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59章:无波无澜也摧残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9章:无波无澜也摧残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59章:无波无澜也摧残

  欧阳勰叹了一口气,“因为我生气,我在宫里听到陆冥小心翼翼告诉我你真的将聘礼送了回来,然后在那个时候,看到那些男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你,还有,那个穆尔丹......我看到你出宫,他一路跟着,我便也没有忍住,跟了过来......”

  顼妍衣笑道:“真是傻瓜,所以你刚才其实已经蛊毒发作了你却还要逞能......”

  她叹了一口气,从另一边袖子里拿出一个小布包,里面是十几只银针。

  顼妍衣从里面拿出一只,她找到欧阳勰的左肩膀,描摹几下,找到了某处穴位,直接刺了进去......

  欧阳勰眉头微皱,却乖乖地没有再动。

  顼妍衣轻声道:“一开始会有一点疼,不过一会就好了,这是我最近看书研究出来的,而且穆尔丹王子自从百花节之后,曾告诉我一些蛊毒的控制办法,我身上的也是用这个方法......”

  欧阳勰笑着看她,右手紧紧搂着她的腰。

  大概过了盏茶时间,欧阳勰感到身上的痛感减轻许多,顼妍衣看到他的脸色也有所缓和。

  “我身上的蛊毒败你曾经的好姐妹所赐,玉红莲,其实如你所见,我一直让她接近我,无非也是想找出一些东西,不过今天这些事,看来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谁会想到,尚书之女竟然可能在勾结厥越的人......你猜昨天她给我送来了什么?”

  “是什么?”

  欧阳勰面目一冷,“她说她为我找来了接触蛊毒的解药,她亲自端来给我喝,可是我一闻就闻出来,骆寻曾经说这个蛊毒只要碰上夜桂子,便会加速神志不清的速度,而那个夜桂子只生长在厥越,这便直接证明了她与厥越人勾结,铁证如山,而我也不必再装下去......”

  顼妍衣凝眉沉思,神情里有一丝诧异,“我与她从小到大,她一向纯良老实,在我和清灵中间,一直心思纯净,这么多年,是装不出来的,却没有想到,到底她经历了什么,竟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甚至连北溟人的底线也置之不顾......”

  欧阳勰轻轻揽过她的肩膀,“是你的终究是你的,离开你的便不要再去强求。”

  顼妍衣闭上眼睛,躺在这个去而复返久违的温暖怀抱里,聆听再次心跳的声音......

  阿士瓦最近被穆尔丹带来的厥越暗卫弄得很不安生,之前也是小心翼翼,每半个月换个地方,而现在,一天就要换好几个地方,阿士瓦被追的烦不胜烦,却毫无招架之力......

  于是,阿士瓦亲自去信给上官豪,让他抽出一部分兵马兹扰北溟边境,这么多天的安静,也该让他们忙上一忙了,省的大部分精力都在他的身上,但是阿士瓦即使再恨穆尔丹,却仍然不得不承认,这个死敌,的确让他心生畏惧。

  上官豪很快用实际行动对阿士瓦做出了回应,带了两千精兵,进犯北溟境地涂哇城,在那里烧杀掠夺,那里的百姓一天之内失去家园,上官豪也获得了一小部分粮草。

  上官齐大怒,立刻派附近的卫军前去支援,北溟朝廷内也派出四五支队伍前往与栗城接壤的城市驻扎,随时出击。

  所谓的战.争一触即发,即便现在让对方分心,但阿士瓦仍然不敢松懈,因为他知道穆尔丹仍旧虎视眈眈。

  当日在同心湖边调.戏顼妍衣的那个人,不过是城南的一个恶霸,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金银,向来胡作非为,那天他喝醉了酒,等他清醒时,官府的人已经找上门来,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突然破门而入的官兵团团围住,府里上下被猝不及防地搜了个遍,很快搜出了大量的金银,吓得他当场瘫软跪倒,还在后院的一个柴房里,找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女,遍体鳞伤,精神恍惚,官兵进去的时候,府里的下人正在拿着鞭子折磨她。

  至此,证据确凿,全府上下还未问罪,便已经把什么都招了.....

  那个女子意识依稀尚存,说出了城南含雅别苑的名字,她之前本来流浪街头,后来被人好心相救,带到了别苑,里面大部分都是和她一样遭遇的少女,她以为她遇到了贵人,从此远离凄苦,却不曾想,有一个教导姑姑负责来指导她们,所有人都毫无心机,直到有一天,她们带走了几个人,说是去见一个改变她们命运的人,但是那天以后,那几个人就消失了,离开的一个女孩与她关系很好,有一天晚上,那个女孩浑身是伤地跑回来,只见了她,告诉她让她尽快逃跑,原来她们是想培养她们去见一个很可怕的人练功,当提到那个人的时候,那个女孩的表情很是恐怖,她浑身是伤,几乎没有一处好地方,因为和她好一回,便拼死回来告诉自己的好朋友,于是两个人一起逃脱,奈何那个女孩身上的伤太重,不到一天便死了,死在她的身边......

  后来女孩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她精神恍惚流落在街头,之后便遇到了那个恶霸.......

  而这个女孩就算后来被折磨的整个人精神已经恍惚,但是她始终不断重复着一个名字,玉红莲......

  一个普通少女口中说出了当朝尚书之女的名字,已经言之凿凿了。

  经过此事,上官凌等人彻底确认了玉红莲的嫌疑。

  阿士瓦最近把从抢来的少女,目标改为让玉红莲为其收留流浪少女,这样既不会被人发现,还不会耽误他修炼......简直一举两得。

  纵使发现了这件事,上官凌仍然没有什么行动,他打算暗地观察,与穆尔丹兵分两路,通过借着他们定期交易,揪出阿士瓦,一网打尽......

  但是事关尚书之女,这件事又变得很是棘手,上官凌打算从长计议,只是要求底下人做事务必要小心,更要时刻保护含雅别苑里的女孩们的安全。

  不过,过去了一个月,一切风平浪静,含雅别苑那些无知的少女,仍然每天天真无邪地以为自己从此脱离苦海,玉红莲也没有再来......

  傍晚,湖边,一叶扁舟,一盏微弱的灯。

  玉红莲坐在船里等待阿士瓦,阿士瓦过了很久才到,一身狼狈,浑身湿透,玉红莲一脸的煞气,见到对方进来,立刻站起身,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巫蛊之术不但失灵,如今练功,还会失手让人给我跑了出来,你可真是够可以的!”

  阿士瓦形色匆匆,也没有马上答话,他进来直接坐下来,

  “说起来还真是该死,那次正在运功,被那丫头给侥幸逃脱,我本来要去追她,但是运功中的紧要关头,不能动,眼睁睁地看着她跑走,当时就怕出现什么纰漏,也因此害的我心脉有所伤,差点走火入魔,那个该死的丫头,真是恨不得给她千刀万剐......”

  玉红莲冷哼,“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那丫头死了,但是在死之前却去了别苑带出来一个女孩,那女孩阴差阳错被人带走,最后几经辗转还惊动了官府,但是他们最后收拾了那个恶霸,不知道那个女孩是不是没有交代出什么,之后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含雅别苑也没有去任何官兵......不过看来那个地方是不能留了......”

  阿士瓦平复下来,笑道:“不错,都听你的。”

  玉红莲道:“这个看起来还棘手,不过并不能断定对方已经发现,我这次冒险来见你,是问你你的蛊毒,还有之后给我药,不但没有用,现在欧阳勰还对我很冷淡,今天我去欧阳府,他居然对我避而不见,说是最近前朝繁忙,暂时不要见面,而且几天前,他和顼妍衣在宫里......”

  玉红莲眉头紧皱,心底又翻腾无限的怒意,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来得这么突然,对方明明已经在那么重要的日子离开了那个人,他明明已经向自己张开双臂,虽然没有彻底敞开心扉,但是她知道,只要她再努力一点,再给她一点时间,他一定会爱上自己,她努力了那么就,甚至为了能够得到他,她不惜牺牲自己作为北溟人的底线,甚至为了他,她不惜牺牲了......自己......

  不可以,他不可以就这样......

  今天晚上来之前,她又去了欧阳府,过了好几天,她终于再次见到了他,

  他坐在房间里,似乎就是在等着她来一样。

  “欧阳,我是哪里做错了吗?你这几天不见我还一直躲着我,是发生了什么?”

  欧阳勰轻笑,声音听不出情绪,不过也也之前一般,带着淡淡地轻柔,“红莲,这些日子,我想我要和你说声抱歉,以后你也不要再来这里,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对你有些不公平,我现在身上的这个蛊有时候我也控制不住,我不想因此伤害你,而且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也许我们更适合做朋友,好在时间还很短,我与你兄长关系也很好,我并不希望对你有任何隐瞒,之前的事,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好吗?”

  玉红莲上前拉住他的胳膊,欧阳勰眉目微皱,她便本能地撒开手,急道:“那些天你的眼神,骗不了我,也骗不了过你自己,你一定有什么难言指引,是不是?是不是前两天我给你带来的那个给你治蛊毒的药粉,是不是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我拿来的时候他们说真的好使的,他还亲身吃过了,我怎么会拿你的命开玩笑?欧阳,是不是因为这个?”

  见欧阳勰摇了摇头,她开始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那是不是妍衣,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