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7章:几载幽幽魂梦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章:几载幽幽魂梦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7章:几载幽幽魂梦杳

  欧阳勰凝眉不语,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久久没再动......

  “先不要惊慌,我还需要再想一想......”

  欧阳勰和刘子富跟着众人一直站在这里,过了大半天,寺里的小和尚有好几次来请他们回禅房休息,他们都没有动。

  在傍晚的时候,念空主持终于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人......

  念空一脸的肃穆,看着欧阳勰研判的目光,一脸的淡然。

  “阿弥陀佛,再次迎接贵客的到来,贫僧这厢有礼......”

  欧阳勰道:“念空大师,您是从何处回来,如今一夜之间这里翻覆变化,不知道大师有何高见?”

  念空神情悲悯,眼里闪过一丝怆然,面目严肃端详,身子面向失火处,微微颔首,他双手合十,默念了几句佛家禅语......

  睁开眼,一双瞳眸透着目空一切的深远看向欧阳勰,

  “我与承煌多年前曾是同僚,欧阳施主想来早已查过吧?在刘紫娇也是无心来到感业寺的那几天,我就已经知道,世人都以为顾峰多年前已经不在人世,也只有承煌知道,我早已看破红尘,参透人生百味,遁入空门,拜入我佛门下,而来到这里皈依我佛自然也是得到皇上默许......而除此之外,这许多年都不曾再有人知道......”

  “念空大师,是晚辈冒昧了,不过刘紫娇戴罪之人,而且还牵扯了厥越以及谋逆之人,之后被放逐在这里,我们不可不防,如今一路搜寻至此,发现他兄长刘起已经逃到这里,昨晚我们更发现了有厥越和一拨不知名的人马已经在这里,暗中保护着他,如今,刘起不知所终,这场大火后,又出现了两具似乎可以对应的尸体......”

  念空皱了皱眉,“施主不必担忧,这两具尸体之一,其中并不是承煌二人......我可以断定,昨晚我无意间发现了的确有一群可疑的黑影闯入寺里,随后我便去了无心禅房的附近,又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黑影进了她的禅房,昨晚为了一查究竟,便做了一些有违之事,阿弥陀佛,我爬上屋顶,看到了刘起,就在那时,突然闯进来几个黑衣人,进来便抓走了那刘起,我趁机跟了过去......但是追到一半,将他们跟丢了,大概半个时辰以后,我回到寺里,又出现一群黑衣人,这群人似乎有备而来,依然是直奔无心的禅房去,我看到承煌昏迷不醒,被那些人抬出禅房,那些人轻功了得,我一路跟了过去,一直追到山下,却还是没有追上,回来的时候见到官兵,知道他们一定是在找人,便将那些人跑走的方向告诉了他们,却不想回来后,这里已经被燃烧殆尽......”

  刘子富在一旁惊呼,“难道他们此行的目的是顼将军?但是这次看起来并不只是一批人马,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奔着一个目的,但是好像并没有商量好......”

  只是,众所周知,这感业寺向来是皇家寺庙,出入都很严格,山下有设皇家关卡,寺里的人和前来拜佛的人出入必须亮出通关文牒,这规矩已经沿用几十年了......

  还有,为何刘紫娇要突然想起见顼承煌,而并不是顼承煌和她自己的女儿?

  欧阳勰想到此,问道:“不知道最近可有来自京都城的贵人到这里参拜?”

  念空想了想,道:“最近......若说从京都城里来的,好像却有一人来过这里,大约在十天前,尚书府的玉家小姐曾来过这里,说是要为家人祈福,她在这里待了三天,吃斋念佛,诚意十足,之后就离开了......”

  玉红莲?

  欧阳勰皱眉,“她可有何刘紫娇见过面?”

  念空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个并没有注意,因为不久前京郊的瘟疫,有不少那地方的人,劫后重生,便来了不少人许愿还愿......其中也有不少女施主,因为人数可观,就在那几天开坛讲..法,便与众人之愿......所有人也都在那时候出席见面,如此想来,她与无心自然是有机会见面.....”

  玉红莲来这里之后,刘紫娇就突然提出要见顼承煌?这一定不是巧合......

  只恨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又让他们找来替代的尸体想要蒙混过关,似乎一切都早已在对方的掌握之中,他们搜寻多日仍然不见踪影的刘起,突然给了他们消息,一路追寻到了感业寺,一心要找到的那个逆贼就在眼前,马上唾手可得,却突然横生枝节,背后的人推波助澜,将到手的鸭子给放飞了......不仅如此,他们居然好像算准了时间一样,顼承煌正好在这个时间赶到,顼承煌的武功北溟人都知道,怎么会轻易受制于人,只能说,这刘紫娇也参与了进来,如此,不止为自己谋得了出路,还将自己的筹码胁在了手里......

  这背后之人,看来是算准了这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就在这时,周围突然刮了一阵风,卷起了飞尘纷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出来一张纸,它翻飞到了那具已经辨认步出本来模样的尸体身上,盘旋了片刻,又再次被带到半空中,突然落到了欧阳勰的脚下......

  那是一封书信,字不是很多,欧阳勰捡起来一看,上面写的是,

  “你我之仇,皆在一念,想要得报,必要在此一搏,你只要将顼承煌引来感业寺,我会安排在半路上截杀之,青灯古佛之下,向来凄苦难当,恐怕也难解这漫长的岁月,你我之念想,皆在九月二十八.....”

  欧阳勰看着上面的日期,九月二十八?似乎是前天,他们约定的时间是在前天,但是很显然,刘紫娇动手的是在昨晚,九月二十九?可是,刘紫娇显然是听从了上面的约定,将顼承煌引来,只不过这个时间和写这封信的人并没有对上.....最重要的是,上面清楚明白地写着要半路截杀之,又与昨晚的带走人的方式截然不同......

  “看来,写这封信在前天扑了个空,但是刘紫娇在此期间同时与另一个人有了约定,就是昨晚,一起合力带走了顼将军......而那个前天扑空的人没有如愿,自然是潜进了庙里,这应该就能大概地解释了昨晚会有不同人马出现......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现在可以断定的就是带走顼将军的人应该就是上官豪派来的人......”

  刘子富神情叹惋,眼里爬满了焦急之色,“这可如何是好,这次出来不但没有抓住刘起,还把顼将军也一并搭了进去......”

  欧阳勰神情严肃,“刘大人,恐怕我这次不能和你一同复命了,我必须马上去追他们,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你带来的那些人我也一并带走,这件事情半刻钟都耽误不得,事关顼将军的生死,按照现在的种种,他们似乎是生擒了他,但是之后谁也不敢保证,而且他们此次抓走了顼将军也就握住了我完全大军的军心,这刻不容缓......”

  刘子富凝眉点头,“的确如此,那我立刻回去禀报圣上,然后尽快带兵支援你.....”

  欧阳勰立刻喊来人,去召集所有人还有正在山下搜寻的部队尽快在山下集合......他对念空揖了一个礼,又看向刘子富,“回去,你务必转达顼府,告诉她......告诉他们......勿要挂心,一定会带人回来......”

  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气氛一下严肃了起来,周围也瞬间安静许多,远处突然响起钟鼓的声音,响彻感业寺,地上的那片纸再次只在原地起伏了几下,便安静地躺在地上,整个氛围突然散发着诡异,不知道是不是那被人移花接木的尸体在控诉自己做了别人的替罪羔羊......

  欧阳勰前脚刚刚离开,刘子富也不敢再耽误时间,立刻与念空辞行,立刻快马加鞭地回去复命......

  从听到上官豪的名字开始,念空便满目悠远,直直地看向方才欧阳勰和刘子富相继离开的方向,他双手合十,嘴里轻轻念了四五次上官豪的名字,神情异常严肃,他嘴里念着一句佛家谒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不多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转身,走到那两句无辜地被烧焦的尸身面前,神色微恸,他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将那两具尸体脸上的黑灰拂去,也不顾自己的袈裟瞬间沾满尘灰,漆黑一片,就地盘膝而坐,闭上双眼,为他们超度......

  四周的和尚看到主持如此,他们便一同跪坐在四周,这片废墟瞬间响起了念佛生,普度众生,散布在已荒芜的废墟上空,久久不散.....

  而在寺门外的一棵浓密的大树上,此刻正坐着一人,一身黑衣,戴着面罩,一双深邃眉眼,泄露了他的异族身份,这人正是阿士瓦.....

  他一直在这里屏息而立,生怕敏锐的欧阳勰觉察半分,看来他刚才手惊慌情绪的羁绊,并没有发现一直在不远处的自己。

  阿士瓦刚刚看到了整个过程,那封信正是他让玉红莲带给刘紫娇的,没想到这刘紫娇居然还留了后手,最可恶的是上官豪竟然没有告诉自己,自己的这个计划,竟然被对方完美的利用了,他没有亲自抓到顼承煌,让他很是气恼,上官豪最终还是要利用顼承煌来与北溟进行对决,或许是要用顼承煌来做要挟,他得到了一个筹码,而北溟却切切实实地失去了一个可以与之抗衡的强有力的干将......

  这小子如意算盘打的倒是很好,不过,那并不是他的目的,他已经回国无望,他一心只想替父报仇,还有替父亲完成生前没有完成的事.....

  真是棋差一招,竟然他给利用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