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0章:情之蛊惑自在人心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0章:情之蛊惑自在人心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0章:情之蛊惑自在人心

  顼妍衣睁开眼,习惯抬手却根本抬不动,她蹙眉眉,一低头,竟发现自己的手被束住,环顾四周,竟然身处郊外,她顿时坐起身看到地上躺着的人,神情微愣......

  这时候,欧阳勰也刚好醒来,顼妍衣仔细回忆昨晚的事,两个人同时站起身,拥抱在一起......

  没有想到两人再次聚首会是这样一番情景,分别多日,却度日如年,顼妍衣感慨,解开两人绑在一起的布绳,顼妍衣的手腕完好,欧阳勰的却惊现淤青,让顼妍衣心疼不已。

  想起父亲还在那里,顼妍衣紧绷数天的心,终于在这一刻崩塌,刘紫娇满脸的恨意还浮现在眼前,她在那,还会用什么方式去折磨父亲,这让她不敢继续想下去,而此刻她躺在欧阳勰安全可靠的臂弯里,将自己全部的无力悉数呈现......

  没过多久,蓝起等人终于与他们两人汇合,果然,顼承煌再次落入了上官豪手里,他们的营救还是失败了......

  回到越城,欧阳勰立刻把自己和陆冥关在门里,不让任何人进入,陆冥受了那暗卫的一掌,伤到他的心脉,但是由于只是当时的冲力弹起,并没有完全击中,不过他的情况仍然十分危急,欧阳勰当时看到一脸惨白的陆冥,二话没说,用内力暂时护住他的心脉,用最快的速度赶回越城......

  已经连续三天三夜,顼妍衣几人一直在门外守着,直到第三天的下午,房间的门才被打开......

  欧阳勰步出房间几乎站不稳,岳清灵立刻冲了进去,顼妍衣上前急忙扶住他,他顺势躺在她的怀里,露出了一丝笑容,

  陆冥终于捡回来一条命,只是身子很是虚弱,顼妍衣又为他施针,巩固了他的心脉,与欧阳勰的强大内力一同促使陆冥终于停止了疼痛和高热不止。

  蓝起也见到了同父异母的皇兄穆尔丹,天丽回来后立刻被上官凌关了三天的紧闭,不许她走出房间一步,也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看她......

  即便上官天丽这次回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整个人也虚弱地几乎晕倒,憔悴不堪,但是上官凌第一次面色严肃威严,不容任何人替她求情。

  而为了让她有记性,自己用棍条对天丽动用了百姓家的所为家法,重重地打了她三大板......

  不过,这三天时间,天丽在房间里,居然也第一次不哭不闹,安静地似乎都不像她。

  第四天一大早,顼妍衣就带着天丽爱吃的糕点去看她,还没有进门,迎面扑过来一个人,“哎呀,妍衣姐姐,你可总算来看我了!”顼妍衣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一扑险些摔倒,对方整个人挂在自己身上,一双腿盘在自己的腿上,就像一个撒娇的孩子,求关注,求宠爱......

  不过天丽身后有伤,虽然上官凌打她的时候,特意掌握了力道,但是天丽哪里受过这些,即使过了三天的时间,她后面仍然隐隐作痛,不过是突然出来看到顼妍衣有些兴奋,竟然忘乎所以起来......

  顼妍衣愣愣地看着她,无奈道,“可不光是我一个人来看你,你看看还有谁?”

  身后走来穆尔丹,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她们。

  上官天丽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张妖孽的脸,立刻从顼妍衣身上下来,大概是牵扯到了身后的伤口,终于疼了起来,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低着头,小声嘀咕着,“怎么......怎么你也来了?”

  顼妍衣笑道:“看来殿下关你三天禁闭还是没有让你有记性,受了伤却还是如此顽皮呢。”

  天丽扁了扁嘴,“我知道皇兄是担心我啦,不过第一次与大家经历了生死,也终于知道了皇兄和那个欧阳他们的不容易,所以......我决定,我回来一定要养精蓄锐,奋发图强,将来为他们分忧解难......”

  顼妍衣忍不住笑出声:“所以我们的公主这三天蒙头大睡,原来是为了养精蓄锐,痛定思痛是为了奋发图强,将来帮助殿下做大事?”

  天丽一副那你看看的得意架势,让在场的人忍俊不禁,穆尔丹也笑道:“看来公主一如初见,活泼爽朗,不减当初......”

  说完穆尔丹就转身离开,天丽一听他这么说,追上他,修正道:“是风采依旧,不过,不对......我说你这个人,我忍你很久了,你知道不?你你你......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好看,本公主可是北溟第二美人,你再好看也不及我的妍衣姐姐,喂......你笑什么?”

  顼妍衣看着那两个人莫名的对话,还有天丽刚开始见到穆尔丹的表情,这次从栗城回来,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多了一种莫名的熟稔,顼妍衣一脸笑意地看着那两个人,穆尔丹高大威猛,天丽娇笑可人,穆尔丹步子起初迈得很大,天丽追的有些吃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顼妍衣竟然看到穆尔丹的步子迈得越来越小,天丽一直在他后面说着话,穆尔丹轻笑不止......

  走了一会儿,穆尔丹也只是笑,天丽停下来,掐着腰,怒道:“哼,喂,你这个人就仗着自己长得好看,一点不像我们北溟的男子那样怜香惜玉,亏我皇兄将你奉为上宾,对你这么好,你却一而再的嘲笑我,从第一次见面就是,真是岂有此理!”

  感到身后一痛,上官天丽强装镇定,看到他的笑,她总是心跳的厉害,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人可以这样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她便莫名地将这种感觉归结为,这个人果然是个妖孽,看他还能得意到几时......

  穆尔丹突然回头,他本来就很高,猝不及防地俯身看向天丽,露出了人神共愤地笑容,声音煞是好听,“公主可能记性不是很好啊,我来北溟这么久,公主却还是不记得我叫什么,真是让人伤心欲绝,还有......公主现在的动作和初次见到公主似乎一模一样,公主的脾气,真是一如既往的......暴躁,也难怪让太子殿下如此担心气愤......并严加惩戒......”

  天丽眼见着对方越靠越近,她的身子向后仰,身后一痛,她的一双大眼睛顷刻如水,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突然无限放大的脸,竟然忘记了要说什么......

  只是一直说着你你你.....

  穆尔丹薄唇一勾,看到身下的这个像小人儿终于安静下来,他满意地站起身,鼻间还残留着那小人儿身上传来淡淡地清香......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瓶,递了过去,轻笑道:“一天敷上一次,会有点疼,不过一两次之后,就会有凉凉的舒适感,就不会痛了......”

  天丽懵懂地接过来,还未等她反应过来,穆尔丹已经走远......

  走远之后,传来他的声音,“下次不要叫我喂,叫我的名字!”

  顼妍衣去看陆冥,看到岳清灵在里面一直照顾着他,这几天她整个人也憔悴了很多,也不似从前活泼。

  蓝起惊喜与老朋友见面很是开心隆多在一旁表情总是慢一步,不过当蓝起脸上露出笑容的时候,隆多会跟着笑,蓝起面露不开心,隆多也会跟着不开心......蓝起若是哭泣掉眼泪,隆多会愤怒,四处搜寻可能欺负蓝起的人......

  蓝起和顼妍衣从陆冥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隆多默默地跟在她的后面,亦步亦趋。

  “陆冥的伤我无能为力,但是看样子他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们也不必担心了,现在还是去看看你和欧阳你们两个人身上蛊毒,或许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蓝起为欧阳勰和顼妍衣查验蛊毒,她精准地找到了两人之前受伤,蛊源所在,顼妍衣身上的毒已经清了大半,再加上她身上有欧阳勰给她的辟毒古珠,稀释了药性,她已经很久没有再犯了,倒是欧阳勰身上的毒有些棘手......

  天丽也跟着过来,刚一进门就说道:“欧阳,你看看你,生个病还有这么多人来看你,倒是我,也和妍衣姐姐一起被抓,你回来也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关心一下我,哼......”

  正说着穆尔丹也走了进来,天丽立刻住了声。

  欧阳勰摇了摇头,也没有做声回应,将左臂交给上官天丽仔细查看......

  只见她快准狠地用一根比较粗的银针在他的左手小指上刺了一下,稍微用力一挤,流出一条血丝,她用一个小碗将那些血丝装好,片刻后为他止血。

  蓝起围着欧阳勰,在他左臂上辗转动作,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后,

  “你身上的这个蛊确实是情蛊,妍衣说过之前为你施针,在左臂患处,确实是有效果的,我刚才已经划破他的一根手指,将他体内的污血先放出来一些,我要用几天时间将你身上的蛊毒连根拔除,不过......”蓝起眉头微蹙,一边又仔细端详起欧阳勰的手臂。

  顼妍衣道:“不过什么?”

  “这个目前还不好说,只是他身上的与我所知道的情蛊有一些不同,似乎有一点复杂,不过也或许是时间过久我可能也不记得了吧......今天我放了一些他体内的血,具体的要等明天再说......”

  穆尔丹走上前,开口道:“蓝起,不光你觉得奇怪,当我得知他身上中的是情蛊的时候,我也有一些诧异,这似乎的确和咱们在厥越见到的有一些不同,而且他中蛊这么久了,按道理,他在七天后就应该神志渐失,但是他不但没有,而且还没有发挥到丝毫情蛊的根本,就是爱上那个第一个染血的人......只是时而忍受割骨般的剧痛......”

  蓝起点头,“不错,这的确是最让我怀疑的,但是这却是情蛊无疑,嗯......不如就等明天再说,不过目前看来,你的状态很好,最近发作的比较贫乏,这个的确耽误事,也太折磨人。”

  当欧阳勰自己没有在情蛊发作的时间失去意识,彻底放松下来,看向顼妍衣,满脸温柔,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