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68章:千里追逐梦同归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8章:千里追逐梦同归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68章:千里追逐梦同归

  不过嘛......

  阿士瓦淡淡瞥了一眼寺里的那些人,便飞身下了树,他打了一个响指,便又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躬身走到他面前,“主子......”

  阿士瓦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那人低声道:“启禀主子,前天在山下的路上扑了空,又去了周围所有顼承煌能走的必经之路,都没有看到,而昨晚幸亏您让属下去了那间禅房,意外地发现了刘起,并在他们之前将他抓住,现在那刘起已经在我们手里,他忽然发现不对,各种吵闹,已经将他打晕,现在正安静地躺在车里......估计要明天才能醒过来了......”

  阿士瓦邪邪一笑,“好,那刘紫娇既然选择和上官豪合作,那便随他们去,上官豪那小子向来花样百出,一时半会,那顼承煌也便在咱们的控制范围内,他那边就不用再着急,等我将欧阳勰解决了,再找他算账也不迟.......哼,这回看你们还怎么逃过这一劫!”

  刘子富几乎连喘息的时间也不敢有,他快马加鞭,竟然只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到了京都,但是那匹马到了以后,便再也没有起来.....

  他连朝服也没来得及换,便进了宫,将顼将军被抓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上官齐......

  上官齐大惊失色,听完后勃然大怒,立刻派上官凌带兵讨伐上官豪,务必要将顼承煌安全带回......

  这件事事关顼将军,为了稳定军心,上官齐将这个消息严密封锁,只以讨伐逆贼之名,派护国总督黎敬堂前往,为其拨了两万精兵,连夜前往栗城......

  刘子富到了顼府出了宫门,回想欧阳勰临走时的表情,便直接去了顼将军府,片刻也不敢耽误......

  刘子富尽可能地将在感业寺发生的事情用比较温和的话语表达出来,他看到柳如华瞬间惨白的脸,沉默些许,言辞再次恳切,“夫人不必担忧,现在皇上已经派出人马,去营救将军,不日太子殿下也会亲自出征,现在上官豪目的找绕若揭,短时间内,他是不会伤害将军的......欧阳公子也让我转达给你们,勿要挂心,他一定会带人回来......”

  顼妍衣扶住柳如华,微微福了福身,声音柔和坚定,“多谢刘大人,有劳您了!”

  顼妍衣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始至终都异常冷静,一边仔细聆听,一边扶着母亲,刘子富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孩子,看起来似乎很淡然,但是在某一刻,他居然可以感受到对方强烈的悲哀......不过那唯一的一点也只是一闪而过,刘子富简单的安抚过后,就道了别.....

  将刘子富送走后,顼妍衣回来,看到母亲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整个人的精气神便萎靡了下来......

  “妍衣,是我......是我......偏让你父亲去感业寺的,他自己去,我却没有阻拦,以为不过是见一见故人,却不曾想,反倒是那人害了他......我......”柳如华泪如雨下。

  “母亲,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担心......”顼妍衣搂过母亲颤抖的肩膀,温柔安慰,“父亲一定会回来的,父亲可是北溟威武大将军,无数次的征战都经历过了,这又算什么?您放心,他一定会没事的......”

  当天夜里,顼妍衣守着母亲到很晚,一直等到母亲含泪睡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月色久久不动,过了很久,她写了一封信,之后去了蜜儿和落儿的房间,落儿还没有睡下,将蜜儿唤醒,顼妍衣坐下,说了几句话,本来还一脸惺忪的蜜儿,立刻瞪大双眼。

  “什么?小姐,您要去栗城?这可怎么使得?还要瞒着夫人,这怎么可以?”

  顼妍衣嘘了一声,制止了她的惊呼大喊,拿出刚刚写好的书信,“所以你们要等到我确定离开京都以后再将这封信交给她!”

  蜜儿急道:“小姐,如果您一定要去,蜜儿必须也要跟着您,您到哪里蜜儿就到哪里!”

  落儿早已是满脸的焦急,她虽然不复从前的伶牙俐齿,不过这些日子,在顼妍衣的照顾和开导下,恢复了过往的几分爽朗,只是仍然不能再像从前,她紧紧抓着顼妍衣的手臂,轻声道:“妍衣姐姐,不要离开落儿,妍衣姐姐去哪里落儿就跟去哪里......”

  顼妍衣无奈笑了笑,一双手一边握着两个人,轻声道:“我更需要你们,所以你们必须留下来帮我照顾好母亲,何况我也并不是自己去,白日里,我已经去信给太子殿下,他现在已经在城门外等我了,他们会保护我的,你们放心,就在家好好的等我回来,知道吗?何况......家里有一些人你们必须要防备,保护好你们自己,还有母亲......”

  主仆三人紧紧相拥很久,天色已经不早了,不能再耽误,顼妍衣终于说服了那两个人,她马上也要离开了。

  回想他让刘子富带回来的那几句话,她是相信他的,但是这一切看起来是有预谋的,她也是相信父亲的,但是她还是充满了不安。

  她知道她去了并不能帮上什么忙,可是一定要亲眼看到,已经一整天的坐立难安,这种感觉让她几乎崩溃,这似乎和之前所遇到的都不一样......

  她今天开导母亲说了很多的话,那些安抚的话,何尝不是在安慰她自己......

  可是......她心里依旧不安,因为这次涉及到刘紫娇那个女人,而且她太了解父亲的为人,就算那个女人当年是奉命才娶进门,就算心里不爱她,但是一向重情重义的父亲,即便心中不爱,她毕竟也是跟了他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没有爱情,也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她一直记得当时刘家大厦将倾,父亲曾跪在皇上门前两天两夜,只为了饶刘紫娇一命,那刘紫娇或许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够活命,逃过一劫,刘起东窗事发当时就潜逃在外,其余人没有一人幸免,而她只是被送到感业寺了此残生,却不知道,这一切是父亲苦苦哀求的结果......

  刘家罪大滔天,帮助上官豪谋逆,更暗中协助,企图扰乱北溟朝纲,每一桩罪名都足够他们死上好几回,而皇上迟迟不见顼承煌的原因,也是因为那刘紫娇恃宠而骄,竟然也参与其中,如此猖獗,自然不能再留祸患......

  父亲没有和他们说半个字,已经给了刘紫娇最后的体面,也已经仁至义尽,如果不是前不久她去留芳宫里找上官天丽,若不是她告诉自己,也许她还不知道父亲做的这一切......

  那刘紫娇无缘无故要见父亲,却没有提出见自己的女儿,父亲只身前往,对刘紫娇自始至终都充满信任,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栽在自己苦苦为其求一线生机的女人手里......

  思及于此,顼妍衣背好身上的包袱,回头与蜜儿和落儿作别。

  顼妍衣步出顼府大门,刚拐了两个弯,之前一早安排好的马此刻正在树下低嘶,等候着主人的到来,她把包袱放到马背上,刚要上马,一截树枝从树上掉下来......

  顼妍衣一抬头,看到陆冥正倚靠在树上,面目冷清,嘴里叼着一根草,

  “我就猜你会沉不住气!”一声娇呼,是女声,从树后传来。

  岳清灵施施然,双手抱臂走了出来,“要去那,也得算上我一个!”

  顼妍衣微微一愣,不想他们二人竟然会在这里。

  陆冥翻身下树,“顼姑娘,公子昨日派人传信让我过去,本来我是不赞同你去的,我想公子也不会同意,但是,我还是觉得你无论如何不会听劝......”

  “所以,你不是来阻止的就好,我知道我手无缚鸡之力,可能还会给你们添麻烦,但是那个人是我的父亲,我真的不能放心,无论怎样我都要亲自去一趟......”

  岳清灵走上前,“那怎么办能少的了我,我已经和父亲说了,父亲已经同意了,咱们就一起,这一路也正好验证一下某人对我武功上的指导造诣如何......”

  三人骑着马,在太阳升起之前,踏出了京都,城门在即,不远处,上官凌正坐在马上,看见顼妍衣,微微颔首,

  陆冥一路上并没有说话,他骑着马,走在顼妍衣身后,表情一如以往,想起公子的信件,若有所思......

  话说欧阳勰在去追人的路上,一路上遇到很多围堵,有流民、有猛兽,去栗城的道路有很多,欧阳勰当晚连夜根据线索去追上官豪派来的人,而上官豪也不愧是了解他们的人,不知道他是如何猜到,欧阳勰一定会率先赶到,而他竟然分毫不差地算准了时间,似乎早已猜到欧阳勰会猜出来背后的人正是他上官豪,一旦他猜出来,便一定会马上出击追出来......

  那些人故意选择了一路难行的山路,道路险恶不说,还时常有山林猛兽出没,甚至那些人会在四处夹击,欧阳勰带的人不足五千人,尤其对方煽动附近流民或者假扮流民混入其中,让他们这一路很是被动......

  陆冥回想公子信里的内容,虽然是只言片语,但是却让他觉察出一丝吃力,再加上,想到公子身上还未消解的蛊毒,他向来不露情绪的脸上,此刻浮上一丝忧虑......

  穆尔丹也现身在上官凌身旁,三人看到后面露惊讶,穆尔丹微微一笑,“前几日我的暗卫查到了阿士瓦似乎已经离开京都,按照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他最想要找的两个人现在都在上官豪那里,自然应该猜出他要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