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1章:怅惘过往意难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章:怅惘过往意难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71章:怅惘过往意难平

  上官凌瞪了一眼上官天丽,“你呀你,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回到京都,你必须乖乖听话,不许再擅自做主......听到没有?你必须答应我!”

  上官天丽乖乖答道:“好好好,皇兄,我答应你,以后回去绝对听你的,再也不会胡闹了,那么,你是答应了我?”

  上官凌无奈摇了摇头,“来人,沐泽,你去派两个人,立刻折返回京,进宫面圣,将天丽来找我的消息禀报皇上......”

  “是!”沐泽领命而去。

  “好咧,谢谢皇兄,妍衣姐姐,咱们一起喽......”上官天丽独自欢呼。

  上官凌一到越城立刻整顿兵马,却发现欧阳勰并不在城里,他立刻叫来越城的留守管事,才知道欧阳勰在五天前到达这里,不过昨天到现在一直不见人影,他也还有一些事情要找欧阳公子商议.....

  上官凌凝眉,问道:“昨天可有什么奇怪的人来找他?或者是奇怪的事情发生?”

  那管事忙道:“回殿下,到没有什么人过来找欧阳公子,只是......只是......对,好像昨天我来汇报越城的一些事宜,欧阳公子的脸色,似乎有些......有些苍白......下官当时还多嘴询问了一下,欧阳公子摆手说无事,行动一切如常,现在想来,那脸色的确有些......不正常......”

  上官凌看了一眼顼妍衣,见她神情担忧,即可吩咐所有人去找人,

  二人深知,一定是欧阳勰身上的蛊毒复发,或许此刻正在某个地方等待疼痛过去,或许也已经睡下了......

  上官凌自然是知道那正是毒人,看来上官豪近日已经在陆续制造毒人,而且也已经放出来部分对付他们了......

  陆冥上前,“既如此,现在更要马上找到主子,被那些毒人围困三天三夜,这......”一想到这里,一向稳重的陆冥凝眉很是担忧,他向上官凌抱拳请命,看到对方点头准许,便马上出去寻找主子,岳清灵也跟着一同前往。

  越城的夜似乎与京都的有些不同,晚风更加凛冽,顼妍衣深夜等到所有人都已沉睡,她裹紧了外衫,不死心地将欧阳勰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她身上也残留那蛊毒,她似乎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就在附近,凭着感觉,顺着清幽小径一路走着,今晚的月亮很大很亮,可以很清楚地看清周遭。

  身后传来脚步声,小碎步跑地轻快,有个声音很轻的传来,“妍衣姐姐......”

  顼妍衣回头,看见上官天丽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急忙低喝,“你怎么跟出来了?还是一个人?殿下知道又要生气了,你前几天是怎么答应他的?真是胡闹......”

  上官天丽扁了扁嘴,轻声道:“妍衣姐姐,你怎么和我皇兄一样,也这样说我,我不也是和大家一起出来找你的情郎嘛,虽然我不喜欢那个欧阳,不过谁让你那么迷恋,唉......”说完竟然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顼妍衣。

  顼妍衣哭笑不得,无奈摇头道:“你呀你......”

  “妍衣姐姐,那欧阳应该还不知道你来了,要是知道了,估计早就跳出来了......咦,我刚刚偷偷跟在你身后,跑了这么远,这是哪里呀?”

  顼妍衣这才仔细看了看周围,刚刚一直凭着感觉才找到这里,回头看去,竟然已经在越城以外的一处山坳里,原来那条小路竟然直接通往外面......

  此处却有一丝荒凉......

  四周突然响起乌鸦的声音,在这个时间,听起来有些吓人......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天丽,也害怕起来,搂着顼妍衣,小声说道:“妍衣姐姐,我好怕,咱们快些回去吧!”

  “好!”

  两个人立即往回走......

  没走多远,两人眼前飞过一个黑影,手用力砍在她们的脖子后面,根本来不及反应,顼妍衣和天丽瞬间倒地,晕了过去......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以后,就在顼妍衣两人被带走的地方,旁边的树丛轻轻动了一下,不多时一双手撩起,坐起来一人,那人惨白着一张脸,正是欧阳勰。

  那上官豪一直派人兹扰越城,经常夜里派人来,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人,终于在几天前,欧阳勰抵达越城,第二天开始,这里便经常有人来进犯,很是可恶。

  上官豪自从确认了欧阳勰亲自追来以后,就在昨夜,派人飞刀传书一个血字的书信,上面只写着顼承煌三个字,他只身跟了出来,那人本就是上官豪派人扰乱欧阳勰心神,想要刺探对方,不过是心理战,那人见信已送到,并没有恋战,很快逃脱的无影无踪......

  但是欧阳勰追到此处突然蛊毒发作,他跌落树丛中,饱受着发作时也不能晕厥的痛楚,直到半夜才体力不支地晕了过去......

  看来顼妍衣的直觉是对的,只是两人阴差阳错......

  这时,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人,一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上官豪。

  不知道的人看到眼前的上官豪,一定会对他的气宇轩昂,儒雅温柔的笑意所欺骗,顼妍衣很清楚,眼前的人,深不可测......

  “你终于醒了,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这里见到你,真是意外之喜啊,我本想着等到我卷土重来风光回到北溟,到时候再......”

  “多日未见,想不到你居然依旧大言不惭,事到如今,竟然还在做梦,真是可悲......太子殿下已经兵临越城,你这在这小小的栗城里也终将败兴而归,不如趁早收手,交了降书,进宫面圣,还有对着北溟所有百姓磕头认罪,来赎了你这些天犯下的罪过......”顼妍衣冷目相对,看着上官豪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

  上官豪微微愣了一下,竟也不恼,忽然俯身凑近她,见她嫌恶地向后退去,他伸手按住顼妍衣的后脑,向前一带,两人靠的很近,他对着她微微一笑,声音竟然很是平和温柔,“你的性子依旧这么倔强,不过没有关系,不知道是不是天意,老天竟然将你带到我身边,那么,你就留下来,亲眼看着我的胜利吧......我要向所有那些瞧不起我的人,还有欺负过我的,证明我自己,证明他们都是错的,也证明我......上官豪......与我父亲不同,我才是真正的王者,他上官齐不过是一个掠.夺者.....”

  顼妍衣冷笑出声,等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上官豪,好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样,“你,上官豪居然说别人是掠.夺者?看看你生活过近二十年的地方,皇上何曾亏待了你们母子,你父亲当年做错事,受到了应有的惩罚,皇上仁慈才会留下你们.....不但没有伤害你们,还给了你们安稳的下半生,可没想到却养出一个白眼狼来......你此番这些话若是让北溟任何一个百姓听到,恐怕都会深深地唾弃你......”

  “唾弃?杀父之仇,自然不共戴天,至于你说的生活富足荣华?我从小生活在怎样一个环境,你并没有参与,所以你并不懂我曾经经历了怎样的一番痛苦境地,那些过往,我不会忘记,还有......那已经烂到骨子里的凉薄不过是演一出又一出给你们这些傻瓜看的......呵呵,是他们一次又一次夺走了我生命最重要的人,我不过是如数还给他们罢了......”

  顼妍衣有一些明白又有一些不明白,他的话里似乎透漏着很多她不知道的东西,但是却依旧无法扭曲他犯下的滔天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