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88章:洗手羹汤怦然心动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洗手羹汤怦然心动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88章:洗手羹汤怦然心动

  穆尔丹吹着长笛,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衫,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穿这么素净的衣服,他站在墙上,吹着天丽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那曲调异域,却悠扬婉转,上官天丽听的竟然入了迷,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闭上眼仔细聆听,眼前有点点的荧光是萤火虫,缭绕在两人四周,泛着淡淡的光,那些萤火虫盘旋在半空中,在这醉人的笛声里,飞旋不停,这在此刻的一片寂静里,竟然是唯一的喧嚣......

  笛音穿过空旷无垠的天际,翩然而来,注入在天丽的心里,让她有一些不知如何是好,伴着懵懵懂懂的思绪,陷入了莫名的沉思,一向爽朗无畏的上官天丽,第一次呆愣在原地,看着眼前发着光的男人,看着他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气质,她看的呆住......

  天丽素来安静不下来,如今听到这笛声,心中竟然第一次划过一种安然自在的美好来,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安静的星空下,静谧的庭院深深,微风拂面,笛声婉转,一向不懂这种风雅事的她,居然在这笛音里,听到一种呜咽之感,夹杂着浓烈的思念之情,如泣如诉,再仔细听,那婉转的感觉也变得忧伤难平......

  她缓缓睁开眼,看向穆尔丹,他也正好睁开眼,眉眼淡淡,嘴角微弯,吹完最后一个音,收了这一曲的尾,为这首曲子做了一个遗憾却又必然的绝望之姿......

  他站在高高的墙上,天丽站在下面,两人中间盘旋纷飞的萤火虫,好像萤烛之光,微弱地照亮彼此的脸,穆尔丹微微一愣,飞身跳下,走到天丽身边,抬起手,轻声道:“你哭了?”

  天丽也是一愣,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在那低声里,早已泪流满面,用一种自己都不知道的眼神,看向穆尔丹。

  她反应过来,低下头,穆尔丹抬手轻轻地拂过,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两个人皆是一愣,同时向后一退......

  天丽自己擦干眼泪,笑道:“真是奇怪,竟然没出息地哭了呢......都怪你这曲子,太过伤感了,这么美好的夜晚你在这里吹这样的曲子,你......你说你是何居心?”

  穆尔丹微微一笑,这笑却和以往不同,澄澈豁达,那张棱角分明却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脸上,多了一份开心和纯粹......

  “这么多年,这首曲子我吹了整整十年,在厥越没有一人听出,却在这里被你听到这曲中意境,倒真是神奇......”

  天丽突然道:“你可是想家了?”

  “哦?你......怎么听出来的?”穆尔丹面露诧异,没想到她能一下子听出这一面,倒觉得难得和新奇......

  而上官天丽也没有反应过来对方说自己的称呼有所改变,她歪着头,突然觉得气氛有一些压抑,便洋洋洒洒地大笑出来,“不知道,就是感觉吧......”说完也不再看对方太过好看的笑脸,转过身去将手伸向那些萤火虫,那些萤火虫突然自己闯入,快速盘旋纷飞,却并不离开,它们围绕在天丽周身,发着迷蒙的微光,照在她的脸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是一直跟在穆尔丹身侧的侍卫,他低着头,手里拿了一盏孔明灯,里面明亮的烛火瞬间照亮四周。

  那人将孔明灯双手递给穆尔丹,“主子,您做好的这个灯笼已经点亮......”

  上官天丽站在一旁忍不住笑出声,穆尔丹接过那盏灯,屏退了手下,一脸不解地看向她。

  “你在笑什么?笑话我做的这个灯笼太难看?”穆尔丹观赏起手里的东西,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天丽上前拿过那盏灯,大笑道:“哈哈哈......你们管这个叫灯笼?嗯,.....不过倒也不算错误,可是你也不能把它原本的名字给胡乱改了呀......这灯叫孔明灯,可不是灯笼呀......”

  “这个是用作许愿的,我每年都会做上一个......”

  天丽拿过来,仔细端详,笑道:“嗯......确实做得很不错呢,很漂亮的孔明灯,但是你却不知道它的名字?”

  “这是小时候母亲教我做得,我记不清她说没说过这个叫什么名字了,我只记得母亲做这个的时候的表情和手法,很温柔,久久不敢忘记......反正也只是自己做出来,许个不一定能完成的心愿,放飞到天上罢了......也不会让别人去看......今年倒是被你给看到了......”

  天丽惊讶地看着他,“你每年都做?”

  “嗯......今天是我的生辰,以前,印象里,每年母亲都会为我亲手编织一个......这样的灯,上面用汉文写上祝词,守在我身旁,看我亲自放飞......后来她走后,我就每年自己做上一盏,亲自放飞,这一晃十年,竟然就变成了习惯......”

  天丽道:“原来今天竟然是这样一个大日子,嗯......反正我闲着无聊,来啊,本公主今天就勉为其难陪你放上这一盏灯......”说完就拿起一并带来的笔墨,在孔明灯上写起了字,穆尔丹愣了愣,

  天丽道:“你可知道,这孔明灯在我们皇家是有很大的学问的,我父皇在我记事的时候,就告诉我,放孔明灯是一件温暖的事情,那天地浩瀚,冰冷无垠,孔明灯一旦放飞,是带着人们的心愿和希望飞升的,让上面的冰冷感受到人们的感受,就要在上面同时倾注两个人的愿景,不然孤孤单单的,飞到多远也是孤独冰冷的,那么又怎么能实现那上面的心愿呢?再说啊......你每年也就在这最重要的日子放上一盏,就更加要重视了,你的母亲也希望你能真的开心呀......”

  话音刚落,她的住了笔,抬起头,看向他,笑得恣意温暖......

  穆尔丹也不再说话,一双眼突然专注起来,提起手里的笔,在那盏灯的另一面写洋洋洒洒写下了几个字......

  天丽从灯的另一侧歪着头,笑容憨态可掬,在灯光的辉映下,竟然和煦暧昧......穆尔丹不禁微愣看呆......

  天丽笑道:“来,咱们一起松手,松开手,闭上眼睛用心许愿,这样写在上面的愿望才会被天上的神仙听到呢......你的心愿日后也必定会实现呢......”

  穆尔丹按照她的提示,双手握在孔明灯脚两端,天丽轻声喊了一声,两人便同时松了手,闭上眼睛,各自许愿......

  穆尔丹率先睁开眼睛,看到天丽双手交握,认真闭眼的浅笑,那模样居然难得乖顺灵巧。

  他抬起头,看到缓缓飞升的孔明灯,灯火通明,上面的字慢慢旋转,仔细看去,两排字清晰可见,

  穆尔丹写着:遇到一个命中心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另一端上官天丽写着:希望穆尔丹心想事成,皆如他所愿......

  那一排字清秀和谐的在他的孔明灯上,生了根一般,贴合曼妙。

  最让自己奇怪的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的自己,今天突然在上面写上了那句话,他从小就听到母亲口中时常说起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想到这里,他神情微愣,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这个日子对自己很特殊,又或许是他想念母亲了,亦或者,是因为......眼前这个天真无邪古灵精怪却第一次让自己感到一丝温暖的少女......

  天丽睁开眼,同时,穆尔丹立刻闭上眼,不让对方看见,自己那一刻莫名的眼神,

  随后,穆尔丹才睁开眼,看到天丽露出狡黠的笑容,毫无顾忌地拉着自己的手,去了一个地方,

  到了那里,穆尔丹一看,居然是厨房,夜晚没有什么人,天丽让他站在外面等着,她一个人进去,里面发出噼啪的响声,也不记得过了多长时间,穆尔丹倚靠在树下,看着里面那个女子的身影,映照在窗纸上,他耐着性子,安静地等待着.....

  厨房的门终于开了,天丽从里面走出来,手里的碗热气腾腾,她端到自己面前,笑容有一些忐忑,腼腆地笑了笑,道:“这生辰当天怎么可以不吃一碗长寿面呢,现在太晚了,他们都睡了,本公主便尽地主之谊,为厥越远道而来的的穆尔丹王子亲手做上一碗,哎......这可是本公主第一次做呢......”

  穆尔丹端过那碗长寿面,神情微愣,他抬头看着天丽的脸,脸颊布满了黑灰,像极了一只小花猫,这碗面看起来也拙劣不堪,参差不齐的样子,

  而他又怎么不知道生辰当天要吃长寿面,在他记事的时候,母亲每年的今天都会为自己亲手煮面,可是自从她走后,也再没有人为自己做了,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会吃到......

  他笑了笑,感觉到对方的表情有一点紧张,他接过筷子,吃了起来,

  上官天丽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看他吃的很是认真,心里想着,看来自己第一次做东西吃,这卖相不怎么好看,但是看他吃的这么香,一定不错......

  还没得意完,对方已经将一整碗的面都吃完了,又连喝了几口汤,才擦了擦嘴,轻声道:“公主做的真好吃......穆尔丹在这里谢过......”笑得那叫一个爽朗开阔,那张脸简直美的让人呆住,天丽都忘记了回答,就那么看着他。

  天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喜欢便好,你从厥越已经出来了很久了,一定也想家了吧?”她不经意地问道,眼睛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穆尔丹,穆尔丹倒是很自然地转过头,抬头看了看天,笑道:“是啊,出来很久了,要抓到人还是没有出现,要找的人却真的像消失了一样,再难见到......”

  看到对方说完最后一句话,露出了惋惜的表情,天丽忍不住问道:“哦?我知道你要抓的是阿士瓦,你要找的......又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