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1章:情蛊迷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1章:情蛊迷离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1章:情蛊迷离

  上官凌从顼妍衣几人安全回来之后,便要求欧阳勰休息,蓝起为他疗伤,陆冥也彻底陷入了昏迷,虽然大家都安然返回,但是却进入了另一种愁云惨淡的氛围中。

  穆尔丹跟着上官凌再一次出门迎战上官豪,经过前几天的连续兹扰,不仅伤了上官豪,还顺势挫了栗城兵马的士气......

  如今,上官凌趁热打铁,不想再做耽误......

  看着对面一脸无畏笑意的上官豪,上官凌表情冰冷,大喝道:“上官豪,我没有想到,你已经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这些人即便与你立场相悖,但是毕竟里面有与你有血缘的亲人,天丽更是你的妹妹,你居然还要抓她,如果不是遇到贵人出手相救,我倒要问问你,你是不是就要亲自动手......今日我就要为他们报仇!”

  上官豪实际上本就无意伤害上官天丽,但是他也不打算辩驳,只是回道:“上官凌,你就不要在那做什么正义之词,从我离开北溟的那一刻,我就已经与你们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关系,我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是为了摆脱你们,不再仰人鼻息,我要杀什么人,那些人也都是该死的......”

  上官凌不怒而威,也不想再听他废话,扬手一挥,身后一万精兵直接杀出,一时间,战场一片混乱。

  欧阳勰站在越城城楼高处,看着下面的景象,眉头紧蹙,顼妍衣从身后步出,为他披上了一件外衣,

  欧阳勰的脸色依旧惨白,他紧抿薄唇,看着下面,“不防外戚,却要与自己人为敌,真是让他国看尽笑话......此战必须速战速决......”

  顼妍衣轻声道:“但是似乎并不能如我们所愿,这一战,上官豪似乎做了充足的准备......我在栗城的那些天,无意间看到了上官豪确有治兵之道,跟在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有一定的章法......”

  顼妍衣滔滔不绝地说着,却感觉到不寻常的安静,回头,看到欧阳勰正用一丝意味不明的表情,看着自己,明明没有一丝笑意,却让顼妍衣觉得他就是笑着的,只不过......他的笑容里有一丝只对她有效的寒气,瞬间将她冻住,她立刻忘记了语言,他的眼睛深邃却透着一丝迷蒙,几乎笼盖住顼妍衣的全身,还有她此刻狂跳的心......

  “你知道不知道,我把你从上官豪那里带出来的时候,他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欧阳勰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的弧度上扬,但是顼妍衣知道,他越是这样明显的笑,就越是可怕,这每一句话都让她的头越来越低,几乎不敢再抬头看他一眼......

  她当然记得那天自己清醒之前被上官豪拽进了浴桶,之后便渐渐头脑昏沉,便不省人事,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和他身在郊外,她一身的湿衣紧贴在身上,身上还披着两件他的衣服......

  “怎么?之前的事是不是不记得了?需不需要我替你回忆一下呢?”

  顼妍衣头顶上传来他的声音,越靠越近,下巴被他握住,微微扬起,对方的脸顷刻间靠了过来......

  “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你讨回来的......”欧阳勰突然语气温柔,在她的唇上印上了一吻,忽感一阵清凉,然后动作轻柔地搂过她的肩膀,将她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里,在她背上轻轻拍着,像哄孩童一样,温柔又体贴......

  顼妍衣鼻子一酸,轻声呢.喃,“你不要再吓我才是了......这些天可把我吓坏了......你还欺负人家......”

  欧阳勰回想起当时顼妍衣的一身玲珑曲线,此刻怀里的人儿,似乎毫无所觉,他心里有了一丝异样,不过转眼一冷,想到上官豪当时吻在她额头上的一幕,恨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

  顼妍衣眼珠转动,躺在欧阳勰的怀里,心想,如果他要是知道自己第一次给男人搓背揉肩,就是给那个他现在恨极了的上官豪,不知道他会不会马上从这上面跳下去......

  她偷偷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见他此刻面目森冷,一双眼如利刃,直直向下望去,正对着远处的一个人,那人骑在马上,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不知道她是不是产生了错觉,此刻,她隔在两人中间,似乎都能感觉到两人如刀的目光,切割彼此......一股莫名的担心忽上心头......

  到了拔药的时间,欧阳勰和顼妍衣回到了房间......所有人都已经在房间里安然等待,似乎已经来了许久,也并不着急,等他们进门的时候,只有天丽,跑到顼妍衣身边,拉着她的手,爽朗笑道:“妍衣姐姐,你的脸怎么红了?哦?”说完又看了一眼欧阳勰,最后一个字拉得特别的长,坏笑不止。

  穆尔丹轻笑出声,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说,上官天丽却忽然停下来,单手拂过鬓边的碎发,慢慢地拢到耳后,施施然地走到穆尔丹对面,一副淑女温婉地模样,看了一眼顼妍衣,轻声颔首,不再多言......

  顼妍衣怔愣原地,眨巴着一双眼睛,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她这个翻天覆地地变化,不露声色地停留在穆尔丹的身上。

  欧阳勰看向蓝起,笑道:“今日可有什么收获?我身上的情蛊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蓝起点点头,“不错,在你身上留下血的那个人,她身上的血里有问题......也正因为这样,或许才中和了本来要发挥在你身上的那份情蛊的作用......”看到欧阳勰面露诧异和迷茫,她继续解释,“也就是说,或许那个人的身上也被下了蛊,不过我看不出来是什么......”

  “玉红莲?”欧阳勰惊诧出声,又看了一眼顼妍衣。

  顼妍衣凝眉,看来玉红莲性情大变不能排除是被人所害,因此被人利用,再加上她对欧阳勰的执念......致使她一错再错,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勾结了厥越的叛徒,惑乱北溟内部,这让她有一阵恍惚,她究竟经历什么,让她不顾家国,泥足深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