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7章:花下幽然情意缱绻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7章:花下幽然情意缱绻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7章:花下幽然情意缱绻

  顼妍衣的笑容僵在脸上,她就知道,对方是存心的逗弄她,她轻轻地说了一句,“等我自己去要!”刚要起身,腰间一沉被对方拉入怀里,“唉,可要让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一旁的天丽早已忍受不住,大笑出声,“真是腻歪死人了,妍衣姐姐,你看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子......”欧阳勰微冷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天丽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眼神冷不防向下仔细一看,终于看到欧阳勰的一双手紧紧握着顼妍衣的腰袢,饶是她开朗无畏,却看到这样的动作,仍然是脸红一片,急忙背过身去,快速说了一句,“哎呀,真是羞死人了......”便跑了出去......

  顼妍衣自然是害羞,看着欧阳勰仍然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便赌气地想要站起身,哪知道对方更加变本加厉,突然将自己抱起,坐在他的腿上,顼妍衣的脸瞬间红了一片,说道,“放开我,你在天丽面前这样,以后少不得让你笑话我,真是......一点也不矜持呢.....”

  欧阳勰邪邪一笑,直直盯着顼妍衣,她被对方看得一张脸埋地越来越低,“你说......一点也不矜持?那这些日子以来,某个人似乎做得倒是风光无限,乐不思蜀的样子.....”

  顼妍衣道:“你就知道揪着这些来逗.弄我,对了......我还没有说你呢?当初你离开我以后,还和红莲在我面前伪装了那么久,我都没有找你的后账,你你你......你现在是不是身上的伤好了,就知道拿我逗趣,哼,就该让你疼着才行......”

  说着用力挣脱,站起身,双手抱臂,虽然脸还是红着,但是她难得地绽放出了明媚的笑,此刻她的这个笑竟让欧阳勰仿佛回到了三年前两人徜徉在山谷里的岁月,那时候两个人笑容清澈,带着各自的心事,无所顾忌地以最文雅最脱俗的方式发泄出来,他们骑马,舞剑,挥袖跳舞......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如约而至,在那片山谷里留下太多的温馨画面,这一刻竟然是这么多年第一次有那种强烈的当初意味,让他竟然有一阵恍惚......

  此刻外面的院子里似乎卷起一阵大风,院中的一棵花树上,瞬间落英缤纷,时至初秋,本来所有的花都已经陆续谢了,却唯独这院子里的一棵不知名的树上,开满了白色的花,微风吹过,便堪堪坠落,顼妍衣闻声看过去,情不自禁地竟然走了出去,夜晚繁星高挂,房间里的烛火明亮与这夜空交相辉映,同时映在这迷离的满天花雨下,自是一片安静美好......

  远处突然响起笛声,清澈迷蒙,顼妍衣想一定是岳清灵吹给隆多,两个人此刻想必也一定沉浸在这样美好的夜色之下......

  顼妍衣步出房间,风力已经逐渐减弱,但是毕竟已是入秋,微风轻轻一带,便将树上的花轻松卷落,洋洋洒洒,落了人满身皆是......顼妍衣张开双臂,走到树下,闭上双眼,仰首旋转,长袖挥舞,跟着笛声翩翩起舞......

  欧阳勰也跟着走出来,站在廊下,安静含笑地看着她,那笑里宠溺无声却有声......

  顼妍衣睁开眼,抬起头,任由飞花砸在自己的面上,此刻她身着一身粉白纱衣,裙摆飘逸,眸如流水,长发若黑缎,随着她飘逸的身子翩然纷飞,腰间系着那块翠玉的古玉,卷带着细碎长凌,落进欧阳勰的眼里,他的瞳眸前所未有的温柔深情,看着眼前的女子,娇俏绝美的容颜,还有那腰间盘旋的独属于自己的信物,满意地勾唇一笑......

  花叶翻飞飞满天,落尽遐思心不宣.....

  顼妍衣几乎放纵身心一般,徜徉其中,越跳越快,舞动的腰肢绵软却有力,搅动着她自己的快意,还有一旁沉醉其中的男子......

  此情此景,不问纷争世事,不问前尘过往,更不纠于未知前程......只有两个人流露在只有两个人才懂的美妙意趣里,爱满心,情满意,装载无限默契和真挚......

  迷蒙之中,欧阳勰缓缓踱来,信步悠然,带着满眼笑意,专注地看着眼前笑意丰满的女子,那笑容也瞬间感染到了自己,两个人就在这安静却有声的夜晚,落舞翩跹......

  顼妍衣很久没有跳的如此舒爽放纵,她心无旁骛的挥臂旋转,她伸出长袖,眼前男子的下颌,轻笑出声,继续徜徉选装,露出狡黠的笑.....

  她一边旋转一边翩翩起舞,一双眼就那么直直固定在那个人的脸上,两个人无声对视,一动一静,顼妍衣觉得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第一次这样看着对方,眉眼依旧如炬,旋转地走马观花,却更加入骨一般地深刻,此刻一双眼大概似乎因为旋转变得迷蒙,双足不由自主地继续转动奔波,她笑了出来,眼睛仍然坚定不移地看着她,就那么看着,竟然真的就犹如走马观花一般,想起了很多过往的片段......

  记忆有深有浅,犹如此刻漫天飞舞的花朵,坠落无声,有一些甚至一点点的淡去,甚至逐渐失去了颜色,但是偏偏唯独眼前这个人,让她哪怕失去记忆,彻底将他遗忘,九死一生,都再度重逢,此刻,身在遥远的异乡,却仍然同路相守,眼前这个明明已经被自己遗忘三年的人,此刻如此真实深刻的站在这里,依旧是那双如初见的深邃瞳眸,自己仍然没有出息没有任何防备地坠入其中......

  她的脚受不住地继续旋转,眼睛越发迷蒙,她定格的那抹笑,被欧阳勰牢牢叮嘱,竟然一时移不开眼,顼妍衣终于觉得眼前的天地开始翻覆,那个表情依旧,她的身子软了下去,她控制不住地向旁边倒去......

  欧阳勰及时抱住了她,双手扶过她的腰,紧紧托住她,俯身向下,两个人动作唯美,顼妍衣半倒入他的怀里,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刚才那副让对方着迷的笑,一双眼早已看不清眼前人的表情,天旋地转却觉得恣意盎然,她轻声道:“其实,我不要你再受伤,你身上疼一分,我心里便疼上一分,你可知道,你不理我的那些日子我的心犹如刀割一样......你可知......”

  欧阳勰俯身贴近,四片唇瓣温柔靠近,堵住了那些让两个人都疼痛撕裂的字句过往......

  顼妍衣含糊不清地低语道:“我曾以为,我用我的痛换回你的一世长安,一切还没有开始,我却已经溃不成军,我......终是逃不出去有你的世界......那么就这样吧......”

  缓了一会儿,顼妍衣的意识渐渐恢复,欧阳勰似乎有所觉,他嘴角含笑,不管不顾吻地更加用力,让顼妍衣好不容易回神的清醒,瞬间瓦解,眼见着对方似乎有攻城掠地之势,那握在她腰间的一双手慢慢下滑,她刚要反抗,对方用力一带,顼妍衣站起身,对方依旧温柔,美丽的花在眼前坠落,天地无声,安静祥和又美好,她整个人绵软地就要倒下去......

  就在这时,对方终于饶过了她,一双手轻轻拍着她,热烈又深情,顼妍衣一张脸红的好像熟透的苹果,眸如流水,飞溅出满目的柔情......

  “如果不是那次,你已经是我的妻......”欧阳勰轻声呢喃......

  顼妍衣将头倚靠近他的怀里,轻声说了一句嗯,落满衣襟里的一句承诺和回馈。

  欧阳勰拍了拍她的头,轻声道:“因为我,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对不起......”

  顼妍衣轻声道:“两颗心是在一起的就好.....对不对,无关其他,倒是你,再像之前和别的人一同气我,我便真的离开你,让你彻底失去我......你不知道那滋味很不好......”

  欧阳勰笑道:“嗯,不会再有下次,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谁都抢不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死人......”还没有说完,唇上一沉,被对方用手指一捂,

  “呸呸呸,又胡说,好好给我活着便罢了,死了我还要你作甚?天天刀口舔血的,也不知道避讳着,真是......”

  “好好好.....”欧阳勰微微一笑,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的无比宠溺。

  两个人不再说话,双双看向院子里的漫天飞花,遍地的花瓣,烛火的交相映照,形成一种时光的错位之感,两个人相拥而立,恰恰站在二者之间,一动是飞花翻转,一静是烛光漫漫,相融于这个梦幻一样的夜晚,两颗心也在这迷蒙的夜色下,变得明朗起来......

  深情纠葛的两颗心,在这一刻得到了治愈一般,享受这份难得的清静,闭上眼,就真的仿佛回到了三年前的那片山谷,心思纯净又被世事牵绊复杂的两个人,结识在天地间,明明生于诸侯门第,却在天地自在的地方有了交集......缘分使然,妙不可言......

  天丽从欧阳勰那里出来以后,是急匆匆奔跑出来,捂着羞红着的一张脸,向自己的房间跑去,清幽的路上,没有别人,刚才看到那两个人的目光还有动作,紧紧是握着腰的手,都让她面红耳赤,她深呼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唉,真是不像话,真是不像话......”

  突然,身侧一旁有一道亮光闪现,她看过去,远处一片空地上正有莹莹星火一般的亮光,点点闪耀,刚才匆忙奔跑,竟然没有听到,此刻有低声缭绕,听起来,似乎就在那闪闪发亮的地方,她闻声走过去,看到一个人,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