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4章:燃情妒火终有时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章:燃情妒火终有时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4章:燃情妒火终有时

  昨晚在对方屋顶上,终于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与她窃窃私语,无意间听到了顼承煌的名字......

  念空手里捻着念珠,看着顼承煌的背影,咽下了嘴边的话。

  这段孽缘,竟然来到佛.祖面前还会泛起波澜,看来他为顼承煌算起的一段命数,倒是有一些准,这场劫终是来了......

  顼承煌走到一间禅房门前,看到正在走出门口的刘紫娇,神情平淡,

  “施主,再次见你,竟然是要用这个方式才可以......”

  顼承煌笑了笑,“别来无恙,你好像看起来过的不错......”

  刘紫娇也就是无心,淡淡一笑,道:“心将死,所以想要见你一面,彻底了了红尘心事,因此我也并没有骗你......”

  “你我缘分已尽,但是毕竟有清若相系,而你不要以为没有人知道,你其实一直暗中和你兄长刘起,帮助上官豪,这些我都知道吗,如今你到了这里也算一个好的归宿,这青灯烛火希望能燃尽你过往的那些虚妄之念......”

  刘紫娇神情依旧,也不说话,只是一直看着顼承煌,突然,微微一笑,“承煌,有一些话还是要说的,你进来,咱们慢慢叙叙旧........”

  顼承煌刚刚走进禅房,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他看到桌上正袅袅燃起的香,让这间简单纯朴的禅房变得有一丝缥缈,他想,大概真的被佛祖感化了吧,她从来不会燃香,她房间里连花都很少放,没想到临了到了佛祖面前,终于改变了......但愿这檀香可以净化她曾经一颗争强好胜的心。

  刘紫娇淡淡道:“这是我来到这里以后才发现的,这茶是我亲自去山里采摘,晾晒,喝起来口感也不错,这么久一直喝它,你也尝尝......”

  刘紫娇为他泡了一杯,轻轻推到他面前,一双眼里恬淡温和......

  顼承煌闻着这房里的檀香,感觉心绪有一种没来由的安定和......迷蒙......

  他随手拿起,仔细品了品,口感香醇,竟然和之前喝的茶完全不同,更加甘甜......他一饮而尽。

  “紫娇,看到变了这么多,我很欣慰,这么多年,看到你这个样子,我想,如果你当年不与他们为伍,你真的有现在的觉悟,我想我们也不会这样,还有......一直想和你说一句,对不起,我终是负了你......”

  刘紫娇只是清浅一笑,继续为他泡茶,自己也一杯一杯的喝,坐在对面,安安静静,聆听他的心里话。

  “你尽管放心清若,他也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好好待她,以后有时间我也会待她一起来看你......哎,你这茶好像似乎可以喝醉了一般,怎么现在有点头......晕......”

  刘紫娇听到后,笑了笑,随手将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

  “夫君,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你主动和我说这么多话,这么多年,从我嫁给你那一天,你的眼里心里就从来没有我,一句体己话更是没有从你嘴里说过,却想不到,如今,你我坐在这里,安安静静心平气和,听到你的心里话,可是你应该知道,自始至终,我最想听到的从来不是你今天说的这三个字.....”

  “你我夫妻一场,当年我在众多出类拔萃的人才里,一眼便看上了你,那种心动的感觉,我到现在还会想起,从小到大,我想要什么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得到,没有人反驳我,有很多人都对我示好,我却都看不上,甚至其中不乏地位更高的人,但是却偏偏只看到了你,我记得那天你刚刚打了胜仗,我并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一瞬间认定了你,我只知道,那一刻,我再也看不见别人,我的家人并不赞同我嫁给你,是我执意......我不吃不喝,我任性妄为,你都不知道,我其实拿期间曾偷偷看过你,好几次我都看到你看见我了,但是你并没像别人一样对我露出迷恋的表情,你甚至看都没有再看我一眼,我给你写的书信你都原封不动的退回来,我郁郁寡欢,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知道了委屈的滋味,后来是父亲看不下去,皇上出面,最终促成了这桩婚事,你可知道,我当时有多激动......”

  “我终于如愿地嫁给了你,但是你依旧如之前那般,心里眼里半分都容不下我,你的冷漠一点点熄灭了我的所有期待,你甚至过了半年都没有捧过我,我能有清若,还是我自己使了一些手段,哈哈哈......是不是很可笑,这听起来真的太好笑了对不对,这个秘密你不知道,我瞒着疼爱我的家人,我告诉他们我过的很好,我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遇到你,低进了尘埃里......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最后耗费了那么多的心神,却只是想求一个孩子,我天真的以为或许有了孩子,你就会看到我,可是,事实证明,我又错了......”

  “承煌,我骄傲的一生,竟然折在了你的手里,这么多年,我多张扬,多任性,都不过是想让你看一看我,但是却忘记了,一个男人,本来就不爱你,你做什么,只会让他反感,后来我就想,那就和你对着干,你想要守护什么,我就偏不让你如意,你的女人,后来,有很多年里,我似乎的确成功了,我成功地让你疏远了那对母女,后来我帮助我的兄长,暗中扶持上官豪,我甚至将一丝的蛛丝马迹带给你,你那么忠心,你那么忠贞不二,你怎么会容忍呢,你一定会出来制止我,甚至总会掐断我与那边的联系吧,可是我仍然是错了,你是真的不在乎我一丝一毫呀,我居然还在执迷不悟......”

  “我来感业寺的这些日子,想了很多从前的事情,我似乎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些年你所谓疏远柳如华母女,不过是为了保护她们啊......还有,明明知道我私底下做的事,你却置若罔闻,任由我越陷越深,到现在我才终于醒悟,原来所有我想方设法讨好你,接近你的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原来毁掉我刘家的一切,并不是因为上官豪,不过是顺理成章成为你攀登的棋子,然后在我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彻底摧毁,你毁了了我的一生,也毁掉了我们刘家......”

  顼承煌晃了晃脑袋,一双眼睛有些迷蒙,听着她的话,眉头紧皱,眼神却无法聚焦,眼前的刘紫娇似乎越来越模糊。

  刘紫娇一边喝着茶一边说着话,表情始终淡然。

  “如今终于听到你对我说对不起,可是我已经不需要了,这次见你,如同我之前说的那样,我的心已经死了,就在你踏入这里那一刻,你我这场可笑的故事,总算是要结束了,你来这里也是这样想的吧,不然当初我离开的那天,你为何没有说这些,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顼承煌头越来越沉,他早已警觉,四肢却已经不得动弹,他瞪着一双眼睛,发现自己喊不出来一丝声音......

  这檀香有问题!

  刘紫娇笑了笑,“今天的檀香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这几天我不凑巧感染了风寒,这檀香恐怕也无福消受了,而这茶里也是为你准备的,我受了风寒喝这个茶便中和了屋子里的檀香,而你却不能......”

  说完,她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笑道:“你或许没有想到,我还要感谢你,你帮我离开了京都,给我送到了这里,我便可以与其他人联系,畅通无阻,哈哈哈.......这些日子,如你所说,我的确过的不错,做了很多想做的事情,而今天,又见了想见的人......再见你一面,是我的了断,也是我的开始,你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不过我却很意外,你居然真的一个人来,看来你对我倒是很放心,我此刻居然有一丝的感动,所以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了解,送你去见一个人......”

  刘紫娇突然站起身,顼承煌的半个身子瘫软在桌上,此刻也终于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烛火安然,安静地可以听到刘紫娇一声接一声的叹息,

  柳如华,你深爱的男人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我要你尝一尝永远失去的滋味,你得到过,却终将不配再拥有,我得不到,那么谁也别想得到......

  她轻轻抚..摸了顼承煌安静的脸,终于第一次感觉到他安静地留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她打开了那封信,靠近桌上的烛火,瞬间燃烧起来,上面的白字黑字,一句一句地闪现在火光里,蔓延进她幽深的眸里,上面写着:欲成大事,寻求翻盘,夺煌乱军心......

  信很快被燃尽,她一甩手,那大团的纸迅速乍起......照亮了她和她曾深爱的那个男人......

  而与此同时,刘子富在欧阳勰之后,即将到达感业寺,在山下突然遇袭,一千人之多不知道从哪而来,猝不及防地绊住了他们,刘子富等人被困在在山下一个山坳里,他们没有伤害自己,只是想尽办法地将他们堵住,刘子富心中奇怪,想与他们谈判,那些人却训练有素,对他完全不搭腔,沉默无语,他心中越发怪异,却苦于无法抽身,那些人对他尤为重视,本可以强烈应对反抗,但是那些人不仅没有对他们进行人身伤害,还说他们是欧阳勰派来的......

  大概过了四个时辰以后,那一千多人陆续散去,刘子富也不敢再怠慢,马上赶往感业寺。

  当他到了那里,看到的是寺里的僧人正在救火,一间禅房几乎已经被烧烬。

  刘子富急忙去询问,得知那间禅房住着的正是刘紫娇。

  混乱的火场上,人影穿梭,那活跃饶绍的火焰摧毁了一切,却也掩盖了此时几缕黑影,游荡在人来人往之间,虽然他们着装一致,着急的情绪似乎也与周围奔波的人一致,但是却透着淡淡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