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小说网 第192章:千里之外追情逐爱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2章:千里之外追情逐爱 作者:逆光斑斓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第192章:千里之外追情逐爱

  玉红莲杏目圆瞪,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直盯着阿士瓦,但是阿士瓦却在她的眼神里越发的肆无忌惮,笑得得意张扬......

  刘起看玉红莲的表情,以为她接下来一定会拒绝的,却没想到,听到玉红莲愤怒过后,咬牙切齿道:“那你说吧......”

  阿士瓦笑道:“很简单,我会找人将刘大人易容成仆人的模样,跟随一同前往,等安顿下来,不用我说,你自己也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那个刘紫娇死之前还算做了一件有用的事,让那个顼承煌废了右手,这倒是给我以后省了不少力,哈哈......至于欧阳勰......你的血可是在体内早已相融,这个是他永远逃脱不掉的,只要你接近他,还怕我收拾不了他?”

  玉红莲冷笑道:“说起来简单,我本应该在北溟深闺,突然千里跋涉来到越城,难道他们就不会生疑?你真当他们都是脓包?简直是异想天开,可笑至极......”

  “这个你不必担心,跟着事实,跟着心走,你来这不用编排出什么理由,欧阳勰在这里......那么你玉红莲来这里,还有什么解释的?”

  玉红莲心中了然,不过她却不知道自己和阿士瓦勾结早已被人看透,此刻自然是想到,自己出现在越城,或许有更坚定更让人信服的理由,但是,也只是她自己这样认为了......

  阿士瓦又笑道:“至于其他我早已替你想到,我备了两箱常用药材,你可以一并带去......”

  三天后,玉红莲带着几个仆从,“灰头土脸”一脸憔悴地出现在越城门外,报上名号,便立刻来人接应。

  欧阳勰和上官凌听到她来,面面相觑。

  玉红莲泪流满面地走进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欧阳,我终于见到你了......真的好害怕,吓死我了......这一路真的是险象环生,能再见到你,我真的好开心......”一双手拂过欧阳的衣襟,刚想要扑过去,看到对方的眼风一扫,瞬间僵在原地,竟然没有再敢向前,只是眼泪真的噼啪掉下来,看起来这一路一定吃了不少苦......

  跟在她身后有两三个人,其中一个躬身低头,将这一路的遭遇不易滔滔不绝地说了一遍。

  玉红莲柔声道:“欧阳,我知道这一行一定很是凶险,但是一想到你们为了保家国,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对了,我从家里带来了两箱药材,战场上刀光剑影一定是需要的......欧阳,所以你不要怪我突然到访,......我只是挂念.....大家,何况清灵也一同过来,也想着出一份力。”说完抬头看到岳清灵正从门外走来,身后跟着顼妍衣。

  上官凌在一旁笑道:“看来玉姑娘是为了欧阳不远千里而来,我们自然是欢迎,沐泽,快带玉姑娘回房间休息。”说完转身看向沐泽,沐泽上前邀请玉红莲......

  欧阳勰自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地看着,没有任何回应......

  玉红莲向上官凌微微福身,便转身离开,向门外走去,路过岳清灵的时候,她轻声打了一声招呼,“清灵,好久不见,你......”

  “嗯,玉姑娘别来无恙......”岳清灵生硬不冷不热,只微微停顿一下便继续向前走去,顼妍衣在身后走来,没有看她,玉红莲也没有看她一眼,只是身体刚刚错身而过的时候,她的眼角淡淡地扫了一下,两个人便背身走过......

  曾经无话不说自小玩到大的姐妹,就这样擦肩而过,顼妍衣心底有淡淡的唏嘘,只是没有表现出来,岳清灵却握住她的手,虽然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瞬间让顼妍衣的心底温暖满溢,即便是失去,同时也在获得......

  抬头看到欧阳勰正盯着自己,心里的一丝怅然瞬间化为乌有,绵软却坚定,如今,她不再惧怕任何,她也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这份寂然,她不去打扰别人,更不允许别人触及她的防线,她会捍卫自己的一切,亲情,友情,和爱情......任何人都不允许。

  一旁的岳清灵看到含情脉脉的两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眼底却几不可察地暗了一暗,陆冥一连好几天没有醒过来,不过这两天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今天顼妍衣硬拽着她出来吃一点东西,两个人散了散心,没想到却在这里看到了玉红莲。

  顼妍衣坐到她身边,安抚道:“大夫不也说了吗,现在陆冥只要静养些时日慢慢就会好起来的,你不要着急.......倒是你,这些日子天天那么熬着,等他醒过来可是要心疼的,......再说现在他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你也要适当歇一歇,别到时候他好了,你却累垮了......”

  岳清灵终于挤出一点笑意,道:“好好好,我听你的,都听你的,你现在可算是我们这里最......”没有说完,她却眉头微挑,带着意味深长地笑意来回看了看顼妍衣和欧阳勰一眼,顼妍衣无奈一笑。

  看到岳清灵眼睛一直向外时不时看去,顼妍衣浅笑道:“对了,我让下人煮了几碗参汤,现在带你去喝......”看到对方看了一眼自己,又补充道:“我陪你,咱们拿到陆冥的房间里,我陪着你......”

  两个人离开前,顼妍衣回头笑道:“我稍后让她们送来这里两碗,你们两个可要记得喝哦......”

  上官凌和欧阳勰点头回应。

  那两个人刚离开,上官凌看向欧阳勰,低声道:“刚才玉红莲走进来,我就看到你的脸色有些不对,是有什么不对?”

  欧阳勰目光冷锐,轻声道:“看来阿士瓦也在附近,她可能也是跟着阿士瓦一同来的,她究竟是有什么目的?竟然到现在如此张扬?”

  上官凌笑道:“却也不能这么说,现在不过我们几人知道她与阿士瓦有联系,其他人并不知道,如此看来,想来那玉红莲也对此事并不知情,前阵子你与她......可是出双入对.....这女子为情奔波千里,又不是不可能,在外人看来,合情合理,不过是郎无情妾有意的遗憾戏码罢了......”

  欧阳勰一直默不作声,沉着一张脸,只是听到上官凌的话微微颔首,下人将顼妍衣熬好的参汤给端来,上官凌拿起一碗,仔细地喝了起来,笑道:“不过我觉得这样倒也很好,这阿士瓦只要在这附近,就不怕他不出现,咱们来日方长,新仇旧账,咱们就一并和他们在这里算了......不过上官豪那边,前些日子不过让他受了一些皮外伤,这几天估计应该好差不多了,倒是见他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过些日子又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咱们还是要打起精神应对,我已经派人回去再拨三万精兵,以备不时之需,你虽然说对他们不足为据,但还是要准备着,最近这些日子,我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欧阳勰依旧无声,身子也一动不动,上官凌看过去,要不是见他眼睛闪动,他都以为他睡着了......

  不过......他的脸色似乎比刚才更加白了......

  上官凌放下碗,走到他的面前,眉头微蹙,沉声道:“怎么回事?”

  低头仔细看去,欧阳勰的手一直捂着心口,只不过他从刚开始坐在这里便有一只手是支在桌上,手肘微折覆住心口处,竟然一直没有动,他脸色惨白,现在只有他和上官凌,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一直在隐忍,上官凌看到他的额头终于渗出细细的汗,他便耐心地等待,过了一会儿,欧阳勰微微缓了神,轻声道:“我......现在的心似乎有人用刀切割一般,似乎还是之前的情蛊发作那样,却比那还要痛......”

  “怎么回事?蓝起不是说已经为你解除了吗,这些日子也确实没有再发作,这又怎么会?”

  欧阳勰闭目缓了缓神,刚才那阵痛现在仿佛减轻了许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派人叫来蓝起,蓝起刚到这,看到欧阳勰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愣,身后的隆多拉着她的手,不让她靠近其他的男人,竟然似乎像不懂事的孩子,吃起醋来让上官凌也忍俊不禁......

  不过隆多倒是很听话,不知道蓝起在隆多耳边说了什么,隆多就乖乖地坐在旁边,只不过一双眼睛仍然警戒地看着眼前的两个男人......

  蓝起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这倒是奇怪了,我居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异样,你怎么会突然这样?你身上的情蛊按理说我已经为你拔除,你应该不会再发作了.......不过......很明显,现在的这个好像也不像情蛊,真是奇怪......我还是要研究一下,现在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

  即便几人心生猜测,今日虽然突发,却仍然不敢大意,好在之后的两天,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上官豪那边风平浪静,两军便就这样僵持着,无人挑衅,也无人偷袭......看似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

  玉红莲也似乎真的累到了,她到了越城后,接连休息了两天,身边的仆从在房外随时等待她的吩咐。

  倒是有两个人,一个个子比较高的男人,名叫邓坤,他走起路来有一点驼背,留着络腮胡,一双眼睛毫无神采,看起来竟然有一些浑浊,看人也看不出任何波澜,总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不过做起事来却很稳妥,他这一路上负责保护玉红莲的安全。

  另外男人,稍微矮一点,他叫罗永,满脸的斑,脸也有一些黑,他负责走起路来却隐约透着一股贵气,不过一说话,就彻底颠覆,他说话沙哑,甚至有一点......公鸭嗓,听起来有些刺耳难听,他负责玉红莲的衣食住行,虽然说话声音不好听,却办事麻利,毫不含糊.....