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2章:别有洞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2章:别有洞天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72章:别有洞天

  上官凌神色如常,看着顼妍衣,“你知道吗?你此刻的表情和顼将军居然一模一样,果然是父女......都不相信我能赢,那么......我就偏要做给你们看......我的母亲现在在你们手里,现在,也让你们尝一下这种滋味......”

  顼妍衣气极反笑,“上官豪,你不但异想天开,还这么不知好歹,皇上仁慈,厚待你们母子多年,如今你恩将仇报不说,还残杀与你同根相生的北溟百姓,勾结厥越奸人来残害自己人,你简直是无可救药!”

  “骂吧,尽情地骂吧,你越骂,我就越有斗志!”上官豪突然伸手将顼妍衣头发上的饰物取下,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上官天丽的手动了动,她慢慢睁开眼睛,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终于醒过来。

  她偏过头,看到上官豪,立刻起身,声音有些沙哑,杏目圆瞪,“这是哪里?上官豪?你这个叛贼......”

  天丽正要扑向上官豪,被顼妍衣及时拉住,她大骂上官豪数声,上官豪不以为意,拿起手里的东西转身离开,动作依旧潇洒淡然......

  顼妍衣发现,刚刚情绪激动,在上官豪拿走自己头上的东西时,她立刻想要夺回,自己根本使不出力气,手刚伸出来就无力地垂了下去.....身体绵软,动作越大无力感越是强烈,天丽刚刚情绪有些激动,此刻两人看到彼此的脸上已经隐约冒着细汗,看来被人下了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缓过来......

  大概傍晚的时候有下人给她们送来了饭菜......

  顼妍衣两人没怎么动,天丽在一旁轻声道:“妍衣姐姐,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这饭菜里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东西?如果我没有中了这个毒......或许说不定还能带你出去......”

  “哈哈哈......真是异想天开啊......”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嘲笑,不多时走进来一个人,一身素衣的刘紫娇。

  她走进来,第一眼落在顼妍衣的身上,眼神复杂。

  “别来无恙啊!”刘紫娇看了一眼床上的两个人,又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没有被动过的样子,她在桌边找了个舒舒服服的姿势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们......

  顼妍衣看着她,轻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三娘......妍衣现在之所以还尊称您一句娘,是因为父亲,但是,三娘似乎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顼府三夫人这个身份,现在于我而言,简直就是笑话一场,你爹毁了我一生,北溟毁了我们整个刘家......我现在就要看着你们一个一个跪在我面前求饶的样子......那一天,我想很快就能到来......”

  “刘紫娇,你这个叛徒,还好意思在这大言不惭,你们刘家有今天这个下场,是你们咎由自取,想当年,你们的长辈为你们打下来的家业,如今败在了你们自己手里,我父皇这么多年对你们如何,全北溟人都看在眼里,是你们不知道珍惜,最后认贼作父,我看......看你们到地底下去见你们的祖先时还有什么颜面......”

  “啪!”一声脆响,天丽脸上瞬间有一个红手印,刘紫娇起身走过来,竟然打了她。

  天丽微愣,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竟然敢打我?你这个毒妇......”

  顼妍衣立刻拦在天丽身前,愤怒地瞪着刘紫娇。

  刘紫娇狰狞一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不看看你们现在在哪里,现在还敢这么对我说话?”扬起手臂,她又在顼妍衣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两人身上绵软无力,天丽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但是气急攻心,反倒让她更要窒息,竟然再也说不出话,只是狠狠地瞪着刘紫娇。

  刘紫娇走到榻前,用一种极其残忍的目光看着顼妍衣,“贱人,你现在也算是掌握在我的手里,你爹的命也在我的手里,我不会杀了你们,但是我要慢慢地折磨你们,让你们生不如死......然后让你们终有一天,跪在我的面前,向我求饶......”

  “我要见我爹......他现在怎么样?”顼妍衣一直淡然的眼神里终于浮现一丝慌张。

  刘紫娇笑道:“你放心他死不了......不过嘛......他的右手手筋已经被我挑断了......在感业寺的时候,那是我送给他的一份大礼......”

  顼妍衣震惊地看着眼前满目狰狞的人,“你......你在说什么?”

  “哈哈哈哈......对,我趁着他晕倒,就那么做了,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只身一人来见我,那就不能怪我了......”

  顼妍衣知道父亲做所有的事情都是用右手,最重要的是他一生杀敌拿刀惯用那只手,没想到......

  “你这个疯子!”顼妍衣无法想象现在父亲会怎么样,她气急攻心,险些晕倒,天丽在后面撑住她,恨恨说道:“你这个贱人,你你不得好死......”

  刘紫娇看着眼前两个人的表情,满意地笑了,起身准备离开。

  “你......你会后悔的......你知不知道,你能活下来,是父亲跪在皇上大殿门外三天三夜请求饶过你不死,你知不知道,为了你.....父亲自领二十大板的刑罚,你可知是最重的那种,最后皇上不忍才停了板子,你离开的时候,难道没有发现父亲的脸色不对吗?还有,父亲甚至为了你,接连在深夜骑马做了守城门的事,搜捕叛贼,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期间遇到了厥越的逆贼,与他们交手,险些出事......而父亲也是用那件事揪出了厥越探子的老巢......替你将功折罪,最后皇上才答应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才有了去感业寺修行的机会......若不是那些伤,也不会在不久前,被你突然叫来,也因为相信你改过自新,不察你的陷阱,才会被你们抓来......他为你做的这些,你都不知道,你却忍心......你怎么忍心......就此毁了他?”顼妍衣声音颤抖,几乎耗费了全身力气,撕心裂肺地喊出这些话,回荡出来的声音仍然很小,但是相信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传递给了刘紫娇,因为她突然停下脚步,迈出腿的姿势定格在门前......

  上官天丽道:“我父皇当初就不该心软答应顼将军,没想到竟然害了他,你这个毒妇!”

  刘紫娇此刻背对着她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隐约感到她的肩膀微微颤抖。

  顼妍衣道:“你说他毁了你一生,可是,你何曾检讨你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有哪一样是考虑过他,考虑过你自己的女儿?父亲他到最后都在极力保护你,也在极力保护顼清若,只有你自己一步一步毁掉你自己,还差点毁掉这个家......现在你满意了......你......毁了他......”

  刘紫娇不再回头,几乎是跑着离开了房间。

  天丽看向顼妍衣,看到她此刻眼泪汹涌流出,却没有发出声音,她艰难爬起,抱住她,“妍衣姐姐,不要担心,顼将军会没事的,而且我相信,上官凌也不会让将军出事的,他们都会为此付出代价!”

  平复很久后,顼妍衣的神情恢复如初,她为自己和天丽号了脉,发现是中了对方的软骨散,分量有些大,她头发上的饰物都已经被上官豪拿走,所以,她行动艰难地从天丽头上取下一支银钗,费力地测了测桌上的水和食物,都没有被放进什么东西,两人便放心地吃起来。

  体力终于恢复了一些,身上的力气也慢慢复原,一连两天除了有人定时来送饭,上官豪没有再来。

  一天晚上,在顼妍衣房间窗前下,蹲坐着两个丫鬟,窃窃私语,从里面听,声音断断续续。

  “喂,你听说了吗?听说这两天突然有外人闯入。”

  另一个声音响起,“怪不得这两天主子让人封锁城门,而且,这两天主子的表情很是严肃,看来闯进来的那个人应该很厉害的样子......咱们可也要仔细着一些......”

  ......

  之后声音越来越小,可能那两人说完怕被人发现,已经离开。

  顼妍衣回想那两句话,若有所思。

  天丽看着她,一双手轻轻敲着床榻,轻声道,“妍衣姐姐,现在咱们身上的软骨散几乎已经药力全无,不过这几天的观察,房门外被锁,外面看似无人把守,你也看到了,这几天丫鬟来送饭,她们的表情,似乎很是害怕,有的还四处张望,看来有人暗处把守,想来是逃不出去的,咱们要另想别的办法......”天丽此刻竟然露出有别于往日认真思考的表情,顼妍衣一直不说话,单手托着腮,眼睛一直看着床榻......

  “妍衣姐姐,你怎么了?”

  顼妍衣忽然掀起榻上的被子,这张床榻连续睡了几天,之前是因为身上有软骨散,躺上去软绵无力,但是这两天她们的软骨散已经解除,不知道是不是身体恢复了力气,这床榻竟然与之前有一些不同,再加上,刚刚天丽的手在上面轻轻敲击的声音,似乎里面有什么内容......

  果然,被子被掀开,露出了一整块木板,而且......是一个门的形状,她轻轻网上拉,那木板竟然被打开,露出了一个幽深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