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1章:纷扰不止心难平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章:纷扰不止心难平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1章:纷扰不止心难平

  上官豪只恍惚了片刻,再抬眼,看向刘婷雪,恢复平静无波,却带着一丝浅浅的笑。

  此刻,他看到刘婷雪停止叮咛,低着头,似乎欲言又止,

  “婷雪还有别的事?”

  刘婷雪轻声道:“上官哥哥......想问一下,我的父亲现在可有下落?”

  上官豪笑了笑,“原来婷雪是想念世伯了,我在北溟也一直派人四处寻找,你也知道,事发之后,北溟所有人都在找他,当日我离开之前,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你们府上,但是到那已经人去楼空,早已不见伯父,这些日子也从未停止寻找......”

  刘婷雪急道:“雪儿知道上官哥哥一定一直在劳心费力地寻找爹爹,雪儿从来不敢怀疑,只是......只是已经数月,雪儿很担心爹爹会不会已经被抓了。”

  上官豪道:“这个你自是不必担心,那里不光有我留下的一部分人在暗中寻找,还有厥越的探子,我让他们一同搜查伯父的下落,何况他一旦被抓,那北溟势必会大声旗鼓地宣告,如今没有消息,也便是伯父还躲在哪里,安全无碍......”

  刘婷雪看了一眼上官豪,也不便多言,便转移了话题,“上官哥哥,那个叫小衣的侍卫之前被安排医治顼承煌的人是......”她小心翼翼,却欲言又止,看到他喝的嘴边有水,不动声色地拿起一块锦帕,想要上前为他擦拭,

  上官豪先于她一步拿起帕子自行擦了,又还给了她,轻声笑道:“这府里不是都知道了吗?就是那几日逃脱的顼妍衣,怎么你才知道?”

  刘婷雪道:“听说是她伺候着上官哥哥第三天最关键的药浴,如此关乎性命的时候,却让一个敌营里的人近身,岂不是很危险,婷雪自然是担心非常.....”

  上官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情看不出什么,却也没有再继续的兴致,沉声道:“婷雪,你莫要担心,没事的,我今天也是做了最后一天的药浴,身子已经好利索了,你不必担心......”

  “上官哥哥,可是心里已经爱上了那个顼妍衣?”刘婷雪突然问道,眼睛都不眨地看着他,生怕遗漏对方的表情,这些日子,很多事情,她是看在眼里的。

  上官豪神情微凛,道:“婷雪,你现在有些不乖了......”

  刘婷雪突然说,“上官哥哥,我们已经定亲了,难道你忘记了吗?我跟着你连家都不要,弃父亲不顾也要先找到你,你不能负我!你答应过我的......而且上官哥哥曾说只要我乖一点,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可是现在种种迹象,为何让我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上官哥哥,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我真的好怕......”

  上官豪眉头微蹙,看到刘婷雪欲哭的表情,心下一软,浮现淡淡的柔情,轻声道:“好好好,你别这样,你应该知道,现在绝不是拘泥于儿女情长的时候,我当初允诺你的事也从未忘记,至于她......不过是我顾全大局的利用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你要继续听话,等有朝一日,一切成功,到那时,我自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上官豪轻抚刘婷雪入怀,怀里的人瞬间乖顺,用力抱住他,低声呢喃,“上官哥哥,我这一生都愿交托给你,你只要记住这一点,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你不要负我......我真的......真的好爱你......”

  刘婷雪仰首,轻轻吻了一下上官豪,上官豪嘴角微弯,却一动不动,刘婷雪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有一瞬间的僵硬,她闭上眼,将对方的手紧紧环在自己的腰袢,然后一双手圈住对方的脖子,她轻轻浅浅地啄在上官豪的脸上,额头、脸颊、眉眼......她一张脸早已经红透,她笨拙地去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羞涩与勇敢,每一个动作都是对自己这份感情的倾注,几乎用了她全部力气,却在对方轻轻后退的动作里,瞬间瓦解......

  “婷雪,你累了,天色已晚,你先回去,早点休息,我刚做完药浴现在头有些疼,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好吗?”

  刘婷雪低着头,整个人也仿佛瘫软下来,松开了上官豪,手指纠缠,轻轻说了一句好,上官豪看她的样子,心内叹了一口气,在对方刚要转身的时候,突然拉住她的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了一吻,刘婷雪瞬间僵硬,直直地看着他。

  “不要再胡思乱想,回去早点休息,你也知道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真的没有心情......”

  “好。”刘婷雪慢慢转身,在刚转过来的那一刹那,一滴泪瞬间崩落,沾在衣襟上,无声无息,刚刚印在额上的那一记吻瞬间燃烧起来,烧烬了她心里满满的期待,浓浓的失落占领高地,瓦解了她努力骨气的全部勇气,就这样连开始都没有就无声无息地被终结了,

  原来除了采薇,还会有顼妍衣,总归他心里的那个人都不会是......是她......

  刘婷雪心心念念着的父亲刘起,此刻已经连续被绑了数日,几乎手已经断掉,当日他在感业寺被一群黑衣人劫走敲晕了以后,等他醒来,眼睛上被蒙住,拼命喊也没有人回应,他为人本就胆小如鼠,在这种未知的却感受到浓烈的危险中,他使劲浑身解数,拼命挣扎,求饶,用尽了各种,却依旧得不到任何回应,一连三天,他的意志几乎被消磨殆尽,第四天夜晚,眼罩终于被揭开,看到阿士瓦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旁边的两个人将冰冷的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便一动不敢动,讨好的说道:“原来是自己人,阿士瓦你应该知道,我与你是一伙的,咱们的目标也是一样的呀,你忘记是谁给你安全引入到北溟,是我呀,你总不会恩将仇报吧,嘿嘿,不若就放了我,咱们在一同对付北溟那帮人,您看怎么样?”

  阿士瓦一脸地笑意,却充满着不屑,“刘大人所言极是,不过我却向来公平,对于刘大人为我们做的那些贡献,自然是一刻不敢忘记,但是刘大人,你这失踪数月,也是让我们好个找呀......再则......我想刘大人也真的是贵人多忘事,与你结盟的人一直是上官豪,你们要夺得是你们北溟的王位,我并不感兴趣,我自始至终都是要顼承煌和欧阳勰的狗命,当日刘大人是如何承诺的?难道你真的忘记了?那两个人不但活的好好的,还越发的声势浩大起来了,真不知道刘大人究竟是做了什么呢......我让你自行待了这三天时间,就是让你仔细想想清楚......”

  当初他与刘起联络多时,自是看重他与欧阳勰还有顼承煌两人在朝共事的身份,没想到,却屡屡失败,唯一让两个人失了和,还是自己下了一个不甚成功的情蛊,加之玉红莲的助力才稍微成了事,如今想来,这刘起果然如上官豪所言,自私自利,向来贪婪胆小,只会钻在一些蝇头小利上,无用却又好利用......

  阿士瓦看着刘起跪在自己面前哭诉求饶,眼中充满了不屑鄙夷。

  “我也是为了祖上的家业,在北溟老祖宗留下来的家业已经在我手里败了,我自然要有始有终,只不过......唉,说来话长,在北溟一直每天胆战心惊地想着腰摆脱官兵的追捕,躲躲藏藏很久,却不想,最后被一个小子给夺了去,我已经无颜面再去下面见列祖列宗......”说完竟然动情的嚎啕大哭,看起来也不知道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先人,还是在心疼他被抢走的家财......

  阿士瓦道:“我没那个闲功夫听你说那些没用的,这次,我就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现在欧阳勰和太子上官凌等人都在越城,我昨儿个打听到,上官豪那小子太没用,好不容易抓到了顼承煌,竟然被救走,现在也在越城,我.要你去找他们。”

  “这怎么使得,他们个个恨不得要了我的命,我要是出现在那里,岂不是被他们活活给剥皮......您这要求,和让我去送死有什么去别?”

  阿士瓦眼神冷冽,笑道:“自然不会让你去送死,这个你便放心,肯定有人跟你一同前往,带着其他身份过去,他们也不会知道是你,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做,按照我的吩咐,不过你休想耍什么花招。”

  “有人跟我一起去?是谁?”

  阿士瓦邪.魅一笑,回头问道:“人带到了吗?”

  来人来报,“回主子,人昨天已经带到,现在刚刚醒过来。”

  阿士瓦嘴角弯起,“快带过来!这么久没见,可是要想死我了。”

  刘起面露疑惑,不多时,听到声音,闻声望去,竟然是玉红莲。

  阿士瓦数天前先于上官凌等人来到越城附近,自然也没有去对面的栗城,他带人安置在两城附近的一个地势险要的峡谷内,几乎无人发现,他在来的路上安排安插在北溟的暗哨把玉红莲悄悄带出了城。

  玉红莲怒喝,“你真是卑鄙,该做的我已经做过了,你究竟还想怎么样?”

  “美人儿,何苦这么怨气冲天呢,你这个模样让我看起来真的是心疼的很呢,再说你心里爱的和你心里恨的人都在这里,空留你一人在北溟是多么的寂寞呀......我便将你带来,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对不对?”说完就捏住了她的下巴,看到对方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表情,他如饥似渴的内心便舒爽几分。

  刘起在看到玉红莲出现的那一刹那,来回看了看两人,心中了然,正想着,突然听到阿士瓦说,“此番越城一行,非你们二人莫属,该会故人的就去会会故人,红莲,你该知道,你与欧阳勰似一体,也已然是一体,该怎么做你比任何人都该清楚,至于刘起,我已经给你吃了一粒夺命散,不过你不要怕,不会马上夺了你的命,只要你乖乖听话,我自然会给你解药,到了那,你必须按照我说的做,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