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76章:氤氲缱绻戏水情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氤氲缱绻戏水情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76章:氤氲缱绻戏水情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顼妍衣立刻擦干眼泪,做出号脉的姿势,那丫鬟将东西悉数放到旁边,她便轻声道:“他大概是急怒攻心所致,我稍后会为他施针,会缓解一些他的痛楚......”

  “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侍卫竟然还会医术,居然还会施针,真是难得......那就有劳你了,只要别让这个人出事,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你是不知道,我今天进来看他这个样子,吓死我了,这要是让公子知道,肯定要杀了我不可......”

  那丫鬟见顼妍衣做的有模有样,便彻底放松下来,一颗高悬的心也算放下了,开始滔滔不绝地说着话......

  顼妍衣丝毫不受干扰,干净利落地落针,不一会儿,顼承煌的身子不再颤抖,表情也安稳下来,顼妍衣将很稀的米粥喂给他,粥水一点点地喝下去,她再细心地将流下的才擦干。

  一旁一直聒噪的丫鬟,对她的细心更加没有怀疑,还时不时的夸赞起她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呀?不如......这些天,你就留下来帮忙看着他吧,等稳定下来再回去,你看怎么样?”

  那丫鬟提议,顼妍衣连连点头,正合她的意思,“我叫小衣,那这里就交给我就可以了,你正好去歇一歇吧......”

  那丫鬟便乐颠颠地下去偷懒了......

  此刻,屋子里就只剩下顼妍衣父女两人,但是她仍然不敢轻举妄动,她从走进这个房间,在外面的一段距离时,就感受到了浓浓的压力,这里四周没有人把守,但是她知道,哪怕只飞来一只鸟,都会被人立刻捉住,她不能轻举妄动。

  一天一夜的细心照顾,顼承煌的气色也好了很多,

  一连几天的折腾,她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坐在顼承煌床榻前的地上,手放在矮榻上,渐渐进入了梦想......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半梦半醒地睁开双眼,感觉门口进来两个人,她立刻检查自己的面罩,发现还戴着,便松了一口气,低着头,跪在地上。

  “上官哥哥,你不必担心,我之前派了个人来给顼将军看病,你不必担心,我看顼将军的气色比之前好多了......喏,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看来还是有点能耐......”

  是上官豪和刘婷雪!

  刚回来听说顼承煌之前生命垂危,上官豪急匆匆地来到这里,看顼承煌的状态果然好了很多,也没有低头,只是嗯了一声做回应。

  “看来你做事还算稳妥,你便留下来照顾这个人,记得做事要再仔细一些,定不要让这个人有什么事,听到没?”

  顼妍衣压低声音,回了一句是。

  自那天,不知为何,那上官豪每天都会来这里站上好一会,一连两天,因此,顼妍衣做事更加仔细,头也低的恨不能再低......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走到哪里总感觉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悄悄瞥向四周,却又没有人,上官豪也是一直要么看一眼顼承煌,要么抬头看一眼天空......

  卓风走过来,躬身对上官豪说,“公子,您前几天受的伤,还需要泡上几天药浴,水已经准备好了,请您马上回去......属下马上去通知刘姑娘,亲自叮嘱和伺候您药浴的事宜......”

  上官豪笑道:“不必那么麻烦......就她吧......”他随手指向不远处正在做事的顼妍衣,笑容很自然,顼妍衣身子一惊,险些摔倒,眼睛瞪得老大,警觉自己的失态,马上低下头。

  “我看这个人这几天照顾顼承煌很是仔细认真,做事还挺稳妥,就让她来伺候我沐浴吧!你一会回去告诉婷雪,让她不必过来了,先早点休息吧。”

  那卓风抬头看向顼妍衣,觉得主子这两天有些奇怪,前两日被越城那边兹扰,回来是发现顼妍衣和天丽两人不见了,他当时命令全面封锁栗城,而且严加检查每个角落,他都能感觉到主子的着急,但是从前天开始,公子似乎不着急了,这两天不但经常来这里看顼承煌,还在这一待就小半天,而且今天居然还破天荒的让不熟悉的人来伺候自己......

  上官豪说完就要回房间,身后的人还在发愣,站在那不动,便回头露出和煦的笑容,直直看向顼妍衣,

  看来是躲不过去了,顼妍衣只得硬着头皮心中十分不情愿地跟在后面走过去......

  顼妍衣手里端着熏香,第一次走进了上官豪的房间,里面光线昏暗,只有远处桌子上点着一盏很小的油灯,可以让她看清房间的陈设,房间里散发一股浓郁的药香。

  房间四周都是纱幔,一走进来,有几扇打开的窗子带进来的风,吹动满屋的细纱,竟然有一种如临灵动缥缈的境地......

  上官豪走出来,只穿一身单薄的外衫,衣领很大,顼妍衣立刻低下头,上官豪站在里面,一点点拾阶而上,走到浴桶前面,将衣服一掀,外衫瞬间掉在地上,他结实的肌肉裸露在外面,顼妍衣本能地闭上眼睛,脸瞬间微红。

  两人中间隔着纱幔,但是那纱幔几近透明,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轮廓和......顼妍衣心中此刻在心里大骂上官豪无数遍,恨不得现在马上就能逃出去......

  里面传来入水的声音,“你还在等什么呢?过来帮我把头发盘上......”

  顼妍衣走到上官豪身后,仔仔细细地将他的头发盘起,只是她从来没有为男子梳头,手下很是生疏,连扯到上官豪的头发,她自己都觉察到,但是对方却无动于衷,也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她稳定心神,动作变轻,弄了半天才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只是有一点歪歪扭扭,她拿过旁边的一根发簪将其固定,弄好后,她此刻已经满头大汗。

  “你如此束发的手法,竟让我想起一位故人......她也是和你一样,从来没有弄过,笨手笨脚,却总是要为我梳头束发......每次都会扯痛我......”上官豪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一种回忆的意味......

  顼妍衣立刻跪下,“奴才该死,奴才弄痛公子了!奴才该死......”

  上官豪笑道:“你用不着这么紧张,你倒是帮我一下想起了以前的事,这种感觉其实挺好......在这异国他乡想起某个故人,其实还挺奇妙的......来,还愣着做什么?过来帮我擦身子......”

  ......

  顼妍衣站起身,站在浴桶外面,那浴桶里的药汁颜色很深,衬托上官豪古铜颜色的皮肤,他半个身子露在外面,一双手臂伸展开,做出等待的姿势。

  顼妍衣硬着头皮,从桶里捧起水淋在他的身上,轻轻为他擦拭起来......

  潮湿的空气,昏暗的空间,手划在对方坚硬的肌.肤上,对方似乎没有反应,只有顼妍衣此刻内心已经波涛汹涌惊魂战栗,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梳头,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擦身子......这个人居然是上官豪。

  这个人是整个北溟声讨的叛.徒,他此刻正毫无防备地背对着自己,顼妍衣的手力很轻,过了一会儿,她微微偏头,见上官豪的双眼紧闭,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左手仍然不停,右手微抬,从袖子里慢慢滑出一把很小的匕首,是之前从北溟出来的时候随身携带的,一直没有离身......

  那把匕首一点点的靠近上官豪,在就要靠近对方的时候,对方突然开口,“你这手很是滑嫩,想必之前并不是做粗活的吧?”

  顼妍衣立刻收回匕首,手下的力道不停,轻声回道:“回公子,奴才粗鄙非常,大概是借了公子的光,这药力发挥了作用,才让奴才的一双手变得光滑些许......”

  “哦?那不若你也下来同本王泡一泡......”

  顼妍衣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一轻,一双手被人用力一拉,整个人便载进了浴桶里......

  顼妍衣本能地抽出那把匕首,向前刺去,上官豪邪魅一笑,一张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放大,他赤裸着上身将自己禁锢在浴桶里,让她动弹不得......

  “你!”顼妍衣杏目圆瞪,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对方认出来了。

  “想不到,你不但没有逃走,居然一直躲在府里,还守在你父亲身边这么多天,你可能低估了我对你的了解......”

  上官豪揭开顼妍衣脸上的面罩,她全身湿透,就在自己的怀里,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你放开我!”顼妍衣怒道。

  “有机会与京都第一美人共浴真是三生有幸,我说过,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看着对方的表情,上官豪有一阵的恍惚......

  “不知道是不是她有意安排,让我遇到了你,而你......似乎与她越来越像了,我和她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她也曾经用这个眼神看着我。”

  顼妍衣拼命挣扎起身,不知道这药里有什么,她忽然有些迷糊,脑袋也越来越沉......

  这药是专门为上官豪身上的伤而调制,身上无外伤者,尤其女子沾身会导致昏迷,可见药力有多猛烈。

  “我已经十年没有这样想起采薇,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从遇到你,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那些曾被我狠狠压制住的美好记忆,总是会浮现眼前,仿佛就像昨天,冥冥之中,或许,你,总归是特别的吧。”

  上官豪自言自语,一脸温柔深情地看着顼妍衣,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将她抱在怀里,看着她熟睡的像个孩子,安静而美好,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想起前几天发现她逃走了,那一刻,他突然心慌的害怕,仿佛一件失而复得的宝贝再度遗失,他联系两天不合眼的四处寻找,直到无意间地一眼,她就安安静静地跪在不远处,穿着和别人一样的衣服,脸遮的严严实实,他依旧认出了她

  他轻轻抱起她,走出浴桶,向床榻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