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7章:相思相亲不相望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相思相亲不相望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7章:相思相亲不相望

  “今天你把当初我送过去的聘礼都还回来了......”

  顼妍衣听到身后传来他冰凉的声音,她甚至可以想象到他的表情。

  想起,今天白日里欧阳勰在宫里恨不得将自己吃掉的冰冷眼神,算一算,东西送回去的时间,大概也就在那个时候。

  顼妍衣低着头,站在湖边,踢着脚下的一个石子,道:“难道还要留着不成?欧阳公子恐怕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欧阳公子不久前的教诲,妍衣铭记于心,当时我还未来得及回答公子,公子曾问我就那么想要嫁给你吗?我现在可以回答你......”

  突然眼前一黑,一身寒气迎面袭来,眼前黑影笼罩,冰冷的两片柔软狠狠地落在自己的唇瓣上,堵住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

  对方似乎在颤抖,但是抱住自己的力量让自己无法挣脱,强大到几乎让自己窒息。

  欧阳勰的吻带着霸道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想要将顼妍衣整个人淹没,顼妍衣想要挣扎,对方立刻更加汹涌起来,他的力气很大,他用力吮..吸着眼前人熟悉的香气,对方几番挣扎,都被他用双手紧紧禁锢,让她动弹不得,顼妍衣不得不安静下来,这让欧阳勰似乎很满意,他便更加攻城.掠地,顼妍衣轻.哼出声......欧阳勰大概是怕弄疼了对方,他轻轻松开禁锢她的一双手,哪成想,这一放,对方趁着自己分神之际,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欧阳勰嘴上一痛,抬起了头,但是却反应很快地拉住对方的手......

  顼妍衣喘着.气,红着一张脸,一脸愤怒地看着他,那张嘴此刻犹如娇艳欲滴的花瓣,让他忍不住看着......

  “你总是这样,你想怎样就怎样,你想离开就离开,现在又算什么?”

  欧阳勰道:“你受伤了!”

  顼妍衣冷哼道:“是啊,心早就被某个人伤到不行,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从今往后我与你再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伤了还是死了都与你没有任何关系......”

  忽然,欧阳勰拉过她的右手,动作很轻,慢慢撩起长袖,露出葱白的手臂,顼妍衣皱了皱眉,想要抽回手臂,却挣脱不得。

  那手腕处赫然有一块很长的抓痕,很红,几乎渗出淡淡的血迹......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将里面的药粉轻轻洒在抓痕处,自始至终,他都冷着一张脸,寒气愈加沉重,一双深眸让人看一眼就要沉沦坠落,漆黑的仿佛深渊一般,让人窒息。

  药粉洒在患处,让顼妍衣痛的想要收回手臂,那人用力拉住,一语不发,她悄悄抬眼看了一眼欧阳勰的脸,只见紧抿的唇上也同样渗出鲜血,是刚刚被她咬破的,让他本就俊美的脸上,此刻平添多了一分妖冶......

  欧阳勰突然抬头,与她对视,一双眼夹带着一丝邪魅,惊的她马上低下了头,

  “你自己受伤了,还要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去和别人探讨发现的案情......”

  顼妍衣看到对方的脸,突然抽回自己手,“我就当今晚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受伤不受伤都是我自己的事情,还请欧阳公子......自重,您回府点一下我送回去的东西,不光那些,之前公子让陆冥和小虎他们送给我的所有东西也一并奉还.......”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你终是知道了......这些天我喝的那些药变了味道,是你做的是吗?”

  顼妍衣没有停下来,只是她的背影似乎比之前更加瘦弱不堪,此刻听到他的话,她的肩膀有些颤抖......

  欧阳勰道:“那你为什么不来亲自质问我?却偏要如影随形地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一次次瓦解......而最可笑得是,明明狠心无情的是我,每次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温柔注视着他们的时候,却也是我,几乎崩溃......”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突然,腰间被一双手从背后紧紧环住,那人的下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似乎瘦了很多,下巴尖了很多,抵在肩窝里有些疼,他的声音很沙哑,“原来到头来,最狠心的那个人不是我,是你......”

  顼妍衣闭上眼睛,听见自己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是我?最狠心的人是我?是谁在成亲那天,蜷缩在角落里昏迷不醒?是谁因为自己身上一个未知的小小的所谓蛊毒便轻易离开,还冠冕堂皇地说着害怕伤害对方,以为自己多么的正义凛然,多么的深情款款,以爱之名却让对方伤心绝望......若不是穆尔丹那天和我说我身上有厥越的蛊毒,若不是清灵这之后反常的表现,我逼问他们,恐怕我还不知道,原来你想要一个人抗下这些,最近,你每一次出现,我的确故意为之,想要看看你能忍到多久,似乎你做的很好,那我便成全你,那聘礼过了这么久,也该如数奉还,彻底与你做个了断......这不正是你满意的吗?”

  欧阳勰一边听,一边嘴角勾起,闭着眼睛,感受到她的颤抖。

  “对不起......”

  顼妍衣冷哼,“这么久,你做的一向很好,为何今日又要这样?”

  她挣扎,开始想要挣脱身后的无赖,欧阳勰怎么肯放过。

  “对不起,妍衣......”

  顼妍衣转身,看向对方,他的眸依旧深邃,只是此刻却溢满了深情,只不过,他现在的脸色比刚才更加苍白......

  顼妍衣终于没有了脾气,声音也软下来,“你倒是真的能忍?从刚刚沿着湖边跟着我一路,就一直疼了一路,你这又是何苦?”

  欧阳勰的脸上终于绽出一丝笑意,“原来你一直都知道,这些天也是你教小虎泡我最爱喝的云雾茶吧?”

  “你身边已经没了人伺候,总要有人去做一些琐事......不过没想到你会猜出来是我......”

  欧阳勰笑道:“之前府里的下人泡的茶从来不会加露珠,而只有你泡的茶里会加这个......不过小虎泡的茶真是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