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6章:爱意不可挡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章:爱意不可挡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6章:爱意不可挡

  顼妍衣默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丝奇怪的感觉......

  穆尔丹说,“我知道,仅仅凭着这些去找一个二十多年前的人,恐怕很难,但是我在来北溟之前,整理母亲留下来的东西,想着带一个在身上,无意间发现了这个......”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东西,摊开手掌,上面安静躺着一块破旧不堪的香囊,大概是年代久远,香囊外部已经破了,颜色也已经褪色,依稀可以看出最开始的颜色应该是喜庆的红,这个香囊大概是牟雪飞拼命保存下来的,不然辗转那么多次,这个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才没有被人抢走。

  而牟雪飞也一定悉心打理着这个香囊,即便过了很多年,也依旧完好,只是上面没有任何泥垢,显然是被主人经常拿出来看和整理......

  而且,这个香囊右下角有两个很小的字,有小篆书写的,“刘起!”

  顼妍衣猛然抬头,看向穆尔丹,穆尔丹笑道:“这个字我并不认得,在厥越识的汉字更是有限,但是最近我在北溟学习了一下,也认出了这两个字......这个人似乎现在正被全城通缉,我还查到,他似乎与顼姑娘也有一些渊源......”

  顼妍衣道:“如果......这上面的人和我知道的是同一个人,我想我的确是比较熟悉他......”

  “所以我想要亲自找到那个人,亲眼看一看,那个一生都被我母亲挂念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只是......只是你知道吗?这几天我从别人口中听说的那个人,让我莫名的有一点害怕......”

  顼妍衣道:“害怕你母亲的真心是错付。”

  “我也不知道,只是当我认出这两个字的那一瞬间,心里隐约有一种不安时刻笼罩着我,我总觉得很多事情并不止于此......不过有一点你说的对,我害怕真相......所以今天讲给你听,也许从第一次见你,你身上有一种让我很安定的感觉,很熟悉,所以我信任你,也希望你能帮我......”

  顼妍衣没有一丝犹豫,笑道;“好,不为别的,我对你母亲那片真心也感动了我,一个哪怕流浪异乡,却始终坚守自己内心的人,她其实比谁都坚强,那份赤城的初心,无论如何,都该有一个说法,更应该让对方知道......”

  穆尔丹单手扶肩,对着她微微俯身,表情无比严肃认真,“谢谢你,妍衣。”他用厥越最正式的礼仪来表达此刻内心的情绪......

  两人站在同心湖边第一次毫无芥蒂地相视一笑,顼妍衣突然对他伸出手掌,笑道,“一起努力!要互相配合哦!”穆尔丹洒然一笑,扬手与她击掌......

  顼妍衣一回头,看到湖边不远处的一棵树下,站着一个人,一身玄衣,面目深沉,午后的树荫遮住了他的半张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周身此刻散发着一股寒气,如同他万年不变的玄衣......

  不是欧阳勰还是谁。

  穆尔丹上前去与他打招呼,两个人似乎在交流了一些近日以来彼此互相配合调查的事宜,谈的很久。

  顼妍衣一个人便站在湖边,赏并蒂莲花。

  她背对湖面时,欧阳勰的一双深眸轻轻落在她的身上,顼妍衣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会回头搜寻,毫无一人,而她也不经意地看向欧阳勰,也只是看到对方正在浅笑与穆尔丹说着话,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

  那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聊什么,聊了很久,她在湖边百无聊赖,想着回府,却总是要打声招呼,只是碍于那个人也在那,她迟迟没有过去。

  突然肩膀一沉,背后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回头,是一个喝醉了酒的粗眉壮汉,

  “哟,我看这背影削肩细腰的,这正面看果然是标致的大美人儿啊......来,今儿个遇到本大爷,是你的福分,跟大爷我走,以后给你享清福......”

  顼妍衣向后退,凝眉,“大胆狂徒,拿开你的脏手!”

  “哟,性子还挺烈的呢,不错,果然是极品,大爷我很喜欢。”正说着从旁边跑来一个小厮,急忙过来搀扶他,“老爷,您喝多了,这四处都是人,咱们还是快走吧!”

  那粗眉壮汉,甩开小厮,怒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居然来官起我来了?你们昨晚给我找回来的那个妞就败了我不少兴致,说什么从一个叫什么含雅别苑出来的清白女子,我呸,清白还衣衫不整地被我在路上看到?要不是那张楚楚可怜的脸蛋还算不错,大爷我不能看上她?她却不知道珍惜,还说要找什么玉......玉什么?还说什么尚书......她要是能找到尚书大人,我都能当丞相了......真是异想天开,不过,要不是这样,今儿个我又怎么能出来碰上眼前这位美人,美人,你说是不是?”

  顼妍衣迅速后退,还是被对方在手上狠狠地抓了一把,那男人感受到滑..嫩的肌..肤,瞬间表情变得暧昧,笑嘻嘻地看着顼妍衣。

  “老爷,您醒醒酒......快给小的回去吧......夫人要是知道,非得打断我的腿不可!”那个小厮一脸无奈,上前去扶他家老爷,看那表情,几乎快要哭出来。

  那个男人也不理会,一双眼瞪得老大,看着顼妍衣,越看心里越激动,顼妍衣被对方围在湖边,一双手突然被抓住......

  那男人眼露得意,手却一滑,身后被人重重踢了一脚,身子一下弹飞,落入了湖里......

  欧阳勰站在湖边,刚刚收起左腿,一张脸阴沉的可怕,穆尔丹走过来,一脸的关切,忙问,“妍衣,你没事吧?”

  他刚刚一直背对着湖边,与欧阳勰认真商谈,其实两个人很快就说完了那些需要商讨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勰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他忽然找起话题,说知道他喜欢北溟山水,最近找了人给他送来不少画,诸如此类,他也便顺着对方的话题聊下去,只是敏感如他,欧阳勰始终站在面向着湖那边的位置,身后的那个人也一直安静无声,他们聊多久,身后的人似乎也没有异议,一直等待着。

  如果他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也便罢了,但是,此刻,站在他前后的这两个人,似乎都在暗自较着什么劲......

  顼妍衣马上平复了情绪,急忙将刚刚被那人撩开的袖子放下,又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捂住,笑道:“无妨!不过刚才那个人说了一个含雅别苑,似乎和今天李雷说的可能是一个地方,不如去那里查一下,看来真的是有问题,而且他还说了玉......尚书......这些字眼无端从一个平常流浪的女子口中说出,似乎另有玄机......”

  穆尔丹眯起眼睛,“竟有此事?”

  而那个小厮已经跳到湖里将他拉了上来,大概是欧阳勰的脚力很重,男人当时就晕了过去,幸亏小厮抢救及时......

  穆尔丹看着欧阳勰,道:“既然如此,看样子也要深入调查一下此事了......”

  欧阳勰拍拍手,不知道从哪里走来两人,

  “将这个人押回去,给我严加拷问,不用在乎对方的身份,犯了错的官员也要一视同仁,嘴硬就给我揍!”

  那两人齐声道:“是,公子!”

  穆尔丹看欧阳勰的表情依旧冷硬,一双眼几乎要将眼前的人冰冻住,他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便散去吧,刚刚有不少人围观,虽然我已经清退很多,你们看,还是有一些人往这边看.......不如......”

  顼妍衣道:“时候不早了,殿下若不麻烦,便麻烦您护送妍衣一程......多谢......”说着就奔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刚走两步,手突然被人抓住,她眉头微皱,转身,看到欧阳勰沉着一张脸,“殿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其余的小事,就不劳烦殿下了......”

  穆尔丹看一眼顼妍衣,微微一笑,心中了然,转身就要离开。

  顼妍衣却突然上前拉住他的袖子,“殿下刚才答应我什么了?互相配合,一起不是吗?”

  穆尔丹感觉欧阳勰身上的寒气更重了,但是看到顼妍衣眼里的求助,他有些为难,正要开口的时候,

  突然身后有人突然来报,说焰赤可汗的加急书信刚刚送来,穆尔丹打开信,看里面的内容,眉头越皱越紧,似乎有一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便抱歉地看着顼妍衣,与两人道别。

  此刻天色已经沉下来,四处仍有一些路人看到湖边的两个人,忍不住一直看过来,陆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附近,将周围那些路人都赶走,这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顼妍衣清楚感受到仍然抓住自己手臂上传来的寒气,他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她没有回头,低声道:“欧阳公子,您可以松手了!”

  她微微挣脱,身后那人便松了手,她头也不回地离开,来到停靠她府里马车的地方,竟然已经空了,马车不见了。

  她没有说话,沿着同心湖边一路走去。

  身后传来清浅的脚步声,她知道是他,她没有回头,对方也没有走上前,只是慢慢地无声的跟着自己。

  很久没有在外面,硬着月色在水边走着,放眼望去,是自己喜欢的花,一排排,一簇簇,安安静静地聆听自己早已凌乱的心跳声。

  她快步走,身后就加快步伐,她慢慢走,身后的人也慢下来......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顼妍衣停下来,身后也一片安静,她暗自叹了一声,

  “不是要与我彻底断了联系吗?干嘛还要做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今天你把当初我送过去的聘礼都还回来了......”

  顼妍衣听到身后传来他冰凉的声音,她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