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4章:落花纷飞情之所终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4章:落花纷飞情之所终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4章:落花纷飞情之所终

  与此同时,坐在人后的上官豪看过这一幕,悄悄拿起手里的一把弓,嘴角勾起,眼神狠厉,将唯一的一支箭,射出......

  那箭风如雷霆之势,向一个人奔去......那个方向正站着顼承煌、穆尔丹,旁边是相拥在一起的欧阳勰和顼妍衣......几乎北溟的核心人物都在那处......

  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子铭看到,大喊快闪,与此同时,从上官豪身后的那群人里突然奔跑出两个身影......速度非常快,让人看不清他们的脸。

  其中一个身影快了一步挡在顼承煌身前,那只箭终于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停了下来,以一种撕裂的形式,将那个人定格在那里,一身官兵的衣服,却身材矮小,戴着面罩,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后来赶到的那一个人正是子铭的弟弟子锐,子锐惊魂未定,看着倒下去的人,还有急忙奔出的子铭,他又瞬间跑回去......子铭追出去的时候也只是捉到对方的一片衣角......

  看来在弟弟的心里还是关心哥哥的......到底是亲兄弟。

  那么,来为顼承煌挡下这一箭的人又是......

  那人刚落下,上官豪便再次发号施令,全力进攻......

  欧阳勰等人,急忙退回后方,穆尔丹第一时间揭下那人的面罩,露出来一张女人的脸......嘴角渗出血丝,眼中透露一丝痛意,却仍然直直地看向顼承煌。

  顼妍衣惊诧地看到,这个人竟然是......刘紫娇!

  顼承煌急忙蹲下,用左手艰难地将她抱起,眼含悲痛,“怎么会是你?”

  刘紫娇是一大早混入了人群里,她一直藏在最后面,当顼承煌被带上来的时候,她便悄悄潜入他身后,而她在的地方正好可以清楚地看到上官豪的一举一动,所以即便当时上官豪被人围住,她还是在第一时间看到他拿出了弓箭,瞄准了顼承煌的方向......

  此刻,刘紫娇面无血色,躺在顼承煌的怀里,那支箭几乎没入了她的身体里,顼妍衣看了看,正好插在她的心口处。

  刘紫娇颤抖地抬起手,想要去抓住顼承煌,被他的手轻轻一握,顼妍衣上前,让围在四周的人稍微散开,她仔细为她查看伤口,刚刚伸出手,便被刘紫娇轻轻一握制止了,

  “妍衣,不要动,我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不要再白费力气了......”

  她忽然嘴角扬起,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坦然笑意,看了看眼前的人,轻声道:“真想不到,这临了临了了,还有这么多人在我身边,也算值了......”

  顼承煌叹息道:“紫娇,你为何要......”

  刘紫娇露出一丝柔情,看向顼承煌,一双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承煌,我对不起你,你心里一定恨死了我,是我让你身陷险境,是我被恨意蒙蔽了双眼,害了你,也害了我自己,让你的右手......”

  顼承煌急道:“没关系的,我不怪你,我带你回去,咱们好好疗伤,你会好起来的......”

  刘紫娇笑了笑,压住他的肩膀,声音虚弱,道:“承煌,也许你不会相信,此时此刻,我的心竟然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如此的平静自在,似乎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我.....我从第一眼看到你,便无法自拔,我执意要嫁给你,然后做了那么多让你为难让你不齿的事......你一定很早就厌烦了我......呵呵,而我却还执迷不悟......”

  顼承煌声音沙哑,痛苦道:“不是,你很好,是我没有给你你想要的,终是我负了你,是我耽误了你这一生,你为我生儿育女,我却不能给你心上的温暖,紫娇,也是我对不起你在先,没有我,你也不会如此......”

  “不,是我......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一命,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事,你到最后都在保护我,而我却以德报怨,我将自己的恨强加在你的身上,我还......我还亲手毁了你的......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天我真的好后悔......”刘紫娇突然不住的颤抖,紧紧搂住顼承煌,大哭不止......

  顼承煌抱紧安抚她,过了一会儿,刘紫娇转首,满眼的泪水,顷刻坠落,看向顼妍衣,伸出手,微微一笑,“妍衣,你说的对,我真的错了,但是却已经太晚,我终究醒悟的太晚,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顼承煌道:“你不会有事的,让我带你回去,你......”

  倏忽,刘紫娇口吐鲜血,她却不在乎地笑了笑,满含温柔地看着顼承煌,声音越来越小,“承煌......我已经回不去了......我都知道的,但是清若......清若她是无辜的,她是我的女儿,我们的女儿......你答应我......你答应我帮我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像我这样......最后万劫不复,你答应我,你一定要保护咱们的女儿,不要让她像我一样......”

  顼承煌道:“好,我答应你,你放心......”

  刘紫娇泪水涟涟,眼睛开始逐渐涣散,她用力伸手,想要抓住顼承煌,“承煌,我好冷......”

  顼承煌紧紧地抱住她,感受到她的身体一点点冰冷......

  顼承煌紧紧地抱住她,感受到她的身体一点点冰冷......

  顼妍衣立刻去查看,扶住她的心口,却感受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她的眼神也开始涣散,

  “对不起,承煌原谅我......照顾好咱们的女儿清若......答应我,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手彻底垂落,再也没有任何声息,顼承煌眼泪终于崩落,落到她的脸上,再没有任何波澜......

  欧阳勰和穆尔丹等人带着他们立刻回了越城里,上官凌全力冲击,上官豪刚才射出那支箭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两人,连连变故,加之欧阳勰的奋力一搏,还有救回了顼承煌,振奋了北溟军,反倒彻底惹怒了上官凌以及北溟军.....

  北溟士兵全力冲锋,让上官豪措手不及,只得立刻退兵。

  没想到这一战竟然是以一个女人的死而结束,好在顼承煌被救了回来。

  上官凌派了带来的御医为顼承煌仔细查验伤势,他右手的筋脉已经彻底断了,无力回天,只得看一下其他的伤处,不过顼承煌接连的身心打击自然是不能一下子被医好。

  顼承煌亲自在越城将刘紫娇埋葬,之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连续两天不出门,不见任何人,除了顼妍衣,顼妍衣悉心照顾,总算慢慢愿意进食,气色也恢复了很多......

  有一天,四下依旧没有旁人,顼承煌突然,看向顼妍衣,开口道:“妍儿,你......真的已经想好了?”

  顼妍衣知道他说的是关于欧阳勰,父女之间的默契一直存在,从父亲被欧阳勰不顾生死将他救回的那一刻,从顼妍衣用关切无垠的深切目光冲到那个人身边,紧紧抱住他的那一刻,想来父亲已经明白了一切......

  顼妍衣低声笑道:“嗯......虽然当初是他毁婚在先,却事出有因,这其中还有很多他的苦衷,而且之后他也暗中保护和扭转可畏的人言,最重要的是,女儿心中有他。”

  “也罢,这么长时间,我也看到你心里的想法,为父支持你,情之一事,本就难以去评说,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顼妍衣蹲下身,轻抚顼承煌的手,顼承煌微微愣住,手还来不及抽出就被她握住,“爹,您放心,女儿一定会的,您也是,您也答应我,要好好的,女儿知道右手对您的意义,以后女儿和母亲就是您的右手......”

  顼承煌轻叹一声,怜爱地用手抚.摸女儿的头,轻声道:“我答应你。”

  欧阳勰那天虽然救回了顼承煌,并安稳落了地,但是到底是涉入那些手拿刀剑的人群,身上还是轻微的被割伤,天丽却来了尽头,时不时地去他那聒噪许久,不过却也缓解了不少沉痛压抑的气氛,欧阳勰倒也没有像往常那样与她斗嘴。

  “欧阳,你永远都是一副臭脸,受了伤也不忘耍你的大少爷脾气,唉,真是难为我妍衣姐姐了,一边还要哄你,一边还要照顾顼将军......真是太艰难了。”

  “还是天丽向着我呢......”顼妍衣一脸笑意地走进来,来到欧阳勰身边,检查他手臂上的伤口,都是轻轻浅浅的剑刮伤,自顼妍衣进门那一刻,欧阳勰的脸上也浮起清浅的笑意,眼里满目的深情,顼妍衣的眼睛也仿佛黏在了他身上一般。

  欧阳勰瞬间读到了她发自内心的开心,认识她这么多年,似乎很少见到。

  “唉,啧啧啧,妍衣姐姐,你算是没救了......”天丽一边轻语抱怨,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情谊深浓的目光,即便嘴上不饶人,她的脸上也不自觉地浮现满足的笑脸,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最是让人感动和沉醉。

  顼妍衣突然说道:“这次我在栗城竟然看到一个人,看来是当初跟随上官豪一同逃出去的,是刘婷雪,一直都知道她爱慕上官豪,没想到竟然甘愿跟随,他父亲刘起还流落在外,这次去栗城多日,似乎并没有看到刘起,看来刘起并没有一块跟来。”

  欧阳勰道:“当日在感业寺刘起的确是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或许他在栗城,你并没看到而已,又或许......当日感业寺还有另一批人。”

  “说起来那刘婷雪也真是够痴情的,这么多年一直梦想着嫁给那个上官豪,那刘起是什么人,暗中协助上官豪,梦想有朝一日荣登宝座,他便顺理成章地攀登人生巅峰,真是够异想天开......而有其父也必有其女,明知道上官豪心中难忘挚爱,却偏偏执迷不悔,跟着他这么多年,听说前些年有不少门第很高的公子亲自登门求亲,都被她给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