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3章:怅惘念空意难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3章:怅惘念空意难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3章:怅惘念空意难平

  刘昭跪走上前,从偶然救过一个人开始,所有的一切都交代了出来......

  刘子富听到后,怒喝质问刘昭,他当日救下那人的长相,刘昭说完后,刘子富紧握双拳,心中恨极,想不到竟然是刘起,自己的儿子竟然阴差阳错地遇到了他。

  上官凌道:“看来他半月前已经不在城中,那半日前京郊以外的大搜查,竟然还是被他逃脱......看来他肯定不会回来送死了......”

  刘子富上前恭谨道:“微臣愿意亲自捉拿那个逆贼,将功折罪!”

  上官凌急忙扶起对方,笑道:“也好,不过朝廷也一定会全力协助你,你尽管放心,现在既然刘起已经不在城中,那么咱们就立刻扩大城外搜捕范围,至于城内那个厥越人,我们自有办法........”

  如此,便得知了刘起和阿士瓦的行踪,上官凌和穆尔丹便双管齐下,内外配合,一时间,京都城内,表面风平浪静,实际早已暗流涌动......

  顼妍衣自从那天和欧阳勰说开之后,两人仿佛回到了从前,除了仍然没有告诉父母,不过,这些日子,顼妍衣每天的心情,还有整个人的状态,让柳如华等人看在眼里。

  也就在这个时候,城外的感业寺那边忽然传来消息,刘紫娇身子抱恙,她觉得自己恐怕将不久于人世,想要见一见凡尘里的夫君和女儿最后一眼......

  不过她知道,女儿清若最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宜长途跋涉,所以,她想先见一见顼承煌......

  顼承煌听到对方生病的消息,沉默良久,眉宇间闪过几许怅然,毕竟是曾经与自己生活多年的女人,而且还为他生了一个女儿,只是......

  “现在的京都正处一个多事之秋吗,厥越的密探深藏在这里,随时会有事情发生,就算皇上现在还没有发话,要我做什么,但是,如今咱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考验体谅彼此,难得享受团聚的日子,我自是不舍,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几天城中经常出事,有少女失踪,我必须留下来保护你们......”

  柳如华温柔安抚,“咱们来日方长,去看一看她吧,也许这次真的可能是最后一面了呢,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顼承煌心里有一丝忐忑,明明不过是去见曾经自己的女人而已,而且那个地方又是普度众生的地方......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咽下了心中的不安,化成一丝笑意,点了点头,轻轻拥抱了柳如华。

  柳如华脸色一红,即便过去这么多年,两个人仍旧保留曾经初见的悸动,此刻,她像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轻轻回拥了一下眼前这个让自己记住且一直牵挂的男人,这些年的误会,冷漠,争吵......似过眼云烟,从未横亘在他们之间......真好......

  “母亲,你快去看我将不久前谢了的并蒂莲花瓣封存了起来,你看这么多天居然......”顼妍衣一边兴高采烈地走进来说着,一边挥着手里的东西......突然怔愣在门口......

  顼承煌和柳如华两个人像做错事的孩子,立刻背靠背站着,默契地没有看着她,柳如华更是低着头,背过身去,声音里藏着羞怯,“你这丫头呀......”

  顼承煌也故作镇定,嘴角却忍不住勾起,表情里也有些许的害羞,“臭丫头,进来也不说一声......”

  顼妍衣马上反应过来,来回看了看眼前的父母,觉得这两个人比平时跟家的可亲可爱......

  “嘿嘿,我是你们的女儿,自己的父母恩爱,这是多么让人开心的事情,你们不要害羞啦......”

  顼承煌微微一笑,拉过柳如华的手,洒然一笑道:“你这丫头,什么事情,竟然这么慌张......看给你急的......”

  顼妍衣拿出来手里的一片花瓣,笑道:“爹爹,秋天已经来到,这是前些天我将并蒂莲花的花瓣摘下,风干后再每日用书籍夹着,你们看,这花片竟然栩栩如生,到了冬天还不愁看了呢......”

  柳如华此刻转身,怜爱地轻抚女儿的脸颊,似乎可以感受到她此刻发自内心的开心,“你喜欢就好,这并蒂莲花寓意也是极美......我们的女儿也会收获这样的幸福......”

  顼妍衣突然上前拉住顼承煌和柳如华的手,微微一笑,将那片花片轻轻一开,竟然一下变成两片,她将两片相对,便合为一朵并蒂花,这两个竟然是一对,

  “爹爹,娘亲,这一对并蒂莲的花瓣便是女儿送给你们的......在并蒂莲谢掉的初秋,将开的最美的花瓣永久保留,我觉得就好像你们之间的感情,一生相系,不会分离,你们可喜欢?”

  顼承煌和柳如华相视一笑,感动不已,两人一人拿过一片花瓣,笑不可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笑意回荡在整个落雨阁上空.......

  此刻,一个人半个身子藏在屋外的一处廊柱后,脸色苍白,一双怨毒的眼睛看着里面的三个人,那笑声,在她看来很是刺耳......

  她一双尖细的指甲几乎已经扣紧了柱子里面,她双唇紧咬,虚弱的身子,此刻险些倒下,是顼清若,她看着里面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那么和谐,充满了圆满,而自己的母亲此刻陪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她与她更是从此被生生分离,再见也不知是何时......

  不过昨天,她忽然听下人说母亲要见父亲的事情,她本来这次想来告诉父亲,也带自己一同去见见母亲,却在来之前收到一封神秘的信件,里面是母亲故意掩饰最后辗转到自己手里的一封密文,上面寥寥的几句话,交代了母亲的想法,她本想来看看父亲的反应,却不想竟撞见人家一家三口的刺眼画面,想到母亲的境遇,她心生愤怒。

  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早已不再是曾经冲动的顼清若,想起母亲临走时的叮咛,她再次平静地看向那三个人,好戏终于可以开始了......

  三天后,顼承煌启程去了感业寺。

  柳如华一路送到了京郊,要不是顼承煌叫停,她恨不得要跟着一起去,顼妍衣陪着柳如华回了府,看着母亲怅然的表情,急忙安抚,“几天后父亲就回来了,你们又不是新婚夫妇,竟然这么不舍得,以前父亲不也经常出征吗?不要担心了......”

  柳如华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

  欧阳勰和刘子富奉命捉拿刘起,刘子富很快发现刘起似乎去了感业寺的方向,便一路追击......

  而与此同时,去往感业寺的路上,除了欧阳勰和刘子富,突然又悄悄地跟着另一拨人马......只不过无人察觉,悄悄地跟随......

  连夜赶路了三天三夜,终于在次日的清晨,顼承煌到了感业寺,晨间的山缥缈清新,刚刚进入山中,屹立着一座庄严肃穆的寺庙,在云雾了然间,散发着一种祥和静谧的畅然......让人不由自主地忘记了红尘过往,无论多少悲欢离愁,在此刻,都会化为清风,渺小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身上过往杀伐气息有些重,他刚刚步入佛寺门前,本来一直停留在石门上的几只飞鸟,便马上飞走,他抬头看着那几只飞鸟慌张的样子,越飞越远,不禁有一丝怅然,他再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的前方,数门台阶的顶端,此刻正站着一个人,是感业寺的主持念空禅师。

  念空,念空,万念已空.....

  此刻,他正用悲悯慈目的眼神看着自己,与数年前那个满目意气风发的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人相比,时间仿佛弹指一挥间......

  两个人淡淡一笑,

  “承煌,你还是当年那个勇者无畏的样子,这气势依然不减当年......”

  顼承煌笑道:“哪有你现在这等风姿,简直超凡脱俗了去,真是善哉善哉......”顼承煌满眼的笑意,双手合十,转脸变的严肃端正,对着念空禅师恭恭敬敬地揖了一礼......

  两人相互揖了礼,念空也就是当年顼承煌的同僚顾峰,笑道,“原来新来的善者,在红尘之时,竟然与你有如此缘分......”

  顼承煌拾阶而上,两人并肩而立,竟让他有一种时光回溯之感,他将刘紫娇来此的来龙去脉说给了他听,见对方眉头微蹙,便笑道:“本来,我来之前总是有一丝不安,也不知为何,但是我还是来了,我来之前,也刚刚得到了那逆贼刘起的下落,不过,并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另外......我也想知道这么多年,没有见你,你可还记得咱们老哥俩的约定......”

  念空浅笑,“世人皆不知我红尘的身份,恐怕除了你已经没有其他人,如今你能来和我说一说过往,也是一种机缘,另外你我当年曾约定‘不忘初心,肝胆相照’就算我已入了空门,这八个字,更是从不敢忘记......”

  顼承煌洒然一笑,“甚好,甚好......对了,她现在的法号是什么?”

  念空轻声道,“无心......”

  顼承煌向里走去,念空跟在后面,欲言又止,他回忆初见刘紫娇,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戾气,整个人似乎有强烈的心事未了,虽然她来的时候整个人低沉不堪,但是与其他人不同,她的眼神看起来与青灯格格不入......

  太浓烈的俗世气息......

  就在几天前,她似乎突然变了一个人,整个人竟然散发着不正常的光泽,眼神里就好像死灰复燃一般,而几天后的此刻,顼承煌来了......

  回想前两天无意间听到刘紫娇的住处似乎隐隐约约多出来的人影,他心中泛起一丝怪异,他暗自观察了刘紫娇的住处,的确是有问题。

  昨晚在对方屋顶上,终于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与她窃窃私语,无意间听到了顼承煌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