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5章:禁囚丹心乱谁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章:禁囚丹心乱谁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75章:禁囚丹心乱谁心

  顼妍衣听蓝起说话,一低头,突然看到她的手臂正在流血,她立刻抬起她的手,撩起衣袖,那原本白皙的手臂上,此刻沟壑丛生,有很多似乎已经凝结成血痂,很明显是旧伤,大概就是之前被隆多误伤所致,

  不过,她的食指此刻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洞,正汩汩地流着血,隆多却嘴上鲜红一片,

  “蓝起,你这是在做什么?”顼妍衣立刻为她止血。

  蓝起轻笑道:“没什么的,每天晚上要给隆多喂一点我的血,也不是很多,他身上的蛊有所好转,甚至最近已经认出了我,也都是因为这个......”

  “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你这么救他,到最后,你可就剩半条命了,有一天他知道,得有多心疼......”

  蓝起微微一笑,脸色苍白憔悴,但是此刻她的脸上却绽放一种超脱一切的美,让人不忍移目,“以前他用命来保护我,他因为我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如今我做的这些,和他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说完她的手轻轻抚.摸隆多那张遍布沟壑的脸庞,眼里充满着无限温柔......

  顼妍衣不再说什么,回头,看到天丽此刻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蓝起和隆多,竟然怔愣许久。

  顼妍衣突然想起一件事,惊道:“我和蓝起进来的时候,似乎上面没有关上,明天一早下人送饭,肯定会立刻发现!”

  蓝起回头,“无妨,隆多一般在凌晨就会醒来,这里看来已经不安全了,这么多天的休养,让隆多已经恢复了很多,最起码他现在不会再伤害身边的人,我本来也是打算等他恢复一些就离开这里,既然如此,明天咱们就一起离开......”

  “嗯,去对面的越城,那里现在是最安全的。”

  蓝起道:“不过,最近几天......可能我身子有些虚弱的缘故,出去的时候,被人发现,那上官豪这几日已经严加防守,增加兵力防范,我便只得夜间偷偷跑出去,恐怕,明天,会很艰难......需要咱们从长计议......”

  正是之前那两个丫鬟在顼妍衣房间外面窃窃私语的忧虑,看来明天逃走恐怕不易,顼妍衣凝眉......

  这边几个人正在商议逃跑的路线和计划,而此刻的越城却已经一连几日的紧张,用兵荒马乱也不夸张。

  上官凌是第一个发现顼妍衣不见的,随后下人来报,天丽公主也不知所踪,所有人立刻翻遍了整个越城。

  欧阳勰在凌晨的时候终于回来,意外看到上官凌等人,却见几人神情紧张。

  岳清灵哭腔尽显,“怎么办,妍衣不见了,好几个时辰不见她了,还有天丽公主也......”

  “什么?她......她也来了?”

  上官凌凝眉,语气愧疚,“对不起,我们担心你,听说你失踪了一晚上,大家便分头找你,却没想到......”

  欧阳勰此刻脸色惨白,不知是担心过度,还是身上的蛊毒仍然余力未消......他一句话没有说,向陆冥伸出右手手,陆冥立即会意,取来主子的佩剑,交到他的手里......

  这连续几日来自对面的兹扰,可想而知,妍衣她们一定是已经被抓走......

  “凌,这里交给你了,我必须要先去对面......”

  “答应我你和她们必须安全回来!”

  欧阳勰点点头,马上出发,陆冥和岳清灵也一同前往。

  上官凌留下稳定军心,提升大家的士气,在欧阳勰等人离开两个时辰以后,天已经彻底大亮,上官凌立刻派沐泽,带五千精兵向栗城宣战。

  以此扰乱对方的心神,让上官豪别无他念,来应付自己......

  上官凌甚至亲自上阵,指明要上官豪出来,也正因如此,这两日,上官豪无暇去看顼妍衣,也并不知道她和天丽早已不在房里......

  天亮后,隆多醒过来,立刻四处寻找蓝起,眼里的急切,让顼妍衣不禁动容,蓝起这么长时间的辛苦终是没有白费。

  昨天夜里,蓝起偷偷潜去外面,偷了四件侍卫的衣服,拿回来,几人马上换上。

  四个人里面,除了顼妍衣,都有武功傍身,很快便出了那个暗道,

  走出暗道,只觉豁然开朗,这个暗道,似乎就是之前的人隐藏贵重的一个基地,因为并没有离开大殿,只是似乎从东殿到了西殿......她和天丽来的时候是昏迷状态,自然不知道这里的布局,这些是昨夜通过蓝起为她们仔细介绍才得知的。

  幸亏上官豪的一些侍卫是蒙着面,他们几个人只露出一双眼睛,低着头,来回走过了一些人,竟然没有人发现。

  隆多果然变化很大,他在凌晨醒来后,蓝起便立刻教他一些简单的动作,而他竟然学的很快。

  几个人走了很久,都没有被发现......

  这一路上,顼妍衣一直留意四周,丝毫不敢大意,看来上官豪训练有道,手底下的这些人,严肃整齐,哪怕日常待命,也是一副严阵以待的阵容,四个人将头低的更低了......

  “你们几个,站住!”

  突然几人身后传来一个女声,天丽心中一慌,她立刻听出来说话的人是刘婷雪,想不到她也跟着上官豪来了这里,真是冤家路窄......

  这可怎么办?

  “你们四个,嗯......最后一个,你留下,这个时辰公子就要回来,我要去迎接他,你去厨房把我亲自炖好的参汤端过来!一会跟我一起送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丫鬟跑过来撞到顼妍衣,险些摔倒,她神色似乎匆忙,顼妍衣也不敢抬头对视,只是摆了摆手,低着头,立刻站稳,与此同时,她飞快的向天丽几人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离开。

  都留下就都会陷入危险,蓝起果断接收到顼妍衣的意思,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戒备森严,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与其几个人一起被抓,不如.......那么先暂时离开,再从长计议......

  蓝起轻轻拉了拉天丽的衣角,将她带走......

  顼妍衣瞥见他们几个人终于跨出最后大门,便一副谦卑的模样,低着头,仍然不发一语,撞了她的丫鬟一脸焦急,也没有在意,看到站在面前的刘婷雪,立刻跪下磕头,“奴婢该死,惊扰了小姐......”

  刘婷雪凝眉看向她,怒喝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此慌张?这成何体统?”

  那丫鬟急道:“回小姐,是不久前抓回来的那个人,最近几天水米不进,加之来的时候一只手被废,精神本就萎靡,刚才......刚才奴婢去给他送饭......看到他几乎昏死了过去......公子吩咐过,一定不能让他有事,可是......可是奴婢看那人的模样似乎......快要......要不成了......这可怎么办?奴婢正要去大夫去看一看......”

  顼妍衣身子险些站立不稳,凭着仅有的理智意识,她狠狠地掐住自己的,几乎要掐出血来,才换得一丝清明,她心痛难挡,父亲......父亲,你千万不要有事!

  那刘婷雪听到后也是一惊,“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办?如今战事一触即发,仅有的几个大夫现在被公子派去制作毒人......你这要去找,一来一回,那人恐怕等不了......这......”

  “奴才不才,会一些简单的医术,可能对......对那个人会有所帮助......那人的情况,听起来,似乎也并不复杂,不如......姑娘让奴才试一下......”顼妍衣立刻跪下,压低了嗓音,听起来与原来的声音竟然完全不同,竟然很像一个白面书生的声音。

  刘婷雪看了看她,眼前的人穿的正是上官豪内侍的衣服,根据以往,她知道,上官豪向来思虑周全,而且对身边的下人要求一直非常严格,服侍自己的人要求必须懂得很多技能,因此竟也没有怀疑顼妍衣的话,反而喜出望外,立刻让那个丫鬟带他去看病......

  顼妍衣顿时松了一口气,跟着人离开,身后再次传来刘婷雪焦急的声音,“你,去厨房把我先前炖好的参汤给我端来,一会要给公子喝的......”

  穿过几个长廊,终于在一间房门前停下,那丫鬟推开门,“你快着点看,这人可是公子吩咐过的,一定不能让他有事......”

  那丫鬟急忙催促,顼妍衣走到榻前,看到多日未见的父亲,此刻正一脸惨白地躺在上面,双眼紧闭,眉头紧蹙,身子轻微的颤抖,他似乎睡的十分不安稳,最让人害怕的是,他此刻的呼吸已经很微弱,看样子,他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斗志......

  顼妍衣差点控制不住自己,一双手紧紧握住顼承煌的,他的手冰凉。

  顼妍衣平复自己的心绪,压低声音,回头说道:“劳烦你去打来一盆清水,一些银针,还有一些包扎用的绷带,一碗米粥......”

  那丫鬟立即去拿,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顷刻掉落,砸在顼承煌的手背上,他的右手手腕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大概是当时被挑断也没有及时做处理,一定流了很多血,却又没有想让他死,最后简单做了一些包扎,现在上面已经凝结成血块,看起来恐怖又让人心疼......

  父亲当时一定很绝望......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顼妍衣立刻擦干眼泪,做出号脉的姿势,那丫鬟将东西悉数放到旁边,她便轻声道:“他大概是急怒攻心所致,我稍后会为他施针,会缓解一些他的痛楚......”

  “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还会医术,居然还会施针,真是难得......那就有劳你了,只要别让这个人出事,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你是不知道,我今天进来看他这个样子,吓死我了,这要是让公子知道,肯定要杀了我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