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5章:只缘身在此山中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5章:只缘身在此山中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5章:只缘身在此山中

  刘子富急忙去询问,得知那间禅房住着的正是刘紫娇。

  混乱的火场上,人影穿梭,那活跃饶绍的火焰摧毁了一切,却也掩盖了此时几缕黑影,游荡在人来人往之间,虽然他们着装一致,着急的情绪似乎也与周围奔波的人一致,但是却透着淡淡的诡异......

  那几个人影速度很快,手里似乎抬着什么东西,眨眼之间变换了位置。

  大火燃烧了整整一夜,凌晨时下了一场大雨,浇灭了这场意外,这一晚上刘子富四处找遍,也没有看到欧阳勰。

  直到第二天,欧阳勰才出现,他惨白着一张脸,看起来像是受了伤。

  刘子富急忙上前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欧阳勰声音有些沙哑,“看来这刘起有人暗中在帮他!昨晚深夜我到了这里,暗中探访,刘起果然来到这里投奔刘紫娇,本来我马上就可以抓住他,却突然出现一批人,一路护着他,我追了出去,到了寺庙后一处林子里,那些人消失了,没过多久,又冲出来数十名厥越人,却不巧,我当时旧疾发作,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与那些厥越人一番缠斗,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们,竟然一下到了这个时辰,看来那些人是有备而来,到这里接应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欧阳勰的脸色惨白,刘子富看来并不像假的,他四处看了看,“你带来的人马去哪了?”

  这时,之前绊住他们说是奉命行事的其中一个少年,正一脸焦急地走过来,“公子,我们在这里忙了一晚上,刚到这,却着了火,没有及时守护您,还请公子责罚!”

  刘子富一旁问道:“你们在我之前赶到,你们来的时候是什么时辰?”

  那少年恭谨答道:“回刘大人,属下昨日马不停蹄不敢怠慢,在申时到了山下,与我家公子一同在亥时到达感业寺......”

  刘子富笑了笑,点点头,回忆了一下昨天大约是在申时左右遇到那拨人马,而眼前这个少年之所以他印象很深,是因为他之前经常在欧阳勰身边出现,与他打过好多次照面,他又回想了一下昨天那些人离开后,他们立刻赶来这里,用的时间却也在几乎天亮时分才敢过来,而他却说马不停蹄,这时间算起来,似乎有一些对不上......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但眼前的是欧阳勰,他看到对方如此问完之后,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欧阳勰便直接问道:“刘大人,可是想到了哪里不对?”

  眼神带着探寻和不容对方狡辩的深邃,见刘子富没有答话,他继续道:“事关谋逆如此大事,想必柳大人应该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你如此寻问子铭,想来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你与我本是一同前来,不该相互隐瞒......”

  刘子富叹道,也罢,便一股脑将昨天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说完后,那个叫子铭的少年瞬间愣住,急忙道:“刘大人事说昨晚在申时看到一个与我一模一样的人,所以方才是有一点怀疑我说的时间对不上?”

  “不错,不过想来欧阳公子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我的确有一丝怀疑,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我们还是要小心的好......”

  子铭看了看欧阳勰,立刻跪了下来,神情微痛,“刘大人,那个人不是我,但是.......但是确实与我有关,他是我双胞胎的弟弟子锐,年少家境贫困,再加上父亲经常酗酒打骂母亲,忍受不住,两个人合离,我自小跟了母亲,弟弟就跟了父亲,后来母亲改嫁,嫁给了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生活过得还算美满,那人对我也很好,我自小就想要当兵,家里人也由着我,我的生活一直都顺遂的很,但是心中一直挂念与我同胞的弟弟,后来听说,他跟着父亲,受了很多苦,父亲依然酗酒,动不动就打骂他,一路讨着饭辗转去了很多地方,我们再也没有打听到他的消息,一晃过去了十几年,去年我才终于打听到了,原来几年前,父亲病死了,弟弟便一路讨饭度日,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弄的竟然被上官豪暗地里唆使的那些流民一起,做起了叛逆的事情,当天我亲眼看到他跟着上官豪出了北溟,这件事公子也是知道的,我一直想让他迷途知返......没想到,他如今却越陷越深,昨天我这批人马确实少了一些,因为匆忙,当时没有发现,原来是他仗着和我一模一样的便利,煽动那部分兄弟,延误了您来感业寺的时辰......属下该死,愿意领罚!”

  子铭悲愤交加,说完在地上连续磕了好几个响头。

  “没想到竟然还有一段这样的陈年往事......”刘子富看了看沉默的欧阳勰,轻声道:“欧阳公子,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你也知道,我此番将功折罪,不得不小心为上......”

  欧阳勰道:“无妨,刘大人的忠心我自是不敢否认......不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倒是有些奇怪,他们为何要大费周章地阻拦你到达寺庙的时辰?难道这之前还要做什么?”

  欧阳勰猛然回头,拉过来一个刚刚路过自己身边的小和尚,

  “请问小师傅,你们最近几天有没有什么外来的访客到这里?”

  那小和尚一脸的黑灰马上停下来,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尼陀佛,“施主,这个小僧并不知道,不过几日前,失火的禅房里的那位无心,曾经要求见她俗世里的夫君,说是这几天就会到,不过小僧今日一直在坐禅,并没有出来,自然也没有见到别人......”

  欧阳勰微微回礼后,不知道怎么,心中油然升起一丝不安,

  问了无心是不是刘紫娇,看到对方点头后,那小和尚便去做事,而欧阳勰紧拧眉头......

  刘子富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如此看来,刘起先到了这里投奔自己的妹妹刘紫娇,刘紫娇忽然在这个时候要见顼将军,然后厥越的人马赶到,现在这禅房又......那么顼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