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0章:恶魔之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章:恶魔之吻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0章:恶魔之吻

  见欧阳勰摇了摇头,她开始慌张,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那是不是妍衣,是不是她?”

  欧阳勰用第一次见到她的眼神,突然看她,轻声道:“红莲,当初在我受伤的那些日子,是你陪着我,我很感激,可是,你也该知道,当时我在成亲当天失约也是因为那天蛊毒发作,也是那天才知道了蛊毒的一些后果,而这些天,也正因为这身上的蛊连续伤害了你们两个,这个真的不是我想要的,如今千言万语,我只能说句抱歉......我们自始至终都是朋友......这些日子,你也知道,我大部分都是在宫里往返,在府里的时间很少,你一个人经常过来,让所有人以为咱们是在一起的,我也从来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我必须要和你说,红莲,你值得更好的......”

  “果然,还是因为她!所以,无论我多么努力,你的眼睛里都不会看到我!我恨你们!”玉红莲眼泪纷飞,心痛难当,一脸痛意地跑出了门,

  然后去了老地方,唤出阿士瓦。

  此刻阿士瓦看着她悲愤的表情,笑道:“美人儿,如此也好,他配不上你的深情,你又何苦如此执着?现在不是正好,咱们做一番大事业,你又何苦拘泥于儿女情长?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真是看着糟心......”

  玉红莲怒目圆瞪,“阿士瓦,我想你首先要弄明白一件事,你现在是在我北溟的地界,现在外面可不只是穆尔丹在找你,至于我,我想怎么什么,不想做什么,都与你无关,你现在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的安全吧.....一个你们厥越里最拿手的什么蛊毒都被你弄成如今这个样子,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究竟有什么能力来北溟搞破坏?”

  阿士瓦听到这么说,也不恼,笑了笑,“这些日子,我虽然一直在练神功,但是我也一直对没有松懈,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一定感兴趣......”

  玉红莲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冷哼道:“我看你还能有什么能耐?”

  “这个自然是和我一直都要扳倒的顼承煌有关了?我来北溟的目的也是如此,一旦他倒台,你的头号眼中钉顼妍衣不也就......”

  “你说说看!”

  阿士瓦微微一笑,“他有个三夫人,是刘起的妹妹,听说前不久被放逐到了感业寺?被迫出了家?那刘起现在我也正在派人四处找他,没想到这家伙没什么武功,也不过是北溟的一个官家子弟,却过了这么多天,这么多人找他都没有找到,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玉红莲皱眉,“你说的这些不就是这些日子欧阳和太子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吗?这谁都知道,但是和顼承煌又有什么关系?”

  阿士瓦充满恶毒的笑了笑,“刘起和刘紫娇毕竟是亲兄妹,刘家这么大的家业倒塌,他们怎么会甘心,不过说来也是奇怪,那刘起也是一直暗地里支持上官豪,上官豪出了北溟,在去接应的时候发现刘起早已不知所踪,而且上官豪之后也没有再问起他,一直到现在,那刘起便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上官豪,我想,对于一枚已经失去价值的棋子,他肯定不会再耗费多余的精力......而我最近在北溟四处调查,知道了刘起一直果然没有离开北溟,更知道了他是为了什么?一个人宁可不要命也不要逃走,竟然是因为舍不得他的万贯家财......”

  玉红莲道:“你的意思是他身上带着几乎刘家能带走的所有财产?或许因为某些原因,他无法带走,便流落在北溟的某个地方?”

  “不错,真是要财不要命的主,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多人居然也没有找到他,这又是什么愿意呢?”

  玉红莲眼神突然发亮,笑道:“你刚才说到刘紫娇,难道......”

  “真不愧是我相中的女人,真是聪明......”阿士瓦用手捏了一把玉红莲的脸蛋,被对方嫌恶的用手打开。

  “美人儿,你说的不错,那感业寺却是是一个安全的去处,不过我的神功对那种地方很是排斥,我不能去那里,那里面的东西我也不......不喜欢,所以美人儿,恐怕要辛苦你去一趟了......”

  玉红莲道:“你说了这么多,似乎都是对你有利的,这一切和顼承煌有什么关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阿士瓦笑道:“刘紫娇就算已经出了家,她到底是顼承煌曾经的女人,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她有事,他就脱不了干系,你只不过过去稍微做一点事情,加快一些事情的顺利进行,皇帝去感业寺的人也一定不会是别人,必然是她自己的丈夫......而顼承煌也不会坐视不理,这也算家事,他也不会带很多人......”

  玉红莲道:“你的意思是引他单枪匹马赴约,然后.......”

  “然后剩下的就交给我,只要扳倒他,你放心,我会马上离开北溟......绝对不会耽误一天......”阿士瓦一脸认真地看着玉红莲。

  玉红莲道:“你是要杀了他?他可是北溟的镇国将军,我之前就和你说过吗,你不能要他的命,只能折损他的一些锐气,这样你也可以了了你父亲的心愿,但是我不允许你杀了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现在和上官豪勾结在一起,北溟一旦痛失名将,不但削弱了战斗力,更挫了北溟兵马的士气,一旦如此,岂不是被你们随意拿捏,别说到时候整个北溟被你趁机祸害,只怕到时候我更没了命......你可真是打的如意算盘,我之前也和你说过,我让你稍微动顼承煌,是我看不惯顼妍衣,我要伤及她的痛点,但是在大是大非上面,你可能还是太小瞧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么久你是真的在修炼?只不过你的那些人一直寻找伤害顼承煌的机会,奈何你们一直不能如愿,如今便想利用我来帮你完成?呵呵,你可能真的想多了......”

  阿士瓦仿佛第一次看到她一般,仔细认真起来,倒是坦然地笑了笑,“美人儿,真是没有想到,你会想到这么深,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派人调查我?”

  玉红莲也微微一笑,声音冰冷,却透着一丝得意,“在我们北溟有一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如果不防着,难道放着你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岂不是引狼入室?而且,你平时和我说的话又有几句真?”

  阿士瓦眼神一冷,伸手揪着玉红莲的衣领,他的脸几乎已经贴上玉红莲,玉红莲挣脱不得,瞪大眼睛看着他,阿士瓦声音冰冷无情,“美人儿,不管你是怎么认为的,你现在已经别无选择,当初你不也是为了你自己才答应我的吗?何况......你们玉府你的父亲,可是北溟举足轻重的人物,你应该知道,你若把我惹急了,会有什么后果吧?”

  玉红莲怒道:“你敢!”

  “你敢不敢,现在就取决于你!你是想做一个不孝女,让你们玉家一夜间成为千古罪人,还是做一件对你而言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过是去一个地方走一遭,剩下的也不用你做,你依旧做你北溟的尚书府的千金大小姐......这熟知轻重,现在不过在你一念之间,你说呢,美人儿?”

  玉红莲道:“你威胁我?”

  阿士瓦闭着眼睛,手紧紧地按在她的腰袢上,声音低迷,“你我认识了这么久,你应该见识过我的能力,我说到就一定能办到,何况,你刚刚慷慨陈词说了那么多,不过是为了北溟,可是谁又想着你呢,而且我的目标也不是别人,他可是你的死敌,你如此心软,谁又想着你自己的委屈?”

  “美人儿,你这个样子让我又想起那天晚上......你看那天之后,你不就乖了吗?你说我......”

  “我答.....应你!”玉红莲拼了全身力气,喊出来。

  阿士瓦抬头睁开眼睛,一边笑一边右手揉..捏着她的脸庞,动作极其暧昧。

  “我答应你,可以了吗?求你......放开我......”

  阿士瓦笑道:“这就乖了嘛,虽然我很舍不得放开你,但是我向来说话算话,那么,美人儿,我也希望你也能说话算话!你该知道你怎么做吧?”

  “我知道......”

  “那就不要再想什么花招,我会告诉你接下来你要做的每一个细节,你去感业寺去拜佛也好,我想理由你应该自己会找的出来,到了那里,据我所知,那刘紫娇也算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她自然是认得你,你只需要将这封书信交给她就行,这个是我们让刘起的女儿刘婷雪亲笔写的信,她看了自然知道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