事情,我记得每一次她说起北溟时的表情,我知道,她很想念这里,所以,现在我替她回来走一走......”

  顼妍衣道:“她一定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她也很爱你......”

  穆尔丹看了看她,轻笑道:“是的,你的眼睛和她很像很像,尤其是面露惊慌害怕的时候,可是又有很大的不同,你有她的温柔,也有她没有的淡然和从容,她很脆弱,她在厥越大部分的人生都处在慌张无助和恐惧里......”

  顼妍衣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看他目光深远,陷入了回忆......

  穆尔丹的生母是北溟人,名叫牟雪飞,但是,却是自小流落厥越的无依无靠的可怜人,后来被人收留,几经辗转,变成了厥越王焰赤可汗宠姬逻莎的婢女,身份低微,整日小心翼翼,短短几年,牟雪飞出落成一个大美人,倾城之姿再加上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爱,逻莎一直不让她出现在焰赤面前......

  与她截然不同,逻莎狂放妩媚,对焰赤更是花招百出,惹得焰赤对她也很是上心,说一不二......焰赤几乎独宠逻莎一人......

  却在一次醉酒的夜晚,当晚逻莎身体欠佳,不能服侍焰赤,焰赤如往常来到了逻莎的别院,牟雪飞被派来为其端来醒酒汤,伺候他安眠,天人之姿且又温柔似水,一下子被焰赤一眼看上,一夜成了欢......

  不久后牟雪飞就有了身孕,宠妃的低贱婢女摇身一变,成了大王的女人。

  只是君王的宠爱也不过是一时的,牟雪飞容颜再美,但是性子天生柔软,不争不抢,很快,逻莎便使尽浑身解数,重新夺回了焰赤的独家宠爱,而没过多久,穆尔丹便出生了......

  焰赤得子,很开心,对牟雪飞也连连赏赐嘉奖,让一向善妒的逻莎更是将其母子视为肉中钉,只是毕竟是王子,她在孩子面前一向慈爱温暖。

  在穆尔丹出生后,牟雪飞把全部的爱都给了他,更加不在乎其他。

  穆尔丹也爽朗活泼,偶尔也会任性,直到他五岁那年,无意间看到了一向在自己面前和蔼可亲的逻莎娘娘面目狰狞,四处无人,她狠狠地掐母亲,他看见,她长长的指甲扣在母亲娇嫩的皮肤里,母亲痛苦的不敢喊出声音......

  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小小年纪的他竟然没有喊出声,只是捂住嘴巴,悄悄地跑开了。

  牟雪飞回来后,一切如常,穆尔丹懵懂,可是也没有问出来,只是心中暗暗地想要为母亲报仇。

  后来,在逻莎一脸慈爱地抱自己的时候,他会撒尿在她身上,还会不小心弄掉手里的东西......

  逻莎变本加厉将他所做的一切都如数还给了牟雪飞,她变着法地折磨她......

  即便已经成为了大王的女人,但是她依旧躲不过逻莎,虽然母凭子贵,但是君王的爱很短,在后宫里,牟雪飞仍然孤立无援,渐渐失宠,她也不得不去侍候永远都比她位份高的逻莎。

  为了让牟雪飞身上的伤口不易被看见,逻莎无所不用其极,只要她心情不好,就会在没有人的时候拿牟雪飞出气,用针扎她,让她用手托举蜡烛,为她照亮,甚至让她在寒冷的冬天,让牟雪飞赤着脚站在冰冷的雪地里,为她跳北溟的舞......

  穆尔丹自从知道母亲的处境以后,整个人也不似从前活泼,焰赤的孩子众多,对穆尔丹也便不似从前......牟雪飞强忍着折磨,却永远一脸无事地笑着看着穆尔丹,告诉他心里要充满阳光,厥越的后宫也是现实冷漠的可怕,母子二人从此一起失宠。

  牟雪飞全身心地守护着自己的儿子,给他唱北溟的小曲儿,陪他数天上的星星,告诉他人生很漫长,必须要学会坚强......

  而逻莎并没有因为牟雪飞失宠放过她,如此往复,长年累月,牟雪飞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差,天姿容颜也被折损了无......

  穆尔丹十岁那年,牟雪飞终于一病不起,撒手人寰,

  葬礼那天,穆尔丹在众多妃嫔宫人虚情假意的哭泣里,一脸的淡漠,所有人都说他冷血无情......

  牟雪飞死后,穆尔丹从此更加沉默寡言,他在众多皇子公主中,瞬间失去了存在感,几乎要被所有人遗忘。

  五年后,厥越内部有了分歧,焰赤开始专注整顿,便很少再去后宫。

  一向行事乖张的逻莎哪里能耐得住寂寞,竟然与自己宫里的一个侍卫苟且在一起,两个人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到,不知道是不是天意,竟然被偶然出宫的穆尔丹无意间发现两个人眉来眼去,他暗中留意,那两个人行事极为小心隐秘,几乎无人发现,再加上两个人害怕被人发现,并不是时常在一起,穆尔丹暗中将两人的蛛丝马迹悄悄掩盖,如此,半年的时间几乎无人发现......这让逻莎两人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那侍卫甚至搬进了逻莎的寝宫,夜夜偷欢,很是得意......

  终于在那年最冷的冬天,穆尔丹巧妙设计,将两人的事情上告了焰赤,带着焰赤突击逻莎宫门,让人猝不及防,正好捉奸在床,焰赤暴怒,要求立刻处死那对奸夫淫妇,穆尔丹请求他来处理,焰赤应允。

  那个侍卫第一时间便被处死,穆尔丹命人将逻莎幽禁冷宫,每天不让她吃饱,却又饿不死,只派一个宫女,却不是伺候她,每天要扇巴掌一百次,用针扎她,让她用手托举蜡烛,照亮冷宫......让她在这个寒冷的冬天,赤着脚站在冰冷的雪地里,跳当年取悦焰赤王的舞......

  一向养尊处优的逻莎哪里经受的住如此折磨,无数次想要自尽,都被人救回,穆尔丹下令,发现一次那些惩罚便要加倍,逻莎几乎生不如死......

  直到牟雪飞的祭日那天,穆尔丹带着遍体鳞伤的逻莎来到牟雪飞的墓碑前,让她光着脚穿着薄纱在雪地里跳舞,逻莎终于体力不支,彻底倒下,死在了牟雪飞的墓前,那天,下着漫天的大雪,很快便覆盖了逻莎的尸体......

  那一年,穆尔丹十五岁......

  他把最纯真的笑留在了十岁以前,把第一次因为悲痛而凝结的眼泪倾洒在十五岁那年,剩下的锋芒无畏交给了此后经年,一如此刻,穆尔丹突然转过身,看向顼妍衣,

  “那么多年过去了,心中的波澜也只是在记忆里,却没有想到,初入北溟,就遇到了你,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温暖。”

  顼妍衣笑道:“我?”

  “你慌张无助的模样像极了我的母亲,但是这几天的观察,发现你和她又很不一样......你有自己的坚持,你骨子里极其不服输,而她似乎从来不会为自己争取,如果她肯花费一些心思,就不会被冷落,被人欺负致斯......”

  “殿下缪赞了,不过没有想到殿下竟然有一段如此难忘又非凡的往事.....”

  “这些心事从未讲给任何人,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在人前说出,觉得很是心里也好过很多,感觉很是奇妙......”

  顼妍衣笑道:“多谢殿下的信任,不过我却觉得你的母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人,她为了你忍辱负重,把所有的柔情和欢笑留给你了,她在用她的方式保护着你,你才会如此优秀......如您所说,她似乎从来没有去迎合君王,我觉得她当年被迫成为王的女人,恐怕也非心中所愿,一个女人她如果从来没有为自己在另一个男人身上争取和在意任何,我觉得她应该是不爱那个男人......或者......她心中另有所属......”

  穆尔丹突然笑了,“没想到你从我的只言片语里就能看出来,而我......却用了整整十年,我甚至在小的时候生她的气,恼她不争不抢,恼她对父罕不上心......她从来没有给过父罕一个发自内心开心的笑容,哪怕是敷衍,她只有对着我的时候才会笑出来,那时候我不懂......”

  “她经常带我坐在院子里看月亮数星星,说那是唯一与北溟有一丝丝的联系,只有在浩渺的星空下,她的心才会安定,她在我耳边说了无数次关于北溟的所有,这里的山水,这里的人.....她无意间说过一个名字,现在想来或许与她心里的那个人有关,因此,这次我来不光为了别的事情,还想找一找那个人......”

  顼妍衣道:“是谁?”

  穆尔丹直直地看着她,说,“母亲说的最多的就是这片同心湖,她给我讲了这里的并蒂莲花,每年盛夏开的最是娇艳美丽,还说了周围的风景,那天我来这里就是过来看看,竟然与母亲所描述的一模一样,她说与一个人曾执手来此,至于那个人,她只说了起哥哥......”

  顼妍衣皱眉,“起哥哥?”

  “不错,只有那一次无意间说了这三个字,其余母亲都是用他,我当时也并没想太多,只是在长大以后,回想起来,才知道,原来母亲只有在说到那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女子的娇羞,才会笑得温柔多情......她讲了很多有关那个人的事,那个人很宠她,也答应她以后会娶她,没想到母亲家逢变故,被人掳走,辗转被卖了很多地方,最后竟然到了厥越,从此万水千山,为人奴役,从此再也不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