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5章:迷情残雨回忆浓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迷情残雨回忆浓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5章:迷情残雨回忆浓

  顼妍衣看了看天丽,看到她托腮凝思,一副想不通的表情,顼妍衣觉得很是有趣,忍不住笑出了声,“上官豪心中挚爱是哪个?这个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欧阳勰悄悄拉住她的手指,仔细玩起来,顼妍衣低头微瞪,想要抽出来,却怎敌得过有内力的男人,她便任由他去了。

  上官天丽没有看到,继续道:“那个女子名叫采薇,那采薇出身低微,上官豪自小虽然有父皇的赦免和维护,但是听说没少受底下人的欺负,上官豪八岁的时候被一群孩子欺负,被路过的采薇遇到,出手救了他,采薇虽然出身不好,性格却豪爽活泼,她赶走了欺负上官豪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后来上官豪又去了几次两人初次见面的地方,又遇到人欺负,住在附近的采薇又出现了......后来采薇的父母将她卖了,辗转居然到了上官豪的府邸,而那时候上官豪的母亲已经被父皇接回了皇宫,从此后,上官豪身边多了一个人陪她,一直到长大......可以说两个人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情谊,那采薇长得也越来越美,端庄大方......采薇对上官豪也从来不客气谦卑,两个人感情自然也越来越深,上官豪喜欢,他母亲也自觉亏欠对儿子的陪伴,不过采薇很是讨喜,她也很喜欢,便请旨赐封采薇一个身份,让两人尽量相配......可惜好景不长......京都城里有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仗着自己朝廷里有人,做起事来向来不顾及,也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被一手遮天给掩盖过去,无意间遇见采薇,便起了歹意想要占有,明知道采薇是上官豪的人也丝毫不惧,最后居然得手,将采薇给......他欺负了采薇不算完,将她分给了下人,还有与他经常来往的几个公子哥们......采薇那么样刚烈的一个人,怎么忍受如此大辱,后来便自杀了......”

  天丽说完,默了默,“最残忍的是,采薇被抓住的时候,那个男人伙同他的伙伴欺骗了上官豪,上官豪四处寻找,当时有人说看到采薇在那人府门前附近出现过,他登门的时候,与被堵住嘴巴整个人被裹在毛皮里的采薇擦身而过,可想而知当时女孩的绝望,他自然毫无所觉地继续去寻找,还没有出门,就听到里面男人淫.笑狰狞地小声,还有支支吾吾地无声哭喊......那天后,两人从此阴阳相隔,采薇自尽,那个残害他的凶手竟然意犹未尽,趁机想要羞辱上官豪,用那副毛皮随意将遍体鳞伤的采薇裹住,丢到了上官豪门前......之后将欺负采薇的细节传了出去......好像从那时候起,上官豪有半年的时间足不出户,半年后,再见到他,似乎整个人性情大变,玩心泛滥,花心纨绔,一晃十年过去,他都不再娶妻......他一定心里忘不掉采薇......”

  顼妍衣眉眼戚戚,那个采薇一定是一个明艳美丽的女子,似乎在上官豪干枯晦涩的人生里,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光明,她的乐观明媚,照亮了他灰暗的世界,那么多年的相依相守,两个人早已融为一体,却看到另一个人以一种极其残忍惨烈的方式永远地离开自己,这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顼妍衣不禁想到当初第一次见到上官豪的情形,不露锋芒,却给她的感觉,浑身都尽显锋芒,让人有些看不透,上官豪第一次直接走进自己眼里的时候,她看到他的眼神里,藏着很多复杂的情绪,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那种情绪,可以很清楚地让人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凄凉和哀伤,现在听到他的这段过往,才恍然,他的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过采薇,那样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孩子,天真无邪,爱笑爽朗,明媚了他那么多年,最后却以那样的方式离开他,换成任何人,恐怕都无法承受......

  不知道为什么,顼妍衣的心里忽然生出一阵怜惜,无论是对上官豪,还是对那个素未谋面,却灵动明艳的女子采薇......

  她的衣襟忽然被人紧紧扯住,她一低头,看到欧阳勰的手在上面,她偏过头,看到欧阳勰面带微笑的脸,她无奈地笑了笑,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她就是一眼感觉到了他的不满,他仿佛在说,在我面前,居然敢心疼别的男人?怎么不见你这样对我?顼妍衣无奈地摇摇头,悄悄伸出手指,在他的大手上,捏了一下,这样突然袭击,她刚要松开,却被对方快速握住,她逃无可逃......

  天丽因为陷入回忆,似乎并没有看到身边这两个人此刻的打情骂俏,顼妍衣用力一挣,看向上官天丽,若无其事地问道:

  “天丽身居皇宫,这些事情,你怎么会这般清楚?”

  天丽道:“说起来,那采薇进宫看过几次上官豪的母亲,我与她也在一起聚过,倒很是投机,那样一个明媚的女子,怎么能让人轻易忘记,当年那个男人又猖狂致斯,将其残忍的手段向身边的人炫耀,久而久之便都知道了......不过......”

  顼妍衣道:“不过怎样?”

  “不过......那些参与采薇一事的所有人,在半年后,相继被杀,而且手段也极其残忍,大部分都是在出去的路上被杀,尤其那个罪魁祸首,那个男人失踪数月,数月后,在城郊的一处臭水沟里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说他的死向最为惨烈,他的命根子被毁,舌头被隔断,一双手也被砍掉,整个人面目全非,要不是一张脸还算可以辨识,和身上的衣物都能对上,他恐怕就要被随意丢弃......也是自那以后,所有人都住了声,没有人再敢提起采薇的事情,那件事就好像被施了咒一般,成为可怕的禁忌......也是从那以后,那上官豪看起来彻底自暴自弃,一副游戏人间的模样示人,让人毫无防备,又碍于他的身份,被害者猜测是他所为,却也根本不能拿他怎么样......”

  天丽说完这些话,也怅然许久,默不作声,突然她话锋一转,看向顼妍衣,笑道:“过了这么多年,他对谁似乎都没有用心过,即便是那个痴情的刘婷雪,倒是你,妍衣姐姐,似乎他对你不一样......你跟我被关在栗城那天,我刚醒来,看到他的腰间别着的一个东西......”说完这句话,又故作神秘,看了一眼旁边的欧阳勰。

  欧阳勰低着头,玩着顼妍衣的手指,似乎上面开了花一般,竟然爱不释手.....

  天丽轻咳一声,故意抬高了声音,笑道:“那是一支玉钗,似乎妍衣姐姐曾经戴着的,上面可是刻着妍衣姐姐的名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