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3章:紧要关头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3章:紧要关头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3章:紧要关头

  最后一针落下,欧阳勰额前已经布满细汗,却身体一松,感觉到久违的舒爽,

  蓝起笑道:“想来已经无碍了,你应该不会再发作那种疼痛......”

  欧阳勰立刻静坐调息,感激一笑,“多谢你。”

  蓝起刚要说话,身子一轻便被隆多抱起,走出了门,众人微愣,却含笑欣慰。

  欧阳勰也片刻没有停歇,让人送来佩剑,看了一眼穆尔丹,两人无声相对,携剑出了门。

  顼妍衣知道他们要去哪里,没有阻拦,等他们走后,蓝起,顼妍衣和天丽一同上了城楼之上......

  欧阳勰和穆尔丹骑马奔到上官凌身旁,上官凌见他脸色苍白,淡淡说了一句,“胡闹。”

  欧阳勰笑道:“我必须要亲手与他过一招,毕竟他居然敢觊觎我的女人,所以,在这上面,我不能让你......”

  上官豪看到后来的两人,依旧笑容淡淡,丝毫不见一丝惊慌,他突然扬手又向下一扣,大喝一声,“休战......”

  他的人一听,立刻提着盾牌向后退去,上官凌也扬手一挥,让他们停下,却并没有收手。

  上官豪看向卓风一眼,暗自发布命令,不多时,从他们的兵马人群里冲出十名身材健壮的人,一个个目光呆滞,走起路来亦步亦趋,步伐一致,气势十足。

  站在城楼上的顼妍衣心中一惊,糟糕,这应该就是上官豪用北溟的百姓制作的毒人。

  果然,上官凌和欧阳勰眉目微蹙,原来他如此气定神闲,是有法宝在此,毒人的威力早在北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领教一二,眼前一起出现的这十个毒人,威力更加不可小觑。

  最重要的是,那些毒人本身就是北溟无辜的百姓。

  上官凌大喝,“上官豪,你真实卑鄙丧心病狂到无可救药!这些百姓,何其无辜,你怎么忍心?”

  上官豪也不回应,眼睛看向不远处城楼上的一个身影,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异语,但是随着他说的话,那十个毒人,眼睛骤然变红,加快了速度,直接冲向上官凌。

  上官凌刚才一直没有放下的手,瞬间扣下,大声喊道:“杀!”

  一直默不作声地穆尔丹在旁边仔细观察那些毒人,其实从他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便敏锐地看到对面隐约藏在人群里的毒人,那些人的神情与其他人不同......

  他当即灵光一现,抬头,正好和欧阳勰对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是眼睛!”

  毒人浑身已经被特殊的药浴淬炼的坚不可摧,身上唯一柔软脆弱的恐怕......只有眼睛,无论他们被历练成什么可怕的东西,变异成什么,眼睛都不会变。

  上官凌点头会意,立刻指挥所有人攻击毒人的眼睛。

  毒人的杀招步步紧逼,出手狠辣非常,丝毫不怕被伤到,沐泽冲到他们前面,大喝一声,让自己人向后退,同时扬起一大片白色粉末,稳稳地落入那些毒人的眼睛里,瞬间那些人目不能视,双手捂着脸摔倒在地。

  上官豪看到突如其来的变故,眼中闪过波动,正微微恍神,右前方飞过一个黑影,直直逼向自己。

  是欧阳勰!

  欧阳勰轻功绝世,脚踩数人,来到上官豪的面前,直直刺向他。

  上官豪急忙拿剑一挡,力道终于逊于对方,险些摔下了马,被正在打斗中的卓风看到,急忙飞奔而至,接住了他。

  一切不过就在眨眼之间,欧阳勰瞬间折返,毕竟那边人力悬殊,不容他逞强,

  卓风急道:“主子,咱们先退下吧!”卓风看着上官豪的肩膀流着血,立刻撕掉衣服吗,为他止血,而上官豪却不理会,恍然想起方才,欧阳勰靠在自己耳边说的那句话,“你不配做北溟人,更不配喜欢她......”

  不配,这两个字听起来是那么刺耳,恍惚间回到了曾经某一刻,那种尖锐的感觉一下子让他清醒,

  “把顼承煌给我带上来!”

  上官凌眼神凌厉,卓风只得仔细再将伤口上的绷带扎紧一些,不让血再流下来......

  不多时,顼承煌被人扶了出来,不过几天,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顼妍衣心中一紧,马上冲了下去,随手拉过一匹马也冲了出去,不多时,来到上官凌身边......

  她眼睛看向顼承煌,顼承煌已经醒过来,他一眼看到了人群里地顼妍衣,

  “父亲!等着我们,我们来接你回家!”

  “妍衣,我昏迷不醒的那几天,是不是你一直在照顾我,我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我知道,是我的妍衣在我身边!”顼承煌经过多日的意识和身体上的双重打击和摧残,当他再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就在对面,不知道为什么,那种久违的力量再次浮现在体内,萎靡了这么多天,他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只是感慨他的难过......

  上官豪对着对面喊道:“你们的顼承煌顼大将军现在就在我的手里,你们如果再走半步,我就杀了他!”

  顼承煌呸了他一口,冷哼大喝,“勇敢的北溟战士们,你们不要管我,对付这种叛徒,不要留情,更不要因为我而乱了你们的脚步......冲啊......”顼承煌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一句,却仍然让对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他们齐刷刷看向上官凌和欧阳勰,一动不动......

  上官豪道:“该说的话也说了,来人把他的嘴给我堵住......”

  卓风立刻在顼承煌的嘴里塞了一大团东西......

  欧阳勰叫来人,低喝道:“来人,带顼姑娘回去!”

  顼妍衣道:“我不回去,我不会动,你们不要让我走,我要亲眼看着我父亲,他......他的右手已经废了,他今天能说出这些话,居然是为了安慰我,我又怎么忍心见他身在险境,而自己安逸......”

  上官凌怒道:“你说什么?”

  都知道顼承煌是何等的要强,如今却将他惯用的右手废掉,这对于一个武将而言,简直不亚于取了他的命......

  或许是心有顾念,上官豪和上官凌双方都没有动用弓箭,在上官凌心底,觉得跟随上官豪的那些人,终究是跟错了主,曾经在北溟沦为流民,如今反叛北溟,也都是受人挑唆,或许有朝一日,将他们感化收回,也不失为最好的结局......

  只是他们真刀真枪的相互对抗,相抗对打多日,仍然不分上下,而今天,对方的毒人和动用了人质,显然是破坏了近些天的无形规则......

  欧阳勰看了一眼满脸担忧的顼妍衣,他不动声色地走到穆尔丹身边,低声道:“我需要你的掩护......”

  穆尔丹看到顼承煌被人带出来的那一刻,就已经看到欧阳勰没有看向对面,眼睛四处梭巡,仔细认真,他便猜到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轻声回应,“你们北溟的这场内战,我虽然不能强加参与,但是多管闲事,向来是我这个人的毛病,一时半刻还真是改不了......所以,承蒙欧阳公子信赖,我倒是愿意一试,不过,目测有一些难度,你看东南角处,有一个人,似乎有些眼熟啊,他现在的表情也很是玩味......”

  欧阳勰也看到了,那人正是他手下叫子铭的那个双胞胎弟弟子锐,他眼角瞥向身后的某一处,子铭正眼神关切地看着对面的弟弟,充满焦急,

  刚刚如果有人仔细关注,会发现他们交集缠斗的时候,兄弟两都在有意无意地为对方扫去杀机.....

  欧阳勰低声道:“嗯,正如此,所以我一会会从那个方位入手,不过时间紧迫,我需要用最快的时间带回人质,你的轻功并不在我之下......所以你需要辛苦跑这一趟了......”

  穆尔丹问道:“哦?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在你面前似乎并没有用过轻功啊?”

  “穆尔丹王子有一点健忘了,你不仅施展过,而且还是两次,一次是在百花节的同心湖上,那一次,在妍衣刚刚上船的时候,险些摔倒,是你及时相护......虽然你仅仅使出部分功力,但是却骗不了我,还有一次便是在天丽的留芳宫,那次妍衣快要从树上坠落,你原本已经要马上奔去,却被我抢先一步,虽然没来得及施展,但是那风力内力是骗不了人的......”

  穆尔丹无奈摇摇头,看来他对顼妍衣果然是从来都没有移过半分视线......

  “欧阳公子,那么,就看我们是不是默契了......此去凶险,你最好小心为上......”说完偏了偏头,看向顼妍衣,欧阳勰自是了然,轻声道:“自然!”

  上官豪被刺之后,身边已经被多人里外保护,丝毫不敢松懈,卓风更是护在他的身前......不然任何人靠近。

  欧阳勰找准机会,飞身奔出,顼妍衣反应过来,正欲向前,大喊欧阳不要,被穆尔丹及时拉住,交给上官凌,让身边看住。

  众人只见一抹黑影以超越常人能及的速度一闪身,便来到顼承煌身前,身边的人提刀此去,却根本找不准来人方向,顼承煌也拼力反击,一双脚力连踹倒两人,几乎瞬间集合数只长剑如雨坠落,都以为会刺穿他们,时间仿佛停止,顼妍衣整个人楞在那里,眼睛几乎要冒出火一般......眼泪喷薄而出,“不!”

  就在这时,只听有人大喊,“接!”

  欧阳勰用力一抛,顼承煌的身子翻飞,直直飞向北溟军前,穆尔丹在对方一抛的动作同时,旋转飞身,落到前方,刚好抓住顼承煌的一只手臂,两人稳稳的落地。

  顼妍衣眼睛不离前方那抹黑影,丝毫不敢眨眼,只要他还在动,就证明他没有被剑刺到......

  再次翻转,那黑影已经落在军前,露出轻松的笑意,直直看向顼妍衣,顼妍衣跳下马冲到他面前,

  与此同时,坐在人后的上官豪看过这一幕,悄悄拿起手里的一把弓,嘴角勾起,眼神狠厉,将唯一的一支箭,射出......

  与此同时,坐在人后的上官豪看过这一幕,悄悄拿起手里的一把弓,上箭,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